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党建网首页 > 专题库 > 雷锋 > 理论文章
王丽娟:价值理性与工具理性的统一——雷锋精神诠释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合理性
发表时间:2015-04-24    来源:学雷锋基金会字体[大] [中] [小] [打印]  [关闭]

  一方面,社会主义社会的价值优越性在实践层面体现出来,这需要将社会主义价值领域发展建设中的经验与成果固化;另一方面,随着我国社会主义事业有方向、有理念地深化前行,更需要在社会主义价值层面凝练、培育与践行先进的价值体系与价值观念.

  随着我国社会主义事业的不断发展,特别是进入新世纪以来,国家日益富强,社会更加和谐,公民素养进一步提升,中国梦的蓝图日趋明晰。一方面,社会主义社会的价值优越性在实践层面体现出来,这需要将社会主义价值领域发展建设中的经验与成果固化;另一方面,随着我国社会主义事业有方向、有理念地深化前行,实现中国梦的社会主义发展目标,更需要在社会主义价值层面凝练、培育与践行先进的价值体系与价值观念,进一步引导实践,丰富社会主义建设的价值内涵,给予社会主义发展以价值的引导力与向心力,这符合共产党人历来讲求的实践出真知、由实践凝结的理论再指导实践深入发展的实践论认知。由此,体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与核心价值观的议题,成为社会主义价值理论建设与实践发展的主题,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的构建与核心价值观的凝练、培育与践行,成为当前研究与探讨的热点。

  在党的十六届六中全会通过的《中共中央关于构建社会主义和谐社会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中,首次正式提出“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这一科学命题,并对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的基本内涵作了科学的界定,并随后在十八大提出,倡导富强、民主、文明、和谐,倡导自由、平等、公正、法治,倡导爱国、敬业、诚信、友善,积极培育和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这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发展要求相契合,与中华优秀传统文化和人类文明优秀成果相承接,是我们党凝聚全党全社会价值共识作出的重要论断。富强、民主、文明、和谐是国家层面的价值目标,自由、平等、公正、法治是社会层面的价值取向,爱国、敬业、诚信、友善是公民个人层面的价值准则,这24 个字是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基本内容,为培育和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提供了基本遵循。

  进而党明确提出“积极培育和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认为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是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的内核,体现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的根本性质和基本特征,反映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的丰富内涵和实践要求,是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的高度凝练和集中表达,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为人们进一步认识和完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提供科学的价值观指导,并引导人们自觉树立起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理想信念,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地位与作用得以凸显。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在人民群众中得以培育和践行的前提,就是需要获得人民群众的认同———价值性认同,并以适合的具体实践载体与路径方式来功能性、效率性地培育、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促进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内容与实现方式得到社会实践认可———工具性认可,如核心价值观所倡导的公正,公正内容与内涵界定属于价值性认同,公正的社会制度安排与机制设计的有效性属于工具性认同。价值认同与工具认可即构成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合理性命题,在理性层面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合理性通过价值理性与工具理性两个层面加以表达体现,价值理性体现事物本质与发展方向的正确性,工具理性反映事物目标实现路径与方法的正确性,只有价值理性与工具理性辩证统一的实现,符合社会发展的本质与规律,合理性才能从根本上获得人民群众的认同与认可,起到引领、推动社会发展的作用。同时,合理性的感知、获得与理解不仅是抽象的,更是具体的,在事物与社会活动的一点一滴、一言一行中具体地存在表达。因此,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合理性,不仅通过自身理论意蕴与价值逻辑加以自证,更需要以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为内核与指导,通过具体的社会精神现象与活动来实践化、具象化地诠释这种合理性,通过对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合理性的认同与认可诠释活动,进而培育和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在中国能以理论与践行统一姿态,诠释、培育与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就是雷锋精神,这是因为雷锋精神具有典型的价值理性与工具理性辩证统一的合理性阐释能力。

  1、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合理性的范畴。中国共产党作为成熟的执政党,凝练并提出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充分考虑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科学性、意识形态性、认知性与实践性等合理性因素,以期能够获得人民群众的认同与认可,进而培育人民群众习得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并践行这一价值观,推动社会主义事业全面发展。从理性思维来考察,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合理性是指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在内容上遵循社会主义价值判断与价值准则基础上,体现共产主义理想与社会主义本质的价值内容与规范要求,并从国家价值目标、社会价值取向与公民个人价值准则层面做出表述与规范,在实现这一价值选择与目标的实现路径、方式与行为规则上,制定了符合认知科学、社会运行规律与科学实践方法的行为规范体系与方式方法准则。具体而言,主要是由价值理性与工具理性两方面构成,马克斯·韦伯认为,价值理性是“由于某些伦理的、美学的、宗教的或其他行为方式有意识的信念所决定的行动,它并不取决它的成功的前景”。工具理性是“当目的、手段及其附属物都被理性地加以考虑和权衡时,行动在工具上意义上就是理性的”。

  2、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合理性的表达。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合理性的具体表达,主要是通过24 字所表达的价值内容、价值逻辑、价值规范与践行中介来实现的。首先,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价值理性在于,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价值内容与价值选择所倡导的民主、文明、和谐,自由、平等、公正、法治,爱国、敬业、诚信、友善内容。这些内容体现了共产主义价值理想、社会主义价值取向与中华民族价值传统创新的继往开来的价值内容体系,具有先进性、民族性与创新性。并且在价值逻辑体系上,“富强、民主、文明、和谐”,是我国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的建设目标,也是从价值目标层面对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基本理念的凝练,在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中居于最高层次,对其他层次的价值理念具有统领作用;“自由、平等、公正、法治”,是对美好社会的生动表述,也是从社会层面对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基本理念的凝练。它反映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基本属性,是我们党矢志不渝、长期实践的核心价值理念;“爱国、敬业、诚信、友善”,是公民基本道德规范,是从个人行为层面对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基本理念的凝练,它覆盖社会道德生活的各个领域,是公民必须恪守的基本道德准则,也是评价公民道德行为选择的基本价值标准。

  以此,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从内涵内容与逻辑体系上形成最广泛与包容性的价值观念基础,形成了可认知与能认同的价值内容范畴,能够起到引导、培育与促进民众习得、内化与践行核心价值观的作用,从价值理性层面来看,具有明确价值理性的导向与内容设置。其次,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还体现工具理性的设置思维与安排设计,这主要反映在两点:一是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价值逻辑结构与价值认知路径上的工具理性,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内容没有笼统地一概而论,而是从国家层面的价值目标、社会层面的价值取向与公民个人层面的价值内容与准则,加以分解、层级化,实现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的有机统一协调,这符合价值逻辑规范,能够使社会与公民更有针对性的培育与践行相关的核心价值内容,并且形成了关联性逻辑关系,能够实现由点带面,关联培育与践行体验的教育效果,增强了教育养成与践行内化的作用,如个体在行为规范上友善、诚信,就能体验促进社会的自由、公正,感知实现国家的文明、和谐,一改过去的价值内容高大上,逻辑关联性不强,容易产生价值内容与逻辑上的断层与断裂之弊端,使得核心价值观的习得、养成与践行深化有了可行性,能够强化价值效果。同时,核心价值观的内容表达方式与逻辑认知谱系,符合现代认知科学的认知规律与体系结构,增强了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培育、践行的认知性与习得性,这符合工具理性科学、效果的内在命理;另一方面,在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培育、践行上体现了工具理性所倡导的效率性、效果性与经济性。在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提出后,中共中央办公厅印发《关于培育和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意见》提出,在全社会牢固树立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共同理想,着力铸牢人们的精神支柱;坚持联系实际,区分层次和对象,加强分类指导,找准与人们思想的共鸣点、与群众利益的交汇点,做到贴近性、对象化、接地气;坚持改进创新,善于运用群众喜闻乐见的方式,搭建群众便于参与的平台,开辟群众乐于参与的渠道,积极推进理念创新、手段创新和基层工作创新,增强工作的吸引力感染力,这体现工具理性的取向要求。最后,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价值理性与工具理性是辩证统一的,价值理性的存在,为工具理性的存在提供精神动力,工具理性的存在,为价值理性的实现提供支撑,如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所倡导的敬业,既要求公民个人习得对公民职业行为准则的价值评价,要求公民忠于职守,克己奉公,服务人民,服务社会,充分体现了社会主义职业精神,而敬业的实现需要从工具理性层面,考量服务人民,服务社会所选取方式方法与路径手段的科学、有效与经济;又如倡导公正,不仅是价值判断的问题,更需要在现实判断基础上,进行制度化建设,只有确保制度的创新、机制的常态化与可持续性,才能落实公正的价值理念与行为效果,这是工具理性的考量范畴。

  1、雷锋精神与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合理性内容的契合诠释。雷锋精神作为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凝练的来源,雷锋精神的价值内涵与实践经验贡献于核心价值观。同时,雷锋精神又从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吸取新的理念内涵与价值内容,实现雷锋精神自我丰富,并以雷锋精神突出的实践模式培育、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成为有力的精神具象、符号表达与实践载体,基于这种历史与现实联系,理念与价值的一脉形成,实践与践行的形神一致,雷锋精神与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合理性是相契合的。这种契合反映在,一是价值理性层面的价值内容与取向的一致,雷锋精神倡导热爱党、热爱祖国、热爱社会主义的崇高理想和坚定信念;服务人民、奉献社会、扶危济困、乐于助人的无私奉献精神;干一行爱一行、专一行精一行,立足本职、恪尽职守的敬业精神;艰苦奋斗、勤俭节约的创业精神;锐意进取、自强不息的创新精神。这就是24 字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具象化表达;二是工具理性层面的方法方式与路径的选择,讲求科学、创新与可持续,科学就是遵循事物规律进行活动,创新就是通过专研发现寻求新的解决之道,可持续就是从效率、经济与效果的层面考量方式方法的持续性与常态化,雷锋本人就是一个讲求方法,热爱科学的表率,干一行他热爱一行、干一行他精通一行,雷锋早年在县里当通信员,就是模范工作者;开拖拉机,他是优秀拖拉机手;到了鞍钢当工人,他又是先进工作者;到了部队,他是先进战士;入了党,他是优秀党员;当了班长,他又是模范班长。在共产主义价值观引导下,他注重工作的效率与方法的科学,以便能更好地服务社会建设国家。雷锋精神所引导的社会学雷锋活动,也同样注重活动路径、方法的科学性,因为这直接关系到活动的效果与示范性,活动本身就是践行雷锋精神的过程,对待事物严谨、科学、认真,本身就是雷锋精神的要求,是雷锋精神合理性中工具理性的内容与准则。

  2、雷锋精神与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合理性辩证关系的契合诠释。从辩证关系来看,价值理性是人自身本质的导向。人的本质是人的自然属性、社会属性、精神属性整合的矛盾统一体。在一定条件下,人的精神属性对人的自然属性、社会属性具有主导作用,并由此产生人头脑中的理想自我、现实自我。价值理性就是通过调动理想自我,潜移默化地体现对人自身本质的导向作用。工具理性是人作为主体在实践中为作用于客体,以达到某种实践目的所运用的具有工具效应的中介手段。工具理性的存在,借助于人的思维、观念、运算、操作等实践过程,为人们实现价值理性提供智力支持,由此也体现了人的本质力量的物化。一个人合目的、合规律的社会实践活动的成功,即个人精神价值向社会价值的转化,取决于价值理性与工具理性的统一。雷锋精神所蕴含的价值理性与工具理性就是这种辩证统一的。雷锋精神最突出的特点就是共产主义理想、社会主义道德规范与行为科学选择的有机结合,其中共产主义理想是价值目标,社会主义道德规范是价值准则,行为科学选择客观中介手段,前者是价值理性,后者是工具理性,雷锋精神所倡导的内容,往往包含这三个方面,如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就包含价值目标:人的存在具有社会性与精神属性———就是实现共产主义人与人的自由联合,实现共产主义社会与共产主义理想;价值准则就是全心全意为人民,将人民利益置于个人利益之上的价值选择判断;而在具体的服务路径、方式方法上要遵循社会活动规律与科学方法,这样才能产生具有普遍性的服务效果,模式能够持续推广,从最广大与根本的层面实现服务人民的价值理想,符合共产党人实事求是的精神。正是因为雷锋精神与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在合理性的内容与辩证关系上一脉相承,且具有独特的诠释经验、能力与范式,雷锋精神成为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最好诠释、培育与践行载体。

  (王丽娟:鞍山师范学院博士)

网站编辑:穆菁
read_image.jpg
舞之梦1.jpg
佤山雄鹰1.jpg
我是你的记忆1.jpg
水稻女儿1.jpg
农家欢歌1.jpg
领路人1.jpg
玛吉米的桥1.jpg
兵嫂1.jpg
爱在无影灯下.jpg
留守明天.jpg
竹竹站起来.jpg
看山工.jpg
老兵.jpg
百度.jpg
一诺一诺千金.jpg
孝女.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