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党建网首页 > 专题库 > 孔子 > 拾英
第十九篇:子张
发表时间:2014-09-28    来源:党建网字体[大] [中] [小] [打印]  [关闭]

子张第十九

【本篇引语】

本篇共计25章。其中著名的文句有:“见危致命,见得思义”;“仕而优则学,学而优则仕”;“君子之过,犹日月之食”;“其生也荣,其死也哀”。本篇中包括的主要内容有:孔子学而不厌、不耻下问的精神;孔子对殷纣王的批评,孔子关于学与仕的关系,君子与小人在有过失时的不同表现,以及孔子与其学生和他人之间的对话。

19.1

【原文】

子张曰:“士见危致命,见得思义,祭思敬,丧思哀,其可已矣。”

【注释】

致命:奉献生命。

【大意】

子张说:“士人遇见国家危险,能献出自己的生命,见到有利益可得,能考虑是不是合乎道义,祭祀时能想到恭敬严肃,临丧时能想到悲哀,这样做就可以了。”

【评析】

“见危致命,见得思义”,这是君子之所为,在需要自己献出生命的时候,他可以毫不犹豫,勇于献身。同样,在有利可得的时候,他往往想到这样做是否符合义的规定。这是孔子思想的精华点。

19.2

【原文】

子张曰:“执德不弘,信道不笃,焉能为有?焉能为亡?”

【注释】

亡:同“无”。

【大意】

子张说:“执守仁德不能发扬光大,信仰道义不能专一诚实,这样,怎么好算他有?又怎么好算他没有?”

19.3

【原文】

子夏之门人问交于子张。子张曰:“子夏云何?”对曰:“子夏曰:‘可者与之,其不可者拒之。’”子张曰:“异乎吾所闻:‘君子尊贤而容众,嘉善而矜不能。’我之大贤与,于人何所不容?我之不贤与,人将拒我,如之何其拒人也?”

【注释】

嘉:嘉许。

与:同“欤”。

【大意】

子夏的门人向子张询问交友之道。子张反问:“你们先生子夏怎么说呢?”门人说:“子夏说:‘可以为友的,就与他交友,不可为友的,就拒绝不和他相交。’”子张说:“这和我听说的不同了:一个君子,该尊崇贤者,同时也宽容众人,应该嘉许贤善人,也哀矜那些能力差的人。如果我是个大贤人,对人有什么不能容忍的呢?如果我自己不贤,别人将会拒绝我,我哪里还能拒绝别人呢?”

19.4

【原文】

子夏曰:“虽小道,必有可观者焉;致远恐泥,是以君子不为也。”

【注释】

小道:指某方面的技能、手艺,如古代所谓的农、圃、医、乐、百工等。

泥(nì):拘泥,不通达。

【大意】

子夏说:“虽然是小小的技艺,也一定有可取之处;但想靠它成就远大的事业恐怕行不通,所以君子不去从事这些小技艺。”

19.5

【原文】

子夏曰:“日知其所亡,月无忘其所能,可谓好学也已矣。”

【注释】

亡:同“无”。

【大意】

子夏说:“每天能知道所不知道的,每月能不忘记所能做的,可以说是好学了啊!”

【评析】

这是孔子教育思想的一个组成部分。孔子并不笼统反对博学强记,因为人类知识中的很多内容都需要认真记忆,不断巩固,并且在原有知识的基础上再接受新的知识。这一点,对我们今天的教育也有某种借鉴作用。

19.6

【原文】

子夏曰:“博学而笃志,切问而近思,仁在其中矣。”

【注释】

笃志:志,意为“识”,此为强记之义。

切问:问与切身有关的问题。

【大意】

子夏说:“学习广博的知识坚守志向,到近处去发问思考,仁就在其中了。”

【评析】

这里又提到孔子的教育方法问题。“博学而笃志”即“博学而强记”,再一次谈到它的重要性的问题。

19.7

【原文】

子夏曰:“百工居肆以成其事,君子学以致其道。”

【注释】

肆(sì):古代制造物品的场所,手工业作坊。陈列商品的店铺也叫肆。

【大意】

子夏说:“各行各业的工匠们要整天在作坊里工作来做成他们的器物,君子要终生学习来实现道。”

19.8

【原文】

子夏曰:“小人之过也必文。”

【注释】

文:文饰,掩饰。

【大意】

子夏说:“小人犯了错误一定会去掩饰。”

19.9

【原文】

子夏曰:“君子有三变:望之俨然,即之也温,听其言也厉。”

【大意】

子夏说:“君子的态度感觉上有三种变化:看上去严肃可畏,接近他温和可亲,听他说话言辞精确。”

19.10

【原文】

子夏曰:“君子信而后劳其民;未信,则以为厉己也。信而后谏;未信,则以为谤己也。”

【大意】

子夏说:“君子等民众信任他了,再役使他们;否则他们将会怨他有意折磨自己。要先取得君主的信任,而后去劝谏;否则,他就会以为你是在诽谤他。”

19.11

【原文】

子夏曰:“大德不逾闲,小德出入可也。”

【注释】

大德、小德:指大节小节。

闲:木栏,这里指界限。

【大意】

子夏说:“人的德行,大处不可以逾越界限,小处有些出入是可以的。”

【评析】

这一章提出了大节小节的问题。儒家向来认为,作为有君子人格的人,他应当顾全大局,而不在细微末节上斤斤计较。

19.12

【原文】

子游曰:“子夏之门人小子,当洒扫应对进退,则可矣。抑末也,本之则无,如之何?”子夏闻之,曰:“噫!言游过矣!君子之道,孰先传焉?孰后倦焉?譬诸草木,区以别矣。君子之道,焉可诬也?有始有卒者,其惟圣人乎!”

【注释】

抑:但是,不过。转折的意思。

倦:当是“传”字之误。一说是倦,指并不因为不是本原的知识而倦教。

诬:欺骗。

【大意】

子游说:“子夏的门人,做些洒水扫地、言语应对等接待迎宾的事是可以的,但这不过是细枝末节,若论到本原,就没有了,这怎么办呢?”子夏听了说:“噫!言游错了!君子之道,哪些是先传授,哪些是后传授的呢?道好比草木,是要区别各种类别的。君子之道,怎么可以用欺妄来对人呢?能够按照次序有始有终传授的,大概只有圣人吧!”

【评析】

孔子的两个学生子游和子夏,在如何教授学生的问题上发生了争执,而且争得比较激烈,不过,这其中并没有根本的不同,只是教育方法各有自己的路子。

19.13

【原文】

子夏曰:“仕而优则学,学而优则仕。”

【注释】

优:有余力。

【大意】

子夏说:“做官有余力就应该学习,学习有余力就可以做官。”

【评析】

子夏的这段话集中概括了孔子的教育方针和办学目的。做官之余,还有精力和时间,那他就可以去学习礼乐等治国安邦的知识;学习之余,还有精力和时间,他就可以去做官从政。同时,本章又一次谈到“学”与“仕”的关系问题。

19.14

【原文】

子游曰:“丧致乎哀而止。”

【大意】

子游说:“丧礼只要表现遭丧者的悲哀就可以了。”

19.15

【原文】

子游曰:“吾友张也,为难能也!然而未仁。”

【大意】

子游说:“我的朋友子张是难能可贵的人,然而也没有达到仁。”

19.16

【原文】

曾子曰:“堂堂乎张也,难与并为仁矣。”

【注释】

堂堂:仪表壮伟。一说,高不可攀。据说子张注重外表,为人重在“言语形貌”,不重在“正心诚意”。

【大意】

曾子说:“仪表壮伟的子张啊,却难以与他一起做到仁。”

19.17

【原文】

曾子曰:“吾闻诸夫子:人未有自致者也,必也亲丧乎?”

【大意】

曾子说:“我听孔子说:人没有能自己竭尽其情的,如果有,必定是父母去世的时候吧?”

19.18

【原文】

曾子曰:“吾闻诸夫子:孟庄子之孝也,其他可能也;其不改父之臣与父之政,是难能也。”

【注释】

孟庄子:鲁国大夫孟孙速。他的父亲孟孙蔑,品德好有贤名。

【大意】

曾子说:“我听孔子说:孟庄子的孝顺,其他方面别的人都能做到;但他不改换父亲的旧臣,不改变他父亲的政治措施,是难以做到的。”

19.19

【原文】

孟氏使阳肤为士师,问于曾子。曾子曰:“上失其道,民散久矣!如得其情,则哀矜而勿喜。”

【注释】

阳肤:相传是曾参的七名弟子之一。

矜:怜悯。

【大意】

孟氏任用阳肤为狱官,阳肤去向曾子请教。曾子说:“统治者丧失道义,民心已经离散很久了!如果了解了百姓受屈犯法的实情,就应当同情他们,而不要因为明察而自喜啊。”

19.20

【原文】

子贡曰:“纣之不善,不如是之甚也。是以君子恶居下流,天下之恶皆归焉。”

【注释】

纣:名辛,史称帝辛,“纣”是谥号。商朝最后一个君主。

是:代词,指人们传说的那样。

恶(wù):讨厌,厌恶,憎恨。

恶(è):坏事。

【大意】

子贡说:“殷纣王的不善,不如传说的那么严重啊。因此,君子不肯居下流的地位,使天下的一切坏事都归到他的头上来。”

19.21

【原文】

子贡曰:“君子之过也,如日月之食焉:过也,人皆见之;更也,人皆仰之。”

【大意】

子贡说:“君子有过错,如同日蚀月蚀:他犯错,人们都看得见;改正,人们都仰望着他。”

19.22

【原文】

卫公孙朝问于子贡曰:“仲尼焉学?”子贡曰:“文武之道,未坠于地,在人。贤者识其大者,不贤者识其小者。莫不有文武之道焉。夫子焉不学?而亦何常师之有?”

【注释】

公孙朝:卫国大夫。

坠于地:掉到地上。

常师:固定的老师。

【大意】

卫国的公孙朝问子贡说:“仲尼的学问是从哪里学来的?”子贡说:“周文王、周武王之道并没有落到地上失传,还有人能知道。贤能的人了解、记住了大的方面,不那么贤能的人了解记住了小的方面,到处都有文武之道。我的老师哪里不能学?而且他何尝有固定的老师呢?”

【评析】

这一章又讲到孔子之学何处而来的问题。子贡说,孔子承袭了周文王、周武王之道,并没有固定的老师给他传授。这实际是说,孔子肩负着上承尧舜禹汤文武周公之道,并把它发扬光大的责任,这不需要什么人讲授给孔子。表明了孔子“不耻下问”、“学无常师”的学习过程。

19.23

【原文】

叔孙武叔语大夫于朝,曰:“子贡贤于仲尼。”子服景伯以告子贡。子贡曰:“譬之宫墙,赐之墙也及肩,窥见室家之好;夫子之墙数仞,不得其门而入,不见宗庙之美、百官之富。得其门者或寡矣。夫子之云,不亦宜乎!”

【注释】

叔孙武叔:名州仇,鲁国大夫,三桓之一。

子服景伯:名何,鲁国大夫。

宫:房屋。秦代之前所有的住所,不论尊卑都叫宫。

仞(rèn):古代长度单位,七尺为一仞。

宜:相称,适宜。

【大意】

叔孙武叔在朝廷上对大夫们说:“子贡比孔子强。”子服景伯把这话告诉了子贡。子贡说:“拿宫墙来比方,我的墙到肩那么高,能看见屋里的美好;我老师的墙有几丈高,不找到门无法进入,见不到宗庙的美好和房屋的富有。能找到门进去的人太少了。那位先生这样说不也是自然的嘛!”

19.24

【原文】

叔孙武叔毁仲尼。子贡曰:“无以为也!仲尼不可毁也。他人之贤者,丘陵也,犹可逾也;仲尼,日月也,无得而逾焉。人虽欲自绝,其何伤于日月乎?多见其不知量也!”

【注释】

多:用作副词,只是的意思。

【大意】

叔孙武叔诋毁孔子。子贡说:“这样做是没用的!孔子是毁谤不了的。别人的贤良像丘陵,还可以翻越;孔子的贤良像日月,无法越过。有人虽然想要自绝于日月,对日月有什么伤害呢?只显出他自己的不知高低而已。”

19.25

【原文】

陈子禽谓子贡曰:“子为恭也,仲尼岂贤于子乎?”子贡曰:“君子一言以为知,一言以为不知,言不可不慎也。夫子之不可及也,犹天之不可阶而升也。夫子之得邦家者,所谓立之斯立,道之斯行,绥之斯来,动之斯和,其生也荣,其死也哀。如之何其可及也?”

【注释】

陈子禽:陈亢,字子禽。参见《学而第一》第十章注。

知:同“智”。

道:同“导”。

【大意】

陈子禽对子贡说:“您对仲尼故意表现恭敬的吧,仲尼怎么能比你贤良呢?”子贡说:“高贵的人只一句话就能表现出明智,只一句话也可以表现出不明智,说话不可以不谨慎啊。我老师的不可企及,如同天不可以阶梯攀登而上一样。我们老师如果能得到治理国家的权位,就像所说的:教民立,民就立。导民行,民就行。经过他安抚,人民都来归附。经过他鼓动,人民和睦团结。他活着时大家很荣耀,他死了,大家都很悲伤。这样的人,我怎么能赶得上呢?”

【评析】

以上这几章,都是子贡回答别人贬低孔子而抬高子贡的问话。子贡对孔子十分敬重,认为他高不可及。所以他不能容忍别人对孔子的毁谤。 

 

 

网站编辑:范绍峰
read_image.jpg
舞之梦1.jpg
佤山雄鹰1.jpg
我是你的记忆1.jpg
水稻女儿1.jpg
农家欢歌1.jpg
领路人1.jpg
玛吉米的桥1.jpg
兵嫂1.jpg
爱在无影灯下.jpg
留守明天.jpg
竹竹站起来.jpg
看山工.jpg
老兵.jpg
百度.jpg
一诺一诺千金.jpg
孝女.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