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jpg
2.jpg
未标题-2.jpg
1111.jpg
1.png
【故事五】“西楼会议”波中“波”
发表时间:2015-04-01    来源:《来去无尘——一位财政部长的生前事》字体[大] [中] [小] [打印]  [关闭]

  在吴波的经历中,如果说“税制风波”的风险是带着“高压电”的,而“西楼会议”给他带来的风险,也同样是霹雳头顶的“高压电”。

  “文化大革命”开始,刘少奇被打成“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遭到造反派的批斗。其“西楼会议”的思想和言论,成了重要罪行之一。造反派给毛泽东写信,控告吴波在“西楼会议”上为刘少奇反党反社会主义提供了“炮弹”。那么“西楼会议”与吴波有什么关联,吴波给刘少奇提供了反党反社会主义的什么“炮弹”呢?

  1962年2月21日至23日,刘少奇在北京主持召开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扩大会议,讨论1962年国家预算和经济形势问题。由于是在中南海西楼会议室召开的,后来被称为“西楼会议”。陈云在这次会议上,就当时的财政经济情况和克服困难的办法作了重要讲话,这次讲话对当时的国民经济调整起了举足轻重的作用,也对他后来的政治生涯产生了重要影响。

  中共中央“七千人大会”后,在研究1962年财政预算时,发现赤字很大,商品供应紧张,困难程度比“七千人大会”的估计还要大。刘少奇决定召开中央政治局常委扩大会议,即“西楼会议”,专门讨论研究这个问题。会议由刘少奇主持,参加会议的除中央常委外,还有各中央局、各省、市、自治区党委第一书记,中央各部和国务院各部委党组的主要成员。毛泽东因在外地,未出席这次会议。会议的中心是讨论1962年的国家财政预算和整个经济形势等问题。陈云在会上作了重要讲话。会议在讨论研究财政经济困难时,发现从1958年至1961年在财政上每年都有赤字。实际上已挖了商业库存,涨了市场价,多发了票子来补赤字,并动用了一部分黄金、白银和外汇储备。工业、交通设备失修,水利缺失,这些都需要大量资金。因此,会议指出,我国的财政经济困难是十分严重的,我国经济处在非常时期。目前的主要任务是:全党必须集中力量,大力发展农业和日用品的生产,首先解决吃、穿、用的问题,稳定市场,制止通货膨胀,争取国家财政经济状况的基本好转。基本建设,在近两三年内,除了维持简单再生产和必要的扩大再生产外,其他一律停止,并以农业为基础,迅速调整1962年的年度计划。

  是该讲清楚问题的时候了,讲清问题,恢复经济才有出路。吴老与陈云,都是这个观点。于是,会上陈云在讲实打实的话:在农业上有很大减产,而且农业生产的基本条件还不如过去,农业生产的恢复不可能很快。在基本建设上,建设规模同国家财力、物力和农业生产水平不相适应。在金融、市场上,因为多发了钞票,市场供应紧张,特别是工业品不足,城市里的钞票大量流向农村,在人民生活上,城市人民生活水平下降,实际工资下降很多。陈云讲的问题深刻而准确,别人都清楚,有一些是吴波组织财政部人员提供起草的。

  刘少奇的讲话,对问题说得更直白:“中央工作会议(即‘七千人大会’)对困难情况摸底不够,有问题不愿揭,怕说漆黑一团!还它本来面目,怕什么?说漆黑一团,可以让人悲观,也可以激发人们向困难作斗争的勇气!”“现在处于恢复时期,但与1949年后的三年情况不一样,是个不正常的时期,有非常时期的性质,不能用平常的办法,要用非常的办法,把调整经济的措施贯彻下去。刘少奇赞同陈云的讲话,并建议召开一次国务院会议,由陈云充分讲一讲,让参加国务院会议的全体成员都了解我们的经济情况,了解我们的方针。

  “七千人大会”严肃认真地对待“大跃进”以来所犯的错误,中央领导人带头检讨、承担责任,创造了良好的民主气氛,为贯彻国民经济调整方针奠定了基础。但是,会上没有也不可能从根本上改变“左”的指导思想,大家对当时财政经济方面困难的估计仍不够充分,认识还有待于深化。“西楼会议”根据“七千人大会”的精神,进一步对“七千人大会”未能充分展开讨论的问题进行了讨论,发现了一些在“七千人大会”时没有暴露出来的严重问题,使中共中央认识到必须下更大的决心来进行调整。

  “西楼会议”讨论中发现,1962年国家预算收支指标,“有些收入不落实,有些支出有缺口,表面上平衡,实际上有一个相当大的赤字”,计50亿元。这些情况使中央领导人感到震惊。为此,刘少奇强调:只有暴露了问题,才好解决问题。

  1966年8月1日至12日,毛泽东在北京主持召开中共八届十一中全会。全会印发了8月5日毛泽东写的《炮打司令部——我的一张大字报》。这张大字报主要目的,是要“炮打”刘少奇、邓小平这个资产阶级司令部。

  1968年10月13日至31日召开的中共八届十二中全会,作出把刘少奇永远开除出党,撤销党内外一切职务的决定。这个决定,对吴波意味着什么?吴波对这个决定吃惊,而吴波压根也没有想到会给自己带来什么。可有些人很快感到这件事对吴波“有文章”可做。

  刘少奇“西楼会议”的财政预算数字等,是吴波如实提供的。造反派为吴波列了罪状:“……西楼政治局会议,刘(少奇)、邓(小平)、陈(云)、李(先念),都大吹冷风攻击三面红旗,是一次大暴露,吴波是最积极活跃提供子弹的人物,一是为陈云准备农业材料,地亩、牲畜、农欠、籽种、茬口等情况;二是提出赤字预算;三是提出历年财政亏空,把矛盾都集中在财政上表现;四是提出财政经济管理混乱情况。总之,不是什么上面指示,下边照办,而是自觉地、积极地给某些人攻击三面红旗提供子弹。”

  吴波为“西楼会议”提供这几个方面材料,确实是事实。而当时,准备这些材料,吴波和财政部一些同志也是有顾虑的。尤其是如实提供预算赤字,历年财政亏空,财政经济管理混乱等问题,是极为敏感的问题。吴波不是没有想到过,“大跃进”的浮夸风,仍在继续盛行,连财政部等国家部委的大院里,也搭起了炼钢炉,财政部干部放下业务,炼起了钢,这让他觉得荒唐可笑。还有让吴波更为不可理解的是,到处在放“卫星”。农业放“卫星”,工业放“卫星”,连有些地方财政收入也放“卫星”,全民都在认为“全国山河一片红”,谁说社会主义不好,谁说哪些方面有问题,那就是攻击无产阶级政权,攻击伟大的社会主义,攻击毛泽东思想。

  财政经济面临这么大的困难,又面临这么多问题,是如实上报,还是迎合时势唱赞歌?有些同志感到,把财政经济如此严重的问题反映上去,虽然是讲了真话,但有可能被某些人误解,甚至做“文章”,会面临极大的政治风险。吴波说,财政经济面临的困难,存在的问题是马虎不得的,不马上解决会出现严重后果;这些问题也不是财政部能够解决的,只有中央引起重视,才能够拿出办法解决好;别人放“卫星”不能学,财政经济工作是绝对不能放“卫星”的!吴波组织有关人员,仔细准确地准备材料,坚持实事求是地给领导反映情况。

  造反派把吴波如实给中央提供的财政预算存在的问题,认定是为刘少奇提供了反党反社会主义“炮弹”。他们给吴波戴上了一顶帽子:“紧跟刘少奇的黑帮分子”。 

  造反派给吴波的这顶帽子很大,足以把他彻底“专政”掉。吴波并没有被这些大帽子吓住。造反派逼他交待背后指使他提供这些“炮弹”的人是谁,吴波坦然地说,他是如实反映财政经济工作的问题,压根也没想过为谁提供“炮弹;即便他不反映这些问题,这些问题还在那里放着,他是讲了真话而已。掩盖这些问题,就是对不起毛主席,就是对人民的犯罪;讲真话,做真事,难道有罪吗?!吴波毫无畏惧地大声质问造反派,造反派竟然半天对不上话来。(来源:《来去无尘——一位财政部长的生前事》 宁新路著)

网站编辑:付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