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jpg
2.jpg
未标题-2.jpg
1111.jpg
1.png
【故事十一】大酱坊胡同20号故事
发表时间:2015-04-01    来源:《来去无尘——一位财政部长的生前事》字体[大] [中] [小] [打印]  [关闭]

  北京西城区大酱坊胡同20号,看上去是一所极为普通的四合院。在一些北京老百姓眼里,这是一座很破旧的院落,年久失修,两边厢房的房柱都已经开始倾斜,小院和房间的青砖早就已经破损,有的已断裂,每逢下雨天就会漏雨。吴老就在这所建国初期分给他的院里住了42年。

  他的离休生活也是从这里开始的。

  吴波在抗日战争时期,担任“晋察冀边区”人民政府的财政处长。北京解放后,担任华北人民政府财政部副部长,后来升任中央政府财政部副部长。在20世纪50年代,按照党中央国务院关于高级干部生活待遇的规定,曾给他安排几处较大的院子,他说自己家中人少,就挑选了这个汽车进入不便的小院,还安排秘书、司机、和财政部一个普通干部三家为邻共住,后来秘书和干部怕吴老亲友来往不便,影响领导休息,主动搬走了,只留下司机一家。

  1976年唐山大地震,北京受到严重影响,他住的北房客厅和卧室墙体裂开几道大缝,成了危房。一时修不了,唐山的余震还在频繁出现,也波及到北京。有震时,那墙缝的土渣,往下掉,再要震动强一点,墙会倒塌。怎么能防震,房子一旦倒塌怎么办?吴波和老伴想了个巧妙的办法,请财政部同志帮忙在床上塔了个架子。

  粉碎“四人帮”之后,吴波恢复了部长职务。有一天,国务院机关事务管理局来了几个工作人员,对吴老家人说,准备对他这处危房进行维修,随后把沙子、水泥、石灰等建筑材料也都运来了。吴波知道后,坚决不同意维修。他说:“‘文化大革命’刚结束,工农业生产还没有走上正轨,恢复生产所需要的资金很多,目前财政还很困难,我这房子还能住,修缮是大可不必的,只把裂缝补一补就行了,我们都应当体谅国家的困难啊!”事务管理局的负责人说:“这房子现在已经成了危房,再不修就更危险了,修理这房子也是经过集体研究决定的,而且修房子的材料已经准备好了。”吴老还是说国家困难,能节省点就节省点,先不修吧。就这样,一个要修,一个不让修,两种意见不能统一,修缮房子的材料在那里堆放了好长时间。后来还是按照吴波的意见,把墙体的裂缝补了补,就算修缮过了。

  凡是去过吴老家的人,有种感慨、感动,会在心头长久涌动。吴老曾经的秘书,回忆初次走进吴老家的情景,深有感触地说,当时去吴老家时,是以一种崇敬心情进去的,但到了吴老家一看,他家的生活条件与平时自己想象中的高级领导人的家完全不一样。房屋破旧,家具破旧,连墙面和天花板的墙皮到处都在脱落。吴老家以前的一位工作人员说,给他从厨房端饭到房间时,多次发生过墙皮脱落掉进饭碗的事儿。

  每一次提到给房子维修,吴老都不同意。包括好几届财政部领导去看望他时,也给他提出同样的问题,劝他,哪怕是提出来只给房子粉刷一下,也都遭到他的拒绝。吴老总是说 “我离休了,已经不工作了,只能吃国家的闲饭,不能再给国家添麻烦”。

  中国财政杂志社刘凤桐,至今也忘不了拜访吴老时刻在他脑海中的记忆。那次在谈话间, 他经意不经意地扫视着陈旧的房间,年久失修, 墙皮斑驳脱落, 没有像样的家具和摆设, 特别是西面花墙上半部横裂开一道很长的大口子。他们都不免为吴老的安全吃惊和担忧。于是对吴老说, 这多危险, 地震后房管局就没来人给修修,再地震怎么办?吴老平静地说,来过,没让他们修。刘凤桐不解。吴老又说, 他不是不想让他们修, 要是只把裂缝修修倒也没什么。你们看这房,他们要来修,肯定不会就修这个地方,全都得修,多费事,得花多少钱。刘凤桐劝说,还是修修吧,不然太危险。吴老依然平静地说,没关系,就他们两口人,这房子也大,再地震他们把床搬到东边就行了。

  房子太老有危险,吴老怕花公家的钱,执意不让修,而一旦出了事怎么办?负责管理房子的有关人员时常犯愁。直到1993年,吴老年龄越来越大,工作人员实在怕他摔倒,就一起想了个主意,先做通吴老夫人邸力的工作,再通过她,用一种“骗”的方式,让吴老出去待了两天,利用这两天时间才给他的房子粉刷了一遍。事后吴老明白了大家“骗”他,还把秘书也批评了,说不该替他做主。

  吴老到92岁后,行动明显迟缓得厉害,住平房上厕所、洗澡很不方便。这时,北京万寿路财政部的宿舍正好修了起来,财政部领导关心吴老,安排他搬楼房去住,他有点犹豫。他说,财政部机关没房子的新干部不少,他在平房里虽然条件差点,但可以住下去,再加上自己年龄大了,就不搬了吧。财政部有关部门领导去看望他,劝他搬家,并说,新建的房子等部里简单装修一下就可搬了。吴老说:“你们抬轿子,莫让我犯错误啊。”他回忆当年刚进城时,分给他的住房,后墙裂了,墙皮也脱落了,部里给修补修补,粉刷了一下,还作了自我检讨,几十年一直引以为戒,深自警惕,真是“其责己也重以周”啊!

  从平房搬到万寿路楼房时,吴老反复问秘书,房子不能超标,家具也不能公家配,所有的费用,必须从他工资里出,不准花公家的钱。(来源:《来去无尘——一位财政部长的生前事》 宁新路著)

网站编辑:付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