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党建网首页 > 专题库 > 孔子 > 拾英
第十一篇:先进
发表时间:2014-09-28    来源:党建网字体[大] [中] [小] [打印]  [关闭]

先进第十一

【本篇引语】

本篇共有26章,其中著名的文句有:“未能事人,焉能事鬼?”“未知生,焉知死”;“过犹不及”等。这一篇中包括孔子对弟子们的评价,并以此为例说明“过犹不及”的中庸思想;学习各种知识与日后做官的关系;孔子对待鬼神、生死问题的态度。最后一章里,孔子和他的学生们各述其志向,反映出孔子政治思想上的倾向。

11.1

【原文】

子曰:“先进于礼乐,野人也。后进于礼乐,君子也。如用之,则吾从先进。”

【注释】

进:指学习、掌握礼乐。

野人:指没有官位爵禄的平民。

君子:指贵族,高官。

【大意】

孔子说:“先学习礼乐而后做官的是没有做过官的一般人,先有了官位而后学习礼乐的是卿大夫的子弟。如果我要选用人才,那么我会选择先学习礼乐的人。”

【评析】

在西周时期,人们因社会地位和居住地的不同,就有了贵族、平民和乡野之人的区分。孔子这里认为,那些先当官,即原来就有爵禄的人,在为官以前,没有接受礼乐知识的系统教育,还不知道怎样为官,便当上了官。这样的人是不可选用的。而那些本来没有爵禄的平民,他们在当官以前已经全面系统地学习了礼乐知识,然后就知道怎样为官,怎样当一个好官。

11.2

【原文】

子曰:“从我于陈、蔡者,皆不及门也。”

【注释】

及:在。

【大意】

孔子说:“跟着我在陈国、蔡国的弟子们,现在都不在我的门下了。”

【评析】

公元前489年,孔子和他的学生从陈国到蔡地去。途中,他们被陈国的人们所包围,绝粮7天,许多学生饿得不能行走。当时跟随他的学生有子路、子贡、颜渊等人。公元前484年,孔子回鲁国以后,子路、子贡等先后离开了他,颜回也死了。所以,孔子时常想念他们。这句话,就反映了孔子的这种心情。

11.3

【原文】

德行:颜渊、闵子骞、冉伯牛、仲弓。言语:宰我、子贡。政事:冉有、季路。文学:子游、子夏。

【大意】

德行好的有:颜渊、闵子骞、冉伯牛、仲弓。擅长辞令的有:宰我、子贡。善理政事的有:冉有、季路。熟悉古代文献的有:子游、子夏。

11.4

【原文】

子曰:“回也非助我者也,于吾言无所不说。”

【注释】

说:同“悦”。

【大意】

孔子说:“颜回不是能帮助我的人,他对于我说的话,无不心悦诚服。”

【评析】

颜回是孔子得意门生之一,在孔子面前始终是服服贴贴、毕恭毕敬的,对于孔子的学说深信不疑、全面接受。所以,孔子多次赞扬颜回。这里,孔子说颜回“非助我者”,并不是责备颜回,而是在得意地赞许他。

11.5

【原文】

子曰:“孝哉,闵子骞!人不间于其父母昆弟之言。”

【注释】

闵子骞:有名的孝子,参阅《雍也第六》第九章注。

间:挑剔,找毛病。

【大意】

孔子说:“闵子骞真是孝顺啊!人们听了他的父母兄弟称赞他孝顺的话也没有什么非议。”

11.6

【原文】

南容三复白圭,孔子以其兄之子妻之。

【注释】

南容:即南宫适。参见《公冶长第五》第二章注。

白圭(ɡuī):见《诗经?大雅》,意思是白圭的污点还可以磨掉,我们言语中的污点是没法去掉的。

【大意】

南容把“白圭之玷,尚可磨也;斯言之玷,不可为也”几句诗反复诵读,孔子便把自己的侄女嫁给他。

【评析】

儒家从孔子开始,极力提倡“慎言”,不该说的话绝对不说。因为,白玉被玷污了,还可以把它磨去,而说错了的话,则无法挽回。希望人们言语要谨慎。这里,孔子把自己的侄女嫁给了南容,表明他很欣赏南容的慎言。

11.7

【原文】

季康子问:“弟子孰为好学?”孔子对曰:“有颜回者好学,不幸短命死矣!今也则亡。”

【注释】

亡:同“无”。

【大意】

季康子问:“你的学生中谁最好学?”孔子回答说:“颜回最好学,不幸短命死了!现在就没有这样的学生了。”

11.8

【原文】

颜渊死,颜路请子之车以为之椁。子曰:“才不才,亦各言其子也。鲤也死,有棺而无椁。吾不徒行以为之椁,以吾从大夫之后,不可徒行也。”

【注释】

颜路:颜渊的父亲,姓颜,名无繇(yóu),字路。

椁(ɡuǒ):古代有地位的人,棺材是两层,里面的叫棺,外面没有底的一层叫椁。

鲤:孔鲤,字伯鱼,孔子的儿子。

【大意】

颜渊死了,他父亲颜路请孔子卖掉车来为颜渊买椁。孔子说:“虽然你的儿子和我的儿子一个有才,一个无才,但对各人来说都是自己的儿子。我的儿子鲤死了也只有内棺,没有外椁。我不能卖掉车子步行来为颜渊买椁。因为我过去做过大夫,是不能步行的。”

【评析】

颜渊是孔子的得意门生。孔子多次高度称赞颜渊,认为他有很好的品德,又好学上进。颜渊死了,他的父亲颜路请孔子卖掉自己的车子,给颜渊买椁。尽管孔子十分悲痛,但他却不愿意卖掉车子。因为他曾经担任过大夫一级的官员,而大夫必须有自己的车子,不能步行,否则就违背了礼的规定。这一章反映了孔子对礼的严谨态度。

11.9

【原文】

颜渊死,子曰:“噫!天丧予!天丧予!”

【注释】

噫:语气词,表感叹。

【大意】

颜渊死了,孔子说:“噫!上天要我的命啊!上天要我的命啊!”

11.10

【原文】

颜渊死,子哭之恸。从者曰:“子恸矣!”曰:“有恸乎?非夫人之为恸而谁为?”

【注释】

恸(tònɡ):极度哀痛。

【大意】

颜渊死了,孔子哭得很伤心。跟从的人说:“您太伤心了!”孔子说:“太伤心了吗?我不为这样的人伤心,还为什么样的人伤心呢?”

11.11

【原文】

颜渊死,门人欲厚葬之。子曰:“不可。”门人厚葬之。子曰:“回也视予犹父也,予不得视犹子也。非我也,夫二三子也。”

【大意】

颜渊死了,孔子的学生们想厚葬他。孔子说:“不可以。”学生们还是厚葬了他。孔子说:“颜回啊,你像看待父亲一样看待我,我却不能够像看待儿子一样看待你。这不是我的主意啊,是你那班同学啊。”

【评析】

孔子说:“予不得视犹子也”,这句话的意思是,不能像对待自己亲生的儿子那样,按照礼的规定,对他予以安葬。他的学生仍隆重地埋葬了颜渊,孔子说,这不是自己的过错,而是学生们做的。这仍是表明孔子遵从礼的原则,即使是在厚葬颜渊的问题上,仍是如此。

11.12

【原文】

季路问事鬼神。子曰:“未能事人,焉能事鬼?”曰:“敢问死?”曰:“未知生,焉知死?”

【注释】

季路:即子路。因为作季氏的家臣,又称为季路。

【大意】

季路问服事鬼神的方法。孔子说:“活人还不能服事,怎么去服事鬼神?”季路又问:“我大胆地请问一下死是怎么回事?”孔子说:“生的道理还不明白,怎么能懂得死呢?”

【评析】

孔子这里讲的“事人”,指事奉君父。在君父活着的时候,如果不能尽忠尽孝,君父死后也就谈不上孝敬鬼神,他希望人们能够忠君孝父。本章表明了孔子在鬼神、生死问题上的基本态度,他不信鬼神,也不把注意力放在来世,或死后的情形上,在君父生前要尽忠尽孝,至于对待鬼神就不必多提了。这一章为他所说的“敬鬼神而远之”做了注脚。

11.13

【原文】

闵子侍侧,訚訚如也;子路,行行如也;冉有、子贡,侃侃如也。子乐。“若由也,不得其死然。”

【注释】

闵(mǐn)子:即闵子骞。

訚訚(yín):争辩时态度和悦的样子。

行行(hànɡ):性格刚强勇猛。

【大意】

闵子骞陪侍在旁边,恭敬正直的样子;子路很刚强的样子;冉有、子贡温和而快乐的样子。孔子很高兴。又担心说:“像仲由这样过于勇猛,怕不得好死。”

【评析】

子路这个人有勇无谋,尽管他非常刚强。孔子一方面为他的这些学生各有特长而高兴,但又担心子路,惟恐他不会有好的结果。师之爱生,人之常情。孔子的这种担心,就说明了这一点。

11.14

【原文】

鲁人为长府。闵子骞曰:“仍旧贯,如之何?何必改作?”子曰:“夫人不言,言必有中。”

【注释】

鲁人:指鲁国的当权者季氏。

长府:鲁国国库名。

【大意】

鲁国要翻修长府国库。闵子骞说:“还照老样子下去怎么样?为什么一定要翻修呢?”孔子说:“闵子骞这个人平常不怎么说话,一说话,必定会很中肯。”

11.15

【原文】

子曰:“由之瑟,奚为于丘之门?”门人不敬子路。子曰:“由也升堂矣,未入于室也。”

【注释】

由之瑟:或作:由之鼓瑟。瑟,古代的乐器,类似琴。

升堂、入室:用来比喻学习学问的几个阶段。先入门、再升堂、入室。

【大意】

孔子说:“仲由弹瑟,为什么在我这里弹呢?”所以孔子的学生们不敬重子路。孔子说:“仲由么,学习学问已经不错了,但是还不够精深。”

【评析】

这一段文字记载了孔子对子路的评价。他先是用责备的口气批评子路,当其它门人都不尊敬子路时,他便改口说子路已经登堂尚未入室。这是就演奏乐器而言的。孔子对学生的态度应该讲是比较客观的,有成绩就表扬,有过错就反对,让学生认识到自己的不足,同时又树立起信心,争取更大的成绩。

11.16

【原文】

子贡问:“师与商也孰贤?”子曰:“师也过,商也不及。”曰:“然则师愈与?”子曰:“过犹不及。”

【注释】

师:即子张,参见《为政第二》第十八章注。

孰:谁。

愈:胜过,更好。

与:同“欤”。

【大意】

子贡问孔子:“子张和卜商,谁更好些?”孔子说:“子张过分了,卜商还不够。”子贡说:“那么是子张更好些吗?”孔子说:“过分了和不够是同样的。”

【评析】

“过犹不及”即中庸思想的具体说明。《中庸》说,过犹不及为中。“道之不行也,我知之矣。知者过之,愚者不及也。道之不明也,我知之矣。贤者过之,不肖者不及也。”“执其两端,用其中于民,其斯以为舜乎?”这是说,舜于两端取其中,既非过,也非不及,以中道教化百姓,所以为大圣。这就是对本章孔子“过犹不及”的具体解释。既然子张做得过份、子夏做得不足,那么两人都不好,所以孔子对此二人的评价就是:“过犹不及”。

11.17

【原文】

季氏富于周公,而求也为之聚敛而附益之。子曰:“非吾徒也。小子鸣鼓而攻之,可也。”

【注释】

周公:周天子左右的公卿,如周公黑肩、周公阅等。一说,指周公旦。

“而求也”句:季氏要用田赋制度增加赋税,让冉求征求孔子意见,孔子表示反对,可冉求依季氏实行了田赋制度。

鸣鼓而攻之:声其罪而讨之。

【大意】

季氏比周公还富有,冉求却还在为他聚敛,增加他的财富。孔子说:“冉求不是我的学生。你们学生可以敲着鼓去攻击他。”

【评析】

鲁国的三家曾于公元前562年将公室,即鲁国国君直辖的土地和附属于土地上的奴隶瓜分,季氏分得三分之一,并用封建的剥削方式取代了奴隶制的剥削方式。公元前537年,三家第二次瓜分公室,季氏分得四分之二。由于季氏推行了新的政治和经济措施,所以很快富了起来。孔子的学生冉求帮助季氏积敛钱财,搜刮人民,所以孔子很生气,表示不承认冉求是自己的学生,而且让其他学生打着鼓去声讨冉求。

11.18

【原文】

柴也愚,参也鲁,师也辟,由也喭。

【注释】

柴:孔子的学生,姓高,名柴,字子羔。

参:曾参。

师:孙师。

辟(pì):偏激。

由:仲由。

喭(yàn):卤莽,莽撞。

【大意】

高柴愚笨,曾参迟钝,孙师偏激,仲由卤莽。

【评析】

孔子认为,他的这些学生各有所偏,不合中行,对他们的品质和德行必须加以纠正。这一段同样表达了孔子的中庸思想。中庸是一种折衷调和思想,调和与折衷是事物发展过程中的一种状态,这种状态是相对的、暂时的。孔子揭示了事物发展过程的这一状态,并概括为“中庸”,这在中国古代认识史上是有贡献的。

11.19

【原文】

子曰:“回也其庶乎!屡空。赐不受命,而货殖焉,亿则屡中。”

【注释】

庶:庶几,差不多,用在称赞的场合。

空:指贫乏,穷困。孔子曾说颜回:“一箪食一瓢饮,在陋巷,人不堪其忧,回也不改其乐。”见《雍也第六》第十一章注。

货殖:经商。

亿:同“臆(yì)”,猜测。

【大意】

孔子说:“颜回呀,他的学问差不多了!只是经常很穷困。端木赐不安守本份去经商,对市场行情竟经常猜中。”

【评析】

这一章,孔子对颜回学问道德接近于完善却在生活上常常贫困深感遗憾。同时,他对子贡不听命运的安排去经商致富反而感到不满,这在孔子看来,是极其不公正的。

11.20

【原文】

子张问善人之道。子曰:“不践迹,亦不入于室。”

【注释】

践:踩。

【大意】

子张问孔子什么是善人之道。孔子说:“善人不踩着前人的脚印走,学问道德也难以修养到家。”

11.21

【原文】

子曰:“论笃是与,君子者乎?色庄者乎?”

【注释】

论笃是与:是“与论笃”的倒装形式。

【大意】

孔子说:“人们总是赞许言论笃实的人,但要分清是真正的君子呢?还是神色装作庄重的人呢?”

【评析】

孔子希望他的学生们不但要说话笃实诚恳,而且要言行一致。在第五篇第10章中曾有“听其言而观其行”的说法,表明孔子在观察别人的时候,不仅要看他说话时诚恳的态度,而且要看他的行动。言行一致才是真君子。

11.22

【原文】

子路问:“闻斯行诸?”子曰:“有父兄在,如之何其闻斯行之?”冉有问:“闻斯行诸?”子曰:“闻斯行之。”公西华曰:“由也问‘闻斯行诸’,子曰‘有父兄在’。求也问‘闻斯行诸’,子曰‘闻斯行之’。赤也惑,敢问。”子曰:“求也退,故进之;由也兼人,故退之。”

【注释】

斯:代词,指听到的道理等。

兼人:指刚勇能干,一个人顶得上两个人。

【大意】

子路问孔子:“听到有道理就马上去做吗?”孔子说:“父亲哥哥还活着,怎能听到就做呢?”冉有问:“听到有道理就马上去做吗?”孔子说:“听到就做。”公西华说:“仲由也问‘听到就做吗’,您说‘父亲和哥哥还活着’。冉求也问‘听到就做吗’,您说‘听到就做’。我很困惑,大胆地问您为何回答不同。”孔子说:“冉求做事萎缩不前,所以这样说使他勇于进取;仲由一个人顶得上两个,所以这样说,以便约束他使他慎重。”

【评析】

这是孔子把中庸思想贯穿于教育实践中的一个具体事例。在这里,他要自己的学生不要退缩,也不要过头冒进,要进退适中。所以,对于同一个问题,孔子针对子路与冉求的不同情况作了不同回答。同时也生动地反映了孔子教育方法的一个特点,即因材施教。

11.23

【原文】

子畏于匡,颜渊后。子曰:“吾以女为死矣!”曰:“子在,回何敢死?”

【注释】

畏:拘禁。孔子在匡被误认为阳货而遭拘禁。

女:同“汝”。

【大意】

孔子被拘禁在匡这个地方,颜渊最后才来。孔子说:“我以为你死了呢!”颜渊说:“您还活着,我哪里敢死?”

11.24

【原文】

季子然问道:“仲由、冉求可谓大臣与?”子曰:“吾以子为异之问,曾由与求之问。所谓大臣者,以道事君,不可则止。今由与求也,可谓具臣矣。”曰:“然则从之者与?”子曰:“弑父与君,亦不从也。”

【注释】

季子然:姓季孙,名平子,字子然,是季孙意如的儿子。鲁国季氏的同族。因为季氏任用子路、冉有为家臣,所以季子然这样问。

与:同“欤”。

【大意】

季子然问孔子说:“仲由、冉求可以算是大臣了吗?”孔子说:“我以为你是问别的人,竟然问我仲由和冉求啊。所谓大臣,就是用道义来事奉君主,如果不能这样就宁可不干。现今仲由和冉求,可以说是具有相当才能的臣属了。”季子然说:“那么,他们会一切跟从季氏吗?”孔子说:“杀死父亲和君主这样的事,也是不会跟从的。”

【评析】

孔子这里指出“以道事君”的原则,他告诫冉求和子路应当用周公之道去规劝季氏,不要犯上作乱,如果季氏不听,就辞职不干。由此可见,孔子对待君臣关系以道和礼为准绳的。这里,他既要求臣,也要求君,双方都应遵循道和礼。如果季氏干杀父杀君的事,冉求和子路就要加以反对。

11.25

【原文】

子路使子羔为费宰。子曰:“贼夫人之子!”子路曰:“有民人焉,有社稷焉,何必读书,然后为学?”子曰:“是故恶夫佞者。”

【注释】

子羔:高柴,孔子的学生。

费:同“(bì)”,地名。

贼:害,坑害。

社稷(jì):原指祭祀土神和谷神,后来社稷代指国家政权。社,土地神。稷,谷神。

【大意】

子路让子羔作地的县宰。孔子说:“这是害了人家的儿子!”子路说:“那里有百姓,有土地和五谷,何必一定要读书才叫作做学问呢?”孔子说:“所以我讨厌强嘴利舌的人。”

11.26

【原文】

子路、曾皙、冉有、公西华侍坐。

子曰:“以吾一日长乎尔,毋吾以也。居则曰:‘不吾知也。’如或知尔,则何以哉?”

子路率尔而对曰:“千乘之国,摄乎大国之间,加之以师旅,因之以饥馑,由也为之,比及三年,可使有勇,且知方也。”

夫子哂之。

“求,尔何如?”

对曰:“方六七十,如五六十,求也为之,比及三年,可使足民。如其礼乐,以俟君子。”

“赤,尔何如?

”对曰:“非曰能之,愿学焉。宗庙之事,如会同,端章甫,愿为小相焉。”

“点,尔何如?”

鼓瑟希,铿尔,舍瑟而作,对曰:“异乎三子者之撰。”

子曰:“何伤乎?亦各言其志也。”

曰:“莫春者,春服既成,冠者五六人,童子六七人,浴乎沂,风乎舞雩,咏而归。”

夫子喟然叹曰:“吾与点也!”

三子者出,曾皙后。曾皙曰:“夫三子者之言何如?”

子曰:“亦各言其志也已矣!”

曰:“夫子何哂由也?”

曰:“为国以礼,其言不让,是故哂之。”

“唯求则非邦也与?”

“安见方六七十,如五六十,而非邦也者?”

“唯赤则非邦也与?”

“宗庙会同,非诸侯而何?赤也为之小,孰能为之大?”

【注释】

曾皙(xī):姓曾,名点,曾参的父亲,也是孔子的学生。

长:年长。

摄:夹在中间受到逼迫。

饥馑(jǐn):灾荒年。《尔雅?释天》:谷不熟为饥,蔬不熟为馑。

比及:等到,到了。

知方:懂得道理,遵守礼仪。

哂(shěn):微笑,讥笑。

会同:诸侯会盟。两诸侯相见叫会,许多诸侯相见叫同。

端章甫:端,也写作“褍”,周代礼服也叫玄端。章甫,指一种礼貌。此处指穿着礼服。

希:同“稀”,稀疏,指速度放慢。

作:站起来。

撰(zhuàn):说的话。

伤:妨碍,妨害。

莫:同“暮”,晚的意思。

风:动词,吹风。

舞雩(yú):古代求雨的祭坛。

咏:唱歌。

与:同“欤”。

【大意】

子路、曾皙、冉有、公西华陪孔子坐。孔子说:“因为我比你们年纪都大,但你们不要在意这个。你们平常总说:‘没人了解我啊。’要是有人了解你要任用你,你将怎么做?” 子路不假思索地回答说:“有千辆兵车的国家,夹在大国之间,外面有军队侵犯,国内又有饥荒,让我来治理它,等到三年,就可以使人民勇敢,并且懂得道义。” 孔子微微笑了笑。又问:“冉求,你怎样呢?” 冉求回答说:“国土纵横各六七十里或者五六十里的小国家,我去治理,等到三年,可以使人人富足快乐。至于修明德制礼乐,只有等君子了。” 又问:“公西赤,你怎样呢?” 公西赤回答说:“不是说我已经很有本领了,我愿意这样学习。在宗庙祭祀的事务上或者与别国的盟会中,我愿意穿着礼服,戴上礼帽,做一个小小的司仪。” 又问:“曾点,你怎样呢?” 他正弹瑟,声音稀疏,铿地一声,放下瑟站起来说:“我的志向和他们三位同学所讲的不同。” 孔子说:“那有什么妨碍呢?正是要各人说说自己的志向呢。” 曾皙说:“暮春三月,都穿上了春天的衣服,和五六个成年人,六七个少年人,去沂河洗个澡,在舞雩台上吹吹风,唱着歌回来。” 孔子叹息说:“我赞同曾点的想法啊!” 子路、冉有、公西华三人出来了,曾皙后走。曾皙问道:“那三位同学的话怎样?” 孔子说:“也不过各自说说自己的志向罢了。” 曾皙又说:“您为何对仲由微笑呢?” 孔子说:“治理国家应讲究礼让,他说话却不谦让,所以笑笑他。” 曾皙又问:“难道冉求所讲的就不是国家之事了吗?” 孔子说:“怎见得纵横六七十里或五六十里的土地就不是国家了呢?” 曾皙又问:“公西赤所讲的不是国家吗?” 孔子说:“有宗庙、有国家间的会盟,不是国家是什么?如果公西赤只能做个小相,谁能做大相呢?”

【评析】

孔子认为,前三个人的治国方法,都没有谈到根本上。他之所以只赞赏曾点的主张,就似因为曾点用形象的方法描绘了礼乐之治下的景象,体现了“仁”和“礼”的治国原则,这就谈到了根本点上。这一章,孔子和他的学生们自述其政治上的抱负,从中可以看出孔子的政治理想。 

 

网站编辑:范绍峰
read_image.jpg
舞之梦1.jpg
佤山雄鹰1.jpg
我是你的记忆1.jpg
水稻女儿1.jpg
农家欢歌1.jpg
领路人1.jpg
玛吉米的桥1.jpg
兵嫂1.jpg
爱在无影灯下.jpg
留守明天.jpg
竹竹站起来.jpg
看山工.jpg
老兵.jpg
百度.jpg
一诺一诺千金.jpg
孝女.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