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1-1.png
banner1-4.png
banner1-5.png
1111.jpg
1.png
用影像讲述民族的命运
发表时间:2015-08-26    来源:中国电视报字体[大] [中] [小] [打印]  [关闭]

——访8集大型纪录片《东方主战场》编导团队

中国电视报记者司楠

 

 

  每一部成功纪录片创作的背后,都有一个“战绩辉煌”的团队,8集大型纪录片《东方主战场》也不例外。在这个团队中有“久经沙场”的电视人,如参与过《国魂》、《1937南京记忆》、《中国路中国梦》等创作的张宝平、顾翔、欧阳斌、张建勇,也有“巾帼不让须眉”的女编导,如参与过《旗帜》、《延安延安》等创作的徐洁、赵韬,还有“青春朝气”的生力军,如参与过《与祖国同行》、《血性军人》、《古田会议铸军魂》等创作的刘阳、任海……

  每一位参与《东方主战场》创作的编导们都将自己的创作理念与民族的命运联系在一起,用光与影讲述一个民族的苦难与辉煌。

  ① 有一种力量叫全民抗战

  “中国的抗日战争,是全民族的抗战。”这是编导欧阳斌在采访中和记者说的第一句也是最多的一句话。来自云南的欧阳斌对他生活的那片土地有着极其深厚的情感,这一次参与《东方主战场》的创作,他也是主要负责在云南的拍摄,而其中关于滇缅公路的记忆令他动容。

  欧阳斌告诉记者,在滇缅公路拍摄的日子里,很多人和事都给他留下了不可磨灭的记忆,“云南省大理州漾濞县太平铺村是横断山深处一个彝族聚居的小山村。村子里,人们不紧不慢地做着自己的事儿,90岁的梅品珍老人是我在那里采访到的一位当事人。”

  梅品珍家门前的这条公路,就是抗战时的老滇缅公路,高速公路修通后,这里已经不是通往滇西的主要交通干线。但在70多年前,这条公路却是事关中国抗战命运的生命线,这条公路,是梅品珍和20万像她这样的普通老百姓用双手硬刨出来的。当年14岁的彝族姑娘梅品珍是这些劳动大军中的一员,与她一同被征调来修建滇缅公路的,还有她的父亲和3个兄弟。

  欧阳斌告诉记者,滇缅公路是中国,也可能是全世界最艰难的工程,因为它经过的路段80%是崇山峻岭,此外,还要跨越中国最湍急的河流怒江和澜沧江。没有重型机械,没有烈性炸药,坚硬的岩石是用火烧热后,浇上冷水,使得岩石膨胀裂开,再一锄一镐地撬开、搬走。“梅品珍的一个哥哥就死在了筑路工地上。据不完全统计,滇缅公路每修通一公里,就有7位筑路者倒下去。这条曾被美国工程师认为需要7年才能修通的公路,在中国百姓抗战的热血拼搏中,仅仅用了14个月的时间就全部竣工。”中国民众坚忍不拔的韧劲,成为横在日本侵略者企图征服中国、进而征服世界狂妄野心面前的一道不可逾越的万里长城。

  ② 有一种感动叫默默无闻

  在艰苦卓绝的抗日战争中,涌现出无数值得我们民族纪念的英雄。然而也有一些人,他们为国家、为民族奋勇杀敌,甚至付出了生命,但却并不为人所知……

  编导顾翔对于抗战题材的把握可谓驾轻就熟,去年在央视播出的大型纪录片《1937南京记忆》就是由顾翔担任撰稿。即便如此,顾翔对于此次创作仍然投入了全部的热情,“做编导,必须下到最基层的地方,听听老百姓的心声,讲讲他们的故事。”

  在外拍中,顾翔来到一个海边的陵园,准确地说应该是一个坟场,“这里曾经打响了著名的淞沪会战,当年有一个营的兵力负责驻守这里,但由于敌我力量的悬殊,500多人战死,唯一活下来的一个人就在战友的尸体中用仅有的机枪向敌人扫射,打死30多人,敌人为了消灭这仅有的力量,动用了100多门炮,最后把这个战士炸死……”直到今天,我们也无从知晓那些英雄的姓名,但正是这些无名英雄,成就了我们今天的幸福与安宁。

  而在编导张建勇的创作中,也有一个人对他影响很大,这个人虽然没有出现在片子中,但却给了张建勇很大的创作动力。在前期采访中,张建勇接触到了一位国家文物局的老先生。老先生姓谢,已经90多岁了,1945年,谢老先生曾经参与了自甲午战争以来流失日本文物目录的编写工作,用于战后索赔,“老先生当时用了8个月的时间,整理了过万种的文物资料,为了更好地保存这份目录,老先生用复写纸留存了10几份。解放后,老人仍然在保护文物的第一线工作,他最大的愿望就是能把这份目录出版。但是几十年过去了,一直没有消息。直到几年前,终于有出版商将凝聚了老人一生心血的目录集结出版,共三大本。”老人说,民族的历史不能断,他只是做了自己应该做的事情。

  ③ 有一种美丽叫巾帼英雄

  在一般人的印象中,像《东方主战场》这样涉及战争、历史等题材的纪录片大都是男编导所擅长的领域,而在剧组中却有两位女编导徐洁和赵韬,虽然她们看上去温婉柔弱,但在创作的过程中却丝毫不含糊,出外景、进机房,跋山涉水……她们的敬业与付出,让剧组的其他男编导都感慨:巾帼不让须眉!

  对于徐洁而言,来到央视10年的时间,诸如《旗帜》、《国脉》、《中华文明》等多部大型纪录片的创作经历,让她对《东方主战场》多了份从容与自信。作为第一集的编导,徐洁的压力可想而知。除此之外,她还负责整个剧组的资料管理,“最初接到创作任务的时候,多少还是有些担心的,因为我负责的是从1931年到1937年这段历史。关于这段历史,国内现有的资料大部分是图片,仅存的文字也只有两三句,如何丰满地展现这段历史是我必须要面对的问题。”

  带着些许的担心,徐洁开始了这次全新的创作,当她遨游在浩瀚的国内和国际资料的海洋中时,她惊喜地发现了许多新鲜而又有价值的“宝贝”。徐洁告诉记者,在整个创作过程中,只要是和抗战沾点边的资料她几乎都不会放过,“一次,我无意间在网上看到一本当年日军随军记者写的书,书上正好有几张关于日军轰炸北大营的照片,于是,我们托付在日本的同事一定要找到这本书。”说起来简单,但寻找的过程却并不顺利,“由于市面上找不到,于是我的同事又将视角转向了日本的旧书市场,终于在一堆无人问津的旧书中,淘到了这本书。”

  和徐洁一样,赵韬也是剧组中的女编导,她说起话来柔声细语,但在创作中却敢打敢拼。据剧组的其他同事介绍,她的孩子今年正面临升学,但在这个最关键的时候,她却在老区、在深山中采访,无法陪伴在孩子的身边,“我曾经采访了一个老兵,已经90多岁了,因为身体原因一直住院,听说我们要来,不顾家人的反对坚持接受采访。因为耳朵听不清声音,老人家让我们把问题写在小题板上,当说到当年牺牲的战友时,老人家几度哽咽……每一次采访,都仿佛是对自己的人生洗礼。比起他们,我们自己的那点小事又算的了什么呢?”

  ④ 有一种精神叫青春无悔

  刘阳和任海是《东方主战场》剧组最年轻的两位编导,虽然年轻,但是他们的经历却一点也不简单。在央视军事节目中心多年的打磨,多部精品赫然在目。虽然被剧组的其他人叫做小伙子,但这两个小伙子的责任感却令人钦佩,用他们自己的话说:要给民族一个交代。

  在外拍采访中,一对普通的中国母子让任海印象深刻,他们为一个外国人守了半个多世纪的墓。抗日战争时期,苏联飞行大队长库里申科来华同中国人民并肩作战,他曾经动情地说:“我像体验自己祖国的灾难一样,体验着中国劳动人民正在遭受的灾难。”最终,他长眠在中国的大地上。任海说:“魏映祥和他的母亲在重庆万州西山公园,一直默默守护着库里申科烈士墓。魏映祥曾和我说,当初他接母亲班的时候母亲就跟他讲,中国人是知道感恩的,库里申科烈士是为我们国家的解放事业献出了生命,我们要永远守护烈士的墓。”在重庆拍摄的时候,一直下雨,但当任海和同事们怀着敬仰的心情来到库里申科墓时,天竟然放晴了……

  虽然是剧组中最年轻的编导,但刘阳所表现出的成熟和使命感,让记者很是感动。在采访中,“刘老庄连”给了刘阳极大的感触。

  刘阳告诉记者,当年在刘老庄,新四军所属四连为掩护淮海区党政机关和大批群众转移,毅然决定放弃突围,同敌人拼死一搏。“从佛晓战至黄昏,四连打完最后一颗子弹,之后装上刺刀,与敌人肉搏。最后,82位勇士全部战死。乡亲们用自家棉被收殓烈士,为他们建起一座高高的坟茔。刘老庄人挑出82个子弟组建起新的四连,从此,四连被命名为‘刘老庄连’。”

  在采访中,还有很多朴实的老百姓也感动着刘阳。在山东省沂南县马牧池乡东辛庄村一幢百年老屋,里面曾住过一位百岁老人。这位一辈子劳作的沂蒙母亲,眼看着无数年轻的八路军战士,为保卫沂蒙一片片倒下,留下的遗孤无人照看。于是她不顾危险,将几十个孩子收养到自己家里,并把烈士的孩子交给正在哺乳期的儿媳,让儿媳把奶水让出来,还和家里人说:“这是烈士的后代,让他们吃奶,让咱的孩子吃粗粮。咱的孩子就是死了你还能生育,烈士的孩子死了,就断了根了。”

  “正是依靠人民、发动人民、武装人民进行敌后游击战,才是实现持久抗战、全面抗战的重要支撑。这不仅仅是一句口号,更是老百姓用真心和生命谱写的。”刘阳如是说。

网站编辑:秦昊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