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届国际软实力研讨会
发表时间:2013-11-28    来源:字体[大] [中] [小] [打印]  [关闭]

  第一届国际软实力学术研讨会于20111022—25日在济南举行,由中国文化软实力研究中心、济南大学软实力研究中心共同举办。本届会议将围绕国家软实力、区域软实力(包括城市软实力)、组织软实力(主要指企业软实力)的理论和测度方法、软实力资源开发、提升软实力路径、软实力建设经验等的最新动态和前沿信息进行深入探讨。

  第一届软实力国际学术研讨会

  张国祚教授在第一届国际软实力大会上的发言:

  各位朋友、各位嘉宾,各位专家学者好,很高兴有机会能够来参加这样一次国际研讨会。这里我想谈两点感想。第一点,我感到济南大学的领导很有远见。这里面有两点:第一,刚才范书记和周主席都谈到,软实力这个问题是非常重要的,如果简单来说任何一个国家、任何一个民族都需要两条腿走路,一条腿是物质文明的硬实力,一条腿是精神文明的文化软实力。如果说硬实力这条腿不行,那么这个国家可能一打就垮。如果说软实力不行,这个国家可能不打自垮。何以见得?苏联解体就是一个最时刻的例子。苏联解体的时候,它的硬实力还是比较强大的,它的军队可以和美国叫板,但是所有这些都不能挽救它的解体,那就是因为它的软实力大厦已经瘫了,它的意识形态防线已经崩溃,那就意味着失去人心。我们古人讲得人心者得天下,失人心者必失天下。所以尽管苏联有那么多军队,但是没有几个人去替苏联说话,没有几个人维护苏联共产党,维护苏联社会主义制度。这恐怕是一个很典型、很深刻的例子。文化软实力对一个国家来说也是很强大的,比如说美国发动伊拉克战争,说美国真是了不得,很快就拿下伊拉克,活捉了萨达姆,说美国靠什么呢?有人说它的硬实力太厉害了,武器太先进了。这些对不对?对,但是也不全对。美国决定发动伊拉克战争首先它必须思考,世界各主要大国在伊拉克有什么利益,美国攻打伊拉克,世界各主要大国会做出什么反应,伊拉克周边国家会作出什么反应,伊拉克政府、宗教、教派、机构等等他们会作出什么反应,然后再决定打还是不打,什么时候打,这些都不是军事武器,而是政治谋略思想,这就是软实力需要研究的内容。美国现在不得不从伊拉克撤军,为什么?美国的政治家没有一个讲美国在伊拉克取得了胜利,因为它虽然实现了军事战略,但是它失去了很多伊拉克人和其他国家人的心。美国在伊拉克犯了以前在越南同样的错误,就是在发动战争之前,对伊拉克的文化历史、宗教还没有做到完全的了解。我们党应该说长期以来一直很重视软实力,虽然软实力概念是美国学者提出来的,但是软实力的名词听起来很新鲜,其实对中国共产党人来说一点也不新奇,软实力其实是相对于硬实力而言,什么是硬实力,所说的硬实力就是一切可以进行数量计算的,表现为物质实力的力量,那就是硬实力,如有多少辆坦克、多少艘军舰、多少架飞机,这些都是硬实力。而软实力一般来说是难以量化的,可以转化为精神实力的力量叫做软实力。我刚才所讲的那些恰恰都是为了给我们的国家、我们的民族以坚强的思想动力、精神动力,有力的理论引导,还有有力的良好文化条件,都是为了创造这些。这些实际上都属于软实力建设。所以这样看来,文化软实力建设对任何一个国家来说都是非常重要的。刚才范书记讲到了刚刚结束的十七届六中全会,提出了建设社会主义文化强国的战略目标。只有我们的文化软实力非常强大的时候,我们才能说我们已经建成了社会主义文化强国。我们济南大学在这样一个重要的时期举办了第一届国际软实力学术研讨会,恰逢其时,无论从主题来看,还是从时机来看,都应当说济南大学的校领导还是很有远见的。这是第一个意思。

  第二个意思,我感到济南大学的领导很有魄力。济南大学并不是什么“985211”,但是他们有魄力举办这样的研讨会,这是需要雄心的,也是需要实力的。当然我看到今天所来的境外专家并不多,我希望第二届的时候应该来更多的境外专家。我说来境外的专家并不意味着境外专家的观点就一定要为我们所接受。前不久,美国前总统卡特应邀到湖南大学发表演讲,卡特已经83岁了,精神还是蛮好,头脑很清楚,反应很机敏,当回答其他问题的时候,那都是谈笑自如。可是当我们提到关于软实力问题的时候,我们先要讲卡特先生是中国的老朋友,对中美建交作出了重要的贡献,卡特先生选择湖南大学作为他的演讲之地,说明他也是很有见地的。所以他说了三个方面,一个是文化的吸引力,一个是制度的吸引力,还有一个是掌握国际话语权的能力。我们之所以讲软实力,就是使诱导的办法,使别的国家跟着美国走。由于美国在世界上是最有影响的国家,所以他提出软实力概念以后,很快就传播到世界各国。我们中国的学者在上世纪90年代对这个问题也有所思考,当时中国主要有两种观点:一种是既然这个软实力是约瑟夫·奈提出的,而且他是有深厚的官方背景的人,他提出这个概念,我们不能盲从,那这样我们岂不是要受制于人,要丧失自己的话语权啊。所以对这个采取非常谨慎的态度。另一些学者就说这是个学术概念嘛,学术是没有国界的嘛。关键不在于我们用不用软实力这个概念,而在于我们能否给软实力概念赋予中国的内涵,使他以我为主,为我所用。所以党的十七大提出了文化软实力这样的概念,在约瑟夫·奈软实力前面加上“文化”二字,这意味着至少两种意思:其一,我们认为文化在整个软实力当中居于非常特殊的地位,而不应当把它和其他方面并列开,可以说没有文化高度的软实力那是短视的,没有文化深度的软实力那是肤浅的,没有文化开放的软实力那是僵化的。文化在软实力当中应当说是灵魂,是经纬。其二,美国人把软实力曾经作为外交的战略、国际权谋来使用,而我们则要把它作为综合国力的重要组成部分,它和精神文明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文化建设有很大的交集。我们在这个层面上使用文化软实力的概念,说明我们和美国是有很根本的区别。我们和美国在软实力这个概念使用宗旨、目的方面也是有根本性区别的。我们欢迎更多的外国学者和我们一起探讨软实力,但是我们应当清楚我们研究这些的目的在于哪里,就在于我们通过文化软实力的研究来增强我们综合国力,通过文化软实力研究使我们能够更好地继续解放思想,坚持改革开放,推动科学发展,促进社会和谐,实现社会主义文化强国的建设目的,这点我们必须非常清楚。预祝大会圆满成功。谢谢。

  

网站编辑:付天
read_image.jpg
舞之梦1.jpg
佤山雄鹰1.jpg
我是你的记忆1.jpg
水稻女儿1.jpg
农家欢歌1.jpg
领路人1.jpg
玛吉米的桥1.jpg
兵嫂1.jpg
爱在无影灯下.jpg
留守明天.jpg
竹竹站起来.jpg
看山工.jpg
老兵.jpg
百度.jpg
一诺一诺千金.jpg
孝女.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