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1-1.png
banner1-4.png
banner1-5.png
1111.jpg
1.png
罗荣桓为革命割断家庭关系
发表时间:2016-06-08    来源:支部建设字体[大] [中] [小] [打印]  [关闭]

  1926年7月,刚在青岛大学预科结业的罗荣桓,怀着对革命的憧憬和向往,与张沈川一道,奔赴北伐革命的策源地——广州。这正值北伐战争进行得如火如荼、取得节节胜利之时。他们达到广州,刚放下行李,就兴奋地走上街头,想尽快地领略革命策源地的风采。在商店的橱窗里、电线杆和支撑廊檐的水泥柱上,张贴着红红绿绿的标语:“打倒列强!”“工农兵联合起来!”《号外》、《捷报》的叫卖声也此起彼落。在马路上不时可以看到唱着“打倒列强除军阀”歌曲的国民革命军队伍、回广州的省港大罢工工人队伍和打着“援助北伐募捐讲演队”的横幅的学生队伍,一片喜气洋洋、热气腾腾的景象。

  随即,罗荣桓和张沈川兴冲冲地走进书店,买了不少宣传国民革命、介绍苏联的书籍和研究中国农民运动及土地问题的报刊、小册子。从书店出来,罗荣桓双手捧着一大摞书,高兴地连声对张沈川说:“好啊!这下可好了!”在他厚厚的眼镜片后面,两只眸子闪动着兴奋的光芒。一回到旅馆,他便如饥似渴地阅读买来的书籍。

  “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为了探寻救国真理,罗荣桓不知跑了多少地方,试验了多少办法。到了广州,他终于找到了。他看到了迅速发展的革命形势和工农大众在革命中表现出来的无比威力。他兴奋地对张沈川说:“现在看清楚了,帝国主义和军阀、土豪劣绅就是把中国搞得国弱民穷的恶势力。要打倒恶势力,必须以俄国为师,把广大工农商学兵各界民众联合起来,而唯有共产党才能担当此任。”他和张沈川相约,要勇敢地投身到时代的洪流中去,争取加入中国共产党。

  同年11月,罗荣桓怀揣着革命的理想,返回了故乡。这时,湖南省的农民运动正迅猛发展,全省已有50多个县成立了农民协会,会员发展到130多万。罗荣桓一回到家,就把全部精力投入到动员农民参加农会的工作中去,连抱一抱刚刚满月的女儿都没有空。他走东家、访西家,上屋里进、下屋里出,跑遍了南湾周围大大小小的屋场。他还受农友的委托,到县城找到县农民协会的负责人,汇报南湾的情况。接着,农会又委托罗荣桓发动和组织了南湾女界联合会和儿童团,开展了为支援北伐进行募捐、破除迷信和妇女放脚、剪发等活动。有一次,土豪劣绅罗凤梧唆使打手打死向他募捐的一名儿童团员,罗荣桓领导群众对他进行了坚决斗争,打开了罗凤梧的谷仓和钱柜,将罗凤梧的谷子和钱,一部分作为被打死的儿童团员的抚恤金,一部分分给了贫苦农民。

  高涨的革命形势又使罗荣桓在革命道路上迈出了新的一步。1927年4月,罗荣桓动身前往武汉,投入到新的斗争当中。通过补考,他插入武昌中山大学理学院一年级读书。当时已是蒋介石发动“四一二”反革命政变以后,大革命处于危险之中,学校师生全力投入了紧张的革命工作。就在这暴风雨即将来临的时候,罗荣桓却像海燕一样,展开了翅膀。5月,经彭明晶介绍,他加入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担任了武昌中大支部的组织干事,不久转为中共党员。

  7月,罗荣桓被湖北省委分配到通城县做农运工作。他毫不犹豫地服从了组织的决定,对吃苦、牺牲作了充分的思想准备。临行前,他给家里写了两封信,一封是给父母的。他通知家里,再也不要给他写信了,因为他行踪不定,且生死难卜。他希望家里能帮助他赡养颜月娥母女的生活。如果颜月娥改嫁了,就帮助他把女儿抚养成人。另一封是给颜月娥的,他告诉颜月娥,为了革命,他走了,不知道何年何月才能回家。为了不耽误颜月娥的青春,希望她改嫁。为此,罗荣桓宣布解除他们之间的夫妻关系。罗荣桓考虑到颜月娥的处境,又补充了几句,她是否离开罗家,一切由她自己作主,既不强迫她留下,也不强迫她离开。信寄了出去,罗荣桓割断了同家庭的关系。他将在几天后出发,奔向新的战斗岗位。

  (责任编辑:陈蓉)

网站编辑:唐明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