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1-1.png
banner1-4.png
banner1-5.png
1111.jpg
1.png
三通碑刻成日军侵华铁证
发表时间:2015-08-26    来源:中国电视报字体[大] [中] [小] [打印]  [关闭]
中国电视报记者王晶
 

 

  在河北省保定市涞源县文物保管所,保存着三通侵华日军碑刻,分别是“侵华日军重修文庙碑记”、“东团堡战斗侵华日军碑刻”和“三甲村战斗侵华日军碑刻”。记者来到这里时,所长安志敏正在拓印碑刻,他和已经退休的老所长王宏印向记者讲述了这三通碑刻的故事。

  ●房基地挖出侵华碑刻

  王宏印今年63岁,1984年进入涞源县文物保管所工作,3年前退休时已经在这里工作了28年,他讲述了这三块石碑的发现过程。“刻有‘侵华日军重修文庙碑记’的石碑自1943年日本人修建后就一直立在阁院寺内,另外两块则是1986年文物普查的时候发现的。”

  王宏印告诉记者,当年文物普查,他们通过各乡的文物站做了大量调查工作,最终在东团堡乡的乌龙河边找到了“东团堡战斗侵华日军碑刻”,当时这块石碑已经被村民们当做洗衣石多年,一些字迹在洗衣服的过程中被搓掉了。而“三甲村战斗侵华日军碑刻”的发现过程更为曲折,当时文物工作者得到线索,这块石碑早年被一户人家当做房基石盖在了房子里。于是,文物工作者经过现场认真勘查,确定了具体位置,硬是用钢条把这块石碑一点点撬了出来。“以前村民们的文物保护意识很淡薄,不知道文物的意义和价值,但听我们说明情况之后,都特别配合。撬出来之后,我们又给村民找了一块相似的石头,把房子修补好了。”

  ●曾将拓印件赠予杨成武

  “‘惨复天地炮声震,团堡一战台凄惨。此处谁守井出队,彼处谁攻老三团。’这是日军驻涞源警备司令小柴俊男所作的《大日本皇军驻东团堡守备队长恨歌》中,描述东团堡战斗战况的词句。”安志敏讲述,他正在拓印的“东团堡战斗侵华日军碑刻”正是记载这段历史的铁证。当年,东团堡曾经驻有日军一支精锐的士官教导队,在19409月的百团大战涞灵战役东团堡战斗中,八路军发起猛攻,把这批日军全部歼灭。当日军大佐小柴俊男率领的援军赶到战场,为时已晚,所以他才在此地撰写了这首“长恨歌”。同时撰写的还有“三甲村战斗侵华日军碑刻”中的“赞勋歌”,两块都由当时的伪县长刘成瑞立于据点中。

  而“侵华日军重修文庙碑记”,则是小柴俊男听信伪军所言“日军占领孔子宗庙,故战事失利”后,于1943年在阁院寺东侧修建文庙时所撰的碑记。

  安志敏介绍,这三通碑刻是河北省仅存的日本侵略者留下的碑刻,具有极高的历史价值,曾经还送给杨成武将军一份拓印件。而拓印碑刻也是安志敏的工作之一,“每年45月或者9月是最好的拓印季节,涞源县的气候特点是下午容易起风,可能还没拓好就吹干了,所以一般都选择上午进行拓印。”

网站编辑:秦昊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