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1-1.png
banner1-4.png
banner1-5.png
1111.jpg
1.png
高原:还原历史的见证者
发表时间:2015-08-26    来源:中国电视报字体[大] [中] [小] [打印]  [关闭]
中国电视报记者李冰
 

 

  87岁的高原是重庆大轰炸幸存者,在那场轰炸中,他家共死伤8人,财物损失惨重。今年5月底,记者来到高原老先生位于重庆渝中区的家中采访。一进门,便看到每个房间的墙上都整齐地挂满了照片。其中,客厅侧墙挂着一幅大约A4大小的单人照,上面有个穿裙子、戴草帽的小姑娘。高原指着照片,眼神哀切,似喃喃自语般说:“我小妹妹特别可爱,很漂亮,那时候属她嘴巴甜,很讨人喜欢的,她就是被炸死的,现在已经去世75年了……”

  ●接连轰炸

  全城陷入一片火海

  “我们家曾三次受日机轰炸,前两次只有财产损失,第三次死伤8人,另外还有6名工人遇难。”高原老先生说,高家第一次被炸是在193953日。“我父亲有栋十层的楼房,这栋楼下面是个印刷公司,听父亲说里面有台刚从国外买回来的机器,价值10万银元,一场轰炸全部报废了。”

  高家第二次被炸是193954日。高家时居的老宅位于那时重庆最繁华的商业中心。在54日这天,这个繁华商圈亦是轰炸目标,轰炸过后,几乎被烧得精光。

  高原说,这两次轰炸对于他家来说,只有财产上的损失,但是在他的印象中,重庆已然处于水深火热之中,全城几乎陷入一片火海,满街都是无家可归的难民。“满城都是撕心裂肺、凄惨的哭喊声,到处是尸体,断手断足;树枝上、电线上、房檐上挂着遇难者的肠肠肚肚,满眼的惨状。”

 

  ●痛失幺妹

  一辈子忘不了的惨状

  在经历了1939年两次大规模轰炸后,高原的父亲决定把家搬到相对偏僻的江北一处住所。那也是个很大的花园,有上百亩,四周都是一二十米的土墙。之所以选择住在这里,是因为江北当时人烟稀少,而轰炸大多集中在人口稠密、商业经济繁华的市区。尽管如此,高家还是特意修了个扎实的防空洞以备不时之需。

  然而,1940731日,家人正在午休,空袭警报响起,90多架日军飞机准备分三批轰炸重庆。日军飞机一般从江北飞到复兴关,再到南岸,然后回头从朝天门那里找目标投掷炸弹。谁知道这一天他们刚走到复兴关看到了等候在那里准备反击的中国战机,于是赶忙调转方向回撤。

  “要知道那些飞机上装满了炸弹,所以飞得又低又慢。为了不影响撤退速度,他们就在掉头回来的途中把炸弹扔在了江北。我家一百多亩的园子里就落了7颗重磅炸弹啊!”高原说,自己当时和哥哥躺在床上,哥哥先反应过来,他也立即跳起来,哥儿俩背起75岁的祖母就和家人往花园的防空洞跑,途中他的脑袋和手被震碎的砖瓦伤到皮肉。进了防空洞,他才看到八弟的胳膊已经被炸弹弹片打穿,母亲的右腿也被炸得血肉模糊。“为母则强,她好像都不知道疼,抱着八弟生生跑进防空洞,白色的旗袍被血染红了大半。八弟的头垂着,手上血流不止,看样子就不行了。六姐伤得也很重,手和脚都坏了,现在六姐91岁了,这么多年只要天气不好,她手脚都钻心的疼。”一家人聚集到防空洞中,却并没有劫后余生的喜悦,他们突然意识到九妹不见了。说到这里,高老抑制不住地“呜呜”哭起来,边哭边说:“我们找了很久,后来才发现她被埋在废墟里,脑壳上有个弹片,鲜血、脑浆混着灰尘,满脸都是。那么可爱、那么漂亮、那么活泼的小妹妹就这么没了。我一辈子都忘不了啊!”

  ●只要活着

  就要坚持讨回公道

  1995年抗战胜利50周年时,高原将自己的亲身经历写入抗议书和索赔书邮寄给了日本《读卖新闻》,从此开始了自己的漫漫抗争之路。

  2000年元旦的时候,高原带着抗议书和索赔书来到了重庆日本领事馆。日本领事退回了抗议书和索赔书,并称对轰炸造成的灾难表示遗憾,但不会给予任何赔偿。高原说,在重庆大轰炸长达5年半的时间里,人们都在恐怖中生活,谁也不知道明天会是什么样子,因为随时都可能面临死亡。日军对重庆的轰炸是无差别轰炸,受害的主要是手无寸铁的老百姓,日本政府应该为此承担责任。“我只要活着,就还要向日本抗议和索赔,为受害者讨回公道。”

  高原于2002年参加了“重庆大轰炸”受害者原告诉讼团,并成了首批对日诉讼原告团团长。诉讼团成员和高原一样都是大轰炸的受害者。然而,时间过去这么多年,亲历者也一个个离世。

  记者一行人来到高原家中时,高老正端着一个瓷杯在喝中药。他见记者好奇,把杯子递过来让记者闻,笑眯眯地说:“难喝得不行,可是每天都要吃。我年初还有180多斤,你看现在只有140斤了。”听老人的儿子说,今年上半年,老人家生了场病,一直慢慢地调养,现在总算恢复起来了。高老语气坚决地说:“我一定得争气,多活几年,享受现在的好日子,也等着我们诉讼成功的到来。”

网站编辑:秦昊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