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群星:潘家峪——“伤疤”上的鲜花
发表时间:2013-09-22    来源:党建网字体[大] [中] [小] [打印]  [关闭]

  王群星

 

  2013年8月16日,一个室外蒸烤、内心火热的日子,我随队来到神往已久的梦里家乡——潘家峪。潘家峪是河北省丰润区腰带山中的一个山村,抗日战争中,1941年1月25日,日军在这里制造了惨绝人寰的“潘家峪大惨案”,让这个美丽的村庄留下了历史的“伤疤”。

 

  大巴车进入盘山路,倚窗望去,潘家峪村宛如身处仙境,四周环山,满眼苍绿,山峦不算跌宕,山峰也不高耸,却也连绵有致,曲婉丰满,犹如慈祥的母亲展开了怀抱,仿佛天上的仙女舒展了玉臂。在历史的进程中,潘家峪虽然经受了成长中的磕磕碰碰、跌跌撞撞,但终究学会了成长,放飞了梦想,正在向着属于自己的幸福戮力、前行、靠近。自我痊愈的伤疤,开出的是一朵鲜花;自我给力的成长,到达的是岁月辉煌。昨天,潘家峪的人民在中国的抗战史上留下伟大功绩;今天,潘家峪的人民也将在中国的奋斗史上书写壮美诗篇。

 

  不觉间,车已进入村口,当看到儿时就很熟悉的村庄时,我一瞬间从仙境回到现实,进入眼帘的是亲切而又久违的农村大伯、大娘慈善的脸庞,农村大哥、大嫂憨厚的笑容,农村少年、儿童淳朴的大眼,一切都是那样的熟悉,一切都是那样的亲切,但又是那样的一种久违,因为我也是农家的孩子,乡村的泥娃,走出农村、走进都市,走出贫困、走进优裕后,我的灵魂需要停一停、顿一顿,我的思想需要静一静、思一思,来到如生我养我的地方接接地气、听听鸡鸣、闻闻菜香,这里有我的父老乡亲,这里有我的根基、血脉和力量,勿忘根本,生才有根;牢记自己从哪儿来,才懂得该到哪里去。

 

  踩着绿肥的青苔,看着家家硕果累累的葡萄架,在走过弯弯坡坡之后,我来到了这次“走基层入农户”要入住的人家。抬眼望去,写着“喜雀巢农家院”的醒目标牌抢入眼帘,原来主人家的门口有一棵长了近二十年的杨树,笔直笔直,独立向上,有一种舍我其谁、风雨无惧的英雄气概,真有潘家峪人的品格啊。树顶常年有四五个喜雀巢,春夏被绿叶遮盖,冬天则非常醒目,陡添喜庆,惹人喜爱。瞧这个农家院的名字这么有诗意,我猜想着它的主人会有怎样的内涵,一看夫妻俩,还真是年轻,丈夫赵海永28岁,面容俊郎,羞涩之中更显憨直,与人对话时双手绞弄着,一看就是干活多话语少的硬汉子;妻子刘海双26岁,面容俊俏,娇小之躯不乏干练,边说边笑,酒窝荡漾,一看就是个外能做主内能持家的好媳妇;小儿子还差两个月满4周岁,没穿上衣,比较黑,一看整个夏天都在房前地头玩耍,晒的,见了生人躲得远远的,真是一个勤劳、质朴、充满活力的农家小家庭。

 

  头天晚上,我们各自忙着,小俩口忙着接待前来吃饭的游客,满满十桌,我则忙着给乡亲们主持“文化下乡”文艺晚会,整个会场挤满了近三千群众,一晚上,大家都是累的满身大汗。忙点好啊,他们现在的忙,就是明天致富、过上小康生活的希望;我们今天的忙,就是党群心连心,实现中国梦的力量。第二天晚上,我们终于得以在农家院的葡萄架下坐下来聊聊天、拉拉家常,高悬的明月,满天的星斗,习习的凉风,周身的瓜果,好不惬意。这一晚,我了解了小俩口的梦想,男人想利用自身的厨师技术,搭上红色旅游的好环境,在去年刚借款投资的农家院一展身手;女人想靠着自己的双手,多为自己的男人搭把手,勤劳致富,合家幸福。我还知道了一个秘密,夫妻俩还准备在政策条件下要第二个孩子呢,可以想象,不久的将来,这一家子好不其乐融融。在采写了好多普通中国人的梦想之后,在潘家峪的葡萄架下,我又一次真实地听到了一对农民夫妻的“中国梦”,这个梦很实,因为就在自己的双手之中;这个梦很近,因为已经行进在路上;这个梦很美,因为整个潘家峪、整个中国都在美好的发展之中……

 

  短短的两天,接近了村民,接近了民心,触摸到了潘家峪人民的梦——梦想着家富村美,梦想着国强民富,梦想着一代又一代和和美美成长。

 

  临行前,我守望潘家峪惨案纪念馆久久凝思,心中默念:现在潘家峪人对美好生活的向往,就是对先烈们最好的祭奠!

  

责任编辑:穆菁
在线评论
用户昵称:   匿名 在线评论选件用户手册     请遵纪守法并注意语言文明……
验证码:           查看评论
相关稿件
封面.png
1111111.png
read_image.jpg
舞之梦1.jpg
佤山雄鹰1.jpg
我是你的记忆1.jpg
水稻女儿1.jpg
农家欢歌1.jpg
领路人1.jpg
玛吉米的桥1.jpg
兵嫂1.jpg
爱在无影灯下.jpg
留守明天.jpg
竹竹站起来.jpg
看山工.jpg
老兵.jpg
百度.jpg
一诺一诺千金.jpg
孝女.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