潘善雨:八岁的孩子
发表时间:2013-11-27    来源:党建网字体[大] [中] [小] [打印]  [关闭]

  1939年冬的一天,天快黑了,给潘凤密放牛的八岁的孩子潘善雨,放牛回来把牛拴好,洗洗脸后坐在炕上准备吃晚饭,刚拿起筷子,县政府的紧急通知到了,通知上说明天一大早有100多名日寇和汉奸要路过马庄户,不知去什么地方扫荡,要求用鸡毛信的方式通知周边各村搞好联防。潘善雨放下筷子不吃饭了送信要紧。潘善雨找了一根三尺多长的小木棍留作趟路用。他藏好鸡毛信,手拿木棍出发了。这封信必须连夜送到黄岩村。其实黄岩村离潘家峪并不远,仅八里之隔。但是要过一道山梁,下一个大山沟还要过一条河。山沟里松林密布,羊肠小路杂草丛生,风在吹,松树发出呜呜的响声,猫头鹰在叫,狼在叫。黑夜里,八岁的潘善雨边走边哭。他心想,被日寇抓住不怕,他们能把我一个孩子怎么样,怕的是狼把我吃了。就这样潘善雨边走边哭到了黄岩村。黑夜里潘善雨必须把这封鸡毛信交给办事员,又不知道办事员在哪住,正在街上转,黄岩村一个站岗的走到他跟前,问潘善雨:“你这个孩子是谁家的,黑天半夜的不睡觉,在这转悠啥呢。”潘善雨答话说:“我不是这庄的,我是潘家峪的,我妈和我爸生气,我妈跑了,我找我妈呢。”潘善雨又反问一句说:“你是干啥的?”那个站岗地说:“我是站岗的,怕来日寇。”潘善雨急忙说:“我不是找我妈的,我是送鸡毛信的,找你们办事员,又不知道他家在哪。”站岗地说:“这个孩子还挺机灵,走,我领你找办事员去。”到了办事员家门口把门叫开,二人进屋,潘善雨把鸡毛信从衣角里取出来交给办事员说:“给我写个收条,我回去交差。”潘善雨藏好收条连夜回家了,第二天照常上山放牛。

  1940年春的一天,天刚亮,100多日寇和汉奸进村扫荡,9岁的潘善雨正给潘灿家放羊,早上羊还没开群,日寇进村了,当时潘灿家住着7个伤员,其中6个伤势好转准备归队,日寇一进村这6个伤员全部跑到前山的密林深处藏了起来,另一个伤员由于伤重走不了。院墙外,日寇的乱叫声、拉枪栓声越来越近,这位伤员握着仅有的一棵手榴弹准备和敌人同归于尽。潘善雨急中生智,他把潘灿家的一件破上衣给伤员披上,又找了一顶破凉帽给伤员戴上,然后把伤员驾到羊圈里,让这个伤员蹲在羊群里。这时候日寇进院了到处乱翻,到羊圈的地方发现了他们两个,便逼问:“你们是干啥的。”潘善雨急忙说:“我是小羊倌,他是大羊官,我们两个是放羊的。”日寇信以为真就走了。9岁的潘善雨就这样保护了伤员。

责任编辑:赵亮
在线评论
用户昵称:   匿名 在线评论选件用户手册     请遵纪守法并注意语言文明……
验证码:           查看评论
相关稿件
封面.png
1111111.png
read_image.jpg
舞之梦1.jpg
佤山雄鹰1.jpg
我是你的记忆1.jpg
水稻女儿1.jpg
农家欢歌1.jpg
领路人1.jpg
玛吉米的桥1.jpg
兵嫂1.jpg
爱在无影灯下.jpg
留守明天.jpg
竹竹站起来.jpg
看山工.jpg
老兵.jpg
百度.jpg
一诺一诺千金.jpg
孝女.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