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1-1.png
banner1-4.png
banner1-5.png
1111.jpg
1.png
陈继和:创办民校的文教英模
发表时间:2015-08-26    来源:中国电视报字体[大] [中] [小] [打印]  [关闭]
中国电视报记者王晶
 

 

  在位于河北阜平县城南庄的晋察冀边区革命纪念馆,记者看到了晋察冀边区“第二届群英大会”部分英模名单。讲解员说,曾在根据地创办了崔家沟民校的文教组英模陈继和,现在就住在阜平县北果园乡崔家庄村。于是记者立即跟他的孙女取得联系,第二天一早就来到他家。

  陈继和今年已经91岁,但时值农忙,他还跟儿子一起下地种玉米。由于陈继和耳朵已经听不见,眼睛因患白内障也看不清了,采访只能通过在一张纸上写关键词的形式进行,字要写得像拳头一样大,他才看得清。但这并不影响交流,老人只要看到关键词,总能很快作出回答,他声音洪亮、绘声绘色地讲述了当年根据地发生的故事。

  ① 文盲记账208元成20008

  陈继和出身地主家庭,家境殷实,1937年抗战全面爆发,年仅13岁、刚刚小学毕业的他就跟着小伙伴偷偷跑去报名参军抗日。不过,因为他当时个子矮、身体弱,没能成功入伍。但后来他却当上了游击队的教员,这说起来还有一段故事。

  “有一次,游击队的炊事员让我跟他一起交账,我一看可是吓一跳,他算出来当月购买米、面、菜的伙食费合计两万多元!我想肯定是哪里有问题,看了一下账单,发现原来费用是208元,他先写了‘200’,接着又在后面加了‘08’,这样208元就变成了20008元。当时区里管财务的张大嫂说‘陈继和,你别回去了,就在这好好教他记账吧。’我就是从那时起开始当教员的,因为当时识字的人太少,我就跟着游击队干文化工作了。”

  陈继和说,他15岁就在游击队正式登记备案了。1940年民校和小学分开,他既教小学又教大人,“大人学校的制度跟小学制度不一样,所以我们叫民校,这就是民校的起源。当时民校的人比小学的人还多,而我们的民校也出了不少人才,有一个后来还当上了副县长。”

  ② 教学法得到聂荣臻肯定

  陈继和当年在根据地运用的教学法因为方法简单、识字方便,得到了聂荣臻的充分肯定。“有一次郑天翔同志告诉我,聂帅非常赏识我这一点。”陈继和一听,特别高兴,于是就越教越起劲。后来证明,他的教学方法是非常科学的,当地老百姓学得很快,很多人在他的帮助下学到了文化知识。

  后来陈继和还和根据地的同志一起编了一套课本,他现在还清晰记得课本中的部分内容:“阜平县,十个区,东南方,多滩地,雨水好,收稻米,共产党,爱人民,八路军,爱百姓……”陈继和说,当时聂荣臻还让郑天翔代表他向阜平县提出建议,表扬陈继和是阜平县的模范。

  194412月,晋察冀边区召开第二届群英大会,陈继和和全区397名战斗英雄、劳动英雄及模范工作者一起当上了战时英雄。会后,《晋察冀日报》发表了《阜平民校教员陈继和》的文章。军区司令员聂荣臻称赞陈继和办民校“是直接为抗战服务的”。

  ③ 两颗地雷炸死33个敌人

  说起五丈湾的地雷大王李勇,陈继和的评价是“聪明、勇敢”,他还讲述了自己亲眼看到李勇用两颗地雷炸死33个敌人的过程。“那时候我们没有地雷,就去五丈湾看李勇那边的情况,当时李勇拿了3个地雷,就埋在离五丈湾不远的一个土坡前,埋好之后大家就散了,等着看怎样炸。结果敌人走上去,地雷却没响。等敌人快过去了,李勇这才端起枪来,朝带头的敌人‘呯呯’打了两枪,把他们的军官打死了。其余敌人往两边一趴一扑,正好趴在了两颗地雷上,两颗地雷全响了,炸死了33个鬼子。这就是李勇在五丈湾开展地雷战的开始。”

  陈继和说,因为炸药匮乏,那时阜平县武装部就二十几个地雷,还有800多个没有炸药的空壳。这时候有一个能人出现了,“有一个姓徐的老头是涉县人,当时他在北沟那边烧硫磺,他跟武装部部长说,你们用‘顺药’炸不开,要用‘横药’。我们都不懂什么是‘顺药’和‘横药’,他说拿柳木炭做的炸药叫‘顺药’,大麻秸做的是‘横药’。于是我们赶紧把配方写上:大麻秸烧成木炭,木炭再加上火硝和硫磺……就这样,我们十几个人在村西的沟里烧出了很多木炭,进而做出了自己的炸药。”陈继和说,按照徐老头的配方,他们从5月一直做到8月,让这800多个空壳都变成了货真价实的地雷,这才有了1943年的地雷战。

  ④ 就地取材的石雷战

  1943年地雷战,800多个空壳都装上了炸药,发现炸药还用不尽,炸药太多了,所以又有了石雷战。”陈继和说,后来李勇去参加冀中的地道战,这期间的民兵带头人李瑞又带领他们开展了石雷战。“当时李瑞想出了这个办法,说我们有炸药配方,地雷不够用的时候就用石雷。什么是石雷?就是把石头凿个窟窿,然后把炸药放进石头里。我们先做了一个实验,石头炸开了,效果非常好,不像以前的铁雷炸不开。”陈继和说。

  于是石雷推广开来。因为就地取材,当地的石雷特别多,后来战争胜利后,当地的村民都用石雷垒猪圈了。“我们这个村里的石雷发洪水都冲没了,如果想看石雷可以去县城里,有人在猪圈里刨出来两个。”

  陈继和说,不管是地雷战、地道战还是石雷战,他认为,成功之处就在于发动了人民,“全民抗战,人民都参与进来,最终我们取得了伟大的胜利!”

  说到激动处,陈继和还唱了自己当年创作的一首歌曲,“卢沟桥上炮声响,烽火连天齐抗战,平型关前黄土岭上,板垣师团成灰土,名将之花凋太行……万众歌颂共产党,推翻三座压人山,齐向前!”这首歌中串联了很多抗战时期的历史故事。

  陈继和的儿子说,其实老人有轻微的“老年痴呆”,很多事情都不记得了。但是讲起抗战期间的故事,却条理清晰。记者听到这,内心久久不能平静,他的记忆在慢慢消退,但这些精彩的片段和细节却伴随了他一生。

网站编辑:秦昊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