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党建网首页 > 专题库 > 雷锋 > 亲历者讲述
赵明才:永做雷锋好战友
发表时间:2014-12-12    来源:中国社会福利基金会学雷锋基金管委会字体[大] [中] [小] [打印]  [关闭]

  今年是毛主席题词“向雷锋同志学习”50周年。回顾50多年来我时时刻刻努力向雷锋学习并取得不断的进步,感触颇深。

  1960年11月,我有幸结识雷锋并成为亲密战友。当时,我作为先进基层干部代表(工兵七团排长,沈阳军区学习毛主席著作积极分子),雷锋作为优秀战士代表,同时出席沈阳军区工程兵党委召开的连队政治工作会议。会上,我作了学习毛主席著作体会的汇报,雷锋作了忆苦思甜的报告,并双双被树为标兵。这是我与雷锋第一次见面。当时雷锋才20岁,入伍还不到一年,我比他大4岁。由于我们身世相同,理想相同,入伍前都是地方上的先进、模范。会议期间,又同住一个房间,我们十分谈得来,很快成为形影不离的好朋友。雷锋穿着洗得发白的军装,个头不高,但长得很结实,也很英俊,一张娃娃脸,一笑两个酒窝,说起话来声音很洪亮,操作一口很浓的湖南乡音。雷锋很谦虚,他礼貌地称我“赵排长”。我也十分喜爱这个小弟弟,亲切地叫他“小雷”,战友之情亲如兄弟。会议间隙,我们经常找一个安静的地方谈学习、谈工作、谈理想,还一起帮助服务人员打水、扫地、冲厕所。有一天早晨,我和雷锋捧着大会上奖励的、刚刚出版的“毛选”第四卷,在清澈的小河边交流了学习体会。我对雷锋说:我文化水平低,读毛主席的书经常遇到困难,因此,只有采取比别人起得早点,睡得晚点,抓紧点滴时间学习。雷锋歪着脑袋想了想,赞同并鼓励我说:学理论、学政治,读毛主席的书,一定要有钉子精神,只要有“挤”劲和“钻”劲,总会有收获的。雷锋后来把这次交谈写进日记,成为流传甚广的至理名言。

  雷锋同志学习会议文件十分认真,毛主席的书也不离身。有天晚上,我看见他反复学习《为人民服务》那篇文章,学得非常认真,非常入神,用红笔在字里行间点了又点,圈了又圈,学到深夜12点,还在最后一页的空白处写道:“我觉得要使自己活着,就是为了使别人活得更美好。”雷锋的学习精神和为人民服务的思想使我十分敬佩,是什么力量促使他有这种顽强的毅力呢?我又怀着尊重和求教的心情,和他促膝谈心。交谈中,雷锋沉重地给我讲述了他的祖父、父亲、母亲、哥哥、弟弟在旧社会惨死的情景,并让我看了他左手背上被地主婆子用柴刀砍下的3道刀痕。他激动地说:“革命是我唯一的出路。要革命就要懂得革命的道理。我学习毛主席著作以后,好像浑身有使不完的劲,越学头脑越清醒,越学心里越亮堂。”简短而又深刻的话语,使我明白了雷锋的崇高思想境界,是来源于对旧社会的刻骨仇恨,对新社会的无比热爱,对党的无限忠诚,对人民的无限深情。此后,我们又多次在一起开会、学习、作报告,并保持书信、电话联系,感情与日俱增。

  1961年4月24日,雷锋到旅顺给我们团作忆苦思甜报告。团首长考虑到我与雷锋的友情,特意安排我参加接待并陪同雷锋同志。我们一见面,雷锋就谦虚地说:“赵排长,你入伍时间比我早,经验比我多,我讲得不对的地方,你要多批评,多帮助啊!”雷锋这堂阶级教育课,讲得十分生动深刻。我一边听,一边想到自己12岁就给地主老财当放牛娃,过着死去活来的生活;父亲被地主折磨死,姐姐被迫卖掉,妹妹饿死在母亲的怀里,顿时热泪滚滚,胸中燃起了仇恨旧社会的万丈怒火。再想到解放后的幸福生活,我深深地感到是毛主席救自己出火坑、脱苦海。会后,我深有体会地说:“小雷啊!生我们的是爹和娘,救我们的是共产党,哺育我们成长的是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共产党最好,毛主席最亲,社会主义就是命根子。”雷锋握着我的双手说:“赵排长,我们一定要好好干,努力做出优异成绩,到北京去见毛主席!”我和雷锋在旧社会是一根藤上的两个苦瓜,决心在新社会做党的两个忠实儿子。在党的阳光沐浴下,我们伴随着新中国前进的脚步渐渐成长。

  事隔三个月,也就是1961年7月,我到黑龙江省佳木斯市接新兵。恰巧,雷锋也在该市的工厂、学校作巡回报告。一天中午,在市机关招待所餐厅,我们不期而遇。雷锋一见我,格外亲切,马上跑过来跟我握手:“赵排长,分别这几个月来,我一直都很想你。你现在的工作忙不忙,学习还好吧?”我兴奋地说:“这一年多时间里,我从你身上学到许多好经验,启发很大啊!”这次雷锋对我说了许多心里话:“赵排长,这段时间我有点苦恼。因为经常外出作报告,精力分散不少,班里个别人对我有意见。报纸上对我宣传得太满了,有人说‘雷锋没有缺点了’,我感到很尴尬,这不利于我和同志们相处,也不利于我成长。我希望以后少作点报告,多抽点时间学习、工作。”雷锋的一席话,我也有同感,总觉得党和人民给我的荣誉太多了,自己做的贡献太少。我也把自己学习、工作中遇到的困难告诉他。他根据自己的体会,结合我的特点,给我出了不少好点子。他告诉我要多学习《矛盾论》、《实践论》,用毛主席的哲学思想武装头脑,指导工作。这次在外地重逢,我们感到格外亲切,都非常激动,总有说不完的心里话。谁知,这次见面竟成了我们的决别!

  1962年8月15日,雷锋同志不幸因公殉职,我痛失好友。组织上安排我作为雷锋生前好友代表,参加军区举行的“公祭雷锋同志大会”。我含着热泪,携带着花圈、挽联,连夜从旅顺赶到抚顺市。走进灵堂,看到雷锋遗像上那双炯炯有神的眼睛,我扑在棺木上悲痛欲绝,眼泪簌簌地落下来。那次大会,对我的触动很大,使我对雷锋精神有了更加深刻的理解和感悟。我在雷锋墓前暗暗立下誓言:活着要像雷锋那样做人,一辈子学习、宣传、实践雷锋精神!后来,我把战士作家高玉宝的四句话作为座右铭:我和雷锋同命人,共产党来得生存,雷锋为国献生命,我做雷锋传承人。

  我从结识雷锋到今天,时间已过去50多年,但是雷锋的形象和精神,犹如一座丰碑深深地刻在我的内心。在离开雷锋的岁月里,从东北到西南,从国内到国外,从野战部队到地方人武部,从在职到退休后,我时时处处以雷锋为榜样。在学习、宣传雷锋的道路上,我虽然遇到过许多困难,受到很多不理解和埋怨,但我没有一丝一毫的后悔,作出了应有的奉献和牺牲。我坚定地认为,做人就要做雷锋那样的人。

  在离开雷锋的岁月里,我先后从东北调到西南,从国内转战到越南、老挝抗美战场,又从野战部队调到人武部。不论走到哪里,我都始终不忘宣传和实践雷锋精神。

  在沈阳军区学习郭兴福教学法热潮中,冒着零下20多度的严寒,我带领干战卧冰爬雪,苦练杀敌本领,我先后9次排除雷管、手榴弹等险情,3次被炸伤,使两名新战士脱险。1964年,我任连队副指导员,带领一个班和“雷锋班”一道,到北京参加全军比武,表演的“应用地雷”技术,受到了贺龙、陈毅、叶剑英、罗瑞卿等军委首长的接见与赞扬,集体荣立三等功,我个人被总参、总政评为一等优秀教练员,并被授予郭兴福式的优秀基层干部称号,还被八一电影制片厂拍成电影在全国全军放映。

  调昆明军区后,被军区树为学习毛主席著作标兵。1965年,我任先遣连指导员,赴越南、老挝参加援越抗美战斗,曾冒着敌机20多次狂轰滥炸,和连长带领全连排除重磅炸弹、菠萝炸弹、钢珠炸弹500多枚,为大部队开辟通道,受到前线指挥部的表彰,荣获越南、老挝政府颁发的奖状、奖章,并于1968年3月被选为参战部队的英模、功臣代表,回国进京出席全军学习毛主席著作积极分子代表大会,受到了毛主席、周总理等党和国家领导人的亲切接见,实现了雷锋生前与我许下的心愿。

  1979年,组织上考虑到我家庭连续遭遇不幸的实际情况,将我从昆明野战部队调到家乡溧水县任人武部政委、县委常委。

  我认为:担任领导职务的干部更要好好地学习雷锋,把有限的生命投入到无限的为人民服务事业中去,爱护人民要舍得自己,关心同志要胜过亲人。

  1980年9月22日中午,当我经过厕所时,发现门口流有血迹,到厕所没见着人,回头再找,当查到后勤科科长张祖云宿舍时,门掩着,我推门进去一看,惊呆了,只见他瘫倒在床上,不省人事,枕头上染红了殷殷热血。突发这样的事情,我万分焦急,立即组织人员抢救。在救护车开往镇江359医院的路上,为减轻车子对病人的颠簸,我紧紧抱住他。在医院的八个日日夜夜里,我给他喂水喂药,倒屎倒尿,昼夜守护在他身边。事后,张祖云激动地说:“要没有赵政委,我这条命怕是保不住啦!”

  尹光新1985年在对越自卫反击战中失去了双腿。小尹兄弟六个,母亲早逝,父亲老弱多病,我得知后,就立即骑自行车到尹光新家慰问。第二天,又乘公共汽车去探望从昆明军区总医院刚转到南京军区总医院治疗的尹光新。看他满脸忧愁的样子,我一面为他倒茶递饭,一面对他说:“你为保卫祖国失去了双腿,党和人民不会忘记你的,只要我们有肉吃,就不会让你啃骨头。”尹光新终于振作起精神,重新扬起了生活的风帆。我还努力为他的婚姻牵线搭桥,多次与有关部门协调解决其结婚住房问题,并为他们布置新房,置备结婚用品。尹光新和云南姑娘朱琼华结婚那天,含着热泪说:“赵政委,你是我们的慈父,我们一辈子也报答不了你的恩情啊!”我说:“小尹啊,个人做点事是应该的,你们要感谢党,感谢政府。”他们把党的关怀变为实际行动,朱琼华在县百货公司当服务员,多次被评为南京市“十佳优秀青年、三八红旗手”。尹光新身残志坚,被评为优秀党员。像这样的事例还有很多很多。在人武部工作期间,我先后主动协助民政、劳动等有关部门解决了30多名现役军人和残废军人退伍安置中的实际困难。

  我认为一个领导干部要真正为人民服务,不但要勤政为民,用人民赋予的权力,多为人民做好事、办实事,而且还要廉洁自律,不以权谋私,要秉公办事,不徇私情。

  我表弟孙超富是60年代的大学毕业生,1985年被评为工程师,其家属按政策规定“农转非”。他们都是老实人,没有什么“路子”,请我出面帮忙说几句,当我去劳动部门了解得知清管所需要人时,就动员她并建议劳动部门安排她到城镇清管所,当了一名掏大类、扫街道的清洁工。这时,其他几个表弟、表妹都找上门,埋怨我说:表兄当了“七品官”,我们没有沾到光,反而让嫂嫂沾了一身灰、满身臭。看你有权不用、过期作废。亲友们说闲话,我也不在乎。我常常想:不能台上讲雷锋、台下搞歪风;不能在一个人身上失去原则,在人民心中失去党员的威信。宁肯让亲属吃亏,也不能给党的形象抹黑。可喜的是,表弟媳从开始对工作想不通,不好意思干,通过我给她讲雷锋干一行爱一行,北京清洁工时传祥当上全国劳模的事迹后,她工作安心了,干得很不错,还被单位评为先进。

  我家属是共产党员、中专师范生,一直在污染很重的县化工厂当工人,她身体也不太好。县领导和有关部门的同志多次提出要调她到机关工作,还有转干的机会,但我婉言谢绝了。我想,不能因为她是我的妻子就可以特殊照顾。我的两个孩子都是靠他们自己的努力成长的。

  我在人武部工作的六年中,“当班长不当家长”,积极带领和团结广大干战及民兵,认真学习,勤奋工作,各项任务都完成很出色,先后十多项工作受到军区、省军区、分区和地方党委、政府的表彰,人武部党委被评为先进党委,我个人也被授予南京市精神文明建设标兵称号,于是,省军区领导亲自考核准备提升为师级干部,就是缺一张文凭,上级通知我进文化补习班,两个月可捞张中专文凭。我宁要真人品,不要假文凭,更不能把自己当成商品,所以我没有去,又有人建议我向外透露我是雷锋战友,我想如果以雷锋战友的名义跑官要官,那只能给雷锋脸上抹黑。许多同志都为我惋惜,我想,职务升迁总会有尽头,追求思想进步是无止境的,当官不是我的人生追求,为人民服务才是我最大心愿。

  1986年6月,因人武部回归地方建制,我从工作岗位上退下来时,正值社会上出现一股“向钱看”和“下海”思潮。许多人都知道我退休前是溧水县委常委、县人武部政委,还有一些战友担任部队和地方领导,又是雷锋生前战友,有一定影响,就竞相登门出高薪请我“出山”,当“经济顾问”。有一家公司经理恳求我说:“老政委,只要你随我们到南京几个单位走一走,不管生意成不成,都付给你5000元报酬。”像这类发财的事,我都一一拒绝了。对此,有人说我“不识抬举”,是个“老古板”,也有人说我是送上门的钱不要,是个“呆子”。其实,我并不富有,也并不是个因循守旧的人。小时候给人家当放牛娃,父母亲给我起名叫明财,发财的财。1955年在农村当农业合作社社长,入党时,我立志成才,将“财”字劈成两半,改为才干的才。前几年,我上有双亲,下有两小,哥哥、弟弟相继病逝,丢下嫂嫂、弟媳和3个孩子都在农村,家庭负担很重。钱,我是很需要的,发财的门路也是有的。玉溪卷烟厂就在我老部队驻地,厂长助理、纪委书记、人武部长都曾是我的下级,茅台酒厂有40多位关系不错的战友,我原来的通信员也当上了县银行行长。东北的木材、鞍山的钢材、大连的玻璃,都可以搞得到。我如果当个“皮包公司”的经理,一年弄个十万、八万恐怕还是不成问题的。但我不能这样做,个人发不义之财,就会失去共产党员的政治本色。当我耳闻目睹社会上有些人崇尚“金钱万能”,特别是看到我们党内少数党员干部存在着拜金主义、享乐主义、极端个人主义的资产阶级腐朽思想时,想到有的党员干部走上犯罪道路,听到有些人在骂“娘”时,我心里真是难过、焦急啊!尤其是听到社会上有人公开宣称“雷锋精神已经过时”,甚至诋毁雷锋是“假典型”时,我心里便涌起一股强烈的责任感。我一定要把弘扬雷锋精神、传承雷锋文化作为退休后的职责,用雷锋的真善美抑制社会上的假恶丑。我想,退休不是人生的终点,而是焕发“第二青春”的起点,人可以退休,但革命意志不能退,党员的责任和义务不能退,学雷锋为人民服务的工作热情不能退;职务可到头,奉献无尽头,工作有奔头,甘愿当个娃娃头;自己不求经商发财,但愿后辈健康成才。所以,我没有坐享清福,而是担任起南京市志愿者协会副会长、溧水县关工委副主任,以更大的热情投入到关心下一代的工作中。

  在名利、金钱、奉献三者面前,我选择了后者。我没有走经商的“热门”,走了关心下一代教育的“冷门”,用雷锋精神育“四有”新人。退休后,我接受的第一份聘书是担任县关心下一代协会的副主席。我接到聘书后,如同在部队接到战斗命令一样,及时报到,立即开展工作。我常讲:高薪聘不动,学校通知就“出动”。为了不负众望,我从调查入手,到全县中小学校去了解师生对雷锋精神的认识。针对师生中的现实思想问题,结合雷锋成长的经历和我自己成长的过程与当代青少年的思想实际,写成了理想、事业、人生、奉献等80多万字的讲稿,向青少年演讲。

  1987年,县关协组织“五老”讲师团,我积极带领10名演讲人员深入到全县中小学校作报告38场,听众达3万多人。我还多次邀请王遐方、韦昌进等英模到学校、工厂作报告,和青少年探讨人生的价值。为了让青少年学生假期生活充实,县关工委举办了20余次中小学生科技夏令营活动。每次我都担任营长或教导员,带领他们赴苏州、无锡等外地活动,并自费买了照相机、录音机,一路上为他们服务,丰富了活动内容。为了增强学生的国防意识,我积极建议并多次与县人武部和驻军部队联系,在县中学组织军训活动,并亲自担任教员,在训练场上和学生一起摸爬滚打。我用自己几十年部队生活经历和学习雷锋的体会教育学生,帮助他们树立正确的人生观、世界观、价值观。20多年全县共举办32期军训,参训学生2万多人。

  退休后,邀请我作报告的单位越来越多,我从不推辞,也不讲条件,有“求”必应。无论是盛夏酷暑还是数九寒天,也不分刮风下雨,还是白天黑夜,我都准时到会,有时身体有病也支撑着,从不改变日程安排。1989年3月2日,我冒雨骑车赶到距县城十多里远的东庐中学,穿着淋湿的衣服,作了两场报告。傍晚返回途中,我晕倒在路旁,幸亏被好心人送进医院。老伴心疼地说:“你只知道学雷锋,连自己的老命都不顾了。”我说:“我的血管里流着人民的血,活着就要为人民,为了培育新人,有命也值得拼啊!”类似的事不止一次。2002年5月23日,经医生确诊,我急需做右肾切除术,家属已在手术单上签了字。我打着点滴,准备第二天上手术台时,突然想起浦口空军机务团邀请我去作报告的日子就在当天下午,就不顾家人和医生劝阻,拔下吊针,让女婿搀扶着乘车赶到部队,硬撑着虚弱的身体作完报告,汗水已经湿透了衣背,我两腿发软,未走出部队营院大门就瘫坐在地上。1994年6月,91岁的老母亲生命垂危,已九天不能进食,我心里清楚,老人很快就要“走”了。到今天我还清楚地记得,在黑暗的旧社会,寒冬腊月饥寒交迫,母亲背着我逃荒要饭,宁可不吃不喝也要省一口饭给我吃;晚上蹲在破庙里,母亲将我搂在怀中相依为命。作为老人惟一的儿子,我理应在家为母亲守终尽孝。但恰巧此时,无锡市关工委邀我去作报告。为了不让孩子们失望,我还是下决心去,当我和母亲告别时,老人眼泪汪汪,抓住我的双手久久不愿放下。我含泪毅然乘公共汽车赶到无锡市,每天跑5所学校,也满足不了师生的需要。我作报告不拿稿、不喝水、不坐凳,当时累得虚汗不止,两腿发麻,喉咙都讲哑了,吃点止痛药,坚持讲了三天。当我急急匆匆赶回家时,母亲已与世长辞了。乡亲们都围上来对我说:“你怎么到现在才回来?老人是喊着你的名字走地啊!”我再也忍不住心中的内疚和悲痛之情,跪在母亲遗体前,失声痛哭起来。今年我背着“雷锋纪念馆”到北京、南京、杭州、武汉、芜湖等演讲、办展40多场,观众达3万多人次,累得胃病发作。3月13日我在溧水县第二高级中学讲雷锋,老伴突发脑溢血中风,被路人及时送到县医院抢救,经7个多月治疗,现还半身瘫痪,我仍坚持“白天在外讲雷锋,回到家里当护工”。

  对那些失足青少年,我更是倾注了满腔心血。青年张国友,父亲早逝,母亲改嫁,在社会上沾染上了一些恶习,两次被劳教,产生了“破罐子破摔”的思想。1990年春节,带着《雷锋的故事》和年糕等食品,跑到百余里外的大连山劳教所,和他谈心,以诚相待。张国友进步很快,提前半年解教。回家后,他在社会、家庭的双重压力下,思想上曾一度出现反复,我就千方百计地为他找住房,及时送去50元人民币、50斤大米、2斤菜油,解决生活上的实际困难;又跑了20多家单位为他安置工作,还为他介绍对象、操办婚事。张国友激动地含着眼泪对大家说:“赵伯伯像严父慈母一样地挽救我、关心疼爱我,我一定好好做人,报答他的恩情。”后来,小张在厂里当了班长,被评为先进。我还担任了省少年管教所、金陵监狱等单位的政治辅导员,主动配合劳教、劳改单位开展帮教活动,先后应邀到句容湾山农场、高淳花山农场、县看守所等单位为19000多名劳教、劳改人员及84名在押犯作报告,宣传雷锋精神,用真情感化他们,使100余名“两劳”人员获得提前释放。

  20多年来,我先后担任180多所大、中、小学的校外辅导员,80多家机关、企业及部队基层单位的思想教育顾问,并成为南京市全民国防教育讲师团和全国学雷锋报告团成员,先后在省内外作报告2230多场,听众达120多万人次。我认为宣传雷锋精神的人,自身一定要有好的形象,不能台上讲雷锋,台下搞歪风,不能在一个人身上失去原则,而在千百万人面前失去威信。所以,我外出作报告,不要接送,不要吃请,不要报酬,每年还拿出自己近三分之一的工资,给孩子们写信、打电话、寄书和开支差旅费等。这些年,我省吃俭用,自费购买了《雷锋日记》、《雷锋的故事》和其它政治书籍6600多册,雷锋照片58000多张,雷锋纪念章3800多枚,书画作品400多幅,印发讲稿和论文46000多份,赠送给青少年。给学生和军人等回信6000余封;在家接待来访者1300多人次;为贫困生献爱心58000多元。溧水县中学生张文斌家庭经济困难,跟着爷爷住在实验小学传达室内读书,我发现后,不仅主动给他经济帮助,还鼓励他学习雷锋艰苦朴素的生活作风,用雷锋的钉子精神刻苦学习。他品学兼优,考取了清华大学。一次我出差到东北,途中专程到北京去看他,彻夜谈心,勉励他一生一世学雷锋,无论走到哪里,都要像雷锋那样,做一个永不生锈的螺丝钉。第二天临走时,又给他留下200元钱。张文斌在清华大学毕业后,又到日本、英国留学,每次回家都来看望我,亲切地喊我“爸爸”。

  我用雷锋精神教育别人,也用雷锋精神激励自己。溧水县城有对老夫妻,两人都是退休教师,丈夫龚齐淦摔伤在家几年了,生活不能自理;老伴体弱多病,4个儿子又都在国外留学,身边无人照顾。我担任县武警中队政治思想辅导员时,就动员战士们成立了“学雷锋帮扶小组”。我带领这个小组六年如一日,精心护理两位老人,帮助买米、买菜、买煤、理发、洗澡、端屎倒尿,陪伴治病,一切都包下来了。1992年夏天,老人的房屋漏雨,我带领战士们顶着烈日大干了3天,把屋顶全部翻新。老夫妻俩非常感动,称赞说:“老雷锋带领新雷锋,新人新风层出不穷。”他们的4个儿子还分别从国外来信感谢我们,并表示一定早日学成回来报效祖国。

  为弘扬雷锋精神,传承中华民族优秀文化,我变个人珍藏为众人的精神食粮,自费装裱了400多帧中央领导、将军、省部长、名人、名家等颂扬雷锋精神的书画作品和雷锋图片,并出版珍藏书画集选3000余册,无偿为社会服务。自2008年以来,我应邀在北京、上海、江苏、浙江、安徽、山东、湖南、湖北等地展出50多场,观众达12万多人次,还协助杭州、南京创办了雷锋文化馆,现正在和南京大金山国防园共建“雷锋精神纪念馆”和“百名将军碑林”,使其成为青少年德育教育的永久基地,受到社会好评。许多单位和个人纷纷赠送挂匾和锦旗,上面绣着“雷锋的挚友,活着的雷锋”、“青年知音,雷锋楷模”,被誉为“雷锋传人”、“永远的雷锋”、“实践共产党员誓言的典范”。我家里珍藏着7000多封来自全国各地以及国外的信件、书画和题词,来信的有李德生、迟浩田、邹家华、向守志、孙家正、韩启德、韩培信等中央领导、将军、作家、教师、学生、战士、工人和农民,还有不少失足青少年。每封信的背后,都有一个动人的故事,这对我是极大的鼓舞。我深深地懂得:人们对我的厚爱和热情,决不是因为本人有什么了不起,而是党中央学雷锋的号召深得人心。它体现了时代和社会的期盼,那就是学习雷锋不仅仅是做好事、做好人,更要学习雷锋精神的实质和精髓。

  在党的培养和雷锋精神的激励下,我先后荣立二等功1次、三等功5次,被授予学雷锋标兵、优秀干部、优秀党员等荣誉称号30多次。在学习郭兴福教学法热潮中,我荣获全军优秀教练员一等奖,被授予“郭兴福式的优秀基层干部”称号。1965年被昆明军区树为“学习毛主席著作干部标兵”。在援越南、老挝抗美作战的八年中,受到前线指挥部的表彰,荣获越南、老挝政府颁发的奖状、奖章。1968年,我作为英模、功臣代表回国进京,出席了全军学习毛主席著作积极分子代表大会,多次受到毛主席、周总理等党和国家领导人的亲切接见。退休以后,我热心做好关心教育下一代工作,先后被评为“南京军区先进退休干部”、“全国关心下一代工作先进个人”、“全国优秀少先队辅导员”、“全国先进军队离退休干部”、“江苏省十佳少先队志愿辅导员”、“江苏省‘四好’离退休干部党员”;连续三年被授予“南京市精神文明建设标兵”、“新中国成立以来感动南京人物”等称号。2012年3月2日出席全国深入开展学雷锋活动座谈会,并受到李长春、刘云山、刘延东等中央领导的接见。省、市、县关工委发出“开展向赵明才同志学习的通知”。中央和地方80多家新闻单位作过报道。

  50多年来我学习雷锋最深刻的体会是:学雷锋重要的不是理论问题,而是实践问题。要高在认识上,学在根本上,重在行动上,乐在奉献上,贵在坚持上。一句话:学雷锋要学根本,活着就要象雷锋那样做人。永远不忘党的恩、人民情。爱党,爱国,爱军队,爱人民,爱社会主义。

  我认为要使学雷锋活动深入扎实持久地开展下去,就要与时俱进,不断创新和发展。当前要做到“五个克服”、“五个结合”、发扬“五种精神”。

  “五个克服”是:克服运动式,要持之以恒学(学雷锋不是一阵子,而是一辈子,活到老,学到老,做到老,宣传到老);克服简单化(表面化、片面化、形式化和低层次化),要学在根本上,像雷锋那样做人、做事;克服攀比思想,要正确树立和宣传典型;克服“两头热”,要坚持领导干部带头学(学雷锋不仅仅是基层,更重要的是上层,也不仅仅是小学生和战士,更重要的是领导干部,领导的模范行动是无声的命令);克服对雷锋的神化,要实事求是宣传他。

  “五个结合”是:学雷锋要与学习党的十八大精神相结合,与学习英模相结合,与贯彻《公民思想道德建设实施纲要》、践行“八荣八耻”相结合,与本职工作相结合,与形势任务相结合。

  “五种精神”是:一是发扬“钉子”精神,认真学习科学理论,坚定理想信念,刻苦学习科技文化知识,努力掌握过硬的服务本领;二是发扬“螺丝钉”精神,爱岗敬业,踏踏实实,默默无闻,争创一流业绩;三是发扬艰苦奋斗、拼搏奋进的“愚公”精神,战胜困难,勇于突破,敢于创新,奋发有为;四是发扬“孺子牛”的奉献精神,牢记宗旨,真心为民,助人为乐,服务社会;五是发扬团结友爱精神,互相尊重、互相学习、互相关心、互相帮助,成为团结的模范。

  我坚信过去要学雷锋,现在还要学雷锋,将来更要学雷锋,要让雷锋精神永放光芒!我已77岁,四次负伤,动过三次大手术,卸掉胆、肾重要“零件”,我很想活到100岁,把雷锋精神宣传到每个学校、每个企业、每个社区,使雷锋精神遍及每个角落,让雷锋精神在时代的土壤里生根发芽,开花结果。生命是有限的,学习雷锋精神是无限的。今后我将在有限的生命中继续以雷锋为榜样,以实际行动服务人民,报效我们伟大的祖国,报答我们敬爱的党!

 

  赵明才:1936年11月出生于江苏省溧水县。1955年6月加入中国共产党。1956年1月应征入伍,历任战士、班长、排长、连指导员、干部股长、营教导员、团副政委、县人武部政委、县委常委等职。

网站编辑:王仁锋
read_image.jpg
舞之梦1.jpg
佤山雄鹰1.jpg
我是你的记忆1.jpg
水稻女儿1.jpg
农家欢歌1.jpg
领路人1.jpg
玛吉米的桥1.jpg
兵嫂1.jpg
爱在无影灯下.jpg
留守明天.jpg
竹竹站起来.jpg
看山工.jpg
老兵.jpg
百度.jpg
一诺一诺千金.jpg
孝女.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