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1-1.png
banner1-4.png
banner1-5.png
1111.jpg
1.png
徐充:战火岁月无悔青春
发表时间:2015-08-26    来源:中国电视报字体[大] [中] [小] [打印]  [关闭]
中国电视报记者王晶
 

 

  “我们的国歌《义勇军进行曲》第一句是‘起来!不愿做奴隶的人们!’我就是不愿做奴隶的人们中的一个。”坐在记者面前的是一位器宇不凡的新四军老战士,他叫徐充,今年92岁,党龄已有74年。

  上小学时,因为日本空投的一颗炸弹落在身边,让徐充燃起了抗日斗志,学生时代即加入中国共产党,走上革命道路。他曾担任粟裕司令部作战参谋,与战友们出生入死,迎来了最终胜利。如今,他的眼睛虽然已经失明,但讲起自己所经历的那段战火岁月,依然历历在目,记忆犹新。

  ①小学遭遇日本空投炸弹

      19231230日,徐充出生在上海。读小学时他经历了日军的一次轰炸。“那一天课间,我们看见天上有一架飞机远远地飞过来,那时候飞机见得很少,大家都觉得很新奇。没想到飞机上突然扔下来一枚炸弹,‘砰’的一声就在离我们不远处爆炸了,我们一群小学生吓得四处逃散。”徐充说,从那之后,他几次逃难,1932年,“一二·八”事变,他进过难民收容所;1937年抗战全面爆发,813日日军打到上海,他再次被迫离家。

  “小学时老师教过我们一首儿歌,我现在都记得很清楚:日本人不讲理,杀我同胞夺我地。小朋友快快来,打倒日本出口气。”徐充说,那时候对日本人的仇恨很强烈,抗日的意识很早就形成了。“除了发动战争,日本还对中国进行经济侵略,当时来自日本的布、肥皂、香烟等‘东洋货’充斥市场,我们小学五六年级的时候就开始抵制日货。”

  中学时,徐充接触到学校里的共产党秘密组织,“在他们的启发下,我读进步书籍,唱进步歌曲,还去慰问过曾率‘八百壮士’在四行仓库喋血奋战的抗日英雄谢晋元团长。”徐充说,他那时候拿个小册子请谢晋元题词,谢晋元只题了8个字:“敢死不死,想生不生”,而这8个字从那时起,就深深地印在了他心里。

  194112月,太平洋战争爆发后,日军侵占上海租界。那一年,徐充加入了中国共产党。

  ②第一次参加战斗只有3颗子弹

      19415月,徐充进入中国人民抗日军政大学学习,担任班长。在那里,他学会了打枪、射箭、投弹,“手榴弹要投20米以上才能保证自身安全,当时最厉害的同学能投六七十米,我练到最后,最远能投40多米。”徐充说,那时候子弹很少,学习期间用子弹打靶只有一次,他十弹九中。

  “我第一次参加战斗是在盐城东边一个小镇,那里有日本鬼子和伪军的据点。当时军部要转移,我们的任务是在据点附近牵制住敌人。”徐充说,那次任务中他只有3发子弹,当时负责先头进攻的是另一个排,徐充和战友们先卧倒等候命令。战斗打响后,敌人的探照灯就照过来了,他们伏在地上一动不动,“那时候开枪是要等命令的,命令上子弹就上子弹,命令开枪再开枪,不像很多影视剧中演得那样,拿起枪就打,我们没有那么多子弹。”不久,一个排长受伤了,连长命令徐充护送他去后方进行救治,所以徐充参加这次战斗不到半小时,还没放枪就结束了,但他由此从一名青年学生转变为革命军人。

  此后,徐充参与了多场战斗,“我们当年主要是靠游击战、夜战、近战、袭击战等,近战是指近距离作战,碰到敌人,手榴弹一扔,爆炸后就冲上去,袭击战是指通过袭击、埋伏、迂回包围的方式与敌人战斗。”徐充印象最深的一次袭击战是在二窎镇附近的谢家渡,“当时日军机枪、炮很齐全,我们火力不如他们,就在河的一边埋伏着,趁敌人过桥的时候发起袭击,那一次歼灭敌人几十个,大队长保田中佐也被我们打死了。”徐充说,他们之后把这具尸体送到城里,日本军官还给他们写了一封信,信中提出不要打暗战,要求正面开战。徐充觉得很可笑,作为双手沾满中国人鲜血的侵略者,有什么资格提出这种要求?

  ③战争中留下的“酒窝”

  新四军在战争中牺牲是巨大的,有太多人受伤甚至牺牲生命,徐充的一个同学在江南抗日义勇军,有一次行军中他发现前方有敌人,就回头叫班长。结果一颗子弹击中并打穿了他的脸部,牙齿都打掉了。后来,脸上的伤痕也伴随了他一辈子。“我们还开玩笑说,战斗给他留下了两个酒窝,把他变漂亮了。这位同志现在在武汉,我们经常打电话联系,但是他现在有点‘老年痴呆’了,有时明白有时糊涂。”徐充说,还有一个跟他非常要好的同学,当年在扬州被敌人打中腹部,“那时候医疗条件有限,他流血过多很快就牺牲了。”说到这,徐充的声音颤抖着,眼中满是泪水,他说:“实在抱歉,我有点控制不住情绪。”

  194112月,徐充在抗大九分校的校部工作,他又一次看到了身边同志的牺牲。那天,刚刚到达宿营地,徐充就开始做纪念“一二·九”的墙报,“我正在做墙报的时候,听到外面打起来了,就赶快拿起油印机保护好。当时我们校部先转移,在阵地上留了一个班掩护,可是在我们成功转移后,去传达消息的通讯员在路上牺牲了,所以这一个班的同志因为没接到撤退命令,一直坚持与敌人战斗,直到全部牺牲……”徐充说,这次战斗中,一个指导员和二十几个战士都离去了。

  ④反“封锁”的奇招妙计

  说起当年开展的反“封锁”战斗,徐充表示新四军有很多妙计。比如,他曾动员群众一起破坏敌人建的公路,“那时候不是柏油路,都是泥土路,我们就在路上挖比敌人的车轮子还要大的坑,两边都是坑,敌人的汽车是开不过去的,而我们的自行车却可以从中间通过。”

  徐充说,当地河流很多,桥也不少,后来他们就把桥都拆掉,在水下打暗坝,表面上看起来都是水,新四军和老百姓却可以从上面走过。“敌人不知道暗坝存在,而这个暗坝还有一个作用,由于敌人的汽艇吃水要深一点,他们开到这里就开不过去了,而我们做的小船是平底的,到这里可以把它拖过去继续走,老百姓都说这种暗坝是‘新四军的公路’。”

  过铁路封锁线更是需要斗智斗勇,“我们一般都是晚上悄悄地过,但经常有铁甲车巡视,探照灯到处照,铁路两边还有通电的铁丝网,一碰就会触电,所以特别困难。”徐充说,当年的新丰车站是伪军据点,其中有大概十几个日本人,其余都是伪军。“在我们要过封锁线的当天,地下党事先做好工作,让秘密党员跟伪军头一起请日本人吃饭,吃了饭再带着出去玩,站岗的都是我们的人,这样我们就能过去。在通过带电铁丝网的时候,我们用门板把上面顶起来,下面压住,人从中间钻过去。”

  ⑤铁的纪律让百姓信服

  徐充说,其实最初老百姓并不了解新四军,日本特务和国民党都造谣说共产党“杀人放火”,后来新四军用行动证明了这是一支人民的队伍,逐渐和老百姓成为一家人。“有一次我们夜行军,到达一个村庄已经半夜了,领导派我们几个人到村庄里去借房子。我敲了一户人家好半天,门才开一条缝,一个老太太伸出头看了看,我说我们是新四军,想借房子住一下。进去后发现房子蛮大,不知为什么就老太太一个人。”

  第二天早上,徐充和战友们一起来就按照纪律挑水、打扫卫生,这让老太太很吃惊。白天,村庄里慢慢人多了起来,徐充这才得知,原来之前村里人听说有部队要来,都躲到山上去了,后来见这支队伍没有作恶,人们才敢下山。这时候,老太太家也回来了一对中年夫妻和一个十几岁的孩子。“女主人说看我长得蛮和气,问我为什么加入了‘杀人放火’的队伍。我说‘你看我和借住的几个同志像不像这样的人’?她说都不像。我说‘你受骗了,共产党不是你所听说的那样’,她笑着点了点头。后来撤离时,她的儿子还提出要加入我们的队伍。”

  “还有一次是1943年初的春节,我们到一个村庄时天还没亮,为避免打扰百姓,我们就在外面靠着墙睡。天亮了,村民们一开门,看到这样的情景很感动,马上请我们进家里。”徐充说,新四军的纪律很严格,尽量做到不打扰群众,他们离开一个地方之前,还会专门挨家挨户去问:稻草有没有铺好,门板安没安好,借的东西有没有还,损坏东西有没有赔……

  ⑥用独特方式给党过生日

  抗战期间的条件很艰苦,但即使在最困难的条件下,新四军也没有放弃文化生活。194271日党的生日那一天,徐充所在的抗大九分校,白天政委做了报告,晚上大家一起开晚会。“当时我们周围都是鬼子的据点,三五公里就有一个,怎么办呢?我们就派出4个游击小组,带着枪,到那些据点扔两个手榴弹、开几枪,东西南北都是这个样子,分散鬼子的注意力。”徐充说那时候没灯光就用蜡烛,没有幕布就用“人幕”,“几个战士排成一排,从中间分开,然后朝两边走下去,就算是幕布拉开了”。

  抗战后期,新四军一师过江到了天目山一带,“中央让我们往南向浙江一带发展,任务是收复上海、打到南京,配合盟军的登陆。”徐充还记得抗战胜利那天,战地文工团在演一个戏叫《前线》,是苏联作家柯涅楚克的作品,戏里有一个人物叫客里空,爱讲空话,“我们在休息的时候还在开玩笑,说‘说话可不要客里空’,这时候突然得到消息:抗战胜利了!日本宣布投降了!当时还真有点不敢相信!”徐充说:这个消息真是太振奋人心了,那一刻,很多人激动地掉下了眼泪,抗日战争终于获得了最后的胜利!

  后记

  结束对徐充老人的采访,我的耳中始终回荡着国歌的旋律,于是闭上眼睛,认真地在心中唱了一遍。这首从小唱到大的歌曲,此刻再次震撼了我的心。生在和平年代的我们,没有理由不去探寻和铭记那段“血肉筑成我们新的长城”的历史。

网站编辑:秦昊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