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1-1.png
banner1-4.png
banner1-5.png
1111.jpg
1.png
易唯诚:机枪击退日军炮艇
发表时间:2015-08-26    来源:中国电视报字体[大] [中] [小] [打印]  [关闭]
中国电视报记者孙莲莲

 

 

  刚刚退休的易佳是一名摄影爱好者。今年年初,他和几个同样爱好摄影的朋友到长沙东北的幕阜山拍照,回来整理照片的时候,无意中被年逾9旬的父亲易唯诚老人看见,老人一眼就认出:“这不是幕阜山吗?我当年在这里打过好几个月的仗。”

  ●用3种语言审讯俘虏

  易唯诚是一名抗战老兵。上世纪三四十年代,他的部队据守在湘鄂赣三省交界处的幕阜山。有一天晚上,易唯诚带领一支十来人的小队悄悄摸到日军的大冶兵工厂附近侦察,为奇袭做准备。夜色里,他们发现不远处有一个人影在晃动,定睛一看,原来是一个落单的日本兵。易唯诚当机立断带着战友扑上去,那个日本兵猝不及防,很快做了俘虏。

  “英语和日语我都懂一点,就用汉语、英语和日语3种语言审讯他。得知他叫荒木虎雄,是兵工厂的工程师兼翻译。”易唯诚至今记得,“荒木虎雄说他也不愿意侵略中国,是被迫的。后来我们把他送到军部,还因此立了功。”

  ●眼见身边战友被炸死

  1921年,易唯诚出生在一个书香世家,他的祖父曾经做过清朝在新疆的教育官员,相当于今天的教育厅厅长,父母都教过书,学的是新文化,思想开明。易唯诚有一个大他8岁的姐姐,是当时的进步女青年。那一年,姐姐离开家参加抗日,易唯诚也要跟着去,姐姐不让,“你还小,等几年再去。”18岁那年,易唯诚义无反顾地参了军。他说看到报纸上登载的日军在中国的暴行,内心愤慨,一腔热血“只晓得要抗日救亡。”

  那时候,易唯诚是部队里少有的文化人,初中毕业,能写会算,“部队很重视,让我当连指导员,我很喜欢这个工作,跟士兵的关系非常好。”长沙会战,99197师调防湖南洞庭湖沿线,易唯诚作为197590团军士连的指导员,受命驻守新墙河不远的临资口,阻击日军。“那时也不知道叫什么战役,只知道日本人打来了,要守住家门口。”

  易唯诚带领战士们守在临资口的河堤上。“日军小炮艇沿河来袭,我就拿马克沁机关枪扫射,绝不手软。几次把他们打回去,打得他们抬不起头。”见日军退去,易唯诚和战友放松了警惕,他们站在河堤上眺望,忘记了隐蔽。没想到日军去而复返,在艇上开炮。震耳欲聋的爆炸声中,易唯诚眼睁睁地看着身边的战友被炸死,他自己则幸运地与死神擦肩而过。“我是命大”,回想往事,老人感叹。

  易唯诚的亲密战友沈英也牺牲在长沙会战的战场。“我守在临资口,他守在湘阴之西的楼林潭(音)。他作战非常勇敢,被俘后选择了自尽。”易唯诚感叹,“我们是同学,感情非常好,最后一次见面还聊得很开心,谁知没过几天,就听到他牺牲的消息。”

  临资口还是没有守住,易唯诚随部队后撤至重庆。后来他进入黄埔军校就读,毕业后留校任教。“我强烈要求上前线,领导说留校当老师,教育下一代人,也是抗日。”

  ●“吃亏是福”为长寿之道

  解放后,易唯诚回到长沙老家,在中学教书,直至退休。在儿子易佳的眼里,早年间父亲很少讲自己的故事,但是从小就以军队的规矩来教育、要求他们兄弟。“比如坐有坐相,站有站相。坐在椅子上也要脊背挺直,喊‘稍息’之后,才可以靠在椅背上。”

  易佳说,他们小时候住在长沙新开铺机床厂的宿舍,房子后面就是山。“一放假,他就带着我和我弟弟上山去行军拉练,拿着一根树枝在后面督促,‘快走快走’。几个人晒得黑黑的一身大汗回来,我妈妈埋怨他,他就呵呵笑,‘男子汉,没问题!’”

  如今易唯诚老人已90多岁,但是身体健朗,腿脚灵便,视力很好。平时喜欢看新闻,读报纸,读一些与抗战有关的书。易佳说,父亲不抽烟不喝酒,喜欢锻炼,前几年还带着一帮老人打太极拳,这几年年纪大了才渐渐作罢。老人允文允武,写得一手好字,锻炼的空地周围都是他写的标语,什么“锻炼身体有益健康”、“老年人要心情愉快”等等。老人信奉“吃亏是福”,“他从小跟我们讲,知足者常乐,不因为小事斤斤计较。我觉得这是他的长寿之道。”

网站编辑:秦昊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