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jpg
2.jpg
未标题-2.jpg
1111.jpg
1.png
徐焰:对颠倒历史的恶劣行径理应依法打击
发表时间:2016-11-18    来源:国防参考字体[大] [中] [小] [打印]  [关闭]

  “李杜文章在,光焰万丈长。不知群儿愚,那用故谤伤。蚍蜉撼大树,可笑不自量”。唐代诗人韩愈的这首名诗,说明了历史上的辉煌人物往往会受到卑劣者诽谤。

  近年来,随着社会观念多元化和信息传输渠道多样化,大众表达意愿有了不少方便窗口,同时鼓吹历史虚无主义的种种恶毒谬说也开始泛滥。境内外敌对势力在舆论领域展开的攻势,其重点体现在否定中国革命的历史,为被打倒的反动势力扬幡招魂,抹黑和丑化为创建和保卫新中国而奋斗的革命英雄。

 

  1、丑化革命英雄就是想否定中国革命

  9月20日,北京市大兴区人民法院对邱少云烈士胞弟邱少华起诉孙杰(即新浪微博“@作业本”)、加多宝(中国)饮料有限公司的人格权纠纷案做了一审宣判,用司法方式捍卫了中华民族英雄,揭露和抨击少数人抹黑民族英雄、伤害中华民精神和民族感情的恶劣行径。笔者得悉此讯,实感大快!

  近年来,一些网络媒体打着“揭秘”“考证”等幌子散布谣言谬论的逆流猖獗,对社会公共价值观、人生观都造成了严重危害,尤其对青年一代的心理毒害更是莫此为甚。这些邪说谬谈不仅仅是历史虚无主义,更是一种彻头彻尾的反动思潮,其目的就是想把新中国建立以来形成的核心价值观全部否定。

  那些别有用心者想否定和歪曲的历史,主要集中体现在中国近代史和现代史领域,攻击的主要目标指向革命领袖和英雄人物,这正反映出他们特定的现实指向和反体制的意识形态诉求。他们散布谣言,或引用一些反共学者编造或歪曲使用的所谓“史料”,把开国领袖的人生和各种作为描绘得一片黑暗,对过去树立起的英雄模范典型则否认其事迹。例如有的人在媒体上公开质疑邱少云能忍受烈火灼烧这一情况“在生理上是不可能的”。

  对家喻户晓的“狼牙山五壮士”,有些媒体人以“考证”的名义,说他们没有多少战绩,而且还“偷吃”老百姓的东西。按照这些谬说,当年革命领袖的作为都是错的,像邱少云、“狼牙山五壮士”这样的英雄要么是虚构,要么是“傻”,依此逻辑的自然推论就是不应该建立和保卫新中国。

 

 

  如此解说历史,就是以釜底抽薪的方式否定中国共产党领导的革命和建设事业,其险恶居心昭然若揭!项庄舞剑,意在沛公。在历史问题上散布歪理邪说的人,其实绝大多数并非历史专业的研究者,他们既不尊重也不在意史实考证。他们或是对史料抓住一点便歪曲发挥而不及其余,或是无中生有、肆意编造,对据理驳斥其谬论的人也只会恶语相向,这完全不是讲历史,而是为其恶毒的政治目的服务。

  例如否定邱少云和“狼牙山五壮士”事迹的人,本身就不懂当年的战史和战场知识,也不研究史料或采访当事者,只凭想象臆断或依据假消息来判定当年的英雄事迹是假的。社会上一些追求刺激或心态迷茫的人,有时还会被这种看似标新立异的怪论所吸引并加以传播,这又会造成更大的危害性。

 

  2、美化反动人物是历史领域又一股逆流

  近年来,一些人在史学领域否定正面革命英雄人物时,又掀起了一股美化已经被打倒的反动势力的恶浪,为之歌功颂德的对象往往是被中国革命打倒的反动统治者、恶霸和反共将领。由于国民党当局治理中国时搞得百姓民不聊生,实在讲不出什么政绩,于是这些人便抓住抗战时国民党军队毕竟还对日打过仗这一点,拼命为其吹嘘,并借此贬低和否定中国共产党的历史作用。

  历史往往由复杂的现象组成,对其歪曲的常用方法就是只抓住一事而不顾全局。如果说那些掀起历史反动思想(已经不是“虚无”)的人对革命者一方是专挑缺点,“攻其一点,不及其余”,对当年的反动人物却是“颂其一事,不看一生”。

  如果蒋介石为首的国民党当局在对日作战中表现真是那么好的话,为什么抗战胜利后马上就被中国人民推翻了呢?如果客观地研究历史,国民党当局及其下属虽然在抗战中做过一些努力,却存在多消极无能的表现,而且这个政权和军队从总体上看是腐朽黑暗的,因此,中国历史的车轮才将其驱赶到台湾一岛,当年中国人民自然正确地选择了共产党。

  纪念抗战胜利70周年时,大陆有些“国粉”在称赞“抗战名将”时的选择对象也大有深意。抗战中国民党军队战死军衔最高者为两名上将——张自忠、李家钰,但却被他们有意淡化,原因就是这二人没有同共产党作战。指挥赴缅远征军战功很大,地位也很高的卫立煌和杜聿明也很少被提及,又是因他们后来投向了共产党方面。一个抗战前期只是“校”官而非“将”的张灵甫倒成了大力吹捧的对象,而且一些人还无耻地为其恶劣的杀妻罪行开脱。

  当年张灵甫受到蒋介石政权极力旌扬,还为其在南京玄武湖边建陵立碑并非是因他有抗日名将之誉,而是因此人对共产党积极作战,在山东解放区腹心地带孟良崮“杀身成仁”。现在一些人还称赞其为“军人模范”,用意何在呢?明眼人一看便知,故意抬高一个有名的反共先锋是“抗战名将”,哪里是颂扬抗战,暗含的动机不就是“项庄舞剑,意在沛公”吗?

  更有甚者,一个署名“小右派”的人,在网上发帖吹嘘国民党击毙日军有几十万,并称中共领导的军队在8年间只打死了“831名日军”,在日本战史记录“有据可查”。一些网络上的“大V”和反体制人物还在微信上大肆转发,据称阅读者以千万计,这说明历史领域中的反动行为在大陆网络上乃至社会某些角落里已不是孤立现象。

  在如今的信息社会,意识形态的政治斗争表现在网络等各种新媒体上,思想多元化的现状也为大陆内部一些“反体制”“反主流”的人提供了言论阵地。特别是有些“逢共必反”的人活跃于一些媒体上,故意颂扬当年被中国革命打倒的人物,如称上海流氓头子杜月笙也是“抗战有功”,川西一霸刘文彩“造福乡里”,祸害河南并被当地民众声讨的汤恩伯和张灵甫一样,是“抗战名将”。

  这种宣传的目的,就是想说中国革命的对象都是些“好人”,以此来否定当年建立新中国的合理性,进而否定共产党执政的合法性,严格而论正是敌对势力舆论信息攻势的一种表现。

 

  3、对信息舆论中的政治倾向要打邪扶正

  世上没有无缘无故的爱,也没有无缘无故的恨。虽说在改革开放后的新社会环境中不能再过度强调阶级性,对意识形态的斗争却仍然不可忽视,还要警惕敌对势力的心理舆论攻势。历史学是社会科学的重要组成部分,对近现代史重大事件的认识,不同群体会带有各自的政治倾向。

  设想一下,“杨白劳”的后代谈到先人身亡,肯定会认定是受恶霸压迫而“被逼身亡”,“黄世仁”的后人很可能说是“以自杀赖债”,同一件事的解释会截然相反。我们在意识形态领域中同样会遇到许多对立的观点,对此必须扬正压邪,绝不能是非不分而采取不作为态度。

  改革开放后,国内出现了解放思想、强调学术研究自由的大好局面,不过过去一些年也存在对敌对势力的舆论攻势(在某种意义上可称“信息战”)警惕不够的情况。有些人只侧重对外开放和争取台湾国民党方面的需要,放纵那种对共产党“挖根”“砸锅”的议论在舆论界和教育场所泛滥。

  近年来,中央领导人和有关部门已经看到这一问题的严重性,在社会舆论引导和高校教育中强调突出“正能量”,对宣传和网络的管理已有所加强,这也是保证国家健康发展的思想保障。

  如今在历史领域散布谬说的人,往往打着“言论自由”的幌子。其实世界上没有一个国家有绝对的言论自由,每个社会都有其占统治地位的政治观。1992年笔者在美国做访问学者时,就切身感受到那里的媒体都掌控在大财团手中,他们的意向就是美国舆论的导向。虽说美国内部的政客可以相互争吵,老百姓可以表达对官员的不满,社会上的政治倾向却有着相当一致的共同标准。

 

  

孙杰(即新浪微博“@作业本”)、加多宝(中国)饮料有限公司的道歉声明。

 

  一份有政治倾向的稿件若不合乎美国价值观,且没有财力自己出版,就根本不可能得到发表。例如笔者在哈佛大学校园内看到师生被组织起来欢迎达赖和颂扬旧西藏社会的荒谬场面,就提出是不是有可能发表一篇文章来讲述当年西藏黑暗农奴制这一基本事实,校内的人马上回答这根本办不到,因为美国舆论界不会允许讲达赖的坏话,就算你自己有钱办一家报社发表文章也找不到发行渠道。

  另外,西方国家在标榜言论自由时,其政府和法庭也有严格的尺度,诽谤性言论、煽动非法行为如鼓吹颠覆政权的言论也会受到追究,甚至对某一族群的恶意嘲笑也会被禁止。我国的法律,一直是维护社会主义制度的重要保障,这也要体现在意识形态领域中。对那些旨在反对新中国和扰乱社会思想的言行,有关部门自然应依法处理。此次北京市大兴区人民法院对邱少云烈士胞弟邱少华起诉孙杰(即新浪微博“@作业本”)、加多宝(中国)饮料有限公司的人格权纠纷案,判决孙杰(系青岛一个所谓“媒体人”)和加多宝赔礼道歉,弘扬了正气并打击了歪风。笔者只是感到此次经济处罚太轻,只是按邱少云烈士胞弟邱少华的要求让诽谤者“赔款1元”(这可能是起诉者担心有索财之嫌)。其实对那些无廉耻之人,让他们遭受财物损失才会真正感到肉痛,同时也要封闭其散布邪说的渠道。打击历史领域的恶浪,才能让正义的声音在思想文化领域中压倒谬论邪说,激励人民的“正气歌”也能长久传扬。

  (作者:国防大学教授)

网站编辑:贺绿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