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党建网首页 > 专题库 > 雷锋 > 亲历者讲述
乔安山:雷锋——我永远的班长
发表时间:2014-12-12    来源:中国社会福利基金会学雷锋基金管委会字体[大] [中] [小] [打印]  [关闭]

  我和雷锋1959年相识在辽宁辽阳市弓长岭,他在鞍钢弓长岭矿焦化厂,我在炼铁厂,我们住在同一宿舍。

  1960年1月8日我们在辽阳光荣入伍,成为一名解放军战士,部队驻扎在营口。入伍的第一天,雷锋代表新兵讲话,讲得特别好,受到领导和同志们的赞扬。入伍后,很幸运,我们分到同一个连一个排,开始了紧张的军事训练,学习汽车驾驶技术。在旧社会,我们家很穷,没有钱供我上学,所以,到了部队,我学习上很吃力,雷锋就帮助我学习,给我买本买笔,帮我写家信。他不但教我学习,还教我怎样做人,做一个好人。为了更好地帮助我学习,他向连里反映,要求把我调到他们班,这样他帮助我就更方便了。我们一起开车,一起学习毛主席著作。他很喜欢写日记,日记里写道“对待同志像春天般的温暖,对待工作像夏天一样热情,对待个人主义要像秋风扫落叶一样,对待敌人要像严冬一样残酷无情”。他是这样写的,也是这样做的,我们班的战士谁有了困难,他都会全力帮助。

  我没有文化,写家信都是雷锋帮我。有时候,家里来信了,他看后就回信了,告诉我家里一切都好。有一次,我的母亲来到部队探亲,她说:你邮寄的钱我收到了,买了药,我的病已经好了。我跟母亲说,我没给家里寄钱啊,肯定是班长帮我寄的钱。我就去问班长,班长说,你的母亲就是我的母亲,儿子给母亲寄钱是应该的。母亲从部队走的时候,悄悄地量了雷锋的鞋尺码,回家后给雷锋做了一双千层底的布鞋。1962年8月15日雷锋因公牺牲,母亲听到雷锋牺牲的消息哭得很伤心,大病了一场。可惜,雷锋没能穿上母亲给他做的千层底布鞋。

  自从雷锋牺牲后,我悲痛万分,总觉得班长并没有走,总想着和他一起工作、开一台车、一起学习毛主席著作、一起修13号“耗油大王”车的日子。

  我永远不会忘记,在抗洪抢险时,他的手都磨出了血还在干;我们国防施工时,住在老乡家,他扫院子,我挑水。有一天,我们正在一起刷车,看见一个大嫂抱着孩子在雨里很是艰难地走着。他主动走过去把大嫂孩子送回了家。有时施工回来很晚,他还坚持把日记写完。他怕我睡不着觉,就用报纸把灯罩上,在挺暗的灯光下继续写日记。

  他总跟我说,旧社会我是苦孩子,新社会我们是国家的主人。他总是有使不完的劲,他总觉得自己工作做得少。他经常出去作报告,他总是说,我是党和人民的儿子,我一定要为祖国建设多出力、多做贡献。

  雷锋出差一千里,好事做了一火车。他总是笑,在他身上充满了朝气,他是一位可亲可敬的班长大哥。

  雷锋牺牲后,我们班被国防部命名为“雷锋班”,沈阳军区举行了隆重的命名大会。当时,我心事重重地走上主席台,军区陈锡联司令员拍着我的肩膀说:“小伙子抬起头来!要像你的班长雷锋那样,好好开车、好好做人!”

  1963年3月5日,毛主席题词“向雷锋同志学习”七个大字,向全国人民发出向雷锋同志学习的号召。

  1964年我们班到北京参加了军事大比武,并取得了优异成绩。我们班获得了一等奖。我非常高兴,因为我也参加了比武。

  1964年4月3日,清明节前夕,雷锋班长的墓从抚顺葛布公墓迁往望花区雷锋公园,我亲自抬着棺。当时,棺里渗出来的血水流在我的棉衣上,我感到我的血肉好像和班长连在了一起,我又和班长在一起了。望着雷锋的新墓,我对班长说:“班长,你在这好好安息吧。我会常来看你。”

  1966年,我从部队转业到第五机械部第四建设公司工程总队。这个总队是由部队转去的,是一个工兵团转业到了军工。6月份“文化大革命”开始,我们团培养雷锋的副政委刘家乐被打成走资派,成了工地上最大的“走资派”,受到迫害。我就跟造反派的头头说,刘政委他是老革命,还培养过雷锋,怎么就成了走资派呢?造反派的头头告诉我,你少管闲事。有一天,我出车去铁岭拉货,半夜到被关处把副政委偷偷背出来,送到六工区把他保护了起来。

  1969年10月本溪的工程结束了,我们来到了抚顺清原县725库。这是我第二次来抚顺。第一次,是和班长雷锋一起来施工。这一次班长在抚顺,我在清原,但是我们的心还在一起。每次到抚顺,我都要去雷锋墓看看班长,跟班长说说话。我一定要像班长学习,多做好事。有一次,施工坑道时有个张大嫂被石头打伤,我冲进坑道背起张大嫂把她送上救护车。我还多次给危急病人输过血。我想,我要多做好事,这样才能对得起班长。

  1973年,我从军工转业到地方。我在铁岭市运输公司开过大货车,开过大客车,当过修理工,当过调度。不论做什么工作,在什么岗位上,我都努力工作,决不辜负雷锋班长对我的培养和帮助。有一次,开大货车时,遇到一辆马车上有人在大声地叫喊。这时已经是半夜了,而且是三九天,特别的冷。我下车一看,是个小女孩病了。我想这么冷的天,离医院还有这么远,他们马车多久才能到医院啊?我就跟装卸工说,咱把斗车摘下来,送他们去医院吧,外边多冷啊。装卸工都挺生气,他们说,你做好事我们还跟着受冻,乔师傅下回你少管闲事开好车就行了。

  在我开车搞运输的时候,我还救过大出血的孕妇,给她输了血,后来她给单位送来了锦旗。我还救过被坏人追的小姑娘。那次,是在开原,我看见一个小姑娘在前面跑,后面有人追她。我急忙停下车,救起她的时候,她的脸都吓白了,好半天才说出话来,后来她给我写了感谢信。

  班长总跟我说,把你身边的人和见到的人都当做自己的亲人,走到哪里哪里就是你的家,看到他们有困难就主动去帮助他们。

  1995年的初春,来了一位解放军战士叫原征。他是工程兵12团的宣传干事,想要写一篇学雷锋的文章,找到了我。他几次来家里找我,我都不见他。我不想让人知道我是雷锋战友,我就觉得多做好事就对得起班长。

  有一天,我终于被他的真情打动,和他说出了我几十年的辛酸,说出了我思念班长的心结。他写了一篇长篇文章《理解你沉默的情怀——雷锋战友乔安山的故事》,这篇文章在《辽沈晚报》、《解放军报》都发表了。《中国青年报》的记者来到铁岭,采访我这几十年学雷锋的故事,之后,在《中国青年报》上发表了一篇“雷锋战友乔安山的故事”。32年前,也就是1963年,《解放军报》和《中国青年报》同时发表了向雷锋同志学习的报道,而32年后,也就是1995年,又同时发表了采访我的文章,讲了我从沉默中走出来的情况,这就是我和班长的缘分吧。

  长春电影制片厂编剧王兴东看到报道后来到铁岭找到了我,我没有接待他们。我跟他说,我有很多战友,他们都比我做得好,你去找他们吧。一个月后,王兴东又来找我说,我要写你,因为你和雷锋有很特殊的关系,你们在工厂、在部队朝夕相处,他帮助你最多,最后一次出车也是和你在一起,你不讲出来,能对得起你班长吗?对得起社会吗?一个人学雷锋能起多大作用,你站出来向全国人民讲雷锋,让大家都知道雷锋都学雷锋该多好啊!他的话打动了我,我们一起谈了三天三夜,之后便有了电影《离开雷锋的日子》。

  自从1997年电影《离开雷锋的日子》上映以,我就一直没有停过脚步,一直在宣传雷锋、学习雷锋、争做雷锋的道路上。从南到北,从东向西,从城市到乡村,从部队到机关,再到学校,甚至从内陆讲到香港。自从在香港讲过雷锋事迹、宣传过雷锋精神之后,香港的客人每年都会来抚顺参观雷锋纪念馆。

  市委也曾经邀请我去作报告,深是改革开放的前沿阵地,那里也有很多学雷锋的标兵。在那里,我见到了陈观玉大姐。她说:“我是雷锋的妹妹”。我说:“雷锋是我大哥”。在北京,我见到了李素丽;在上海,我见到过徐虎。我要向他们学习。

  1997年去新疆作报告,因为语言不通,只好请翻译。我说一句,让翻译讲一句,大家都听得很认真。报告结束后,一个小姑娘说,爷爷你给我签个名吧,我说,“写哪啊?”她说,就写我裙子上吧,我要从小做个学雷锋的好孩子。电影《离开雷锋的日子》在新疆上映后,一个来自新疆乌鲁木齐的中学生叫肖鹏的,来到了抚顺,说一定要去纪念馆参观学习,还要住乔爷爷家,听爷爷讲雷锋的故事。他在这里住了一个星期,我带他参观了纪念馆,在雷锋的墓前献了鲜花。

  1998年,为了更好地宣扬雷锋精神,抚顺市委、市政府把我从铁岭接到了抚顺。这是我第三次来抚顺,我到雷锋墓前跟班长说:“班长,我就在你身边了,我一定要好好向你学习,宣传你的精神。”在抚顺这块学雷锋的热土上,有雷锋班、雷锋团、雷锋纪念馆、雷锋小学、雷锋中学,还有很多很多学雷锋的先进个人,比如邓凤兰、陈雅等。虽然我已经70多岁了,但是生活在这座充满了学雷锋氛围的城市让我焕发了青春。

  在《离开雷锋的日子》电影上映这10多年里,我去过20多个省和自治区,作了2000多场报告,听众有200多万人。这部电影演的是我,但体现出的是雷锋精神。

  一开始作报告时,我只能讲10多分钟,现在我可以讲两三个小时。全国很多学校聘请我为校外辅导员。我不光要作报告,还要留住雷锋精神,帮助各地成立“雷锋小学“、“雷锋号出租车”、“雷锋储蓄所”等。

  2000年2月份我从河北省石家庄到北京,到铁岭,一路作报告。铁岭客运站准备成立雷锋车站,请我去作报告,讲话时我突发脑出血,住进了202医院抢救。在医生的精心治疗下,我慢慢地恢复了健康。住院的时候,辽宁省领导、沈阳市领导、沈阳军区首长都亲自到医院看望我。我的老战友,雷锋团的、雷锋班的战友,文明办主任,雷锋车队队长也都来看望我。全国各地学雷锋的亲人,也都打电话问候我。这些亲人朋友鼓励我,雷锋精神也支持着我。我坚持锻炼了一个多月后,就慢慢地能走路了,完全康复后,我也依然继续在全国各地作报告宣讲雷锋精神。

  我要继续努力学习雷锋精神,宣传雷锋精神,提高自己的思想觉悟,更好地去当雷锋精神的践行者。

  如今,我也70多岁了,身体不太好,血压高,为使学习雷锋后继有人,让雷锋精神代代相传,2010年我把孙女乔娇送到雷锋团。12月18日雷锋生日那天,我到雷锋班长像前跟他说:班长,我也老了,有一天我走不动了,不能宣传你了。但这回好了,我把孙女交给你,放在你身边,我就是死了也目了。

  孙女乔娇接过宣传雷锋的话筒,矢志不地传播雷锋精神,从雷锋纪念馆一直讲到人民大会堂,听众从小学生一直到党和国家领导人。她一边传播雷锋精神,一边践行雷锋精神,曾为患白血病的学生张佩文专程去北京捐献造血干细胞,被网络誉为“中国最美的女兵”。

  50年来,我一直把雷锋班长的照片和塑像摆在家里,把我获得的大红花给班长戴上,把雷锋像章戴在胸前。雷锋班长总跟我说:“要多做好事,多帮助人,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我跟班长说:“班长,我记住了,你永远是我年轻的班长。”有一次,在北京记者招待会上,有一位美联社记者问我:“你们中国人学雷锋,我们美国人可不可以学雷锋?”我想了一会儿说:“只要地球上有人类的地方,都需要雷锋精神,雷锋精神是一种爱,是大爱,是博爱。”

  在沧州首届中国好人榜颁奖会上,记者问我:“乔老师,你说说什么是好人?”我说:“好人就是雷锋,雷锋就是好人。”

  今年是纪念毛主席为雷锋同志题词50周年,为认真贯彻党的十八大精神,更好地开展学雷锋活动,我更要努力工作,多作贡献。一万个人听雷锋,我要讲;一千个人听雷锋,我要讲;一百个人听雷锋,我也要讲;就是一个小朋友要听雷锋叔叔的故事,我也要讲。让大家都知道雷锋,都学雷锋,都做雷锋,让人们的心灵更美丽,让我们的祖国更美丽!

 

  乔安山:1941年5月生于辽宁省辽阳市,1960年与雷锋一起入伍,与雷锋同开一台车,是雷锋生前亲密战友、《离开雷锋的日子》电影中主人公的原型;现任中国社会福利基金会学雷锋基金管委会副主任

网站编辑:王仁锋
read_image.jpg
舞之梦1.jpg
佤山雄鹰1.jpg
我是你的记忆1.jpg
水稻女儿1.jpg
农家欢歌1.jpg
领路人1.jpg
玛吉米的桥1.jpg
兵嫂1.jpg
爱在无影灯下.jpg
留守明天.jpg
竹竹站起来.jpg
看山工.jpg
老兵.jpg
百度.jpg
一诺一诺千金.jpg
孝女.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