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jpg
2.jpg
未标题-2.jpg
1111.jpg
1.png
【故事八】举贤让位财政部长
发表时间:2015-04-01    来源:《来去无尘——一位财政部长的生前事》字体[大] [中] [小] [打印]  [关闭]

  全国五届人大常务委员会第十五次会议通过, 免去吴波的财政部长职务, 任命王丙乾为财政部长,这一消息在社会各界引起很大反响。许多人,特别是了解情况的人, 都为吴老这种主动提出不当部长、推荐王丙乾接班的精神所感动。

  吴波刚刚当了一年财政部长,就把财政部长荐贤让位给了年轻的副手。他说,中央提倡领导干部年轻化,他非常赞同;把位置让给年富力强的同志,让他们趁早进入主要领导岗位,对国家事业有利,也对个人成长有利。吴波让贤,不是自己身体不行,而是对部长官位看得淡,是从国家利益出发想得高远。但有记者赶到财政部采访, 然而一连两天都没见到吴老。

  吴老虽然不当部长了,但他并不清闲,他在忙交接班的事,也是躲避记者采访。吴老很谦虚, 不希望报纸宣传他的事情。为使广大读者了解吴老举贤荐能的具体情况,那个记者在一天晚饭后,便径直去吴老家里采访。他眼中看到的吴老的家,是一个很普通的小四合院,大门经风雨剥蚀已经褪了颜色。当他叩门而入说明来意后,吴老的爱人邸力说,吴老还没回来,他看看表, 已经是晚上七点了。邸力接着说, 老干部交班, 让年富力强的同志在第一线工作,中央有指示,这是很平常的事情, 没有什么可说的。正谈话间, 吴老回来了, 这时已快八点钟。74岁的吴老, 清瘦的脸庞, 高高的个儿, 背显得有点儿弓,略呈老态。

  吴老很健谈, 讲话不快不慢, 分析问题很精辟。他说:“我自己的事情没什么好谈的。由于十年浩劫, 有不少地方、部门的领导班子老化,这种情况不适应‘四化’建设的需要。现在中央提出领导班子要年轻化一些,我坚决拥护。但是, 具体到各个地方和单位来说, 不能‘一刀切’ 。有些领导干部虽然像我这样大的年纪,但身体好,还能继续工作。我认为应该让他们工作。有的单位领导干部年龄大了,需要有人接,但如果不具备条件, 一时没有合适的人来接班,那也不能马马虎虎交班。这要根据各个单位的具体情况而定。” 接着吴老又说:“ 财政部的工作相当繁重,既原则, 又具体,从方针、政策到具体花钱的事都得管。财政部是个综合部门,它的工作关系到左邻右舍,每天打交道的人很多。搞财政工作,对整个国家财政情况要经常心里有个数,不然就没法做好工作。我确实身体不好,记忆力差,感觉迟钝,已经不适应财政部长的工作了。财政部现在有一个比较合适的领导班子,又有王丙乾同志可以接班。我退居第二线,让王丙乾当部长,挑重担。这样做,对党的事业有利,对我自己也好。从财政部的具体情况看,这是正常的。”

  吴老推荐的新部长王丙乾,55岁, 1939年参加革命工作,在财政部先后当过科长、处长、司长、副部长等。在财政部举行的交班会上, 吴老是这样介绍王丙乾的。他说:“ 王丙乾同志是坚决拥护党中央十一届三中全会以来党的路线、方针、政策的。他政治上比较强,接受新鲜事物比较快,肯于学习,生活朴素,在财政部有威信,有工作能力,能够胜任财政部长的工作。过去一年多, 我是当参谋,很多工作是丙乾同志做的,实际上已经挑起了担子。” 会上, 吴老还讲了王丙乾的缺点,并对他提出了今后的希望。

  王丙乾也在会上讲了话。他说:“组织上的决定我服从。我应尽最大努力做好工作。吴老把我说得太好了, 而对他自己说得太少了。吴老多年来工作勤勤恳恳,严谨认真,是我们学习的好榜样。吴老说他过去一年来当参谋,不能这样说。我是做具体工作的,当部长担子太重。好在吴老等老同志都还在部里,大事情请他们出主意,依靠党组和全体同志的努力,有信心搞好工作。如果搞不好,我主动下台。王丙乾同志讲完话,吴老当众宣布要搬出部长办公室。

  王丙乾当然不会同意吴老换办公室的意见,但吴老执意不肯。并在会后亲自找有关同志办理。王丙乾没有办法只好和吴老换了办公室。吴老当顾问以后,仍然对部里的工作很关心,对一些重大问题,总是积极提出自己的意见。 

  吴老交班的时刻 ,虽已过去几十年,但至今仍然让当时在会场的财政部干部难以忘怀。财政部原干部赵玉琢清晰记得,那是在财政部召开的党组扩大会议上,各司、局长大都参加了。会议开着开着,吴波从衣兜里拿出一张纸说,“我有些话要对你们大家讲,这是我给中央的报告。”报告的大意是,他年老体衰,改革开放以来财政任务重,自己已经跟不上时代,特别需要年富力强的同志来主持财政部党组的工作。他力荐王炳乾同志担任财政部部长。理由是王丙乾同志的年龄合适、业务熟悉、政治坚定、工作细致、有把握大局的能力,已在副部长的岗位上工作多年,并且是从基层员工逐级升迁上来的干部,有基层工作的经验和领导工作的经验。

  其实,那时候部委机关还没有像现在这样有一套以年龄为界限的严格离、退休规章制度,老同志是否离开领导岗位完全看身体情况和考虑工作需要。吴波部长这封上报中央的“举贤书”,让与会的财政干部非常意外。

  原财政部预算司副司长李慧中也见证了吴老让贤的那个交班的场面。她说,那是1980年某月的一天,部长办公室通知她下午3时在二楼会议室参加一个会议,吴部长主持。当她进入会议室时,感到气氛不像平常召开业务会议,与会同志都静静地坐着很严肃。她记不清吴老开始讲什么话了,只记得他很认真地谈到王丙乾的工作、学习等方面许多优点。吴老说,丙乾同志一是好学,财政经济的书以及国外的一些书他读了不少,能紧跟形势;第二是他工作勤奋,能从大局考虑问题,对党的路线、方针、政策把握得比较好;第三他业务熟悉;第四他考虑问题全面周到,负重稳健。丙乾同志具有高级领导干部的条件等等。吴老又接着说:他年事已高,身体也不太好,就把这个位子让给丙乾同志,他认为他能够负担起这个责任来,等等。当时会议室气氛很紧张,没有人发言。

  李慧中接着回忆说,王丙乾以低沉而又缓慢的声音发言,谈了自己的缺点,说恐怕负担不起这个担子来。又说:“ 既然吴老要这样做的话,我只能试一试,如果不行再说”等等。实际上这个会是一个“交班 ”形式的会议。当时大家认为,从吴老工作的政治水平、政策业务能力、德高望众的优良品质、身体条件等方面来说,继续当部长是完全没有问题的。但是吴老选择了这种方式,还是推荐王丙乾当了部长。他毅然决然地将财政部长让贤给丙乾同志,真是超凡脱俗,博大胸怀。

  “吴波同志是我尊敬的老部长,在财政部历任老部长中,我和他认识得最早,在一起工作的时间最长,给我的教育也最深。”王丙乾说,他从吴老身上学到了他的人品,学到了他的理财思想。

  1947年,王丙乾在冀中行署财政厅工作,吴波则在晋察冀边区工作,因为经常要到晋察冀边区财政厅汇报冀中区的财政预算,因此那个时候他们就认识了。以后从华北人民政府财政部到新中国成立后的国家财政部,一直到1980年,王丙乾一直在吴波领导下工作,王丙乾说,没有吴波和老一辈领导的培养,他不可能成长起来。

  王丙乾说,由于“文革”结束后两年的冒进,国家财政在1979年和1980年连续两年出现巨额赤字。就在围绕财政赤字是否有害、是否需要坚持“两平一稳”方针等争论处于高峰阶段的时候,吴波提出辞职,并推荐他接任。说句实话,他当时也没有想到自己会接替吴老担任财政部部长。对于这一职务变动安排,他感到很突然。

  1980年8月6日,中共中央发出通知:“同意吴波同志的要求,免去他的财政部部长、党组书记职务,改任财政部顾问、党组成员。中共中央决定,王丙乾同志任财政部部长、党组书记。”传达文件之前,吴波安排了一个非常平静的交接仪式。

  王丙乾说,交接会议召开前,他已经知道这件事,但是参加会议的许多同志都还不知情。一进会场,大家感觉气氛很严肃。吴波亲自主持会议,他的神情也不像平常开业务会那样。会上,吴波首先很严肃、很认真地谈了一些我的情况,说王丙乾同志第一是好学,坚持学习钻研财经方面的书,还有国外有关方面的书他也读了不少,能紧跟形势;第二能从大局考虑问题,对党的路线方针政策把握得比较好;第三工作勤奋,长时间积累下来,对业务工作很了解,预算管理、财政体制等方面还很精通;第四,考虑问题比较全面周到,能够负重稳健,具备高级领导干部的素质条件。大致说了这么几条,他也记不全了。说到这儿时,一些参加会议的同志还感到很纳闷,弄不懂吴波的讲话用意。

  接着,吴波说,自己年事已高,身体也不太好,把财政部部长这个位子让给王丙乾同志,他觉得王丙乾能够担负起这个责任来。此话一出,会场气氛变得沉寂起来,没有人发言,安静得很。吴波讲完后,要王丙乾发言。王丙乾说了自己的一些缺点,说,“恐怕担负不起这个担子来,既然是吴老要这么做,我只能是试一试,如果不行再说”。之后,吴波就把原来的办公室腾了出来,虽然他们一再请求他不要挪动,但是他坚持要搬到另外一间更小的办公室里,并全力帮助他尽快熟悉新的工作岗位,心甘情愿地当好自己的“顾问”角色。

  就这样,吴老以一种平静的方式完成了共和国财政部部长的交接。

  王丙乾说,吴波从不把职务、地位看得很重,他认为职务和地位只不过是向人民承担责任的标志,职务越高,责任越大,肩上的担子越重。“高官”更不是吴波的向往和追求。吴波在官职的看待上,不刻意追逐,也不看作是可有可无的事情。吴波让贤以前,其实他是经过长时间考虑的,曾向中央、国务院写过报告。吴波结束了他在财政部勤勤恳恳工作40多年的领导职务,带着财政部几代干部对他的尊敬与不舍,退居到第二线,成为财政部的顾问;回想起来,王丙乾感到自己从一个农村孩子成长为领导干部,首先是党培养的结果,同时也感到很幸运,在他身边总有一批思想觉悟高、业务能力强的领导,他们帮助他、信任他,使他能尽快成长进步。在根据地时期,编预算的时候吴波给了他很多指导,进北京以后,财政部的几位部长包括戎子和同志都很支持他的工作。

  李慧中说,吴老远去了,他那伟岸的身影,他那敬业的精神,他那律己的品德,却永远地留在财政人的记忆里。财政人分明感到,吴老就像一座高山,离开大家越远,就越显得伟岸,也影响着后来的人。

  王丙乾自1980年8月任命为财政部长以来,长达12年之久。他任部长期间,也是国家财政较困难的年月。期间,除1985年收支平衡略有节余外,年年都有一定数额的赤字。需要与可能的矛盾相当突出。王丙乾勤奋努力,工作取得了很大成绩,财政在促进经济发展上起到了关键作用。随着财政收入增加,国家实力得到增强,从而积极支持了国家经济建设和各项事业的发展,特别是支持了经济体制改革的成功实施。王丙乾为财政工作作出了显著成绩,他由部长改任国务委员。人们称吴老为 “伯乐”,他当之无愧。

  吴波让贤财政部长职位,意味着仕途的终结。谁也没有动员他,更没逼他,但他还是把财政部长之职让给了新人。事后有人说,吴老再坚持干上几年,就坐到国家领导人位置了,多遗憾。可吴老却从来就没有这样想过,自然也就不存在遗憾了。 (来源:《来去无尘——一位财政部长的生前事》 宁新路著)

网站编辑:付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