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jpg
2.jpg
未标题-2.jpg
1111.jpg
1.png
当前位置: 党建网首页 > 专题库 > 曲水专题 > 我爱曲水
陈建刚:扎根西藏 奉献曲水
发表时间:2015-08-18    来源:党建网字体[大] [中] [小] [打印]  [关闭]

  天下没有远方,人间都是故乡!

  是雪域那灿烂的天空引我留恋?

  还是那大昭寺低浑的佛音让我徜徉?

  刹那间

  回想起甜茶馆里为我起名的卓玛姑娘

  ——“你就叫扎西吧!”

  扎西,是扎根西藏吗?

  就这样

  一个扎西,一份吉祥,

  一份祝福,一个希望,

  一个“陈扎西”

  把我留在了西藏。

  今年春节,爱人的同学问我——知道我为什么喜欢西藏吗?我指着外面阴霾的天空说,喜欢那里圣洁的蓝天和白云?他醉意微醺地摇头:“我喜欢西藏,因为我们吴堡县有一个将军叫慕生忠!”不知道他是在通过“青藏公路之父”的名气借以抬高自己?还是内心深处真的敬佩慕生忠将军,但确确实实我为他的话而内心一震!

  有人因为敬仰慕将军而喜欢西藏,如他;有人因为援藏家族史而进藏,如爱人;而于我,选择进藏,是为什么呢?记得刚萌生进藏的想法时,远在国外的小叔打来电话要我先实地考察下西藏当地百姓的生活是否美好,老百姓的笑是否真诚、幸福……然而,一切都未成行,我已经踏上了进藏工作报到的航班!

  微笑,是自己进藏后看到的第一个西藏名片。由于自己天生的肤色和轮廓,进藏第一天,自己就被当做了本地人。去商场购物,导购员会热情地用藏语向我推荐产品;走在街上,牵着小狗的藏族小伙儿向我介绍他家的藏獒是多么地优良……然后我很不好意思地说,对不起,我刚来西藏,还听不懂藏语。“你长得很像我们康巴人”,之后大家都腼腆地笑了。明亮的阳光下,我发现藏族同胞的笑是那么地灿烂,是那么地友善。晚上,小叔打来电话批评我不提前做个考察就冒失进藏。我说,在这里,他们跟我说藏语、跟我笑,我能看到他们内心的快乐、他们腼腆的害羞,我在这里感受到的是真诚、是幸福。进藏,我不后悔。

  如果说进藏是自己最正确的选择的话,那么,曲水则是自己最珍爱的藏地!

  她地域不大,却有着沟通区内外的陆空枢纽交通;她地貌一般,绵延万里的雅江和拉萨河却在这里携手相拥;她人口不多,但老百姓那淳朴一笑,却让来自山西的我感受到“一家人”的乡土亲情。来到曲水已经三年了,在这里工作、在这里生活、在这里成家、在这里有了可爱的宝宝,在这里我开始思考自己的人生。暮然回首,曲水,已然是自己的第二个故乡!

  曲水让我找到进藏的意义。由于多方面原因,西藏老百姓的生产生活水平并不高,独特的气候更是让他们过早地披上了岁月的沧桑外衣。然而,蓝天白云下、田埂地头间,我都能听到他们欢乐的歌声,能看到他们自然的笑容,这让来自农村的我时刻感受到一种淳朴的亲切感。记得有一天,乡里的领导问我,陈扎西你每天怎么这么开心?我当时嘻嘻地笑。其实,我觉得能帮老百姓把事办成很幸福,我喜欢看到他们开心、满意的笑。藏历年时,朋友评论我的照片说我像《士兵突击》里的许三多——过得有意义,这让我感觉到充实、幸福。原来,看到老百姓幸福的笑就是我进藏的意义。

  可是,我深刻明白,我们老百姓的生活相对于内地毕竟落后;我也能真切感受到,农牧民群众对于幸福美好生活的向往与憧憬。曲水作为国家级农村改革试验区且下辖才纳乡国家级现代农业示范区,如何充分发挥这一政策优势,依托便利的陆空交通条件实现曲水跨越式发展成为我们每一个曲水人的共识;肩负责任、勇于担当、务实创新更成为每一位曲水干部职工实现百姓嘱托与期望的奋进源泉。

  曲水告诉我什么是责任与担当。2013年第七批援藏干部李向进藏之初,对我说看到曲水干部群众送别周广智时曾自问“三年后,我能给曲水留下什么?”当时木讷的我并不能更多地感受援藏的意义。然而,时至今日,看到曲水净土健康生物产业领航拉萨,看到曲水祥泰慈善基金会促使更多贫困大学生得到资助,看到一批批援藏项目建成投入使用,看到一个个泰州专家赴曲水指导开展工作,看到泰州六市区与曲水六乡镇建立起“一对一”的援藏帮扶新模式……我看到了他接到所帮扶的贫困大学生打来问候电话时脸上露出的笑容,也看到了黄正良书记和包亚副县长接受医生治疗时的乐观和微笑,更听到了曲水干部“希望他们在干三年,让我们再学三年”的热切期盼。

  进藏为什么?为人民!在藏干什么?干实事!离藏留什么?留好名!以李向为代表的第七批援藏干部用其不懈的努力和务实的行动阐释着援藏的意义,也告诉了我什么是责任,什么是担当。

  曾记得那天下乡遇雨,柏林村的阿佳啦为我捧上暖暖的酥油茶;曾记得自己结对的户主拿着宣传单到乡政府找“陈扎西”;曾记得藏历年时,扎西顿珠的爸爸给我送来自家储存的风干肉和核桃;曾记得色达村巴珠得知部门领导将专程为其办理盖房手续时满眼的激动热泪……三年的时光并不长,但却给了我太多的感动;后面的道路还很长,妈妈“在那好好干”的嘱托却一直未敢忘!

  “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1954年,慕生忠将军率领1200名民工开启了艰难的筑路进程,并最终修出了一条“天路”——青藏公路。60年时光匆匆而过,曲水同样要修一条路,一条实现曲水跨越式发展、推动农牧民群众同全国一道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发展之路。

  我为什么进藏?我想,我进藏,是为了修一条路吧!

  (作者单位:曲水县委办公室)

网站编辑:王仁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