烈火烧不垮的英雄村庄
发表时间:2013-04-28    来源:党建网字体[大] [中] [小] [打印]  [关闭]

  历史拒绝遗忘。

  1941年1月25,日本侵略者在河北省丰润县潘家峪村制造了震惊中外的大惨案。全村1700口人有1230口人被烧焦。

  然而,这个在地图上很难找到的小村庄用英勇不屈的斗争向世人昭告:中华民族是不可战胜的!

  潘家峪是中国人民抗日战争的一个缩影,是高扬着伟大民族精神的一面旗帜。

  让我们记住它,永远记住它!

 

 

  

    翻过一道山梁,绳一样的小路把我们引进一个山口。

  顿时,一个群山环抱、苍翠欲滴的小村庄出现在眼前。

  这就是河北省丰润县潘家峪。19411月25,日本侵略者在这里制造了震惊中外的大惨案。全村1700口人有1230口人被烧焦。

  不巧,一进村就下起大雨来。透过蒙蒙雨雾,只见一棵枝繁叶茂的老槐树傲立村中,一树乳白色的槐花四溢着醉人的芳香。

  老槐树是潘家峪的建村树,自明朝永乐二年植根在此,已有601岁了。它目睹了这个小村庄所发生的一切。

  举目四望,村里村外保存完好的惨案遗址让你无法忘记那场罪恶的大火。

  当年日本鬼子杀人的主现场潘家大院烧落了架的断壁残垣好像在控诉;南山脚下掩埋的千余死难同胞的亡灵仿佛在呐喊;挂在村中制高点上的警钟在长鸣……

  在纪念抗日战争胜利60周年的日子里,潘家峪每一座农舍都打开了记忆的房门。

  

1

 

  潘家峪是个美丽富饶的山村。它有九沟十八峪,72座山峰,15000亩山场。整个山场内,山连着山,山山有名;沟挽着沟,沟沟有姓。山上松柏密布,山下果树成阴。潺潺的泉水一年四季在村头的小溪里奔流。

  当抗日战争进入最艰苦的年代,潘家峪成为冀东抗日革命根据地。先后有丰滦迁抗日联合政府、冀东军分区司令部、后方医院、尖兵报社、地下监狱、印刷厂、被服厂、兵工厂等十几个机关单位设在村东4里外的山沟里。

  那时的老槐树高30米,上边有个洞,我军的机密文件就藏在洞中。

  为了保护根据地,潘家峪人民在山里挖了200多个隐蔽洞,用来掩护军政人员和保存军用物资;在四周设了连环岗,南山顶上还栽了两棵消息树,一有敌情,就立刻通知军政人员向密林深处转移。

  为了保护根据地,潘家峪人民还配合八路军破坏交通、割电线、埋地雷、打伏击、炸碉堡、拿炮楼。从1938年到1940年春,就同鬼子打了54次村头大仗。

  为了保护根据地,潘家峪人民豁上了自个儿的性命。村民潘国会为掩护冀东专署分区区长被鬼子抓到据点。鬼子刑具用遍,他就是不招。鬼子没了辙,就把煤油灌进他嘴里,泼在他身上,把他挂起来点了“天灯”。

  村民潘树胜经常给八路军站岗放哨,还用单枪阻击过敌人的骑兵队。不幸被捕后,鬼子要他供出八路在哪儿?他怒斥鬼子:“老子知道在哪儿,就是不告诉你们这些王八蛋!”鬼子向他连刺17刺刀,他壮烈牺牲。

  村民潘国林负责兵工厂的隐蔽工作,被特务出卖后,鬼子把他押进山洞找军用物资。他转身抄起一把铁锨守在洞口:“看谁敢进来,进来一个戳死一个!”鬼子往洞里投手榴弹炸不死他,就往洞里放毒气,他以身殉国。

  “人人通八路,户户是八路的家。统统杀光!” 恼羞成怒的鬼子对潘家峪人民恨得咬牙切齿,必欲除之而后快。

  

2

 

  1941125日凌晨3点左右,日军集中了7个县十几个据点的3000多名鬼子和2000多名伪军,由驻丰润的日本顾问佐佐木二郎指挥,乘着黎明前的黑暗,把潘家峪这个仅有200多户的小村庄里三层外三层的紧紧包围起来。

  天亮后,鬼子用明晃晃的刺刀组成刺刀胡同,把全村人逼进潘家大院。

  潘家大院是村里大地主潘惠林的宅院,有二三亩地大,周围是一丈多高的院墙。

  大院里早已铺满松枝和柴草,洒上煤油,墙上、房顶上站满了密密麻麻的鬼子,他们疯狗似的向人群开枪扫射。大院外边的两座小山上两架掷弹筒也向大院里凶猛地发射着炮弹。

  人群像被割的谷子齐刷刷倒下,不一会儿,便尸堆如山。

  鬼子竟残忍地放火焚烧尸骨。火光冲天,方圆几十里的村庄都能看见潘家峪上空那浓黑的烟幕,那飘飘摇摇撒遍青山的飞灰。

  大火从中午一直烧到傍晚。鬼子走后留下一片焦土。

  老槐树也未能幸免,被烧得树身从中间裂开,成了干枯的树桩。

  那日,西天的太阳变成一颗硕大的带血的泪珠,迟迟不肯落去,迟迟不肯落去……

  6天后,新华社战地记者雷烨来到潘家峪,拍下了许多真实的照片。他在《惨案现场视察记》中写道:

  “石桥边就是潘惠林家——惠老爷大院,洋灰门墙非常坚固,一进院门,眼前尽是人尸……

  我们站着,倒塌、空洞的宅子里,似乎有听不见的仇怨、哀嚎和惨叫。落日里,只看见恶腥的黑烟,听不见昔日的牧羊少年的歌声和老人的咳嗽,没有炊烟也没有灯光……

  在潘家峪,我们向谁告辞呢?”

  遇难同胞的尸体清理了十几天。许多人被烧得根本无法辨认,只能一堆四肢,一堆肚肠,一堆人头地分成堆,埋进4座大坟里。

  悲愤的长风在怒吼。潘家峪没有眼泪,只有地心岩浆般喷发的复仇烈焰!

  惨案发生的第二天,12名幸存的青年就参加了八路军。

  3月初,村里组织起3支复仇小分队。

  59日,在冀东军分区主持召开的追悼大会上,复仇小分队正式合并成立“潘家峪抗日复仇团”。

  复仇团在亲人墓前宣誓:“血债要用血来还!”而后,奔赴杀敌前线。

  

3

 

  惨案过后,日本侵略者又把潘家峪周围50里划为“无人区”。拆毁房屋、填平水井、驱散居民,进行清乡扫荡。

  当时潘家峪幸存的只有400多口人,其中还有300多口人长期在外地居住,在家的仅剩100多口人。他们的亲人死了,房子烧了,财物空了,粮食没了……

  潘家峪还能劫后重生吗?

  第二年,老槐树又长出新枝。

  潘家峪人民在党组织的领导下,一手拿镐,一手拿枪。一边在焦土上重建家园;一边坚持“无人区”斗争。他们送公粮、做军衣、抬担架、做向导,很快恢复了抗日工作。

  不久,被迫转移的冀东军分区司令部、后方医院、尖兵报社、印刷厂、兵工厂等机关单位又迁回潘家峪。

  2005710日,村民潘军秋在东山挖水窖,还挖出一台印刷厂用过的油印机。

  “无人区”三里一碉堡,五里一炮楼,笼罩着一片白色恐怖。但潘家峪人民自有大山的骨骼,不会下跪,只会昂首挺立!

  村民潘树保外出赶集遇上正在追查八路军伤员的鬼子。鬼子让他带路,他不从;鬼子把他绑在山沟里的梨树上毒打,他也不从;鬼子剁掉他的十个手指,他还是不从;鬼子气急败坏朝他开了枪,他至死不从。

  1944年农历十一月初一,天刚放亮,鬼子包围了潘家峪搜捕村干部。为了保护乡亲们,潘化民挺身而出。敌人把他带到村外的干河沟,前胸朝下吊起来用炭火烧,用烙铁烙,用石头砸,他宁折不弯,流尽最后一滴血。

  村里的第三任八路军办事员潘计住在东沟。冀东军分区司令部就住在他家的3间草房里。潘计为八路军筹粮筹款、背雪化水、熬药送饭、照顾伤员。鬼子在一个月里把他的草房烧了4次,他盖了4次;鬼子在一年中抓了他8次,他逃脱了8次。最后,鬼子抓走了他的儿子,他照样给八路军办事。

  月缺不改光,剑折不改刚。潘家峪人民吓不倒、杀不绝!

  

4

 

  此时的潘家峪抗日复仇团正转战在长城内外,把鬼子打得魂飞胆战。

  1942年,即惨案发生的第二年,复仇团与八路军冀东分区十二团于718日在迁安县甘河槽设伏,与鬼子激战5个多小时。

  战斗结束后,附近坟场和庄稼地里到处都是鬼子的尸体。战士们踢踢这个,翻翻那个,寻找制造潘家峪惨案的凶手佐佐木二郎。

  突然,谷子地里传来一声叫喊:“佐佐木二郎完蛋了!”

  战士们闻声一起涌向谷子地。眼前,佐佐木二郎龇着牙,斜着眼,仰面朝天躺在地上。一枚六角银质勋章压在他血肉模糊的胸脯上,一把蓝穗战刀泡在他身下的血泊里。

  六角银质勋章是他制造潘家峪惨案之后获得的,因潘家峪是日军在华北地区实行杀光、抢光、烧光“三光”作战计划的第一村。

  蓝穗战刀是他屠杀中国人民的铁证,至今还摆在潘家峪革命纪念馆里。

  明知佐佐木二郎已完蛋,复仇团战士还往他身上捅了无数刺刀。这就是侵略者的下场!

  抗战胜利以后,潘家峪抗日复仇团改编为我人民解放军东北野战军的一个正规团。在解放战争中,这支部队从长白山一直打到海南岛。参加过山海关保卫战、四平攻坚战、辽西大会战等30多次战役,屡立战功。

  潘家峪有祖祖辈辈忘不掉的伤痛,更有世世代代值得铭记的荣光!

  

5

 

  雨过天晴。七彩虹高高悬挂在天上,溶尽了人间所有美色。

  当我们从山上俯瞰时,发现刚刚经雨水洗过的潘家峪好似一汪碧绿的山湖。

  潘家峪的碧绿是那些户户相连、遮天蔽日、生机勃勃的葡萄架装点的。

  这里山峰连绵,树木葱茏,溪水长流,光照、空气、温度、土壤最适合葡萄生长。因而,潘家峪种葡萄的历史很悠久。

  潘家峪被烧成一片焦土后,埋在地里的葡萄一株也没出芽儿。人们以为潘家峪的葡萄要绝种了。谁料,时隔4年,也就是鬼子投降后,潘家峪的葡萄又绿了。

  如今,潘家峪已繁衍成450余户,1500多口人。全村在庭院里开辟了700多亩葡萄园,年产400多万斤,是潘家峪的主要经济支柱。

  近年来,潘家峪的葡萄不仅远销到辽宁、吉林、黑龙江、北京、天津,还出口到俄罗斯。潘家峪被称为“燕山脚下的吐鲁番”。

  雨后的老槐树也格外精神。它挺直了需4人合抱才能围过来的腰身,伸展着茂密的枝叶,巍巍然、凛凛然!

  啊,老槐树,你总是这样参天屹立,坚守着家园。你有血性、有气节,你就是潘家峪人民的化身!

  我们久久地抚摸老槐树,仰望老槐树,向它致敬,和它道别,请它在岁月的风雨中多多珍重!

      (2005815上午920分,潘家峪最后一名复仇团老战士潘树宗辞世,背靠青山,安息在东山密林中的抗日旧址旁。)

责任编辑:赵亮
在线评论
用户昵称:   匿名 在线评论选件用户手册     请遵纪守法并注意语言文明……
验证码:           查看评论
相关稿件
11.jpg
未标题-2.jpg
read_image.jpg
舞之梦1.jpg
佤山雄鹰1.jpg
我是你的记忆1.jpg
水稻女儿1.jpg
农家欢歌1.jpg
领路人1.jpg
玛吉米的桥1.jpg
兵嫂1.jpg
爱在无影灯下.jpg
留守明天.jpg
竹竹站起来.jpg
看山工.jpg
老兵.jpg
百度.jpg
一诺一诺千金.jpg
孝女.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