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1-1.png
banner1-4.png
banner1-5.png
1111.jpg
1.png
最短时间内争取最好结果
发表时间:2015-08-26    来源:中国电视报字体[大] [中] [小] [打印]  [关闭]

——访8集大型纪录片《东方主战场》制片团队

中国电视报记者沈玉

 

  8集大型纪录片《东方主战场》成型的背后,还有一批人默默地为此洒下了辛劳的汗水。他们的存在就如同润滑剂,帮助整个剧组的运转更加顺畅和有效率。然而,他们的名字永远淹没在茫茫的演职员名单之中,不为人所注意。他们就是制片团队。

 

  王建彤:回家比出差还难

  “这次工作对于我们制片来说,难度大、强度大!”纪录片《东方主战场》制片主任王建彤是中央电视台科教频道资深制片,曾在《旗帜》、《科学发展铸辉煌》等多部大型纪录片中担任制片主任一职,然而提及这次的制片工作,他表示是自己职业生涯中工作强度最大的一次。“跟以前的制片工作不太一样,组里的人员多,由于台本确定的时间晚,留给拍摄制作的时间紧,为了节省时间,我们这次又派出了七八个外拍组,外拍点不仅分散,而且几乎遍及全国,合作单位又多……这些都是在提高制片工作的难度、强度!”

  据记者了解,从今年3月下旬开始,王建彤就长期驻扎在位于北京影视之家的剧组里,协调各方面的工作,这期间回趟家的机会之少不啻于出一趟差。“制片工作很琐碎,晚上加班多,家里的事儿很难照顾得到。有一位制片是从陕西台抽调来的,家在西安,进组后一待就是两个月,一直没回家。有一天,他开玩笑说,出差才能回趟西安。”据统计,参与《东方主战场》制作的一共有500多人,目前常驻影视之家的50多人,组里的人员保障、经费保障、场地保障等种种关系到制作团队正常运营的那些重要而又琐碎之事,全都交付给王建彤所率领由十余人组成的制片团队管理。为了能高质高量完成这一任务,制片团队俱是精兵强将,“外拍组制片都是抽调央视科教频道各栏目的制片主任充任”。

  提起团队中各位制片的工作表现,王建彤赞不绝口,“大家都付出了很多努力,牺牲了在家里的时间。”对于每一位制片的工作情况、辛劳之处以及所付出的努力,他更是熟稔在心,“外拍制片王军他带队走的地方最多,出去的时间最长,很辛苦,回到北京时脸色都变了,晒的那叫一个黑!外拍制片王宇他一直带队在山西、河北的山沟儿里转,基本没去过大城市,外拍点儿很多是在农家,很不好找!”每当外拍组出发前,王建彤都会千叮咛万嘱咐一定要安全的回来,但是高强度的工作却暗藏危机,“外拍制片老白白家光,怪对不起人家的,马上要退休了,这次出去拍摄颈椎都受伤了!”他唏嘘不已。

 

  白家光:六块钢板二十四根钢钉

  “眼前一黑,等我再回过神,除了眼睛还能眨之外,全身都没有知觉了!”正在医院接受复健治疗的外拍制片白家光,给记者回忆在山东经历车祸时惊心动魄的一幕。

  在《东方主战场》的制片团队中,他是年龄最大的一位,今年9月即将正式退休,而担任《东方主战场》外拍制片是他退休前最后一份工作。翻开他的履历,作为制片主任他取得的成绩堪称优秀:曾任央视春晚制片主任,他任制片主任的纪录片曾获得国家一等奖。

  然而顺利完成了云南线外拍工作,刚回到北京休整没几天,他又接到了新的工作安排,“山东线的外拍制片有新任务被紧急调走,组里希望我接手山东拍摄,进行收尾工作。”于是6月初,在北京还没待满一个星期,白家光就急匆匆赶往山东。在山东的拍摄基本顺利,然而就在拍摄即将结束之时,危险却不期而至。一天下午,摄制组准备去微山湖拍摄落日,路上突发状况,司机紧急刹车,“砰”的一声,坐在第一排的白家光由于惯性直接撞上了挡风玻璃。一切只发生在瞬间,虽然全身失去知觉,白家光一边试图摇动脚踝慢慢恢复知觉,一边安抚众人,“不要停车,继续跟上前面的车!”后来他告诉记者,不能因为他一个人打乱组里整个行程,而且微山湖也是他从小向往的地方,“从小就听过铁道游击队的故事,对英雄战斗过的地方也很向往。”

  凭着一股心气,白家光坚持到微山湖,自己慢慢从车上挪了下来,“脚尖一点地,就一栽歪”,大家赶紧来扶,然而,“手一碰我,就有万箭穿心的感觉,太疼了!”当知觉慢慢恢复,痛感也逐渐袭来。“上船后,景色特别好,我探出窗外,右手拿着相机架在左手上拍了几张片子,因为手都拿不动相机了。”当几个小时后,白家光到医院求诊,医生了解病情后突然站起来勃然大怒:“别动!”一边给他戴上了脖托,一边询问,当得知是他一个人来就诊时,又非常生气地说:“多危险你知道吗!颈椎挫伤产生大量水肿,导致两种可能,一是窒息,一是瘫痪。”在医生的坚持下,白家光才放弃了继续拍摄的打算,安排好外拍组的一切后,坐上了返回北京的火车,“医生嘱咐千万不能坐飞机和小轿车。”回到北京后,他在医院里经历了一场长达9个小时的外科手术,而他的颈椎里则永远留下了6块钢板和24根钢钉。

 

  王军:一瘸一拐奔波51

  王军从北京出发一走就是51天,这一路上可谓波折不断。首先是自然气候带来的烦恼。南方天气热,衣服很快就被汗水浸透。大家都只带了有限的几套换洗衣服,只能勤洗。太阳落山才停机,每天回宾馆时已经很晚,大家还要抓紧时间洗衣服。“北京一天晚上就干了,但遇到南方这种阴雨潮湿的天气,衣服不爱干,经常只能半干不干地将就穿上。而且我们在一个地方待不了几天,就着急赶往下一个地方,只能先把湿衣服打包,到了新住地,第一件事就是把湿衣服拿出来挂上。那个味儿啊别提了!”王军说。

  其次是联络采访拍摄带来的困扰。这次外拍工作,对制片要求非常高,既要照顾好外拍组的生活,还要负责联系拍摄的工作。虽然手中准备着中宣部开出的介绍函件,但是总有各种因素使联系采访拍摄充满变数。每次摄制组在一个采访点默默拍摄时,王军先是给同事们拍工作照,然后就找一个安静的角落,继续联系安排下一个拍摄点或采访,“这一路下来记不清联络了多少人,那套介绍我自己和摄制组的话,几乎变成本能反应张口就来。”据记者所知,王军仅五六月份的电话费就花了1000多元,“每个月只能办1015元的增值流量包,但这些都不够我用的,用微信发工作照、跟北京联系、联系拍摄……都需要流量!”王军说。

  最后是身体带来的问题。记者在北京见到王军时,发现他穿鞋很有特点,将一双运动休闲鞋穿成了简易拖鞋。原来,这次外拍引发了他的老毛病——足底筋膜炎。从长沙开始,脚一落地就疼,走路一瘸一拐的,但即便这样,他还是坚持跟着团队爬山。为了做好制片的工作,王军在出发前就准备了一个黑色软皮本,坚持做每日记录,“哪天去了哪儿,拍了什么内容,住在哪儿,有哪些花费。有了这些记录,回北京后就不会乱。”到了北京后,王军的工作却还没结束,“之前在长沙采访了一个102岁的老兵,但是,导演找了好几个长沙籍的速记都听不懂老兵的话,于是,我又联系了那边的人,把录音发过去帮忙翻译一下!”

 

  王宇:全能制片领悟找路绝技

  “在外拍过程中,我们几乎一直穿行在太行山里,地级市对于我们来说就是大城市了”,王宇笑着说。外拍制片王宇这一路可谓艰苦,摄制组经常要在或是崎岖或是陡峭的山路中穿行。王宇是组里公认的全能制片,除在生活上服务剧组之外,还能联系采访、寻找拍摄地点、搬运设备、拍摄工作照等等,仿佛永远有使不完的精力。

  有一次,组里到左权祠亭拍摄,他看着周围天高云淡的景色非常漂亮,也赶紧拿出IPAD架在山崖上,开启了摄像模式。平时,王宇也常这样用IPAD给组里拍素材。然而,一阵风刮过,IPAD竟然直接被吹到了崖下面,“幸好那个崖不高只有3米左右,另外,它外面有一层保护膜,又是侧翻下去的,屏幕没有直接着地。”现在,IPAD还能正常使用,只不过侧面有一道清晰的划痕,王宇语气里满是庆幸。

  可不要小瞧这个IPAD,在外拍途中,它给摄制组帮了大忙。原来,王宇最擅长收集分析整理资料,很多摄制地点都是他用IPAD在网络上搜集资料,分析后确定大概位置。在抗日战争时期,共产党领导的八路军在太行山中跟日军开展了游击战战术。太行山既是根据地也是游击区,现在遗存在太行山的革命遗址有很多,但大多散落在大山深处,有些还特别的不起眼,“当年八路军就是住在老乡家里,我们现在要找就很费劲,非得走近了,看到牌子才知道遗址在这里。”王宇介绍说,“其实我们的摄像才牛,他是‘全军第一摄’,好多地方他都来过,他才是我们的百度地图,我只是起辅助作用。”王宇说,烈士纪念碑、公墓、陵园或是纪念祠堂是他们常常需要拍摄的目标物,在寻找这些常常隐藏在小山村中,又没有明确指示路牌的目标时,王宇也总结了一套行之有效的小技巧,“在山村附近行驶时,如果突然看到一条小道,两边都种上了松柏就一定要开上这条小路,我们要找的肯定在这里!”

网站编辑:秦昊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