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jpg
2.jpg
未标题-2.jpg
1111.jpg
1.png
当前位置: 党建网首页 > 专题库 > 抗战征文 > 征文展示
父亲郭深:当年策反胥金城率部起义投奔新四军
发表时间:2015-08-24    来源:党建网字体[大] [中] [小] [打印]  [关闭]

  

  本文由 郭青山口述 保晓冲记录整理

  生于1917年的父亲郭深,又名懋德,江苏仪征人,是1938年5月加入中国共产党的老革命,也是我党早期“隐蔽战线”上的老战士,曾任新四军苏中二专署兴东行署副主任、人民解放军华中二分区溱潼县总队长。新中国成立后,曾任扬州市人民法院院长、苏北南通行政区专员公署专员、中共南通地委常委兼统战部长、南通地区行署副专员等职,是南通水利战线上有突出贡献的“治水人”。1983年因病医治无效逝世,享年66岁。 

  在抗日战争初期,父亲根据党组织的安排,担任“苏北人民抗日自卫总队”民运部宣传组长。不久,“苏北人民抗日自卫总队”被盘踞在海安境内的顽固坚持反共立场、与新四军为敌的 “野三旅”(即:国民党江苏省保安第三旅,下同)旅长张星炳吞并后,党组织又指令父亲继续“潜伏”留在张星炳的部队,暗中与新四军的部队建立联络关系。旨在通过父亲的策反工作,影响贫寒农家出身的“野三旅”副旅长胥金城,团结抗日、不当汉奸。在时机成熟时,争取胥金城率部起义投奔新四军。

  生于1908年的胥金城,山东阳谷人。因家境贫寒,14岁就到直系军阀部队扛枪当了兵。他是靠打仗勇敢、善于带兵,升任到“野三旅”副旅长。1934年夏,他在中共地下党员尹夷曾的引导下,增强了民族自尊心和正义感,曾多次帮助掩护共产党员开展工作。1938年秋,他安排父亲先后担任他的随身秘书、营政训处主任。抗日战争爆发后的次年3月,日寇侵占南通,胥即率部抗击,此后在苏中、苏北的江海平原上不停地打击日伪军,是老百姓赞誉的“抗日英雄”。

  胥金城对父亲非常器重,很多事都和父亲一起商量。因为他认为父亲有才华、见识广、人正派、品德好,坚决抗战。加上胥金城在参加围剿苏区时,亲眼目睹到处都有上面写着农民分得田地多少亩的牌子,由此产生了对红军的好感。再加上父亲同他经常谈到中国共产党的抗日主张,他对八路军、新四军打日本鬼子的事也时有所闻。于是,他曾坦言对父亲讲:谁坚决抗战我就跟谁干,我的枪口绝不对着中国人。

  “野三旅”的成员较为复杂,是张星柄和胥金城在1937年上海、南京相继沦陷后,于1938年召集部分跑到苏中来的国民党散兵游勇,在南通拉起来的一支部队,其官兵多数来自海安周边地区。有资料表明:“野三旅”鼎盛时期官兵逾万人,旅司令部有两处:旅长张星炳的设在兴化杭家堡,副旅长胥金城的设在鹿汪周家垛。正、副旅长分设“司令部”,无疑存在矛盾、互有隔阂,这是我方分化“野三旅”、争取胥金城起义的有利条件。

  1942年春夏之间,新四军一师和“联抗”部队暗中派张遗跟父亲取得联系。当时,“野三旅”的番号已改为“国民党苏北挺进第七纵队”,张星炳自任司令、胥金城任副司令。当时,张遗在前往胥金城部的途中,被张星炳部下发现遭捕扣押。胥金城得知后,亲自出面跟张星炳交涉,张遗方才获释。张星炳虽然让手下释放了张遗,但在这件事发生后,他更加怀疑胥金城跟新四军“联抗” 部队有不可告人的关系。

  为此,张星炳以部队调防的名义“架空”胥金城:将自己信任的三团安插在胥金城部与新四军“联抗” 部队之间地域,以割断双方的联系。将胥金城的四团调至自己的驻地,由他直接指挥。同时准备以请胥金城帮助训练为由,让一团、二团互换防区。胥金城意识到:张星炳的这一决策如果得逞,自己将成为没有兵力可用的“光杆”司令。他想摆脱张星炳的控制,寻求新的出路,与张星炳进行了面对面的抗争。

  苏中区党委通过父亲,掌握到胥、张之间矛盾趋于公开的情报后,即指令父亲配合再次派去的张遗,跟胥畅谈抗战形势、晓以救国大义,感到策反条件已经成熟后,就明确告知苏中区党委和粟裕师长的指示:如有紧急情况,可先把部队带到相近的“联抗”地区,还详细说明了与“联抗”部队司令员黄逸峰的联络方式。父亲与张遗的及时活动,为胥金城率部起义奠定了良好的基础。然而,天有不测风云,形势又出现了新的变化。

  胥金城敢于跟张星炳分庭抗礼,使张星炳意识到:胥金城很可能早已被“赤化”。1943年3月,张星炳为排除异己,竟然勾结东台、溱潼等地日伪袭击抗日态度坚决的胥金城驻地,妄图将其歼灭。胥金城的部下、三营长肖士魁与张星炳有亲戚关系。他在战斗打响前得到消息,就把三营拉到东台避开了这场恶战。这时,东台、溱潼、时堰的日伪一齐压来,在北朱庄团团包围了胥金城与他在一起的主力一营。机枪、炮火不断对着北朱庄疯狂扫射、炮轰,激烈的战斗从天擦黑一直打到次日天亮。虽然胥金城与他在一起的主力一营顽强抗击,但终究势单力薄、寡不敌众,部队伤亡十分惨重。在这生死存亡的危急关头,胥金城意识到只有投奔新四军才有活路,他接受了父亲的建议下令:各部分头突围到周家垛集中,然后撤入“联抗”的防区。

  当突围到周家垛后,胥金城在父亲的说服下,召集幸存的七百余官兵开会,讲清当前形势与危机,并宣布脱离顽敌张星炳、同新四军联合抗日。接着,胥金城又召开了营、连、排长会议,具体研究行动部署。决定先让父亲到“联抗”找黄逸峰司令员联系,并根据苏中区党委既定方案率部做好向“联抗”防地转移的准备。父亲在李家窑顺利找到了黄逸峰司令,并与之商量好后当夜赶回胥部,集合部队分两路转移。

  胥金城率部投奔新四军“联抗”的行动很快被敌人察觉,他们拼命“追剿”,但由于新四军“联抗”部队的主动配合,在墩头与追兵展开了阻击战斗,使胥部成功摆脱“追剿”来到“联抗” 防区,受到黄逸峰司令员等“联抗”部队的列队欢迎。后经新四军军部批准:将胥金城的队伍收编为苏中二分区特务一团,任命胥金城为特务一团团长。不久,该团与其他部队合并改编为“新四军新编第七纵队”,胥金城被委任为纵队司令,并光荣加入中国共产党。

  1945年8月28日下午,胥金城奉命率部逼近兴化县城。三天后,兴化城被攻克,活捉了伪22师师长刘湘图、参谋长宓芝齐、伪县长李恭简等;歼俘伪22师5000多人,缴获各种炮64门,轻、重机枪122挺,各种枪支3324支,汽艇4艘、电台4部,枪炮弹若干;伪县政府、伪县党部以及特务机关被一网打尽。兴化战役后,胥金城被任命为兴化城防司令。

网站编辑:王仁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