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1-1.png
banner1-4.png
banner1-5.png
1111.jpg
1.png
蒋万锡:这是我一生的伤痛
发表时间:2015-08-26    来源:中国电视报字体[大] [中] [小] [打印]  [关闭]
中国电视报记者李冰
 

 

  亲历过重庆大轰炸的蒋万锡老人如今已84岁高龄。老人退休前在重庆三峡博物馆工作,做过考古工作,也借着自己的专业,着手调查、整理、搜集与重庆大轰炸、“黑石子”万人坑有关的历史资料。蒋老先生说:“现在听到电视剧里拉的警报声,我仍然感到很揪心,这是我心里一辈子的痛。”

  ●从未料到市区被炸

  蒋万锡在家排行老二,上面有一个大哥,比他大七八岁。在他4岁时,父亲就因病去世,母亲一手将兄弟俩拉扯大。抗战前后,蒋家住在较场口草药街,家里靠经营一个家具店为生,大哥小学毕业后就在店里帮忙。一家人过得虽不富裕,但也算安康。

  后来,蒋万锡上了小学,读一年级。大哥也在这一年结婚了。19385月,日军开始轰炸重庆郊区的机场、军事驻地。“在此之前,我们都没见过飞机。人们都认为,郊区的机场被炸,离我们挺远的,虽然害怕可从没想过日本人会炸到市区来。”谁知1939年之后,日军开始对重庆市区展开大规模集中轰炸。在蒋万锡的印象中,日本飞机一来,市区会拉防空警报,声音凄厉,“第一次轰炸时,谁也没想到,商店还在正常营业,国泰电影院还在放电影,甚至一些市民还跑出来看飞机长什么样。”直到看见炸弹落下,人们才意识到不对劲,四处躲避。“日本人的飞机飞得很低,低到你能清清楚楚地看见上面的飞行员。”蒋万锡说,193953日、4日的轰炸最惨,日军先是丢爆炸弹,将所有房子炸塌,然后再投燃烧弹,当时房子全是砖木结构,一片火海。

  蒋万锡感慨道:“现在想想,我们重庆人很值得佩服。无论你怎么轰炸,只要我们还活着,只要今天的轰炸结束了,我们就继续努力生活下去。那年7月,我家房子也被炸了,大部分货物受损,修整了半个月后才开门。”

  ●兄嫂惨死防空洞内

  1940年,重庆一些大的防空洞相继完工,日机一来就有防空警报,人们听到警报就开始往防空洞跑,伤亡有所减少。离蒋家较近的防空洞是较场口磁器街的大隧道防空洞,里面据说可以容纳几千人。警报一响,蒋万锡的大哥就背着他,拉上妻子和母亲,一起去防空洞避难。后来,蒋母看日军的轰炸没个头儿,便决定将蒋万锡送到郊区的舅舅家。“我母亲说,家里只有兄弟俩,万一一个人有事,至少还可以保全一个。”万万没想到,蒋母一语成谶。

  194066日,住在舅舅家的蒋万锡听人说,大隧道防空洞出事了,死了好多人。蒋万锡一听急忙往市区跑。他赶到防空洞,先看见了母亲,却又听母亲说,大哥大嫂还在里面,没出来。人们开始从洞里往外拉尸体,一排排放在防空洞口,每个人脸上发紫,明显是被闷死的。“那天下午,我大哥和大嫂被人抬了出来,他们俩人脸都是发紫发青,大哥的鼻孔和嘴都出血了,身上全是泥土,还有被踩的脚印,头发也被踩掉一块。我喊他名字,怎么喊都不答应。我大嫂也是一样,她那时才18岁,还怀着8个月的身孕。”蒋老回忆起那时的情景,久久没再开口,含着眼泪愣一会儿。

  后来,他从母亲口中得知,194065日傍晚,日本飞机再次突袭重庆,和平常一样,人们听到警报开始往防空洞跑。大哥要带全家去防空洞,蒋母因为小脚,行动不便,怕拖累孩子,便坚持不走,只让大儿子快带着儿媳和未出世的孙子去安全的地方。不成想,这竟成了他们的诀别。

  ●终于等到日本投降

  大哥死后,母亲精神受到刺激,经常说胡话,家具店也无法再开下去。他们母子俩只好再次投奔乡下的舅舅家。“我很想念大哥,但又不能说。那一年,我们是在极度痛苦中度过的。”蒋万锡说。

  1942年后,因为美国飞虎队的参战,日军轰炸次数渐渐减少。重庆慢慢恢复了平静,蒋万锡和母亲又回到市区。“1945815日下午5点,我和母亲在家里,突然听到街上声音很大,有人大叫:‘号外!号外!日本投降了!’我冲出去,街上全是人,都在大呼:‘投降了!’母亲也出来了,喊了几声安静了、太平了,然后泪流满面。”蒋万锡说,那恐怕是他人生中最开心的一刻。

  可无论如何,当年震耳欲聋的轰炸声、凄厉的警报声永远无法从他脑中抹去。这几十年,他总会想起大哥背着他,拉着嫂子和母亲一起躲避轰炸的场景,继而想起那痛彻心扉的一幕,伤痛至今犹在。

网站编辑:秦昊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