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1-1.png
banner1-4.png
banner1-5.png
1111.jpg
1.png
遭遇车祸带伤上阵
发表时间:2015-08-26    来源:中国电视报字体[大] [中] [小] [打印]  [关闭]

——访8集大型纪录片《东方主战场》视觉导演赵衍雷

中国电视报记者李冰

 

 

  今年5月下旬,《东方主战场》的后期制作工作全面启动。那段时间,所有参与这一项目的后期部门相关负责人都在紧张筹备中。视觉导演赵衍雷也是其中一员。“我主要负责视觉效果的设计,正是要紧的时候,谁知道出了这么一档子事儿!”记者万万没想到,赵衍雷口中轻描淡写的“事儿”竟然是一起严重的车祸。

  事情发生在5月底,那段时间赵衍雷频繁加班。“当天晚上11点多我就下班了,和平时比算是挺早的。刚出了央视新台,我开着车上了四环。没开多久,就出事儿了,一头扎向了前面一辆运煤的大卡车。”赵衍雷被人从车里救出来的时候全身都是血,而他的车当场报废。他记得当时他看着自己的右胳膊,已然肿得发胀,没一个关节能动,心里还在想:完了,肯定骨折了。后来,急救车把他送到积水潭医院,上上下下做了个全身检查,让人吃惊的是,他全身除了大面积软组织挫伤,竟然没有骨折。尽管如此,他的鼻子也受了伤,嘴里更因为外伤被缝了6针。“已经很幸运了,后来听人家说,看我车直接报废那样子,能活着出来就是奇迹了!医生跟我说,幸亏你身体好,不过就算没骨折,全身的骨头恨不得都撞松了,软组织挫伤也得慢慢养。”凡是听赵衍雷说过这事儿的人,都不禁感慨他实在命大。

  既然受了伤,就踏踏实实在家休息吧。“那可不成。这个项目太重要了,当时又是设计的关键时期,如果我这儿撂了挑子,会严重影响所有视觉效果的进度。本来时间就紧张,工作量也特别大,视觉风格甚至还没有完全确定,谁也耽误不起!”于是,赵衍雷就在嘴里缝了6针不能说话、右手右脚疼得动弹不得的情况下,凭借着稍微灵活的左手和手机通讯软件,开始远程连线工作。

  6天之后,嘴里缝的针可以拆线了。赵衍雷几乎是拆了线就打车去了单位开始上班。“要不是因为等着拆线,我肯定早就去单位了。”归心似箭的赵衍雷拄着拐仗,带着仍然剧痛的右手右腿开始投入工作。

  在赵衍雷看来,这次《东方主战场》的视觉特效绝对是在如此紧迫的时间里能做出的最好水准了,整个视觉导演组都为此付出了巨大的努力。另一位视觉导演杨楠主要负责技术层面的问题,但为了提高效率,他和赵衍雷愣是在国家图书馆泡了一个多星期,找到了大量的图书、资料、照片,一一扫描备用。赵衍雷说,分集导演在使用资料的过程中才发现,很多重要的历史事件并没有留下什么影像。“比如淞沪会战那场特效,虽然是动画,却能让人感觉有历史感、真实感。这是因为我们还原了历史照片,以真实照片为基础,每一幅场景都有确凿的细节做依据,然后通过先进的三维技术将其变成动态视频。既给了观众更好的视觉效果,又在没有视频资料的条件下,完成了从平面图到视频的变化,更保证了历史客观性。”赵衍雷说,别看只是一分多钟的特效,却要花费团队好几个日夜才能完成。而随着文字脚本的每一次改动,视觉团队都要跟着进行重新设计制作。采访前的一个多星期,赵衍雷和他的同事们又连续天天工作到凌晨两三点。

  问起他的身体状况,赵衍雷大大咧咧地说,好在年轻,还顶得住,只不过右手右脚还不能活动自如。好多人问他,这么拼命值不值得。“其实挺值得的,因为我对这段历史投入了太多情感,所以从内心希望为这段历史中牺牲的人做点事情。和他们相比,我现在做的微不足道。”赵衍雷说道。

网站编辑:秦昊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