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jpg
2.jpg
未标题-2.jpg
1111.jpg
1.png
【故事十二】他的心中有座丰碑
发表时间:2015-04-01    来源:《来去无尘——一位财政部长的生前事》字体[大] [中] [小] [打印]  [关闭]

  吴老对权利、钱财和待遇的超然、淡泊,已经到了让大多数人不可理解的地步。他为什么对几十块钱的预算而“小气”得斤斤计较,为什么不愿坐豪华专车而长期坐低档次的车,为什么不把儿子安排到北京而支持其到甘肃和北大荒落户,为什么刚在财政部部长位置上任职不到一年就让贤给了别人,为什么不让把破旧的住房维修得舒适漂亮一点,为什么把自己的住房不留给子女而交给国家,为什么去世后成了没有存款的“无产者”,为什么不计较“文革”带来的伤痛而要把国家给他的补助金全部上缴党费,为什么自己生活清苦而拿出工资来帮助贫困的人……

  这是因为,吴波一直把周恩来总理和陈云等革命老同志作为自己为人做事学习的楷模。有人说,吴老如此超然、淡泊,甚至简朴到了对自己清苦、苛刻,对子女严格到无情程度,是因为他有崇高的追求,为他人想得多为自己想得少,他也是周总理那样具有崇高人生理想的人。周总理的精神追求和内心情怀,正是吴老追求的人生之路和思想境界,因而周总理就成了吴老追随的人生榜样。在吴老的家里,长年挂着周总理的画像,这是因为他们一家人把周总理当作情感最亲近的人。

  周总理对吴波的影响是从1936年西安事变开始的,新中国成立后吴波在财政部工作,频繁接触周总理,周总理的高尚人格、无私无畏和严谨细致的精神风格, 越来越深刻地感染吴老。或许,他们天生就有着相同的人格魅力。

  在中共中央和国务院直属机关负责人的一次会议上,周总理说过这样一段话,对吴波内心产生巨大震动:我们的领导干部,首先是我在(会场)内的407人应该做出一点表率来。不要造出一批少爷。……不然我们对后代不好交待。秦始皇能够统一中国,而他溺爱秦二世,结果秦王朝就亡在秦二世的手上……对于干部子女,要求高,责备严是应该的。

  周总理严格要求侄女侄子,吴波也严格管束孩子们。吴波鼓励几个儿子到边远地区工作生活,他也拒绝好心人对他子女的关照,要求儿子安心在边疆和农场工作。

  工作中,吴波也从周总理身上,学到了许多。

  有一件事,让吴波刻骨铭心,也让他回味许久,也成了他的工作标准。

  那还是20世纪60年代初的一个晚上,时针已指向凌晨两点,时任财政部副部长吴波家的电话铃声骤然响起。急促铃声惊醒了睡梦中的吴老,他迅速拿起话筒,电话那头传来总理办公室值班员的声音:总理请您马上过来一趟。

  20分钟后,吴波匆匆赶到周总理办公室。此时周总理还在伏案阅读一份文件,听到吴波进来,一面示意吴波坐下,一面把手中的文件递了过去,和蔼地问:“这份文件你看得懂吗?”

  吴波接过文件一看,正是当天上午财政部刚刚送交国务院领导审阅的一份报告,这份报告正是由他组织起草并亲自修改过的。难道会有什么问题吗?吴波抬起头,用不解的目光注视着总理。

  “同志”,总理走近他语重心长地说,“我们这个文件是要给广大群众看的,可报告里面用词这么专业,老百姓能看得懂吗?”

  此时的吴波才恍然大悟,明白了总理连夜请他过来的用意。周总理把文件一字一句作了修改后,交给吴波,对吴波说:“你们再看一下,修改好,尽快给我。”周总理缓慢而严肃地说。

  吴波起身向周总理道别,拿起文件,快步走出了周总理办公室。

  第二天清晨,红日刚刚升起,经财政部党组清稿、修改过的这份文件,已端端正正放在了周总理的办公桌上。

  听过这个故事的同志心里明白,吴老念念不忘这件事情,在很多场合,讲给财政部同志听。他是要时时提醒自己及同事们,财政工作连着千家万户,只有把广大群众放在心里,让广大群众了解并理解这个事业,支持这个事业,才能保证财政工作的健康发展。

  中国财政杂志社刘凤桐深情地说,他对吴老的亲见、亲听、亲感的事,是从1977年初参与给张劲夫部长写纪念周总理讲话稿开始的, 在周总理逝世一周年时,财政部将召开一次纪念大会, 表达悼念之情。起草张部长讲话稿的任务落到财政部办公室资料处,领导把任务交给了他。为完成好任务,除搜集文件材料外,还准备访问与周总理工作联系较多的吴老。

  一天,财政部老付带他来到西四大酱坊胡同吴老的家。这是一处四合院, 正房坐北朝南, 吴老住在正房。吴老的老伴邸力把他们迎进房间。室内北侧和东侧排列着许多陈旧的木制书橱。当时吴老身体不好, 面容发黄,背西面东平静地坐在旧沙发里。寒暄之际,吴老边指指他,边轻声问老付,意思是他是谁? 老付说这是他们处新来的小刘。他第一次见到了这位老前辈,有点紧张。

  那天,吴老谈了很多,谈周总理。吴老说, 总理精力惊人, 为党和国家日理万机, 有时已是下半夜一两点了,吴老已经入睡,还常常接到他的电话查问情况,总理还在忙碌着。

  周总理不知疲倦地工作着。他有好几个秘书, 轮流值班, 都觉得很忙很累。周总理对秘书要求很严格, 也很关心。夜里,周总理常常叫值班秘书回自己办公室休息。秘书哪好意思,说:“您一个人忙不就更累”。周总理总是和蔼地说:“我是主动的, 你们是被动的, 老得等着我,因此我不累你们累。先回去,有事再叫你”。秘书们在总理身边工作虽然很忙,但心情都很愉快。

  周总理很关心很爱护身边工作的同志,在工作作风上却十分严格,有一次组织部给总理办公室派来一个秘书,这个秘书向北京市有关单位打电话要了两张戏票,总理知道后,第二天就把他退了回去。

  周总理很关心支持财政工作, 常常为财政主持公道, 排忧解难。吴老回忆50年代的状况时说, 经济凋敝, 百业待兴, 财政很困难,各方面都很需要钱,财政压力大。有时开各大区书记会,叫他到会。各方面都要求给钱帮助解决问题,可又拿不出那么多钱,他左右为难。为难之际,常常是周总理出面调解。

  让刘凤桐记忆最深的,是吴老回忆周总理的高超领导艺术。解放初,恢复经济急需财力,唯一的办法只能通过税收多组织些财政收入。财政部考虑征收娱乐税。这个税该征不该征, 不同方面有不同反映,一时举棋不定。一天,周总理得知浙江一个小剧团在北京演出一场越剧,他用自己的钱买了两张票,让秘书送给吴波,转告吴波要他晚上去看看剧团的演出,并嘱咐吴波和剧团同志谈谈,征求一下他们的意见。这件事使吴波很感慨,他征求了剧团同志的意见,对征收娱乐税心里有了底,从而妥善处理了剧团的问题。事后吴波在财政部常常讲这件事,激励自己也告诫财政部的同志,要学习总理认真细致的工作态度和灵活的工作方法。(来源:《来去无尘——一位财政部长的生前事》 宁新路著)

网站编辑:付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