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1-1.png
banner1-4.png
banner1-5.png
1111.jpg
1.png
越接近历史越感责任重大
发表时间:2015-08-26    来源:中国电视报字体[大] [中] [小] [打印]  [关闭]
中国电视报记者王晶司楠
 

 

赵阳:肩扛摄像机的大校

  赵阳是央视军事频道的摄像,现役军人,多年担负国家、军队重大文献题材纪录片摄制任务。19948月,拍摄大型文献纪录片《邓小平》,赵阳第一次走进太行山脉,2005年拍摄纪录片《伫马太行》,他又两次入太行。而在《东方主战场》中,他负责河北和山西的拍摄,带着“陆海空联合作战队”第四次挺进太行。“我是陆军,摄像助理文斌曾是海军,司机武师傅曾是空军,灯光小潘曾是环游世界的水手……所以我们叫‘陆海空联合作战队’。”赵阳笑着说。

  这支队伍在赵阳的带领下训练有素,制定了严格的作息时间,拍摄中分工明确,捕捉到了珍贵的影像。而4次入太行的赵阳几乎是“活地图”,他对这里的地形十分熟悉,在车辆的行进过程中,他甚至可以清楚地说出前方哪里有小路,哪里有大山,哪里有村庄。摄影程彪说,在很多偏远山区,当地人都不知道的抗战遗址,赵大校却能带着他们直奔目的地。“19408月,刘伯承和邓小平在山西涉县下温村的一个天主教堂召开一二九师高干会议,研究部署参加百团大战的具体任务和行动。我们到了下温村,赵大校说他去过,可以凭记忆带我们去,按照他指的路,竟然很快就找到了。”

  作为一名军人,赵阳对抗战相关史实非常了解,队员们都笑称他像一本“历史书”。在山西太原的荣军院,一位老八路因年纪大,很多战斗的具体时间都记不清了,而赵阳却对老人所提到的每一场战斗的时间、地点和作战双方具体情况都了如指掌,及时进行了更正。不仅如此,赵阳还有“观天象”的本领。618日,摄制组到达狼牙山时已经是下午4点多,当天艳阳高照。摄制组原计划当天休息,第二天再进行拍摄。但赵阳抬头看了看天说:“明天很可能阴天或多云,今天得上山去抓拍一些晴天的景别。”于是车一停,还没办理入住手续,他就带着队伍扛着设备直接上山了。拍摄完成之后,山上漆黑一片,一行人打着手电步行了一个多小时才走下山。第二天一早,果然如赵阳所料:阴天。

  拍摄过程中,赵阳还利用休息时间拍摄了很多计划之外的故事,所到之处所有涉及到抗战的内容,他都尽可能拍全,为后期多积累一些素材。摄制组在山西代县黑石头沟村拍摄雁门关伏击战遗址时,经历了下雨、手机没信号、迷路等多种困难之后,终于完成了拍摄任务。这时候,赵阳在跟村民交谈的过程中,得知当年周恩来和阎锡山商议合作抗日的太和岭口会谈遗址就在附近。他算了算时间,决定压缩午饭时间进行拍摄。这个计划外的拍摄最终也被用到了片子中,而同样是计划外的七亘村战斗、关家垴战斗、阳明堡战斗等相关内容,最终也都被用在了片子中。

  617日,在河北省城南庄的晋察冀边区革命纪念馆,赵阳带着团队在近40摄氏度的高温天气下进行外拍。拍到聂荣臻的塑像时,队员们打了一盆清水,借来了梯子,浸湿毛巾后开始擦塑像。制片主任王宇说,这并不是第一次,之前还擦过左权、白求恩、崔振芳等英雄人物的塑像,“一路上,每到一处我们都是先擦塑像再进行拍摄,这是赵大校立的规矩,一方面是为了拍摄效果,另一方面也是表达对革命先辈的敬意。”

  记者了解到,在拍摄期间,摄制组每天早上730集合,雷打不动。全天拍摄完成,最早也在晚上八九点左右,但不管拍摄多晚结束,赵阳都会认真做完场记再睡觉。导演赵韬告诉记者,赵阳做的场记是她见过最准确、最细心的,采访中涉及到的当地方言他都会标注出来,为后期制作省了不少力。不过,赵阳对自己的生活却没有那么细心。有一天晚上,他在做场记时,队员们几次提醒在拍摄中受伤的他喝止咳糖浆和涂烫伤药,他一边答应着,一边却错把止咳糖浆当成碘伏涂在伤口上进行“消毒”,做完场记,他闻到味道不对才发现。

  外拍工作结束后,赵阳立即投入到后期的编辑工作中,跟着导演们一起熬夜编片子,导演刘阳说,赵大校是铁人,好像一直不知疲倦。而当后期制作进入尾声,大家终于能松一口气的时候,赵阳又住进了阅兵村,开始准备参与93日阅兵纪念活动的拍摄。《东方主战场》第一集出现的第一个画面就是他拍摄的阅兵训练场面……

网站编辑:秦昊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