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1-1.png
banner1-4.png
banner1-5.png
1111.jpg
1.png
季凌:亲身经历两次反扫荡
发表时间:2015-08-26    来源:中国电视报字体[大] [中] [小] [打印]  [关闭]
中国电视报记者王晶

 

 

  “日本人采取扫荡、清剿、清乡、封锁的方式,想把新四军扼杀,然后占领我们的根据地,所以我们进行了坚决的反扫荡、反清剿、反清乡、反封锁斗争。”见到季凌时,他刚刚参加完抗大(中国人民抗日军政大学)九分校纪念抗战70周年座谈会,这位新四军老战士向记者讲述了自己亲身经历的两次反扫荡斗争。

  ●小船摆渡帮大忙

  “敌人扫荡时一般在兵力方面有绝对的优势,因此我们部队采取分散、游击的方式进行斗争。”季凌回忆,第一次经历反扫荡斗争时,他在新四军的战地服务团,相当于现在的文工团。那时候军分区机关为了缩小目标,让战地服务团单独行动,由于武器紧缺,战地服务团四五十个人,只有团长有一把手枪。一天清早,他们看到东、西、南三个方向都出现了小降落伞,“这是日本部队的联络信号,说明敌人已经在三面进行包围了,而当时北面是一条大河。”季凌说,他们很快就听到枪声传来,情况十分危急。

  “当时我们新四军在根据地建立了各种组织,有青年抗日协会、农民抗日协会、妇女抗日协会等。农民抗日协会会长一看我们部队被包围了,就马上出主意让我们赶快向北边大河撤离,他说会安排船到河边接应。”季凌说,当时趁鬼子还没打到村子里,团队领导迅速决定部队往大河方向撤。他们跑到距离河边一两百米时,就看到村民的船已经到了,一共五六条船,把所有人都运到河对岸去了。“那时候是夏天,过了河我们就钻到青纱帐里,避开了敌人。”

  季凌后来听说,他们过河以后敌人就进村子了,而农抗会会长为掩护他们撤离,被敌人残忍杀害了。“这个事情我一直记忆很深,如果不是群众帮助,我们几十个人可能都活不下来。”季凌眼含泪水说道。

  ●桥上“三段”有玄机

  “第二次反扫荡是在1943年,我在军分区当报务员,当时后勤人员都疏散了,军分区司令部的司令员带着精干的指挥机关和作战部加强连还没撤离。”季凌说,那天早上,司令员亲自跑到电台值班室通知他们,“我正在值班,他说让我赶快拆卸设备,敌人要向我们进攻了。他一方面组织部队抵抗,一方面指挥我们电台的同志先撤退。当时我们经过一座桥,河并不是太宽,大概有十多米,但这座桥却有玄机。经过我们改造后一共有三段,中间是灵活的,可以拆卸。”

  季凌说,这是根据地为了防止敌人突然袭击而想出的办法。等部队过河占领阵地之后,就把桥的中间段卸掉了,敌人赶到时看到部队都过河了,桥也卸掉了,只能“望河兴叹”,而此时的新四军已经占领有利阵地,开始打击敌人,轻机枪、手榴弹、步枪几轮之后,敌人就不敢继续前进了。“我们的司令员很高明,就这样让大家顺利脱险了!”

网站编辑:秦昊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