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jpg
2.jpg
未标题-2.jpg
1111.jpg
1.png
当前位置: 党建网首页 > 专题库 > 谷文昌 > 亲友追忆
谷豫东:父爱长存 精神永驻
发表时间:2015-04-15    来源:党建网字体[大] [中] [小] [打印]  [关闭]
谷豫东(谷文昌次子)
 

  父亲去世已经34年了,在这34年间,他好像一直没有离开过我们。父亲生前经常对我们说,一个人活着要有伟大的理想,要为人民做好事,为人民奋斗一辈子。父亲的一生,没有给我们家留下金银财宝,但他留下了一笔可贵的精神财富,这将使我们代代相传,永远受益。

  1981年元旦刚过,我在部队接到家里发来的紧急电报:“父亲病危,请速回。”我急忙从部队请假回来。病床上的父亲,才几个月不见,已是瘦骨如柴。他被确诊为食道癌晚期住进医院。

  在住院期间,前来探病的东山人很多。父亲总是再三交代他们:“回东山后,要是有人问起我的病,就说好了,出院了,别让大家费时来看我。”

  其实,这个时候,父亲的病情正在不断恶化。他的吞咽越来越困难,血管日渐萎缩,无情的癌细胞在他全身扩散了。为了能增加一点抵抗力,医生建议给他注射人血球蛋白,可一听说这种针剂一支要两百多元,他谢绝了,他知道自己的病好不了了,不想给国家造成浪费。

  父亲就是这样,他心里装的永远只有人民,唯独没有他自己。生命苦短,事业未竟。父亲去世前,断断续续地诉说最后的心愿:“请转告林业局的技术员,要加紧对木麻黄树种进行更新换代;我死后,请把我的骨灰撒在东山,我要和东山的人民,东山的大树永远在一起!”

  父亲为人民艰苦奋斗了一辈子,艰苦朴素了一辈子。一件从渔民手中买来的旧大衣,一穿就是20年,直到生命的最后一刻;每次单位改善伙食,他总是把平生最爱吃的饺子带回家分给孩子们吃;他带头把身边尚未成家的4个孩子全部送到乡下接受锻炼。

  1976年,我高中毕业,最大的愿望就是到工厂当一名工人。因为当时父母也已进入花甲之年,体弱多病,大姐已经出嫁,大哥和二姐不在身边,三姐上山下乡,身边特别需要有个孩子照应。我就向时任地区革委会副主任的父亲提出我的请求。父亲沉默了很久,最后还是动员我上山下乡,跟大家一起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虽然父亲的态度已是在我的意料之中,可我还是跟他据理力争:“按规定,身边没有子女的可以照顾一个留城的名额,我们又没有违反政策,为什么一个也不留呢?”父亲还是那句老话,我是领导干部,如果我自己本身不带头,底下的工作怎么做呢?我知道拗不过他,只好退一步,请求到东山县当知青。不料,父亲还是坚决反对,他说,到了东山,人家都知道你是谷文昌的儿子,都会想办法照顾你,那你就得不到应有的锻炼。当时,我失望极了,父亲怎么就这么绝情。为此,我半个月时间没有理睬父亲,没跟他说过一句话。直到6月下旬,我被组织安排到南靖县偏远的山村朱坑知青点落户。

  为了党的事业,为了人民群众的利益,父亲把对家属、对子女的爱深深地埋在心底,把博大无私的爱献给了人民。

网站编辑:秦昊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