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jpg
2.jpg
未标题-2.jpg
1111.jpg
1.png
【故事十】烙在人心的感动
发表时间:2015-04-01    来源:《来去无尘——一位财政部长的生前事》字体[大] [中] [小] [打印]  [关闭]

  一个把高贵人格、高尚人品举到头顶的人,那自然是不说假话,不说违心话的人。这样的人,说真话,说真心话,说的是对得起良心的话。

  吴波在大难临头时不说假话,在可以保全官位时不说假话,在反对和伤害自己的人面前不说假话,在面临引火烧身的人和事上不说假话。他做人,做事,崇尚真实,坚持真实,也用真诚的心向面临困境的人伸出温暖的双手,甚至对伤害过他的人宽容到了使对方无地自容的地步。

  他以真实的心,保护了许多将被踩到深渊的人。有一个被他三次保护而脱险的人,虽到了晚年,还一直念念不忘吴老保护他的恩情。他多少次给别人说过吴波保护他的事,而且想让更多的人知道吴波的正义和高尚。因而他的心上,一直放不下的一段经历,其实不是放不下那些伤痛,实是放不下吴老对他的恩情。尽管在吴老看来是做了一个正派人该做的事,并不认为他是做了有恩于别人的事,但他却把吴老几次保护他的事,当作恩情来忆念。

  他年老体弱已经写不了文字了,但他渴望把这段刻骨铭心的感恩,盼望见诸报端,以表达对吴老的深切怀念。他给中国财经报社打电话,提出派记者来采访他的请求,报社派资深记者,对他作了访问。他向记者提起那事,提起吴老,竟然泪水潸潸。那深情的表述,足以见得那件事对他命运关乎多大,这便是原中国建设银行副行长赵玉琢。“吴老三次保护了我”,他说起吴老的一些往事时,情绪越来越激动。

  “我在工作中情绪容易激动、冲动,有时办事还很冒失、莽撞,但我所做的事都决无私利、私心,这一点吴波同志看得很清楚。因此,每当我工作中出现危机时,吴老总是第一个站出来保护我,体现出一个老党员、老领导对下级的关怀和爱护。三次力保,让我终生难忘啊!”赵玉琢对吴波的感激之情溢于言表。

  第一次是1966年,赵玉琢在建设银行军工拨款三处当处长,掌管全国十八个直属办事处。直属办事处都远离市区,大多设在二机部的企业里面,有放射性污染,环境不好,因而直属办事处的员工干一阵子就闹着要调回总行,每个办事处都有五六人,一个直属办事处就有一百多号人,轮换起来难度很大。那年初,赵玉琢提议总行直管那个直属办事处的业务,但人事、行政管理委托当地分行代管。提议得到采纳,但随后不久,总行直属第一办事处就有人写信给中央告赵玉琢泄露了原子弹的秘密。当时的党中央书记处第一书记邓小平、中央财政委员会主任李富春、副主任兼财政部长李先念和公安部长罗瑞卿等都在信上签字批示,要对此事严查严办,一追到底,决不姑息。时任财政部第一副部长的吴波具体负责彻查此事。这事引起中央领导和公安部长的高度重视,赵玉琢感到大祸临头了。

  吴波叫他来了解情况,问得很细,他如实向吴波说明了情况。吴老向赵玉琢了解了真实情况后,当即拿起桌上的毛笔,以一手潇洒娟秀的蝇头小楷,在信笺上写起信来。他在上书中央,说调整办事处人员行政主管部门是减少层次,提高效率。经查实,如此调整后没有发现泄露机密的行为,也不存在失密的可能。上告事件系因总行直属第一办事处的个别同志对人事、行政归属问题存有不满情绪所致。落款吴波名字后面,还加盖了一枚小小的“吴波”个人名章。他的这封信送上去后,再没人提及此事,算是销案了,原子弹泄密危机就这样被解除了。赵玉琢提在嗓子眼的心,落下了。

  吴波在他关键时候,给他说了公道话,为他排除了险情。这事让赵玉琢万分感动。赵玉琢不知如何感谢吴老好,和老伴想来想去,买了一份礼品,去答谢吴老。没想到,赵玉琢离开吴老家时,吴老硬是把礼品又让他带了回去。心怀感激的赵玉琢坚持要把礼品留下,吴老说,他是在实事求是地反映情况,你本来就没问题,何必要感谢他呢!吴老让他把礼品带上,乐呵呵地把赵玉琢送到了门口。

  第二次是1979年。时任财政部长的吴波,召集各司局开部务会议,讨论全国财政工作会议上会文件,基建司派赵玉琢参加。当他面对建设银行管的基建储备资金科目被取消并入国家计委的基建拨款科目时,当即站起来提意见质问:“为什么没有事先通知,就把基建储备基金的科目取消了?”由于赵玉琢情绪过于激动,致使会议变成了两大派的激烈辩论,整个场面僵持不下。当时,有人对他的行为赞赏支持;有人对他怒目而视;还有人看热闹。赵玉琢据理力争,分毫不让,双方争论越来越激烈,而且有点出言不逊了。

  这时吴波说话了。他说赞成赵玉琢的意见,基建储备资金科目还保留,但要减少两个亿,由原来的20亿减为18亿。但同时也严厉地批评赵玉琢对别人情绪不好,骂人不对,态度和方法有些过激。事情就这样解决了,过后吴波也没有再找他谈话。赵玉琢说,如果这件事吴老不出面,那后果是很严重的。他说,这一次,吴波在关键时刻又保了他一回。

  第三次是1983年。当时全国处在整党期间,中央有整党指导委员会,各部委都设整党指导小组,吴波是财贸口整党指导小组的组长。中国建设银行总行会计处的一些人,给中央整党委员会写信状告赵玉琢和刘礼欣副行长利用职权,给复兴医院十多万元盖高干病房。中央整党指导委员会把信转给吴波,责成财贸口整党指导小组核实、处理,要给党员、群众一个明确的交待。吴波亲自听他的解释,也充分地相信他,认为他不会干以权谋私的事,只是给各部委在文革中普遍受迫害、身体状况差的老干部谋一点福利而已。拨款的手续是齐全的,只是立项的流程有些不顺。吴老在其他几个整党指导小组成员面前说:“写信的人不一定全对,赵玉琢是个好同志。”

  “吴老又再次保护了我。”赵玉琢说着,哽咽了。赵玉琢说,吴老接二连三地保护他,他又从不接受感谢,他把对吴老的感谢埋在了心里,在吴老面前从不提起,但他心里对吴老那种炽热的感激一直涌动在心里。

  吴老的宽容,那是一般人做不到的。吴老的秘书说,吴老家西房的山墙后面,有几间临建的住房,把本来很窄的胡同都挤占了,连小车进出都像“挤牙膏”似的。吴老从不说,也不让秘书给反映。他说,那些群众住房困难,不要去责怪他们。

  即便是对待那些曾经错误地对待过他的人,吴老的“方式”似乎也和别人迥然有别。

  “文革”期间吴老60出头,积累了丰富的工作经验,精力上也是人生中的最好时期。但由于“文革”的冲击,他受到了严重迫害,失去了十年宝贵光阴,他时常不为受害而伤感,而为失去活力旺盛的岁月而痛惜。“文革”后,恢复工作的吴波,回到财政部就任顾问、党组成员,后来又担任财政部长。

  吴老当财政部长的消息一公布,“文革”期间给他写过大字报的人,诬陷过他的人,甚至批斗打过他的人,着急得有点慌恐了,不知道吴波会怎么整他们。

  有几位在“文革”中揪斗过吴波的人,回想起他们曾粗鲁地训斥过吴波,不让吴波休息逼迫交待问题,甚至对吴老动过手的事来,心里极度不安。他们想,如今吴波当了部长,要报复易如反掌,随便给他们找个茬,哪会还有好日子过……他们越想越怕,有的避着吴老走路,有的甚至想调离。吴老觉察到他们的不安,主动找他们“闲聊”。吴老说,“文革”中的事,是运动的错,也是集体的错,不完全是你们个人的过错,千万不要放不下;他这人“忘事”快,你们也把那些事早忘掉吧,做好事情比什么都重要。吴老宽厚的话,让不安的人心里的石头顿时落了地。

  在“文革”中曾经写过吴老“大字报”和揭发信的几位干部说,吴波当部长后,他们惊恐得吃不好饭,睡不着觉,等待吴波的报复。可等了许久,也没见吴波对他们有什么“动作”。他们给吴波写检讨信,请他原谅他们的过错。吴波给他们回信说,“文革”中的错,都不是你们个人的错,况且那些事他早忘记了,你们也别挂在心上,好好工作吧。吴老的大度包容,让他们深感内疚。

  吴波当部长,不但没有利用手中的权力对任何人进行打击报复,而是多次在会上说,要宽厚待人,要爱护干部,不要以个人恩怨对待人和事……吴波清楚,“文革”灾难,受害的人不是个别人,而是一群人,一个民族,说过错话,干过错事、坏事的人也不是个别,要计较起来,那又是一场灾难,只有宽容,才是最好的良药,才能治好被伤害人和伤害人心里的创伤。吴老多个场合讲宽容的话,让很多人感动,也让很多人心胸豁亮起来,放下了心里的包袱。吴老的大度包容,没想到让曾经伤害过吴老的人,内心备受折磨,感到良心不安。

  吴老退下来之后,有一位曾经跟随吴老多年的部下,在“文革”期间错误地“站出来”给吴老贴大字报,揪斗吴老。多年的歉疚和良心醒悟使他十分愧疚和难受,主动找到吴老的秘书,找个机会要当面给吴老道歉、认错。

  有一年春节期间,这人来到了吴老家,从进门开始就流泪。可是,吴老听完他的话后,非常平静地对那人说,“我,不记得你说的事了。人老啦,好多事真记不清了”。那人听到这些话,更是羞愧,在吴老隔壁的房间里哭了一个多小时……

  沧桑世事,物是人非,拈花一笑,已泯恩仇。这就是吴老。 (来源:《来去无尘——一位财政部长的生前事》 宁新路著)

网站编辑:付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