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jpg
2.jpg
未标题-2.jpg
1111.jpg
1.png
当前位置: 党建网首页 > 专题库 > 曲水专题 > 我爱曲水
陈铎元:通往高原的心路
发表时间:2015-08-18    来源:党建网字体[大] [中] [小] [打印]  [关闭]

  初夏时节,位于拉萨河谷地的曲水县莺飞草长,通往老政府方向宽阔的大路上垂柳依依,柳絮如飞雪飘舞,原野上麦苗已经泛出了茫茫青绿。

  雨后的傍晚,村落炊烟袅袅升起,鸡鸣狗吠依稀可闻。站在山原之巅极目远眺,苍茫的远山被残阳染得如血似火,滔滔大河横亘在无际的原野,缕缕炊烟织成的村畴暮霭恍若漂浮不定的茫茫大海,天地间壮阔辽远,深邃无垠。

  天色渐晚,漫步在雅江路上,在温暖的路灯下回味着适才凭高御风的畅快,不自觉地我已一步步走进这幅宁静安乐的田园山水画。凝神望着远方,思绪如雅鲁藏布江水奔放---从黑土地、雁塔长安、再到这茫茫的雪域高原,理想、奉献与汗水写就了一条多年来上下求索和不平凡的心路。

 

边疆情结

  2011年7月,我从母校西北政法大学毕业,放弃了内地的工作机会,选择来到西藏成为一名西部计划志愿者,工作于自治区党委宣传部。

  做出这样的选择,源自于我从小心底就存在的一种边塞情结。

  我生于边塞,长于边塞。黑土地的家乡黑龙江省鹤岗市,位于祖国的东北边陲。随着知识的增长和学习的深入,我知道自己已不啻于一个时代的热血男儿。翻开中国近代百年史,字里行间渗透着对祖国山川河流的眷恋之情,积淀着对祖国边疆的忧患意识。每一个国人无不为国家丧失主权、丢失大片领土,为民族失去安全屏障而痛心疾首。我常常隔着黑龙江滔滔江水远望外兴安岭以南那一百五十万平方公里的土地;穿行三江平原经受着一代代军垦战士热血熔铸的“北大荒精神”的洗礼;东渡抚远,在漫天晨光中走进乌苏里的朝霞。我一度认为,一个时代是否在华夏文明史坐标上有足够的高度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它的边疆意识。秦皇入南海,汉武通西域,唐宗扫漠北,康熙收台湾……这些自觉进取的边疆战略和丰硕成果足以在史册上为后世子孙留下精彩的一笔。

  每每读书至酣,我都为英雄们心系家国,先忧后乐,扎根边疆,建设边疆的行为感佩不已。男儿书剑立身,不可只为一己浮名私利,要到祖国最需要的地方去开疆拓土,建功立业。“一剑横行万里余”,岂有他哉?

  然而在岁月的流逝中,我面前似乎渐渐呈现出另外一个世界---从中学开始,每次与同学聊起相关的话题总会引来不解的眼神,甚至异样的目光。直到大学,我提出毕业后要来西藏工作还被很多人误解为在内地就业大潮中混不下去,激起的仍然是一片反对与阻拦的浪花。我在困惑中苦苦探寻了很久,终于明白学校里的谬言偏见只是社会上那种怪象的投影,是我们这个社会的平庸之辈与随波逐流的氛围形成的角落中的雾霾。

  改革开放以来,古老的华夏大地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取得了前所未有的发展成就。然而令人痛心的是,在一些人眼里,似乎市场经济可以荡涤一切,什么国家意识、责任感、使命感、良心、道德,这一切都可以不要。他们甚至可以在花天酒地之后戏谑守卫国土的战士,也可以嘲弄勇于为国家安全而抛离家乡的人们,献身边疆被其看作不合时宜,甚至被戏称为麻木。这足以说明我们建国初期那种强烈的边疆意识和爱国意识,在一些人头脑中已经荡然无存。政策的倒置和社会价值的不平衡,抽掉了边疆的精髓,以往社会精英散布于边疆地区,现在变成了可怕的“孔雀东南飞”,这种综合病症,已经严重困扰着边疆的发展与稳定。

  每每想到这些,我都心忧如焚,也更加坚定了自己一直以来的理想和决心。心念已定,再无更改。

  

高原壮志

  在学校时我就是一名思想进步的青年。大学三年级时我加入了中国共产党。而中国共产党从成立那天开始,就把国家的富强,人民的福祉作为自己责无旁贷的责任与使命,就要求自己的党员勇挑重担,勇于为党的事业,为祖国和人民的利益付出自己的一切,乃至生命。战争年代,哪里最艰苦,最危险,哪里就有共产党员的身影。作为新时代的一名青年党员,我应该到边疆去,到祖国最艰苦的地方去,为那里的人民做些事情。

  毕业时,一位朋友以高原缺氧气候恶劣,民族地区边情复杂为由劝我慎重,我为他写下这样一番话:“士君子切磋砥砺,虽颠沛流离,常思头顶千秋日月;大丈夫吞吐纵横,即难酬蹈海,不负脚下万里河山。”言罢,我承担起陕西省支援西藏志愿者队队长的职务,带领19名同学踏上西行赴藏的列车,开始了自己全新的人生。

  自治区党委宣传部的两年志愿者生活是我青春岁月最为飞扬的乐章,也让我深深爱上了西藏,爱上了脚下的这片雪域高原。在工作和学习中我越发感觉到自己学养和能力上的欠缺,对于很多政策难以做到深入理解,就此萌发了到北京名校读书的愿望,自然而然地走上了考研的道路。而后我才深有感触,真正的学习并不一定要在学校进行,蜗居于象牙塔的书斋学者中国并不缺少。扎根基层,踏踏实实地做事,认认真真地在工作中学习研究才更重要、更可行,可惜当时的我并不明白这个道理。

  志愿者两年期满后,我回到了家乡黑龙江。两次考研的铩羽而归对我而言不亚于当头棒喝,残酷的现实让我重新审视自己的内心和曾经的抉择。我越发思念西藏,思念高原,再次提起自己的行囊。当火车再一次翻越唐古拉山,当汽车再一次经过布达拉宫时,我的双眼湿润了。随后,我去了西藏职业技术学院,为十八军的老政委,“老西藏精神”的开创者谭冠三将军献上了哈达。那一刻,我告诉自己,像老一代十八军战士一样,把根扎在这里,做一名真正的西藏干部。就这样,通过公务员考试,我于2014年11月加入西藏基层密码队伍,担起了拉萨市曲水县委机要局的工作。

  一路走来,几多唏嘘,几多感慨,转眼间我在曲水已经度过了半年时光。如今,激越的急流渐归平缓,青春的热血也静静地流淌在每一天、每一刻的工作中。一开始西藏对我而言只是一个研究对象或者男儿雄心的战场,而今天,我敢说这里就是我的家,我对高原越来越产生一种文化上的认同和依恋,我对曲水也越来越有归属感,在“老西藏精神”的洗礼和感召下,热爱曲水、建设曲水、奉献曲水的愿望和决心也越来越坚定,越来越强烈。

 

洗礼感召

  在这片高天厚土之上,每一个到西藏工作的同志几乎无一例外地会受到这一片土地的影响和塑造。我们的人格品行政绩也时刻会感受到一双双已经长眠于青山雪域之下的英雄眼睛的审视,我们的生活和工作作风,无形之中也会受到老西藏前辈精神的感染和熏陶。

  从上世纪50年代初开始,以二野十八军为主力的进藏大军和全国几十个民族先后进藏的干部、职工,怀着解放西藏、建设西藏、保卫国防、守卫边疆的崇高使命,在党中央和毛主席的领导下,与广大藏族同胞紧密团结,共同奋斗。百万农奴从封建农奴制度的桎梏下解放出来,广袤的青藏高原完成了短短几十年,跨越上千年的历史变革。内地许多进藏工作的同志,一干就是几十年,他们留下了自己的青春,自己的热血,自己的骨肉,甚至将自己最后一缕忠骨也埋进了高原厚土。仅为修筑川藏公路就有3000名战士献出了宝贵的生命,平均每公里就有一个以上的英烈长眠在那里。

  艰苦的环境锻炼人,复杂的境地培育人。特别是在这个“中国梦”的号角已经吹响的新年代,中国的改革已经到了刻不容缓、避无可避的紧要关头,西藏地处反分裂斗争的第一线,形势严峻,工作难度和要求前所未有地提高。加上当今社会形势日趋复杂,社会的转型和价值观的剧变造成今天年轻人对东部沿海乃至大洋彼岸趋之若鹜。商品经济大潮更是对西藏干部和想来西藏工作的年轻人提出了更为严峻的考验。可以说,西藏边疆对优秀青年人才的需要丝毫不亚于50年前,我们所面临的考验比起先辈们更是有过之而无不及。祖国需要,边疆需要,青年人特别是青年党员应该毫不犹豫地站出来,来得了,扎得住,干得好,立足本职岗位,完成党和人民赋予的光荣使命。

  作为一名机要干部我深知,密码工作的性质要求每一名机要人员的素质和能力必须全面。早在自治区基层密码干部培训班培训时,老师就告诉我们作为一名机要干部必须具备对党绝对忠诚的政治品质、熟练精湛的业务能力、严谨细致的工作作风和健康阳光的良好心态。半年多以来,我时时对照自己,不断自省自励。对我而言,最需要加强的是业务能力的学习。密码工作是一项政治性很强的技术工作,工作性质和内容决定了我们时时都要接触各种各样的仪器设备。一直以来,仪器操作都是我的弱项,在很长一段时间都有些不适应。在领导和同事们的帮助下,我有了很大的进步,但和技术能手相比还有不小的差距。接下来的时间里,我还要继续加强相关业务知识的学习,努力像老一辈西藏密码人一样,成为一名优秀全面的机要干部。

 

修远求索

  早在小学五年级,我就给自己写道,下辈子愿做个蒙古人,骏马弯刀,奔驰在一望无际的草原上。十几年过去了,阴差阳错来到了西藏。蒙藏两个民族从宗教信仰到生活习惯,很多地方都是相通的。在我看来,藏地最大的魅力就是在地球的第三级以一种超迈古今的旷达和悲悯来俯瞰整个大地,又在世界上最圣洁离太阳最近的地方以一种朝圣的坚定和执着追寻生命的天堂。在这里我们可以找到内心深处失落已久的东西,可以告诉自己怎样才是真正有意义的生活。

  我们守着世界上最蓝的天,最圣的湖,最纯净的雪山和最原生态的草场,还有最虔诚的人们一步一拜地追寻着的自己的信仰。每每看到这些,我都会低头反思自己的生命。我们需要再少些攀比,少些贪欲,需要更坚定,更纯粹地坚持我们的初衷,坚持共产党人“为人民服务”的情怀和信仰,更好地履行作为一名西藏干部的职责。

  对于西藏干部特别是汉族干部而言,融入当地文化有着更为重要的意义。第一代入藏的解放军战士几乎人手一册藏语教材,一边行军,一边学习。上一代汉族干部中仍有不少人讲得出一口流利藏语。由于种种原因,我们这一代青年这方面已经落后了很多,不只是语言,对于藏民族的历史、宗教、民俗等各方面相关知识的了解都是远远不够的。在西藏工作,只有把这些必修课一点一点地补上,才能更好地接过老西藏人的接力棒,才能更好地完成工作任务,才能无愧于我们这一代青年肩上沉甸甸的责任与使命。 来到曲水只有短短半年,对这片土地的了解与工作中的体会还远远不够,我很难像许多老同志一样在笔下流淌出工作中亲身经历的催人奋进的人和事。但只要在曲水工作一天,我就会把她当成自己的家来看待,虚心地向老同志学习,认认真真,踏踏实实地把工作做好。加深对曲水的了解和融入,以一个曲水人的心态想问题,办事情。

  真的生命当如江河,始于清澈,终于浩瀚。我愿意把自己青春的激情、热血、信仰和人生奋斗的源头,如江河一般长留于脚下这片高原圣土,不论将来走到哪里,老西藏人的风骨都是我生命中不变的底色,成为西藏一名合格叫得响的干部是我过去、现在和将来永远的追求和荣耀。

  写到这里,我不由想起了原自治区党委书记陈奎元同志1992年由内蒙古调入西藏工作时写下的一首诗:

  “周公送我走天涯,遥指西天落晚霞。

  白发临风望丛岭,赤心追日越金沙。

  艰难敢赴身无悔,横断山外国为家。

  半世足痕留塞北,明朝踏雪看桃花。”

  ……

  (作者单位:曲水县委办公室)

网站编辑:王仁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