banner1-1.png
banner1-4.png
banner1-5.png
1111.jpg
1.png
彭德怀严禁搞特殊:曾对部下招待批评后退席
发表时间:2016-06-29    来源:人民日报字体[大] [中] [小] [打印]  [关闭]
  彭德怀一生对自己要求极为严格,时刻不忘按照共产党人的工作标准和劳动人民的生活标准规范自己,无论是在艰难困苦的战争年代还是在和平时期,他都始终保持着人民公仆的风范和普通劳动者的本色,从不接受一点点哪怕是情理之中的特殊待遇。这一点,从他对待吃喝的态度和言行中即可得到充分鲜明的见证。
 

  声明“官兵要有盐同咸,无盐同淡”

  1929年年初,在守卫井冈山的斗争中,一次军部经理处长用伙食费买了一只鸡和半斤牛肉,想给彭德怀改善一下生活。

  彭德怀知道后,立刻把经理处长找来,批评道:“我又不是旧军阀,对我搞这些特殊干啥!共产党队伍里,官兵要有盐同咸,无盐同淡。”

  并且,彭德怀责令经理处长把鸡和牛肉送给医院的伤病员吃。还警告经理处长说:“你下次不改正,我就要处分你!”

 

  与警卫员约法三章

  1930年夏,红五军转战鄂东南。由于作战紧张,生活艰苦,身为军长的彭德怀也一连几天未吃上一顿饱饭。一天深夜,他正伏案工作,饥饿加上辛劳过度,竟晕倒在桌旁。

  警卫员小张见此情形,急忙请炊事员下了一碗汤面,送到他面前。

  彭德怀看见汤里还放了几片猪肝,就问:“哪里来的?”

  小张说:“部队昨天打‘牙祭’,买了老乡一头猪宰了。我见军长近日身体消瘦,连日熬夜操劳,怕你拖垮了身体,给你补补身体。”

  彭德怀听罢,非常严肃地说:“谁给你这权力?我不是说过,红军官兵平等,当官的不能特殊!”

  “军长……”小张还想解释什么,但彭德怀不容分说,猛地站起来,命令道:“不要说了!你给我送回去!快!快!”

  炊事员在隔壁听到军长发脾气,连忙赶来打圆场:“军长,面已做熟了,不吃是个浪费,还是吃了算了!只这一次,下不为例!”

  “不能!绝对不能!我彭德怀革命,不是为个人吃好的。要是为了吃好的,穿好的,老子就呆在国民党反动军队里当团长,吃个痛快!”说完,一拳击在桌子上,震得茶杯、本子跳起老高。

  小张吓得倒退几步,炊事员曹大叔看到军长怒气冲天,知道再劝说也无济于事,便不敢吱声了。

  过了一会,彭德怀才放缓口气说:“老曹,请你将这碗猪肝面送给重伤员吃。”转头又对小张说:“我俩要约法三章,今后谁也不准违犯!”

  “招待什么!你这个部长的任务是搞好全军的伙食。”

  19379月,八路军总部东渡黄河,开赴抗日前线,进驻五台县南菇村。此时,阎锡山的晋军在晋北诸战连连失利,阎锡山由太和岭口“转进”五台山。

  一天,警卫参谋潘开文跟随八路军副总司令彭德怀会见阎锡山,与阎锡山交谈之后,已是黄昏。他们骑马返回总部,越走天色越暗。途经总部供给部驻地时,已灯光闪闪了,回总部还有一段不短的路程,于是决定在供给部住一宿。

  供给部的朱部长听说彭总还没有吃饭,赶忙去备餐。忙乎一阵后,便将香喷喷的炒猪肝、炒鸡蛋、炒土豆丝端了上来。

  彭总一看不高兴了,对朱部长说:“招待什么!有什么吃什么。这是你买的?”说罢扭头就走,不管朱部长如何劝解,就是不吃。

  不仅不吃,而且还反而教训朱部长说:“你这个部长的任务是搞好全军的伙食,搞好我的伙食不能算你完成任务。”

  这顿饭就这样被“罢”了。

  “今天的饭花钱多少?是你掏呢,还是老百姓掏?”

  19388月,八路军总部转移到屯留县故县镇。9月,彭总回延安参加中共中央政治局扩大会议,总部情报科科长魏国运陪同前往。

  途中经过高平县城,县长是位民主人士,搞了一次高规格的接风洗尘招待。共备有三道菜肴,第一道8个凉菜,让喝酒。

  魏国运一看彭总表情不大自然,生怕他发脾气,就赶忙向县长示意,指着自己的肚子说:“彭总胃不好,不要搞这些了。”

  县长以为魏国运是在客气,便连声说:“不成敬意,不成敬意。”接着,8个热菜也陆续上来了。

  彭总望着那些热气腾腾、香味扑鼻的各色菜肴,不伸筷子只吃饭,县长还在旁边一个劲地劝。

  魏国运直担心彭总憋的那股气爆发出来。

  饭将要吃完时,水果罐头又上来了。彭总没有吃就离席了。

  魏国运心想,彭总可能考虑县长是民主人士,统一战线的朋友,不好太严厉的。

  没想到饭后休息中,彭总直截了当问县长:“你这个县太爷一个月拿多少薪水?”县长不好正面回答,就说:“给老百姓办事,拿不了多少。”彭总接着问:“我看你拿不少吧?今天的饭花钱多少?是你掏呢,还是老百姓掏?”搞得这位县长脸红耳赤,非常尴尬。

  稍后,魏国运不无歉意地向县长做了解释:“请县长不要介意,彭总对自己的生活一贯要求很严,今天要是八路军的干部,批评比这还狠。”

  县长也坦诚地说:“我接待过国民党的许多大员,一个个只嫌照顾不周;像彭总这样的大官再多些,我就谢天谢地了!”

  阳城县是太岳军区第四军分区所在地,唐天际任第四军分区司令员。彭总抵达阳城时,唐司令员张罗着要请客,魏国运赶忙劝阻:“千万不要搞了,你搞了他会不高兴的,彭总为吃的事情没有少发脾气,他想吃小米粥,你就给他吃小米粥好了。”唐司令员想了想说:“那好吧,不要费了劲,再挨批评。”吃饭时唐司令员惋惜地说:“彭总啊,没啥好的给你吃,只能吃小米。”彭总说:“小米好啊,我们的八路军就全靠它了。”

 

  对部下的招待批评后退了席

  19395月,为了统战工作,彭德怀去会晤国民党河北省主席鹿钟麟,路经南宫到了陈赓的驻地。

  陈赓准备请彭德怀吃饭。当时,敌人对我抗日根据地封锁、扫荡还不严重,吃的不算困难。

  虽然陈赓深知彭德怀的为人,但还是事先向彭德怀的随行人员打听了一番。随行人员王参谋把彭德怀一次从洛阳去延安路过中条山时某某同志招待他吃饭挨了批评的事告诉了陈赓。陈赓说:“我没有准备别的,只让彭德怀尝尝这里有名的鳜鱼。”

  第二天中午招待时,陈赓先上了一大盘清蒸鳜鱼,第二个菜是清炖鸡肉。

  彭德怀话中有话地对陈赓说:“你不是让我吃鱼吗?”

  陈赓意识到这是彭德怀对他的批评“信号”,他想第三个菜鳜鱼丸子是上好还是不上好呢?想来想去,最后还是上了鳜鱼丸子。

  果然不出所料,只见彭德怀绷着个脸,严肃地说:“现在是减租减息,不是打土豪。”说完,彭德怀放下碗筷退了席。

  事后,陈赓说:“彭老总今天的批评,对我是够客气的了。”

 

  “四菜一汤”待客

  19396月的一天,潞城县北村来了十几个国民党兵。为首的挎着武装带,腰别小手枪,耀武扬威地向八路军总部走来。

  “站住,干啥的?”

  “中央军的联络参谋,要见你们的军长!”

  “我们这里没有军长,只有八路军总司令,你有证件吗?”

  这位联络参谋拿出身份证递给警卫人员,口气缓和下来:“那我可不可以见见你们的总司令?”

  “你在这儿等一会儿,我去请示一下。”

  不一会儿,彭德怀满面笑容地出来,把他请进办公室,并吩咐管理科长林海云准备午饭。

  林科长来到伙房,同炊事班长张德彪说:“今天来了个中央军联络参谋,菜要做得好一点。”

  张德彪想:彭德怀平时吃饭跟大家一样,今天有客,正好多做点菜,让彭德怀好好吃顿饭,改善改善。他一边想一边涮剔切剁,烹煎炸炒,不一会儿,16个菜就做好了。看着丰盛的一桌菜肴,张德彪想到彭德怀一定会非常满意,他满足地嘿嘿笑了两声。

  中午,彭德怀同那位参谋笑着向伙房走来,他一见满桌子的菜,脸色就沉了下来。稍一思索,又满脸微笑地招待客人就餐。

  送走客人,彭德怀就把林科长找了去,说:“这是谁叫做的这顿饭?我们是无产阶级,他们是资产阶级,我们要按无产阶级的标准给他吃,让他们体验一下我们的生活。以后来客,做上四个菜,有素有肉就行了。自己的同志来了,一碗平常菜,再增加一个客菜就可以啦。”

  炊事班长张德彪听说林科长受了批评,赶紧找到彭德怀说:“这顿饭是我做的,做得好了点,这是我的错误,是我的不对,请批评我吧。”

  彭德怀和蔼地对他说:“这不能怪你,怪我没事先交代清楚。”

  以后,凡是总部来了客人,一律都以简单的“四菜一汤”招待。就连朱总司令、康克清待客,也都须管理员批条子才行。彭德怀给八路军总部定的这条不成文的规矩,一直沿用至今。

  “既然大家都还没有喝酒,我是不能先喝的。”

  1941年,八路军总部驻扎在清漳河畔的辽县(今左权县)武军寺。为了粉碎敌人的经济封锁,八路军官兵一致,在大山里开荒种地,实行生产自救。

  到了秋天,八路军开垦的荒地里获得了大丰收,战士们收回的山药、萝卜堆积如山。部队除了自己吃用之外,在野外挖坑进行了足够的储备,又分给村里的老百姓好多。就这样,仍然留下很多的山药和萝卜堆放在部队驻地。

  对这些剩余的收成如何处理?大家仁者见仁、智者见智,莫衷一是。

  彭德怀知道后,建议说:“我看这样吧,我们的群众和战士们生活都艰苦,现在剩留了这么多山药和萝卜,可以烧点酒,给大家改善一下伙食嘛。”

  大家见彭总确实主意高明,满意地一致称好。

  武军寺村后面的半山腰里有一股清泉,这里面人们有传统的烧酒习惯,彭德怀的房东王二租就是村里有名的“酒把式”。当彭德怀找王二租谈及烧酒的事时,王二租高兴地说:“好啊,给咱八路军烧酒,俺干,一分工钱也不要!”

  彭德怀笑一笑,说:“那不行,你们给我们烧酒,我们给你们分一半酒作为你们的报酬,这是八路军的纪律。我们不是地主老财,不能剥削你们。你不要酒,就得要钱;不要钱,就得要酒。要是什么也不要,那我们就不烧酒了。”最后,王二租只好答应下来。

  王二租约了几个老乡,把村里的酒坊拾掇拾掇,就捋起袖子甩开膀子热火朝天地开工了。

  到出酒的时候,彭德怀带着警卫员前来看望。

  王二租给彭德怀详细介绍了烧酒的整个流程后,在出酒口上接了一勺子热气腾腾的飘香美酒让彭德怀品尝。

  彭德怀只是用鼻子闻了闻,忍住了腾腾升涨的饮酒欲望,兴奋地说:“嗨,真是好酒!”说完就又把酒倒回了酒缸里,他舍不得喝上一口。

  王二租急了,热心地“开导”说:“哎呀,彭总啊,到了酒坊里喝酒,那是‘公喝’,就跟进了瓜田吃瓜一样。只要你能喝,你就喝,喝醉了也不要钱的。这是酒坊里一个不成文的规矩。”

  彭德怀听了,连笑几声,风趣地说:“这个规矩好,对穷人们有利。他们没钱买不起酒,来这里准能喝个痛快。”

  大家等彭德怀话音一落,都忍不住开怀大笑起来,笑声中满透着对彭德怀更深的崇敬——彭总心里时刻装着咱穷苦百姓!

  彭德怀接着说:“你们烧酒有规矩,我们八路军也有规矩,我们这个规矩叫‘官兵一致’。既然大家都还没有喝酒,我是不能先喝的,等你们把酒烧多了,够大家喝一顿的时候,我是一定要喝的。”

  几天后,酒坊烧出的酒已经很多了。总部按照原来的协议,留一半给王二租他们,然后通知部队各单位把酒担回去,痛痛快快地举行了一次大会餐。彭德怀与大家一道举起酒杯开怀畅饮,浓郁的酒香飘扬在太行山上……

(责任编辑:陈蓉)

网站编辑:王高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