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1-1.png
banner1-4.png
banner1-5.png
1111.jpg
1.png
一个村庄的抗战记忆
发表时间:2015-08-26    来源:中国电视报字体[大] [中] [小] [打印]  [关闭]
中国电视报记者孙莲莲

 

 

  从岳阳县城出发,驱车一个多小时,来到一个山脚下的小村庄。绿油油的稻田点缀着白墙红瓦的民居,犹如一幅安闲静谧的乡村风景画。中午时分,村民下田归来,三三两两地坐在院子里闲聊,主妇耐心地哄着怀里哭闹的娃娃,黄狗在门边打盹,鸡雏在脚边闲庭信步。时间倒退70多年,这里的人们也一定如今天这般安居乐业,但是日军的侵略打破了平静让这里成为一片战场,良田里架起大炮,幸福的田园生活转眼被轰成碎片。

  ●军人没有不得已

  这里是岳阳县筻口镇的郭家村,村后就是笔架山,山下是被称为“东方马其诺防线”的新墙河。村里流传最广的是史营长血战笔架山的故事。史营长名叫史恩华,是521951131团三营营长。为杀敌报国,他新婚3天就请缨上了战场。

  1939年长沙会战,时任第九战区司令长官的薛岳采用的是“天炉战法”,诱敌深入,分段消耗敌军的兵力与士气,把敌军“拖”到决战地区,再狠狠围歼。中国军队从北向南一路阻击,一直退到新墙河北岸。史恩华受命死守笔架山至少33夜,利用险要地形拖住敌人,让新墙河南岸部队腾出时间来围歼日军。

  激战3天,守军伤亡过半,史恩华接到覃异之师长的电话,“你部任务已达成,如无法坚持,不得已时可向东撤。”史恩华大声回答:“军人没有不得已的时候!”500勇士坚守不退,与日寇拼杀至最后一枪一弹,直至全部壮烈殉国。

  ●死时紧握作战图

  “史营长中等个子,长得蛮好,对老百姓很和气。”郭家村85岁的张炳芳老人至今还能清楚地忆起史营长的样子。他告诉记者,开战前几天,中国军队就派人到村里挨家挨户告诉老百姓,“这里要打仗了,你们赶紧避开,等仗打完了再回来。”那一年张炳芳只有9岁,也被父母带走,一些胆大且没成家的小伙子留在村里,后来他们给张炳芳讲述了战事的惨烈。

  “战斗打了33夜,史营长硬是不退,拼光了全部家底,自己也壮烈牺牲了……山上的树被截断了,土被烧焦了,尸体堆积在一起,已经分不清楚敌我……史营长他们的尸体是老百姓掩埋的,史营长死的时候手里还拿着作战地图,老百姓见状都哭了……”

  “当年史营长就是在这里打仗的。”笔架山上,张炳芳老人指着写有“笔架山战场遗址”的碑石说。硝烟散尽,青山依旧。

  ●爷爷杀过日本兵

  当年,村里不少人都被日军抓去当了挑夫。“好一点的还能有命回来,不好的都不知道死在哪儿了。”筻口镇文化站站长张明告诉记者,“现在还有八九十岁的老人,弟弟在这里,哥哥在另一个地方,就是因为给日本兵当挑夫,挑到那里没办法回来,就留在那里了。日本兵没半点人性的,不把挑夫当人看,动辄打骂,不给东西吃。一些挑夫趁晚上日本兵防备松懈,跑掉了。但只是跑了一个挑夫还不要紧,如果日本兵的东西不见了,剩下的挑夫没有一个可以活下来。”

  那时候日军只要一进村,就是鸡犬不宁,“能拿的都拿走,(村里的)姑娘就把锅底灰抹在脸上”。“老百姓为什么不敢打日本兵?因为日本兵只要少掉一个人,就把这里的房屋全烧光,老百姓全杀掉,很恐怖的。”张明说,面对日军的疯狂报复,老百姓只有含怒隐忍。尽管如此,郭家村的村长郭胜红告诉记者:“我爷爷就杀过日本兵。”

  那一天,郭胜红的爷爷和村里3个年轻人偶遇两个落单的日本兵。这些日本兵刚到村里大肆抢掠过,几个村民都是血气方刚的年纪,胸中的怒火熊熊燃烧。“几个人都有点功夫,躲在老房子的围墙后面,把两个日本兵杀了,枪丢在不远的池塘里。”之后,郭胜红的爷爷回到村里,“告诉大家赶紧跑,自己也过河跑掉了。等他再回来,这里的房子都被烧光了。”

  如今的郭家村又恢复了满眼的绿色,村民们过着宁静的生活。空闲的时候,老人会给孩子们讲当年“跑兵”的故事(日本兵来了,老百姓要跑),告诉他们“要爱国,要团结,保卫我们的国家”。笔架山抗战遗址已经被确定为文物保护单位,村民们在这里修了路,栽了树,便于人们上山凭吊烈士,抗战故事和抗战精神将在这里代代流传。

网站编辑:秦昊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