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党建网首页 > 专题库 > 孔子 > 专家讲儒
吴为山:我塑孔子像
发表时间:2014-09-28    来源:党建网字体[大] [中] [小] [打印]  [关闭]
  

中国雕塑院院长 吴为山

 

  自1994年至今的20年间,我创作了数十尊造型有异的孔子塑像,通过模制、翻版成数百尊,立于世界各有关重要场合。

  对人的价值之评述往往要退远到一定的时空。当我们遥望一个历史人物的背影,便油然追问:他给这个世界照亮了什么?

  对于孔夫子,我们可以说:他对一个伟大民族的深层心理、道德伦理产生了久远的影响。

  今天塑孔子像远非“像的意义,更在于立碑。

 

  A

  20多年来,我钟情于现当代历史文化人雕塑创作,对象多是耄耋之年的学者、艺术家。可塑性的泥在满怀深情之手的运作中,常常痛快淋漓地表现着生命的颤动。以此法创作则塑痕鲜明,流动性大,可以凝固瞬间的变化和感受。

  我塑孔子,开始也习惯用这种手法。但越塑越觉得,作为中国古代文化符号的孔子,应有的凝重与浑朴失去了。

  匡亚明先生曾说:“世界历史三大名人,耶稣、释迦牟尼、孔子,前两者搞宗教,而孔子一生为人类,我看孔子更伟大。虽然古书中对孔子的形象有描写,唐代吴道子、宋代马远均有画本传世,但文字描述中多奇象。马远的画太夸张,前额宛如年画中的老寿星;吴道子画得飘逸、有仙气,但转化为雕塑,则分量不够。以西方雕塑写实的手法塑造,尽管高额、垂耳、长须等特征都出来了,却缺乏古意。

  文化人的长相对应其文化特性。而文化的生成受时间、空间及种族影响。凡大哲皆为某一文化之代表,故有异相、奇相,非以一般意义上的比例、结构所能刻画。所谓古意便是时间的悠远,它是古代文化留给我们挥之不去的想象与意象。

  由此,我想到了中国古代石窟雕塑,那体积的稳衡和精神的恒久,均是不拘泥于生理结构,注重整体体量对比所致,它有历史的遥远与静穆。这是“古法,是我们文化中的生命音符,是古代匠师对天、地、人认识的朴素体现。以此法塑孔子会获得文化背景与文化符号的谐和——内容与形式的同构,就如同在古代的歌谣中寻找一个古代的人和事。

 

  B

  找到了形式的框架,接下来碰到的是如何具体塑造孔子这个问题。

  老百姓心中自有一尊只可意会而不可言状的孔圣人像!我专门找到了孔子嫡传后代的照片,但令人失望,并不是我心目中的孔子相貌。根据我多年塑历史文化名人的经验,我觉得冯友兰、匡亚明身上有这种影子,特别是冯老由内到外的一股儒气,浓密丰茂的胡须;匡老饱满的天庭……这是儒学精神熏陶出来的!

  从这一点,我们也可以看到文化的源流、渗透是何等的潜移默化,甚至影响到人的长相。仔细回味,我所熟识的大文化人,几乎或多或少有孔子的影子,未必全在长相,有的体现在举止言谈中。即我们所说的“儒雅之气

  1994年,我塑孔子胸像时把他塑成一个循循善诱的长者:慈祥、渊博。外形上尽量单纯,舍弃一切不必要的凹凸,轮廓趋于弧线,身体以半圆体喻示儒家的中和,衣纹用阴刻线表现,简朴、纯化,古韵十足。

  这尊孔子胸像立于南京博物院,他头微前倾、谦恭、大度。见者都说,是“春秋战国时的鲁国人

  2006年,我的雕塑展在中国美术馆举办,主题为文心铸魂,重在展示古今贤人雕像。孔子像的意义不言而喻。在美术馆展览不但要注重思想性、文化性,更应注重艺术性。因此,如何淋漓尽致地表现作者的理解和情感,使技巧得到充分发挥,是体现艺术性的重要因素。我似见:在时空里,他是云中之巅峰;在文化里,他是和煦之春风。当然,他更是一尊凛然的化石,那仁慈,从脸上道道皱纹中绽出,似山脉水系,流韵弥长。手的礼仪则传达着,孔子之仁,二人为仁,乃人与人,人与社会之伦理关系。

  这尊孔子塑像以大方淳正为造型基调,形体的线面变化在敲塑、压塑中呈现。创作的快捷和感觉的敏锐成为二重奏,在拍、削、切、揉等手法的交响里锤炼出平实、大方、温和、仁慈的孔子形象。体量的厚实与凝重,外化了大哲大圣的文化内涵。

  我仰望着他,禁不住作诗一首:

  春风宣圣煦千秋,

  仁者爱人励索求,

  盘古当今弘教化,

  和谐日月满神州。

  这尊两米高的孔子像成为中国美术馆“文心铸魂——吴为山雕塑艺术展”100多件塑像中文化的核心。

  著名的古典主义雕塑家、英国皇家肖像雕塑家协会主席安东尼先生,在南京博物院吴为山文化名人馆观看了这尊孔子像后写道:现在我坐在这里看孔夫子,觉得他就是那样,越看越觉得是那样,那么久远,就像我国的莎士比亚,他像一条河流的源泉,像中国文化长河的源头,放在中心是非常好的设计,似乎所有这些雕像都源于孔夫子。安东尼的评论阐述了“中心问题,不仅是空间中心,也是精神中心,这可能也是西方城市公共广场中心理念的延展。

 

  C

  同样,这尊两米高的孔子像还为我2010年创作7.9米高的孔子像提供了借鉴。

  我塑的这件7.9米高的孔子像将立于室外广场。室内雕塑与室外雕塑有别,并非只有尺度差异。关键在于室外雕塑的参照对象是天、是地,这尊7.9米高的孔子像背靠雄伟高大的建筑,面对众生川流的街衢,它当元气淋漓、壁立千仞。故雕塑必须大,所谓大,不只是尺度的概念,更多是气象、气度。它体现在雕塑自身各部分造型的体量对比关系以及轮廓线的角度、线面交接关系的塑造。当然本质是作者的胸境,胸纳乾坤,天地为塑。否则,尺度再大,也只是小模型而已。

  我根据自己创作的79公分孔子像小稿进行等比例放大,结果10倍于模型的大稿并未显大。原因在于放大后的雕塑其视觉方位及心理感受已不同于小稿。它必须延展竖向的线沟,增强高远,才能形成仰止感。

  我通过研究乐山大佛、研究云冈和龙门石窟,对这些造型规律获得感悟。此中有以小观大、以大观小的宇宙观和观察方式与造型智慧。北魏时期高僧昙曜在云冈石窟的主佛雕造时已妙用了线体的关系。雄阔浑然的量体辅以疏密有殊的经纬,由此而生发的庄严肃穆感和神秘崇高感,是我们民族的造型之法,是古法。

  立于现代都市广场的孔子像,倘以相对写实的形体衣纹表现,则在视觉语言上格格不入于现代建筑。古代衣冠是古代文化的样式,它在反映时代精神的同时将封建文化的信息传递给观众。而孔子的概念已超越作为“古人的孔子,它是跨时空的精神坐标,当是一座文化泰山。

  立意既定,形式天成。故而,孔子的造型便在人的生理结构与山体之间找到了结合点。自上而下纵观,山脚、山腰、山顶,层层递进;自左而右横看,道道天沟,一泻而下,纵横万里。或峭壁奇凸、或峰壑互生。孔子面含春风,满怀慈爱,智者仁相,巍然山巅。这种文化与自然的双重意象使得它与现代都市环境虚实共存,古今相融,这是自然之法。

  古人长于在主体与客体间找到平衡,在人与自然的和谐里获得意象,这意象令人们由诗性表达遁入哲学反思。科学理性、现实功利愈来愈远离于这诗性、哲学,它反映在造型上为俗相横生。今天,文化复兴的意义在于呼唤那些失去的魂魄。唯念唯此,像成诗成:

  其一

  注经立传“易乾坤,

  德润中华蔚国魂,

  治乱兴亡多少事,

  崇儒浴日正逢辰。

  其二

  铁树扬花吟杏雨,

  至圣大哲寿尧天,

  国学苑里群贤起,

  构厦华章日益妍。

  2011年1月,这尊孔子像始立于中国国家博物馆,成为一个令人瞩目的文化符号。

 

  D

  在创作的过程中,我把生命、诗性和情怀注入每一尊孔子雕像,雕塑的每平方毫米都留下了我的指纹。由于太过于投入便常常不知自己身在何处,恍如走进那个时代,边塑边与之对话,仿佛真的和孔子有过交往,并且相知很深。

  如今,我所塑的数百尊孔子像已成为中国的文化大使,走向了全国,走向了世界。

  2008年10月,一尊普世端立、体现了中国传统文化精粹的孔子塑像,被位于英国剑桥的费茨威廉博物馆收藏并陈列于博物馆广场中央,成为东方文化、教育先圣的象征;

  2009年531日,孔子像被南京大学作为礼品赠送给时任中国国民党主席吴伯雄先生,吴先生手抚孔子像深情地说:文化是凝聚海峡两岸不可磨灭的力量

  2012年9月,孔子像在联合国总部展出。潘基文秘书长发表讲话:孔子的雕塑则让我回忆起了自己的童年。我在儒家传统中长大,儒家思想对我一生的发展产生了重大的影响。孔子教导我们: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时至今日,这番话依然是真理。

  随着孔子像在意大利国家博物馆,在韩国奥林匹克公园,在台湾、香港、澳门的永久落户,雕像的文化作用愈显突出,它向世界传达了中华文化的源远流长,让世人发出许多思接千古的文化感慨。

网站编辑:黄 武
read_image.jpg
舞之梦1.jpg
佤山雄鹰1.jpg
我是你的记忆1.jpg
水稻女儿1.jpg
农家欢歌1.jpg
领路人1.jpg
玛吉米的桥1.jpg
兵嫂1.jpg
爱在无影灯下.jpg
留守明天.jpg
竹竹站起来.jpg
看山工.jpg
老兵.jpg
百度.jpg
一诺一诺千金.jpg
孝女.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