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jpg
2.jpg
未标题-2.jpg
1111.jpg
1.png
当前位置: 党建网首页 > 专题库 > 抗战征文 > 征文展示
目睹鬼子兵的猖狂与狼狈
发表时间:2015-07-30    来源:党建网字体[大] [中] [小] [打印]  [关闭]

  吕海燕(口述)王贞虎(整理)

  今年是抗日战争胜利七十周年,在庆祝和回忆胜利的时刻,我们决不能忘记日本侵略者带给中华民族的严重灾难。

  我在孩童时就听三叔提起日寇在家乡制造的一九三八年"二一二"大惨案。事情是这样发生的,这年初春,鬼子兵的铁蹄闯进豫北,几个电话兵到豫北淇县吕庄铺设电线时到处找吃的,开枪打鸡、打猪,野蛮地追逐调戏妇女,吕庄的几个热血青年愤怒之下痛打了两个电话兵。第二天,鬼子兵包围了吕庄,进行疯狂的报复,杀人放火,无恶不作,全村被杀死十三人,重伤一人,烧毁房子四百多间。

  我亲眼看见鬼子兵暴行是一九四三年的一天,村外几声枪响过后,鬼子兵闯到我家,抓住三叔毒打了一顿,用刺刀指着他,逼他承认怎样掩护游击队越过平汉铁路。

  三叔是个硬汉子,坚决不承认,鬼子把他打昏在地,往身上泼冷水,他醒了以后,鬼子兵唆使大狼狗咬他的脖子,大声威胁说:"你的私通游击队,你的不承认,死啦死啦的有。"还用刺刀指向我母亲,厉声地问:"他的良心坏啦坏啦的,他的私通游击队,你的知道?"

  母亲毫不畏惧,理直气壮地说:"不知道!他是个好人。"鬼子挥动刺刀大叫:"你的不知道?统统的死啦死啦!"我吓得藏在母亲背后,母亲护着我,紧紧地抓着我的手,把我推到墙角处,好让我背后有个遮拦。

  这时有个特务汉奸从三叔面前闪过,三叔很机灵地指着那人说:"他向我索要大批钱财,我要是给他,他就说我是良民;我不给他,就诬赖我通游击队。"鬼子军官将信将疑时,翻译官老明(我们邻村夏庄人)在他耳边说了几句话,军官撇下三叔,到我家前后院查看了一番,看到我家房多院落大,是个富家大户,不会私通游击队,一摆手,撤走了鬼子兵。

  他们走后,母亲和三婶擦洗了三叔身上的血迹,又忙着收拾被鬼子糟蹋的家园,我跟在母亲背后寸步不离,看到橱柜被砸烂了,被褥被刺刀挑破了,到处是破碎的瓶瓶罐罐和桌椅板凳,南楼奶奶房中的老座钟也被砸得粉碎,爷爷修建"民生渠"时乡邻们赠送的银盾也被抢走了。

  母亲看着被鬼子砸得七零八落的家园,伤心地说:"老日太作孽了!"但没有哭泣。母亲实在太坚强伟大了,她在挥动着刺刀的鬼子面前,毫不畏惧,保护了三叔,用自己血肉之躯保护着年幼的儿子,让鬼子的野蛮逼供落了空。

  一九四五年春季,盟国的飞机经常来轰炸平汉铁路上离我村不远的淇河铁桥,村民们高兴地说:"老日是兔子的尾巴,长不了啦!"我们小孩子兴高采烈地观看红头飞机在大桥上空盘旋、俯冲、扔炸弹,还唱着小调:"盟国的飞机,来得真是凶,天天轰炸敌人的交通,炸罢卫辉府,又炸新乡城……炸,都炸死鬼子兵。"

  日军又调来高射炮部队保护淇河铁桥,盟军飞机俯冲时用机关炮压制日军的高射炮。我们还捡到飞机扔下来的黄色传单,大声地念:"老乡们,赶快行动起来!日本鬼子饿饭了,快把粮食藏起来!"

  突然,一天早晨人们兴奋地奔走相告,老日老日无条件投降了!老百姓揭竿而起,挖断了公路,割断了电线,扒开了钢轨,孤立各个据点的鬼子,防止他们集结而拒不投降;村民们拿起了刀叉在村口站岗放哨,防备鬼子兵撤走时进行血腥报复。

  村民们把鬼子兵的炮楼和高炮阵地团团围住,大骂、声讨,青年农民想冲上前夺取鬼子兵的枪,但他们龟缩在炮楼里和高炮阵地铁丝网后面的战壕中,不敢露出头来。

  因为没有翻译,鬼子军官无法和愤怒的村民对话,日军高炮队长是早稻田大学的学生,会英语,众乡亲推选也会英语的三叔和日军对话。对话商定,高炮部队撤走前把后勤物资交给吕庄,作为村民的战利品。我看到吕庄的乡亲用大车拉回了小碱鱼、干菜、破旧军毯、破烂帆布帐篷、平底军用锅等,我的战利品则是一个口琴和一枚木盒子装的高射炮弹。

  日军撤走的那天早晨,村民们冲进鬼子的炮楼,吕发奶奶愤怒地抽了一个鬼子兵耳光,报了杀夫之仇,她扛走了炮楼中的梯子,站岗的鬼子兵只得从炮楼上跳下来南撤。

  接着,吕庄村民们聚集到平汉铁路东侧的泥土公路两边,观看日军的撤离。因夜晚下了一场雨,泥土公路稀滑,鬼子兵用临时征得的牛、驴,拉着沉重的铁轮炮车,在泥泞的道路上慢慢地向南方(新乡)滚动。

  他们在胜利的中国人民面前,再也不敢耀武扬威了,也没有戴那猪耳朵似的战斗帽,而是倒背着枪,耷拉着脑袋,穿着破烂的大黄皮鞋,拖着沉重的脚步,吃力地向南面撤去。

  当时我突发奇想,他们的武士道精神不知跑到哪儿去了,竟没有一个人切腹自杀。

  乡亲们欣喜若狂地庆祝日本投降的日子还没有过几天,日军开着装甲车来到吕庄村东头,听到机关枪响声,村民们立即行动起来,保卫家园。在家门口的台阶旁、墙头后,手拿红缨枪、大砍刀、土金钩(步枪)和一眼冲(一次只能打一颗步枪子弹的土造手枪),决心和已经投降而不甘心失败的鬼子兵血拚一场。

  一个军官带着几个兵进了村,他们再也不敢耍野蛮逞凶了,在手拿武器怒目相对的村民面前,显得很老实。军官透过翻译客气地说:"今天来贵村,没有别的意思,只是想要取回几天前暂时存放在你村的军用物资。"并指明要三叔出来谈判。

  三叔挺身而出,义正言辞地说:"你们败走时,咱们双方说得清楚,除武器外,你们的后勤物资作为中国人民的战利品交给了吕庄人民,现在东西已经分给了各家各户,不能再还给皇军了。"

  军官威胁说,一定要把东西拿走,现在装甲车上的枪口已经对准了吕庄。三叔等人毫不退让,严厉警告日本军官说:"那些物资是收缴的战利品,请你们清醒地考虑,大日本帝国已经无条件投降我国了,你们是败国之军,我们是胜利之民,不要再纠缠下去了。"

  这时,有人在一块大青石板上架起了机关枪,瞄准村东头的鬼子兵,街道中、大树后,房顶上站满了人,端着土枪土炮严阵以待。我们这群小孩则在鬼子面前拿着木棍、树枝当武器,对着鬼子兵,模仿着他们的枪炮声叫喊:"嘎咕!(三八大盖步枪声)哒哒哒!(歪把机枪声)咚!(小钢炮-掷弹筒声)。"

  傍晚,鬼子兵坚持不住了,耷拉着脑袋,狼狈不堪地溜回装甲车,向南边(新乡)撤走了。

网站编辑:王仁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