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jpg
2.jpg
未标题-2.jpg
1111.jpg
1.png
当前位置: 党建网首页 > 专题库 > 焦作 > 焦作榜样
秦兴体:铁骨丹心抗日魂
发表时间:2015-09-15    来源:焦作日报字体[大] [中] [小] [打印]  [关闭]

铁骨丹心抗日魂 

——追记在鲁西南水牢惨案中英勇就义的焦作籍烈士秦兴体

 

  核心提示

  鬼子来袭,他放弃撤退,夜以继日地掩埋抗战物资;被困“水牢”,他忍受饥饿,把仅有的食物让给百姓;为救群众,他挺身而出,不惜牺牲自己的生命;受尽折磨,他高昂头颅,在生命的最后时刻依然痛骂敌寇……

 

  秦兴体,一个尘封了70多年后又被人重新提起的名字,一个值得后人永远铭记的抗日先烈,一个让焦作人倍感骄傲的民族英雄……在纪念抗战胜利70周年之际,本报记者走进这位烈士英勇就义的地方,去探寻这位怀川之子奔赴国难的英勇足迹。

 

  村庄水塘变水牢

  9月2日,山东省菏泽市曹县刘岗村村民们办了一件大事——给在抗战期间英勇牺牲的秦兴体烈士隆重举办立碑仪式。

  “秦兴体是我们全村人心里的大英雄!”“给秦兴体烈士立了碑,了却了我们这辈子最后的心愿。”烈士碑前,曾目睹秦兴体烈士壮烈牺牲的年迈村民们唏嘘不已。

  秦兴体,籍贯焦作市。那么,鲁西南的村民为什么要给一位来自豫北太行山脚下的抗日烈士立碑?此事还要从72年前的刘岗村水牢惨案说起。

  1943年10月7日,农历重阳节。黎明时分,浓重的雾霭笼罩四野。一些打算一早到田里劳作的村民刚到村口,就被一把把明晃晃的刺刀拦住了去路。原来,1500多名鬼子和伪军已在半夜时分把村子团团包围。

  很快,随着两发信号弹升空,“嗵嗵嗵”的炮声与“嗒嗒嗒嗒”的机枪声打破了村子的宁静。鬼子很快扑进村来,挨家挨户搜抓男人,把他们像捆蚂蚱一样绑成一串赶到村子中央。

  “村子中央有一个长约200米、宽20多米的寨海子(水塘),水有齐腰深。鬼子为了控制和折磨被抓来的村民,威逼他们都坐在水塘里,只许露出头来,谁敢不服从,枪托、棍子就劈头盖脸打来。”几位水牢惨案亲历者、如今都已年逾九旬的刘岗村村民向记者再现了当时的情景,“寨海子里泡着四五百个本村和从外村抓来的青壮年,四周架着机枪,鬼子的骑兵跑来跑去,天上还有飞机飞来飞去。”

  “你们说出谁是共产党、八路军,说出八路军藏东西的地方,皇军就放了你们。”鬼子的翻译高声叫喊。

  寨海子里一片沉默。看没人吱声,鬼子把两个村民押出水塘进行拷问。“不知道!”两个村民异口同声。鬼子把村民捆到树上,鞭子打、枪托砸,但仍一无所获。鬼子长官一挥手,两把刺刀戳进这两个村民的肚子。

  又有两个村民被押出池塘。同样的折磨,同样的回答,同样的惨死。时间过了中午,鬼子一无所获,就施展了更残酷的手段。

  “他们让村民连身子带头趴在水里,不许抬起头来呼吸,寨海子里不少人都被呛闷得晕了过去。”年已92岁的刘士杰老人说起当时的情景,深陷的眼窝里浸满泪水,“后来鬼子又抬来8张木床摆在水塘边上,把村民们捆到床上,敲开嘴巴灌池塘里的水。人的肚子被灌得像牛肚子一样鼓,肠子都显出来了,鬼子再用脚踩、杠子压,群众被折磨得死去活来……”

 

  挺身而出救群众

  鬼子严刑逼供了一天,但村民中没有一个人说出谁是共产党、八路军。天黑后,鬼子把池塘里的人分别关进几处农家,第二天继续把他们赶进池塘。

  “秦兴体也在寨海子里,他就在我身边。头一天他见鬼子杀害群众,就想站出来,可我一直拽着他的胳膊。当群众被杀害时,我能感觉到他的身体在颤抖。”当年村里的抗日自卫队模范班队员、今年95岁的刘勋运老人说,“第二天,鬼子生出更多法来折磨群众。有的村民不说出谁是八路军,就被他们扒了裤子,用铁钳夹着生殖器拽着来回跑,村民疼得哭号不止。秦兴体忍无可忍,几次想站起来,都被我死死拽住。”

  “第二天傍晚时,鬼子才允许家属们给寨海子里的人送吃的,但不让家属接近寨海子,所送的馒头要扔给水里的人。当时,寨海子里有些乱,可秦兴体没有去抢馍。到了晚上,我趁他们被押进院子的时候,悄悄塞给他两个馒头,可我见他转眼就把一个馍塞给了别人。”70多岁的村民刘长路拿着他叔父生前写下的水牢惨案文字材料给记者看,他说其叔父在当时因跟一个伪军认识而没下水牢,被安排去干做饭送饭的差事,所以看到了秦兴体把食物让给群众的情况。

  第三天,鬼子继续把这些村民赶进水里,并变本加厉地施展酷刑。又有几名群众被捆到刑床上,惨叫声不绝于耳。

  眼瞅着鬼子又向这几个百姓举起刺刀,忽然,一个人从水塘里站立起来高声喊道:“我就是共产党!我就是八路军!有什么来问我,把老百姓们都放了,他们什么都不知道!”

  “这个人就是秦兴体。他已实在不忍心让群众再遭残害,趁我稍不留神就呼地一下子站了起来。”刘勋运老人说。

  霎时间,水塘内外鸦雀无声。但很快鬼子军官发出了狞笑声。他丢下对其他群众的拷问,带着汉奸翻译来到秦兴体的身边。

  “那你说说,武器、弹药、服装都藏在什么地方?说了让你活命,不说就让你死。”鬼子翻译说。

  “呸!”秦兴体一口唾沫吐在翻译的脸上,“你这个日本人的走狗,帮鬼子欺负中国人,将来没有好下场!别说是物资,就是一根线、一根针藏在什么地方我都不会告诉你!”

  翻译恼羞成怒,叫人把秦兴体绑在刑床上,开始给他灌脏水。“他的肚子被灌得鼓起老高,鬼子跳到床上用脚在他的肚子上狠踩,之后又用木棍使劲砸。”刘士杰老人说,“鬼子见一招不成,又换一招,把秦兴体倒挂在树上,把他的头浸在水里,并用扬场的木叉子按住他的头,企图以窒息的方式逼他招供。秦兴体被折磨得不成样子,仍然一个字不说。”

  窒息的方法没能让秦兴体屈服,鬼子又把他头朝上吊在树上,用烟熏火燎的方式折磨他。“一个鬼子还拿着火把凑到他的头部熏烤,秦兴体被火烤得来回摆头,两侧头发被烧焦,脸上起了大泡,皮肤的油脂往下滴。”今年90岁的后金福老人在向记者回忆秦兴体当时受刑情况时说,“鬼子看他还是不说,就用烙铁在他前胸后背烙,他的身上没有一处好地方,可还对鬼子汉奸大骂不止。鬼子为了堵住他的嘴,割下他身上的肉塞进他嘴里。我看他受那样的酷刑,几次都把头扭过去不忍看……”

  “鬼子实在没招了,就在秦兴体受刑的第二天,把他杀害了。他是被鬼子活剥的呀……”刘士杰双手抱着新立起的秦兴体纪念碑,老泪纵横。

 

  英雄壮歌永流传

  秦兴体受刑期间,鬼子把注意力集中到了他的身上,那一天水塘里的群众就没有再遭残害。可鬼子从秦兴体身上一无所获,就又用酷刑逼迫群众指认共产党,逼他们说出八路军物资藏匿地点。

  “水牢惨案持续了8天,每天都是天亮后把群众赶进池塘,挨个儿严刑拷问,夜里再把水坑里的人关进屋子。但是,鬼子最终也没有找到八路军的物资。第九天,鬼子放火烧了村里的房子后才离开。”曾经历过这次大扫荡的离休干部刘效民说,“8天里,坑里坑外,鬼子共计害死了73人。秦兴体牺牲时是38岁。”

  在鲁西南烈士陵园,记者看到了秦兴体烈士的生前简历:秦兴体同志1905年出生在河南省修武县的一个中产家庭。15岁到滑县道口镇铁路车站当学徒。1925年加入中国共产党,参加破坏敌寇铁路斗争。后去上海,参加“五卅运动”。“七七事变”后,返故里组织修武抗日游击队,不久被编入八路军。历任炸弹所所长、商店经理,1943年牺牲前任晋鲁豫五分区根据地供给部保管股股长。

  “秦兴体牺牲的地方,是鲁西南革命根据地的策源地,这里党员发展得多,群众觉悟高。刘岗村是个大村,更是一个抗日坚强堡垒,当时村民就有2000多人,但始终没有一人当汉奸,全村18岁到45岁的男丁全都参加了抗日自卫队。冀鲁豫边区第十一行署就驻扎在这个村。”刘岗村的老党支部书记刘金玉介绍,“这就是水牢惨案中那么多人被杀而没有一个人指认八路军的原因。”

  “还有,刘岗村与其他两个堡垒村呈‘品’字形结构,在抗日斗争中互为犄角,互相支持配合,被称为‘红三村’,还有鲁西南‘小延安’的称号。因此,这里成为日寇的眼中钉、肉中刺。”刘金玉说,“1943年秋季的这次扫荡,鬼子可是下了大功夫,不但出动的兵力多,而且还有骑兵、飞机配合,敌人想对‘红三村’给予毁灭性的打击。”

  “其实,水牢惨案发生前,根据地首长已接到指示,说鬼子在陇海铁路的商丘、民权等地大量集结兵力,将对鲁西南根据地进行大规模扫荡,并安排布置转移工作。当时鲁西南根据地的军用被服厂设在刘岗村,存放着大量布匹、棉花、缝纫机等物资。秦兴体没有随部队转移,主动留下来带领村里的党员和民兵夜以继日地掩埋抗战物资,其中还有两麻袋鲁西钞(当时在根据地发行的钱币)。抗战物资刚刚掩埋完毕,秦兴体还没来得及撤离就被鬼子围在了村里。”经历过这次惨案的离休干部刘效民说。

  “秦兴体是为保护群众和抗战物资而牺牲的,他受尽酷刑宁死不屈,临死前还喊共产党万岁、打到日本帝国主义,他是最让我们敬佩的人。”刘效民说,“秦兴体牺牲后,边区行署给他立了一块碑,可碑体小,且年长日久早已破损。如今,秦兴体牺牲70多年了,知道他英勇事迹的人越来越少了,村里经历过水牢惨案的人也不多了。我们就想,要重新给烈士立块碑,把他的事迹刻在碑上,让全村人和更多的人记住这位英雄。”

  记者 陈作华 王龙卿 见习记者 张 弛

网站编辑:王仁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