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jpg
2.jpg
未标题-2.jpg
1111.jpg
1.png
当前位置: 党建网首页 > 专题库 > 抗战征文 > 征文展示
曾外祖父的《狱中诗》
发表时间:2015-07-30    来源:党建网字体[大] [中] [小] [打印]  [关闭]

李雪莹

抗日烽火燃九州,

中华儿女怒气吼。

钢筋铁骨锻炼就,

正义岂能怕杀头。

  这铿锵有力、掷地有声的诗句,是我的曾外祖父、中共河南省宁陵县第一任县委书记贾兼善被捕以后在狱中作的《狱中诗》。岁月倥偬,曾外祖父已经离开我们整整73年了,但今天我们重读这首诗,仿佛又回到了那个硝烟弥漫、战火纷飞的年代,仿佛又看到了他对敌斗争的铮铮铁骨和不屈的战斗意志。

  我的曾外祖父贾兼善烈士,字达夫,于1918年出生于宁陵县一个乡绅家庭,他的名字是长辈根据古语“达则兼济天下,穷则独善其身”的内涵来起的。曾外祖父自幼聪明,14岁考入商丘市河南省立二中,开阔了视野,树立了救国救民的大志。在求学的那几年,他的课余时间大多是在学校阅览室度过的,接触了不少新文化、新思想。1931年日本帝国主义悍然发动“九一八”事变,全国群情激奋,曾外祖父也作为一个热血青年积极投入到抗日救亡的时代洪流中去,写了许多揭露日本侵略暴行的文章,指出“痛莫痛于亡国,耻莫耻于当亡国奴”。他还积极参加示威游行、散发传单、查禁日货等抗日活动,在腥风血雨的峥嵘岁月中顽强成长。

  1934年,曾外祖父又以优异的成绩作为公费生考入淮阳师范学校。当时,淮师是进步青年的摇篮。在这里,他更加关心国家的时局,阅读了大量的政治报刊书籍,发起了痛打反动校长的活动,坚定了走上革命征途的决心。1937年7月,曾外祖父离校到鸡公山参加了地下党的外围组织中华民族解放先锋队,从此开始了在党的领导下有组织的活动。随着日寇的步步逼近,豫东部分地区相继沦陷,淮阳县城也危在旦夕,曾外祖父即参加了当地抗日游击队,开始了新的战斗生活。

  几年的革命实践,将曾外祖父锻炼成了一名成熟的革命者。1939年秋,他曾担任中共沈丘县第一任县委书记,出色地完成了各项工作任务。1940年6月,河南省委根据当时对敌斗争形势的需要,把曾外祖父调到沦陷区他的家乡宁陵县组建县委,并担任宁陵县第一任县委书记。不久,他经人介绍到附近一家乡村小学教书作为掩护,积极领导当地人民开展抗日救亡工作。在他去教书的头一天晚上,一向思想开明的母亲问儿子:“孩子,你去那里教书我可不放心,你不是说不当汉奸吗?你去的地方现在被日本人占着,去教汉奸学娘心里不踏实呀!”儿子回答说:“我不是去教汉奸学,我是去给日本、汉奸抹烂药去的,是为抗日去工作的。”听儿子说罢,母亲才满心赞成地说:“对,就是不能给日本人出力,就是不能当汉奸。”带着母亲的嘱咐,曾外祖父担任小学教员后积极与其他地下党员一起建立党的秘密联络站,搜集了敌人的大量情报,还为解放区输送短缺物资,积极宣传党的抗日政策,秘密组织抗日武装和群众团体,很快在这片土地上燃起了抗日救亡的熊熊烈火。

  1942年3月,由于叛徒告密,驻扎在商丘的日本宪兵队突然包围了曾外祖父所在的学校,曾外祖父被捕了。就在敌人进屋抓他的紧急关头,他一口吞下了他所掌握的60多名地下党员名单,避免了党组织遭受更大的损失。从此,他凭着顽强的对敌斗争意志,在狱中开始同敌人进行了不屈不挠的残酷斗争。虽然他被敌人折磨得面容憔悴,骨瘦如柴,但他的骨头是硬的,时常给狱友朗诵文天祥的《正气歌》,有时还作诗给大家听,坚定难友们抗日必胜的信心。他在托人带给家人的一封短信中写道:“吾志已决,当以死报国。今儿深为憾者,不能杀敌于疆场,救民于水火。二老膝下尚有两弟并二男,可事农耕,以取温饱,并赡养二老。但决不可教之于汉奸走狗,儿死亦瞑目矣!”他从入狱那天起,就抱定了为人民舍身就义的决心,誓与日寇斗争到最后一息,遂在魔窟中写下了本文开头引用的那首诗。

  日寇商丘宪兵司令佐久间对曾外祖父一案非常重视,多次对他实行法西斯式审讯,折磨得他死去活来。每次审后拖回牢房,难友们见其惨状无不落泪,而曾外祖父却坚定自若,并劝慰难友们说:“为中华民族的解放流血牺牲没有什么可惜,敌人的酷刑只能触及我们的皮肉,绝动摇不了我们的信仰。在法西斯面前决不能屈服!”敌人见来硬的不行,便来软的,以封官许爵、金钱美女等引诱手段以达到劝降的目的。一个名叫宋大为的大汉奸受指派特意设酒宴与曾外祖父交朋友,在席间献殷勤说:“贾先生,让你受苦了,抱歉,抱歉。你是爱国志士,我也是为救中国,咱们就兄弟相称好吗?”曾外祖父怒不可遏地说:“你这汉奸卖国贼,日本走狗,谁与你称兄道弟!”宋大为还是恬不知耻地劝道:“只要你到这边来跟我干,我担保你出狱。你是不可多得的人才,希望你能理解我的心情。”曾外祖父当即斥责他说:“你是中国人,不去抗日,反而帮助日寇践踏祖国的大好河山,蹂躏中国人民,中国人民是不会饶恕你的,你的下场可悲!”并说:“劝我当汉奸只是痴心妄想,要杀便杀,不必啰嗦!”宋大为理屈词穷,只好灰溜溜地走开了。遭到惨败的日酋佐久间还不死心,又专门布置了一个漂亮的房间,捧上两盘金条,派一个妖艳的女人陪伴,结果金条被撒了满地,美女也挨了花瓶砸,狼狈不堪地跑掉了。

  最后,日本宪兵司令佐久间不得不亲自出马。他备好酒席,请曾外祖父赴宴并翘起大拇指称赞他是中国真正的英雄,他最敬佩,只要供出共产党的名单,什么县长、新民会长、少校军官这些职位都有,随便挑。曾外祖父斩钉截铁地说:“要讲条件,我只有一个,那就是日本侵略军必须无条件滚出中国去!”并运足气力,当场将宴席掀翻在地。佐久间气得暴跳如雷,连声嚎叫:“死了死了的!”

  1942年5月,无计可施的敌人将曾外祖父押解到济南日本宪兵总部进行审讯,曾外祖父又在那里同敌人展开了不屈不挠的斗争。他面对敌人,如钢似铁,视死如归。最后,凶残的敌人失去了耐心,对他下了毒手,在一次非人的审讯中放出狼狗将曾外祖父活活咬死。曾外祖父英勇就义的那一年,仅有24岁。建国以后,党和政府为他在家乡的土地上修建了贾兼善烈士衣冠冢,成为人们凭吊革命先烈的一块圣地。

  “天地有正气。”我的曾外祖父作为一名抗日志士,以他24岁的壮丽青春,谱写了一曲气贯长虹、惊天动地的正气之歌,他永远活在后人心中!

网站编辑:王仁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