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城红》:一首英勇悲壮的抵抗外侮的民族精神壮歌
发表时间:2013-04-23    来源:齐峰字体[大] [中] [小] [打印]  [关闭]

  由编剧齐峰创作的电视连续剧《长城红》是一部以冀热辽抗战为背景,以潘家峪复仇团为主体的一部抗战英雄史诗,也是近年来一首少有的慷慨悲壮、抵抗外侮的民族精神的壮歌。它真实地再现了当年那刀光剑影、战火纷飞的保家卫国的长城大决战的实况,生动地表现了冀东抗日军民不怕流血牺牲、与侵略者血战到底,用血肉筑成新的长城的爱国主义的精神。这主要表现在:
 
  1、历史的真实性。表现冀热辽抗战一直冀东作家的心愿,80年代末期李运昌曾组织人写冀热辽抗战的电视片,军旅作家李西岳也曾创作过以抗战和潘家峪为题材抗战影视剧,但都没有实现,这就在抗战史上留下了令人遗憾的空白,只有冀东老作家陈大远曾经写过长篇小说《蟠龙山》。可以说,这部电视剧填补了这个空白,完成了人们的心愿。在这部电视剧中,作者用历时性的手法,真实表现了抗日战争冀东军民,尤其是潘家峪复仇团同仇敌忾,为民族存亡、为亲人复仇的在长城一线与装备精良、穷凶极恶的侵略者展开殊死的拼杀、惨烈战斗境况。他们不畏强敌,不怕牺牲,用传统的武器、用自己的血肉之躯,直面对敌,英勇无畏,表现出了民族的凛然正气和以血还血,以牙还牙的民族血性,不屈不挠、抗战到底的民族精神。作品恪守历史的真实性,如潘家峪惨案的原委经过,以及冀热辽军区的抗战的事件都是真实的。作品采取了整体真实,局部虚构,或是大真实、小虚构的创作理念,不仅主要事件、主要人物,地名、村名是真实的,一些细节也是真实的,可以说,这是一部较为真实地表现了冀东抗战史的电视剧。这与近年来戏说历史、篡改历史、戏说历史、胡编历史、穿越历史的电视剧的创作方法是大相径庭的,这种创作态度在当下影视剧创作中也是难能可贵的。


  2、人物的典型性。在这部作品中,作者生动地塑造了冀东军民抗战群体。首先是在潘家峪人民身上所表现出来的中华民族的骨气和血性。为了保卫家园,为亲人复仇,面对日寇的淫威和恶行,他们宁死不屈、同仇敌忾,与敌人进行了殊死血博,虽然一千多人惨死在大屠杀中,但劫后余生的人们没有退缩,以长城红,七爷、八爷、凤来等为代表的潘家峪人系国恨家仇于一身,高唱着“血债要用血来还”的复仇之歌,以不同的方式与不共戴天敌人展开了殊死拼杀,英勇地表现了潘家峪人的血性和骨气,以及誓死保家卫国、打败侵略者民族正气和必胜信心。除此,作品还精心塑造了冀热辽的抗日将士的英雄群像。尤其是重点描绘了郑司令、付政委、霹雳火等典型形象。他们有着不怕牺牲、舍身为民救国的爱国精魂,他们在民族危亡、国土沦陷的紧要关头,带领部队与敌人浴血拼杀,甚至用传统的武器与敌人的机枪大炮抗争,用热血和肉体筑成了中华民族新的长城,使国民精神和道德力量得到了崇高的表现。写得壮怀激烈、豪气冲天,撼人心魄、催人泪下。除此,作品还精心塑造了一些绿林人物,如平东洋等,虽然他们有狭隘的匪气,但在民族危亡的时刻,放弃个人狭隘的利益取舍,而是以民族利益为重,与抗日军民同仇敌忾,与日寇展开了殊死拼杀,即使是大老雕等投靠的日寇的土匪,最后也幡然醒悟、以死正身。可以说,他们用热血和生命谱写了一曲震撼云天的抵抗外侮民族精神的壮歌。作品在高扬这些典型人物强烈爱国主义和英雄主义精神的同时,也把佐佐木等侵略者的凶狠残忍、泯灭人性、道德沦丧的狼子野心暴露得淋漓尽致,以激起我们对侵略者的无比仇恨。正是在强烈的对比中鲜明地表现出了人性的善恶。


  3、艺术的独特性。首先,在于这部作品有着崇高的悲壮美,它摒弃了时下作品俗气、媚气的通病,表现了一种悲壮豪放的气势和革命英雄主义精神。作品讴歌了冀东军民在国家生死存亡的时刻,在凶残的敌人面前以及在艰难困苦的生活环境中不怕流血牺牲、不怕艰难困苦的民族正气。也正是在这种斗争中,人的本质力量被提升、被扩张,因而显现出一种崇高之美,显现出了强烈的民族血性和牺牲精神、理性深度和思想含量。这样它就成为了一本抗战备忘录,精神启示录。其次,作品善于把激烈的战争场面与人物感情纠葛巧妙结合,军旅生活与冀东农村场景互为穿插,历史与现实紧密衔接,这样使得作品张驰有度、井然有序,使得作品既波澜壮阔,有史诗般的战争的悲壮和惨烈;又舒缓恬静,有儿女情长的个人情话和私语。第三,故事情节惊险曲折,结构安排大开大阂,多条线索紧密融合,给人一种荡气回肠、撼人心魄审美感受。第四,作品的语言也显现出一种质朴而富有文彩,平实而饱含生动,简约而蕴藏韵味的审美张力。此外,作品还使用、引用了冀东一带大量的民俗民情民风民谣民语,充满了强烈的地域色彩和浓郁的民情乡风,有着一种独特的审美韵味。正是如此,这部作品以深邃的理性力量,雄健豪放的叙事方法,曲折有致的情节营构,典型生动的人物形象,张驰有序的表现手段,形成了恢弘博大、悲壮沉实的艺术风格,给人一种荡气回肠、昂扬向上的审美感受。
 
  最后,需要说的一点是,这部作品不仅是民族精神的弘扬,也是作者心性的张扬,充分表现出了作者的道德立场、审美理想,这种精神在当下演艺界漠视精神、忽视人性、追逐金钱、攀比利益的语境中难能可贵。因而《长城红》也就成了净化心灵、纯化精神、美化道德的典范文本。这对于当下凝聚民族精神和强化国民素质,疗救和拯治病态社会有着一种积极的作用,对于当前文学创作媚俗化、虚妄化的创作语境也有着一种救赎的意义。

责任编辑:赵亮
在线评论
用户昵称:   匿名 在线评论选件用户手册     请遵纪守法并注意语言文明……
验证码:           查看评论
相关稿件
封面.png
1111111.png
read_image.jpg
舞之梦1.jpg
佤山雄鹰1.jpg
我是你的记忆1.jpg
水稻女儿1.jpg
农家欢歌1.jpg
领路人1.jpg
玛吉米的桥1.jpg
兵嫂1.jpg
爱在无影灯下.jpg
留守明天.jpg
竹竹站起来.jpg
看山工.jpg
老兵.jpg
百度.jpg
一诺一诺千金.jpg
孝女.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