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慧君:潘家峪住村日记
发表时间:2013-09-11    来源:党建网字体[大] [中] [小] [打印]  [关闭]

王慧君

 

  2013816日至818日,记者跟随党建杂志社全体到群众工作联系点唐山市丰润区火石营镇潘家峪村调研。此次调研吃住都在老乡家中,切身体验了村民的日常生活,看到了农村的巨大变化,了解了当前潘家峪村发展的瓶颈难题。潘家峪人的勤劳勇敢和质朴真诚给我留下了深刻印象。

  816 天气 闷热

  1740分,我们乘坐的大巴终于来到潘家峪村,天气非常热,像是在蒸笼里,闷得人喘不过气。所幸,我和同伴很快与镇里的工作人员接上了头,跟她走了不远,便看到一位身着蓝布衬衫,体型瘦削的老乡已在路口的大石头前等着我们。

  我和同伴借住在村民潘立东家。他家在村子西头,宅子很大,方方正正的院子收拾得干净妥贴,二层小楼整整齐齐一排,两边都有楼梯上下,方便简洁。最让人心醉的是满眼绿色,青绿色的叶子下挂满了淡绿色的葡萄,一串串饱满圆润,这绿色铺天遮地,荫蔽了整个院落,阳光透过叶子的缝隙,在水泥地上留下点点斑驳。

  还没见到女主人,就猜得出她一定精明强干,果真,女主人潘军川身板儿挺直,一头短发利落干净,她一出来,很快便唬住了吠个不停的家犬。我们的房间在二楼,屋子干净宽敞,意外的是屋里竟然有立式空调,看来这些年村民的生活水平确实提高了不少。茶几上早就备好了凉白开,被褥已经铺得平平整整,驱蚊液静静地躺在炕沿儿上,脸盆里清凉凉的水和小马扎上白胖的肥皂也早在等候……为了迎接北京来的客人,老乡准备得细致周全,这让我俩心里很不安,本来是到基层接地气,不想给他们添了那么多麻烦。

  来到厨房后,这种不安更甚。桌子上丰富的农家菜香气逼人,一大盆金灿灿的烙饼好像会咧嘴笑,老乡潘立东一边张罗一边叮嘱我们:“你们嫂子为了准备晚上的饭菜,下午三点就开始忙活了,一定多吃点。”我和同伴赶紧说明来意,让他们别太费心,谁知军川嫂子笑着说:“我闺女儿子和你们差不多大,你们过来就和他们回来一样,就是回自己家,千万甭客气。”男主人潘立东热情开朗,说话朴实有趣,女主人潘军川话虽不多,却每每能画龙点睛,席间气氛很好。但一说到村子里的事,他们总是寥寥几句带过。我想我和同伴有点太心急了,就没再追着问。

  晚上7点半有送文化下乡的演出,提前一个小时,临时搭建的舞台前就挤满了熙熙攘攘的人群。台阶上、窗台上,甚至屋顶和墙头上,到处都是乡亲们的身影。小孩子们最喜欢热闹了,天气再热也拦不住他们奔跑的脚步,他们在人群中追逐、打闹,个个脸上洋溢着童真的笑容。各种大大小小的飞虫也赶来凑热闹,在舞台灯光的照射中狂欢舞蹈。台上演员们汗流浃背却愈发卖力,台下观众们热情响应频频叫好。农民歌手大衣哥嘹亮质朴的歌声将演出推向高潮,掌声呼声一浪高过一浪,这热情澎湃汹涌,远超过了天气的热潮……

  演出散场后,开往村外的小汽车、卡车、摩托车排成了一长串,缓慢前行。潘军川告诉我和同伴,村里从来没有这么盛大的演出,这些车都是听到消息从邻村甚至镇里区里赶来的。我问村里平时有没有其他文娱活动,她回答道:“有评剧团,但都是自己练习,没什么家什,也不常演出,中老年人喜欢的多些。每天晚上会跳一个小时广场舞,场地不大,也有二三十人参加。”“那您每天都去跳舞么?”我问,她质朴地笑了,说:“如果明天没啥集体安排,我带你们去。”

  这几年农村发展得很快,农民的生活条件好了,对文化的需求也越来越多,我们可以做的事情其实有很多。

  在潘家峪的第一天,被热情包围。

  817 天气 

  窗外凉风习习,一阵阵传来被风吹动的葡萄叶窸窸窣窣的响声,树上知了此起彼伏地叫着,远处的狗也跟着起哄,不时吠几声,让这个夜晚更加宁静。我趴在窗前看满天清亮的星星,不舍在潘家峪的最后一夜。

  这是我第三次来到潘家峪,每次都有不同感受。初识潘家峪赶上天寒地冻,惨案纪念馆中,惊闻日军烧毁了潘家峪1300多间房屋,1230名手无寸铁的乡亲们惨遭屠戮,震惊、愤怒和心痛交织在一起,更觉得寒冷刺骨。第二次随支部到潘家峪村开展帮教活动,初夏的早晨,村小学的孩子们穿上新校服,整整齐齐地坐在教室里,透过那一双双清澈明亮、充满求知渴望的眼睛,我看到满满的希望。再进潘家峪,已是硕果累累、丰收在望的时节。清早再到惨案纪念馆,重温一遍潘家峪的故事,却不再仅仅是悲痛。纪念馆的墙壁上满满刻着每个遇难同胞的名字、性别和年龄,我想他们如果知道潘家峪今天的发展,一定会感到欣慰。葡萄还是生长的那样郁郁葱葱,许多人家已经住进了新房,乡亲们的日子越过越好。正是潘家峪人坚强勇敢、不懈奋斗,才能有今天新的生活。我的心里盛满了对潘家峪人民的敬佩,我为他们感到骄傲。

  女主人潘军川好像并没有理会我和同伴的提议,中午的农家饭依然很是丰盛,听说我们参观了惨案纪念馆,她感慨道:“我也是受害者的后代,村里很多人都是,现在生活好了,时间又过去了那么久,很多年轻人对惨案不再有那么深刻的感受……”我们应该铭记历史,日子越是过得舒坦,越不能忘记惨痛的经历。我想,学校应该给潘家峪的孩子们安排这样的课程,潘家峪的故事也应该被更多人了解,铭记。

  老乡潘立东好像还是不愿意谈到村里的情况,对自家的状况也有所保留,只是乐呵呵一个劲儿地招呼我和同伴吃饭,我把上午开党员座谈会的情况告诉他,这才打开了他的话匣子。“他们都说啥了?”他放下筷子问,“多了,有河道干涸的问题、道路狭窄的问题、葡萄品种改良的问题等等,几乎每个党员都发言了,提了好些建议呢!”我说。“哎呀,说那些干啥,都好些年了,解决不了的事儿”,他一边叹气一边摇头。我赶紧告诉他,“这次不一样,我们工作人员梳理了十多条意见,总编说明天亲自交给咱丰润区的书记呢!”“真的吗?”潘立东皱着的眉头慢慢舒展了,“嗨,其实也没啥,估计这两天你们也看到了,这些年村里变化很大,大部分人住得都挺好,还有几家正在盖新房,好几户家里都有车,现在生活确实挺好的,真没啥要求了。”

  这次,女主人潘军川跟我们透露了一些家里的情况,平时,丈夫和两个孩子外出上班,她自己打理4亩葡萄,每年收成2万斤,能卖4万块钱,这在村里算是好一点的,因为自家有冷库,成熟了的葡萄可以先存着,等秋冬时候能卖个好价钱。“但光靠葡萄只能温饱,不能致富,你看,我要是只卖葡萄,哪里能修得起这10间房子。”潘立东说的二层小楼早在2000年就修好了,他算是村里致富比较早的。我问他有没有什么经验,他憨厚地笑了,“说不上啥经验,咱村条件好,做买卖、建冷库、养牲口、跑药材,干啥都能挣钱,关键是人要勤快,要想事儿。”“那您看好现在的农家乐么?”我问,“这个得等等,红色旅游要是能火起来,就有发展,现在来潘家峪的游客太少了。不是说提意见么,我看,你们就帮潘家峪多做做宣传吧,让更多人知道我们的葡萄,知道我们。”潘军川接起话茬儿,“要说我们的葡萄,没打过催熟农药,绿色健康,可惜外面知道的人很少,真是该多宣传。村里没有统一安排,葡萄品牌又不响亮,没有固定的销售渠道……”

  关于经济发展、村务公开、学校教育、医疗卫生,这一天话题不断。

  在潘家峪的第二天,终于听到了老百姓的心里话。

  818 天气 

  鸟儿啾啾地欢笑,公鸡喔喔地打鸣,推车女人长长的“卖炸饼”的声音由远及近,潘家峪的一天就这么热热闹闹地开始了。

  潘军川一大早就忙乎开了,一个人打扫院子、喂鸡喂狗、洗菜择菜……每件事都安排的井井有条。从她身上,我看到了潘家峪妇女的勤劳质朴。丈夫潘立东昨晚到几十公里外的厂子上夜班,这会儿还没回来。

  站在二层的阳台上看不到院子,阳光静静洒在铺天盖地的葡萄叶上,风吹过来一浪一浪,像是绿色的海洋。我又赶紧跑到楼下院子里抬头看,那葡萄叶好像把阳光都吸收进自己的身体,浑身透着明媚温暖的绿色,得到日光恩泽的半边葡萄个个晶莹透亮,温润如玉。这是多么奇妙的体验,真希望能在这美好的地方多住一段时间。

  上午,以潘家峪为原型的抗日题材电视剧《长城红》在纪念馆前举行了开机仪式,尽管烈日炎炎,乡亲们的热情却丝毫未减。潘军川告诉我,村里的每个人都对这部片子充满期待,他们希望人们能够通过《长城红》认识了解潘家峪的过去和现在,能为潘家峪红色旅游和绿色生态带来新的发展机遇。

  葡萄架下,老乡潘立东又早早等在路口的大石头前了,这几天每到饭点或是活动结束,他总是一个人等在那儿,生怕我们找不着回去的路。为了送我们,他顾不得刚刚上完夜班的疲惫,专程从厂子里赶回来。他总是憨憨地笑,“没啥,没啥”是他的口头禅。我的心里满满都是感动,不知该说些什么。

  最后一餐,我一口气吃了俩大菜团子,虽然粗粗涩涩的,但每咬一口都能尝到浓浓的心意。老乡潘立东还是热情地招呼我和同伴吃菜,总怕我俩不习惯。女主人主动把电话号码留给我们,“啥时候想这儿了,就过来,跟回自己家一样。”

  我问夫妻俩有什么心愿,潘立东想了半天说:“也没啥,就是希望村子发展的更好吧,这样我们也能越来越好。”过了一会儿,他又补充了一句,“冷库用电量大,现在的电压有点跟不上,机器一坏总要花上几万块修理费,希望村里能和电力部门协调一下。”几天了,老乡终于愿意把他的困难告诉我们,这是一个好的开始。

  ……

  潘家峪的老百姓是淳朴善良的,他们历来和党员干部有着深厚的情谊,通过这几天和乡亲们亲密的接触,我仿佛看到当年潘家峪人义无反顾支持八路军抗日的情形。历史和现实无不告诉我们,一定要将这种情谊视若珍宝,切不可辜负了老百姓的一片真情。

  中国的老百姓是淳朴善良的,只要你用十分的真心和他们相处,他们一定会以百分的热情对你回应。是作秀还是做事,老百姓的心里跟明镜似的,一眼就能分辨。只有你把自己沉下来、放进去了,才能听到他们心里的声音。

  以前坐在办公室里,想不出农村究竟有多大变化,农民遇到了怎样的困难。不到老百姓家里和他们同吃同住,根本无法了解真实的情况。像谈到葡萄品种改良,潘军川就有这样的疑惑,“有些葡萄口感确实差点,但葡萄秧子从种下到收获要三个年头,谁也不知道新品种会不会比现在的品种更能适应这里的水土。”老百姓有改良葡萄品种的愿望,但又仅仅是观望,亟需要专家的指导、实践的验证、集体的支持和广泛的沟通。我们必须摸清情况,才能提供适合的帮助,否则还是解决不了问题。

  车子缓缓驶向村口,窄窄的小道两旁站着很多村民,看着这些刚刚熟悉起来的脸庞和那绿油油的葡萄长廊渐渐远了,心中千万个不舍。潘家峪乡亲们的笑脸和乡音静静地留在了我的心里。潘家峪值得我们多一份关心,多一点帮助。

  我知道我一定会再来。潘家峪,等着我。他日相见,你一定更美好。

责任编辑:秦昊宸
在线评论
用户昵称:   匿名 在线评论选件用户手册     请遵纪守法并注意语言文明……
验证码:           查看评论
相关稿件
未标题-1.jpg
未标题-2.jpg
read_image.jpg
舞之梦1.jpg
佤山雄鹰1.jpg
我是你的记忆1.jpg
水稻女儿1.jpg
农家欢歌1.jpg
领路人1.jpg
玛吉米的桥1.jpg
兵嫂1.jpg
爱在无影灯下.jpg
留守明天.jpg
竹竹站起来.jpg
看山工.jpg
老兵.jpg
百度.jpg
一诺一诺千金.jpg
孝女.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