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1-1.png
banner1-4.png
banner1-5.png
1111.jpg
1.png
循史而作力透纸背
发表时间:2015-08-26    来源:中国电视报字体[大] [中] [小] [打印]  [关闭]

——访8集大型纪录片《东方主战场》撰稿团队

中国电视报记者孙莲莲

 

 

  8集大型纪录片《东方主战场》的撰稿团队,是名副其实的“群英会”。抗战研究相关各领域的顶尖专家云集在此,既有负责学术撰稿的军事科学院的研究员,也有负责文学撰稿的大学教授、抗战史资深研究学者、抗战文学作家……为了纪念70多年前那场伟大的民族解放战争,真实反映中国抗战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中的地位和作用,为了“用史实说话”,有力地批驳种种歪曲历史和美化侵略的谬论,每个人都全力以赴……

 

  肖裕声:用史实讲述东方主战场

  随着播出时间日益临近,肖裕声愈加忙碌。每天他都要接听许多电话,回答编导们提出的各种问题,包括史实是否准确、放在哪里最合适、如何处理有争议的历史、对某一历史事件的评价与表述等等,有时候一个半天就要回答数十个问题。

  先后担任军事科学院军事历史研究部、世界军事研究部副部长、全军史料丛书审查小组首席军史专家,研究抗战史近40年,肖裕声可以说是当之无愧的权威。但是对这些问题,“我不能随便张口就来,都要给予准确的答复,还要明确告诉他根据是什么,应该怎么处理,可能会产生什么反响,以及提出几个可以参考的方案。”一定要让历史说话,用史实发言。肖裕声说,“这使得我的大脑每天都在围绕历史问题高强度运转”。

  早在2012年,正是肖裕声率先提出,将为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献礼的纪录片命名为《东方主战场》。“说中国抗战是东方主战场必须用史实支撑!我认为有几个最显著的历史标志:开始最早、结束最晚,跨越二战的全过程,长达14年之久,是苏联、美国、英国参战时间的两三倍;伤亡最大,达3500万军民,其中军队伤亡超过380万人;歼灭日军最多,达155万余人,占日军二战伤亡人数的75%以上等等。围绕这些内容,就是要讲清楚中国抗战的艰难曲折、重大牺牲和不朽贡献。”

  这是一项繁杂而艰巨的工作,近3年来,他们查阅了上千万字史料,天天都在研究史实,选择经典,改写脚本,“我数了数,大概有30多个正式上报的修改版本,重大调整至少20次以上。”

  早晨6点肖裕声会去游泳,这时候他的状态最好,“这是我每天调整撰写思路、梳理新的史实、观点最好的时机”,很多沉淀下来等待理顺的问题就这样在慢泳中有了答案,很多好思路也诞生于此。散步、吃饭、游泳……肖裕声把所有时间都用来思考,连睡觉时也停不下来,“第一次报送审本时,许多鲜为人知的史实和新的观点需要研究,那段时间,我经常半夜三四点钟突然醒来,想起什么,立即打开电脑处理。”其实原本他睡眠很好,“沾枕头就睡着,半夜醒来是从没有过的事。”问及会不会吃不消,肖裕声笑道:“忙习惯了。累,但值得。”

  田义伟:春节放假加班加点

  采访田义伟时,他们刚完成新一轮文稿修改。“昨天晚上组织专家审看电视片,每个专家都提出了不少修改意见,这些修改意见最终要集中落实到本子上,这就是我参与《东方主战场》创作的一项工作,每次大的修改都是如此。”作为军事科学院的一名政治工作干部,田义伟是最早参与创作的撰稿人之一。“我在创作组里任务不少,一是负责院内创作组的协调工作,二是第6集《民族血脉》的学术撰稿,三是参与文学撰稿的研究讨论和修改。”

  田义伟说,这次《东方主战场》的撰稿是集体智慧的结晶。“我院政治部副主任宋文彬,不仅在总体创作上出思路、把方向,而且经常参与具体文稿修改,有了新想法立即和我沟通,有时候半夜都会给我打电话。于江欣研究员撰写文稿字斟句酌,争论起来言之凿凿、不依不饶。姜铁军主任是我院权威的军史专家,他日常工作很多,只能在节假日或晚上抽时间写稿。有一天我去给他送材料,随口问,你吃饭没有?他说,忘了,顾不上。”两年来,无数次讨论,无数次修改,专家们的敬业、奉献让田义伟感动。

  2015年春节假期,别人欢天喜地过大年,军事科学院的创作组仍然忙碌。就在春节前不久,他们接到最新通知,原本10集的纪录片文稿要压缩调整为8集,这几乎是颠覆性的修改。“那是我们的攻坚阶段。”田义伟说,“大家都放弃了春节休息,加班加点,初十就赶出了新一版的文稿。”

  “我长期从事宣传工作,不是研究抗战史的专家,这是我第一次参与纪录片的撰稿。”田义伟坦言他起初接受撰稿任务时很有压力,更何况他所负责的“抗战文化”这一集,是春节前夕才刚刚确定的新增内容,之前的资料依托几乎是零。为了在正月初十之前交上第一稿,短短20多天里,他啃完10多本著作,记了厚厚一大本笔记,每天只睡4个小时。

  “同一个人物,不同历史阶段,职务很可能是不同的,不仔细核对,就容易出错。同一件事,不同的资料表述不同,就要去论证,选出更接近历史真实的那一个。”在田义伟看来,军事科学院创作的学术文本,必须经得起观众与历史的检验,“一定要保证准确性、权威性,要经得起推敲。”

 

  王久辛:让历史叙述有生命感

  在“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的邓小平题字的纪念墙对面,一块长达39米的铜质诗碑镶嵌在墨色大理石内,题为《狂雪——为被日寇屠杀的30万南京军民招魂》。冷峻的意象、凛冽的激情、强大的追问、深刻的反思,这长诗深深震撼着平均每天3万从它面前经过诵读的人,诗的作者就是军旅诗人王久辛。

  王久辛加入《东方主战场》的撰稿团队,会给这部纪录片带来什么?“事实上我介入的时候,军事科学院的专家已经给出学术文本了,人家已经做了99%的工作,我只做了1%的微薄‘贡献’”,王久辛笑道。“我是一个作家,我不是研究历史的。我能做的就是文学上的努力,在绝对不伤害历史文本原义的基础上,把历史叙述变得有生命感。”

  每集纪录片给观众的第一印象就是它的标题,短短4个字,却意蕴丰富。要拟出一个好标题不容易,“每一集都要提炼出内在思想性”,为此王久辛逐字逐句地梳理历史文稿,希望找出其中隐藏的历史规律。第7集讲的是全民族抗战,原本的标题是《同仇敌忾》。“不准,不美,不新鲜。尽管也是表达全国各地都在抗战,但是让人感受不到960万平方公里大地上的抗战力量。”

  夜深人静,王久辛却没有丝毫睡意,影视之家的走廊里静悄悄的,他像一个苦吟者,一边来回踱步,一边反复咀嚼、推敲。台湾义勇军的抗战,新加坡华侨的抗战,西藏、新疆以及回民支队的抗战……一幅幅鲜活的画面在他脑海里流动起来,灵感像一道光照亮他的眼睛。“我决定这一集叫《大地坚韧》,从南到北,从东到西,从海内到海外,我们同根同族、血脉相连的中华同胞,都在扛着苦难,努力守护这片土地。”王久辛的想法得到专家们的一致赞同。

  王久辛负责后4集文稿的润色,一字一句都绞尽脑汁。他说这是写历史,所以绝对不能展开想像地写,必须是循史而作,在准确上用心,在准确的基础上再努力实现美妙。40天,他住在影视之家,一心扑在工作上,外地读书的女儿放假回来,眼看又要回去,他却只见过两面。尽管如此,他一直表示自己做的不多,“但是自问尽了最大努力”。

网站编辑:秦昊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