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jpg
2.jpg
未标题-2.jpg
1111.jpg
1.png
当前位置: 党建网首页 > 专题库 > 抗战征文 > 征文展示
带血的拨锤
发表时间:2015-09-11    来源:字体[大] [中] [小] [打印]  [关闭]

李成林

  奶奶在世的时候,我还很小,对她的记忆并不多。但她有一个用牛腿骨做的“麻线拨锤”我却记忆犹新。因为她从不使用,却经常从柜子里取出来,用手抚摸,然后再小心翼翼用手绢包起来放回柜子里。有一回我趁奶奶不在家“偷”了出来,用这个“宝贝”当锤子砸石子玩,崩掉了它的一个角。一向慈眉善目的奶奶头一回发了脾气,狠狠地打了我一顿。

  后来奶奶去世了,父亲又把这个宝贝精心收起来,更引起了我的好奇。因为那个时候,像这种用牛腿骨做的“拨锤”并不稀奇,一般人的家庭差不多都有一个。它只是一个家庭用具而已,何况这个工具在我们家也从没有使用过。

  后来,在我的再三追问下,父亲才一脸凝重地和我说起了那段往事。 

  原来,爷爷和奶奶一生有三个孩子,大伯、姑姑和父亲,而事实上,我只见过除我父亲外的姑姑,根本就不知道还有伯伯的存在。因为他早已不在人世了,是穷凶极恶的日本鬼子夺去了他年轻的生命!

  抗战时期,我爷爷正值血气方刚的年纪。他积极协助当地的一个叫王杰三的退伍老兵,在中共地下党的领导下,成立了一个自卫中队。他们用大刀长矛,抗击进村入户烧杀抢掠的日本鬼子。

  1938年9月中旬,开顺街的两名日本鬼子跑到到我家附近的环坝子抢掠。他们不但搜刮农户家里的财物和肉食,连庄园里的牲畜也不放过。在芮老庄,他们抢够了财物,看到一个看家的老奶奶,畜生般的鬼子兵兽性大发,扒光了老人的衣服。

  正在这个时候,我爷爷和几个青壮年农民,正好回到村庄,看到了这让人怒火中烧的一幕。他们从鬼子身后悄悄冲上去,举起手中的扁担,劈头盖脑地向日本鬼子头上、身上砸去。抢夺了他们身上的枪支,当场还打死一人,另一人见势不妙,拼命逃脱。不但使老人免受凌辱,还得到了两支步枪。

  鬼子兵吃了亏,更加穷凶极恶。他们组织兵力拉网搜查抗日武装,到处奸淫烧杀、无恶不作。为了阻止鬼子的暴行,抗日武装迅速行动,9月25日,爷爷所在的王杰三自卫队,袭击了叶家集鲁家下楼日本侵略军,毙敌20余人,缴枪20余支。10月初,自卫队又夜袭开顺街日本侵略军排哨,肉搏拼杀,毙敌数人。使侵占开顺街的敌人不敢随意出入,有力地打击了敌人的嚣张气焰。

  10月18日,我爷爷带着伯父和姑姑在甘蔗地里干活,看到一队日本兵从五坟尖下来,就急急忙忙往家里跑。那帮鬼子已经看到了他们,叽里哇啦吆喝着,耳边还传来了枪声。爷爷和伯父把姑姑藏在了里屋一个山芋窖里,便立即从里屋出来。这个时候,鬼子已经来到了门口,对手无寸铁的爷爷和伯父抬手就打,爷爷知道是躲不过去了,便抄起扁担向鬼子的头上打去。旁边的鬼子立刻举枪瞄准了爷爷,枪响了,爷爷摇摇晃晃地栽在地上。此时,我13岁的伯父已经被鬼子打倒在地,身上正好压住奶奶的麻线拨锤,他一个翻身,用尽全身力气把麻线拨锤砸在鬼子的膝盖上,鬼子一个趔趄,枪托朝伯父的头上狠狠砸去。伯父躲闪不及,双手护头,枪托砸在伯父的头上,伯父也倒在血泊中……

  鬼子兵离开后,姑姑从地窖里出来,看到爷爷和伯父都躺在地上,鲜血已经填满了地上的坑洼。姑姑哭喊着扑向躺在地上的爷爷,可爷爷已经停止了呼吸。只有伯父还能发出微弱的声音,手里还紧紧地攥住那个被鲜血染红的麻线拨锤。这时候,外出的奶奶和父亲回来了,邻居们也都过来了。奶奶哭着、喊着,一边安顿爷爷,一边替伯父包扎。可是,由于伯父头上的伤口太大,根本止不住血,很快,十三岁的伯父也随爷爷一起去了……

  那时,我才知道,原来奶奶和父亲是把这个麻线拨锤当成了她思念亲人、寄托哀思的信物了。

  现在,这个麻线拨锤已经传给了我。我想,将来再传给儿子,忘记历史就等于背叛,国仇家恨不容忘记。想想那段屈辱的历史,我们要更加珍惜现在的幸福生活。我们只有更加努力的学习和工作,让我们的民族强大起来,才能不再被别人欺负,才对得起长眠地下的亲人和同胞。

网站编辑:王仁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