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1-1.png
banner1-4.png
banner1-5.png
1111.jpg
1.png
张志初:历史不容虚无
发表时间:2016-08-04    来源:新湘评论字体[大] [中] [小] [打印]  [关闭]

  在历史虚无主义思潮甚嚣尘上的今天,重温毛泽东同志《七律·和郭沫若同志》,可以帮助人们擦亮眼睛,洞察“鬼蜮”“妖雾”,进而更加精准地“奋起千钧棒”“澄清万里埃”。为此,借用这首诗词的意境,从四个方面,阐发关于历史虚无主义本质、目的、源流和应对举措的“金猴”之问。

 

  从“精生白骨”引发本质之问——何为历史虚无主义

  “一从大地起风雷,便有精生白骨堆。”白骨精为了吃唐僧肉,时而变化成漂亮动人的村姑,时而伪装成慈眉善目的老太太、老大爷,其本身则是一堆修炼成精的骷髅。在现实生活中,历史虚无主义的本质和白骨精颇为相似。

  所谓历史虚无主义,是指通过各种方式“重新解读”并肆意歪曲历史,否定马克思主义、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从而否定中国共产党执政合法性的一种政治思潮。正如习近平总书记所指出的:历史虚无主义的要害,是从根本上否定马克思主义指导地位和中国走向社会主义的历史必然性,否定中国共产党的领导。这堆“精生白骨”,有三个主要的本质特性:反动性。历史虚无主义反对四项基本原则,企图扭转现代化建设和改革开放的发展方向,把中国纳入到西方资本主义体系中。煽动性。历史虚无主义经常在“重新评价”“重写历史”的名义下设置“陷阱”,丑化和否定革命历史。欺骗性。历史虚无主义对我们的党史、国史、军史、民族史,以及对中华民族的文化,采取轻蔑、否定的态度。他们往往打着“反思历史”“还原历史”的旗号,任意歪曲史实,颠覆科学的历史结论,制造思想混乱,具有很大的欺骗性、迷惑性和渗透性。

  历史虚无主义的本质是历史唯心主义。它无视历史的基本事实,违背实事求是的根本原则,伪造、篡改、歪曲、恶搞历史,把历史碎片化、片面化,其最终目的是推翻共产党的领导、否定社会主义制度。无论历史虚无主义如何变来变去、花样百出,都无法掩盖它“精生白骨”的反动实质。

 

  从“妖为鬼蜮”引发目的之问——他们究竟“虚无”什么

  “僧是愚氓犹可训,妖为鬼蜮必成灾。”白骨精是歹毒的妖魔,是邪恶的鬼蜮,它来到世上是要害人的,它需要以活人作“血食”来维持它的生存。白骨精的三次变化,为的是欺骗心地善良的唐僧,企图达到吃掉唐僧、毁灭取经大业的不可告人的目的。

  历史虚无主义和白骨精很“相像”。历史虚无主义在兴风作浪之前,也企图通过“重新评价”“还原真相”等伪装,欺骗大众,混淆视听,搞乱人们的思想,使其分不清谁是真理谁是邪说,谁是好人谁是坏人,最后实现否定马克思主义指导地位、推翻共产党领导的险恶用心。其危害和目的集中体现在虚无“四观”上:虚无历史观。违背唯物史观的基本原理,把历史看成是纯粹的偶然。他们惯用卑劣的“虚无”手法,热衷于抹黑革命领袖。胡编乱造,鼓噪中国革命的胜利是外力作用的偶然结果,极力渲染和无端指责毛泽东等中共领导人利用苏联力量夺取政权。恣意断章取义,按主观需要剪裁历史。主观臆造,妄图重新建构历史走向。虚无价值观。一个没有英雄的民族是悲哀的,一个有英雄而不知珍惜的民族尤其悲哀。历史虚无主义者宣扬“好人不好、坏人不坏”,对革命英烈大肆污蔑,为反面历史人物大唱赞歌,搞乱人们的价值观,摧垮人们共同的精神支柱。虚无文化观。历史虚无主义者标新立异,认为“殖民侵略在世界范围内推动了现代化进程”,硬说侵略者是“福音的传播者”“经济全球化的最早开拓者”。这样一来,侵略者成了救世主,不但无罪,反而有功。历史虚无主义者还把视角伸向文化领域,对中国传统文化进行丑化,认为中国文化先天不足,需要用西方“蓝色文明”来改造。虚无发展观。在历史虚无主义者看来,人类社会的进步,绝不是通过新的生产关系对旧的生产关系、进步阶级对落后阶级的革命来实现。他们顶礼膜拜的是在不触动旧秩序基础的前提下,实行点滴社会改良。把中国革命的巨大成果一笔勾销,叫嚷要“回归人类文明的康庄大道”。这种“康庄大道”就是甘做忠顺奴才,在帝国主义刺刀“保护”下求得自身的”生存”。这就是历史虚无主义者对历史进行“沉思”之后得出的荒谬“逻辑”!

 

  从“妖雾又重来”引发源流之问——“阴魂”为何久久不散

  “今日欢呼孙大圣,只缘妖雾又重来。”白骨精很狡猾,它在不同的时期,总是以不同的面目出现。如果没有孙大圣的火眼金睛,很难认清它的“白骨”真面貌。历史虚无主义也一样,它不断地改头换面,给人一种很“新”的错觉,似乎它是一种新思维、新思潮,如某些人标榜的是一种“后现代主义意识”。

  其实,历史虚无主义不是什么新玩意,它在我国孽生的时间很早。20世纪以来,全盘西化思潮和历史虚无主义如影随形。陈序经、胡适都曾主张全盘西化。新中国成立后,历史虚无主义思潮在我国一度受到抑制。20世纪80年代开始,它又沉渣泛起,并从历史领域向政治领域扩展。进入21世纪,历史虚无主义思潮再次泛滥。其“阴魂”久久不散,原因是多方面的。苏东剧变的冲击。20世纪90年代初,苏联共产党垮台,不仅彻底丢掉了列宁、斯大林这两把“刀子”,还丢掉了卓娅和舒拉、保尔等英雄形象。西方思潮的激荡。历史虚无主义者否认人类社会普遍规律的存在,认为历史只是历史学家主观的构建物,对中国近现代历史采取相对主义态度,陷入了历史不可知论的窠臼。新自由主义的影响。它经济上主张全面私有化,政治上主张多党制,价值观上主张“普世价值”。它以西化、分化中国为目标,在历史观上主张清算“革命谱系”,主张重新解说中国近现代史。传播平台的拓展。一个时期以来,网络等传播平台有加力装置,却缺乏制动和检测手段,导致管控乏力,无孔不入的历史虚无主义思想和观点便逐渐泛滥起来。特定人群的发泄。对于改变中华民族命运的革命、建设和改革,对于开天辟地、翻天覆地、感天动地的大事变,阳奉阴违者有之,耿耿于怀者有之,鸣冤叫屈者有之,无端指摘者也有之。只要稍微留心看一下那些“虚无”鼓噪者,就不难发现,他们虽然戴着学术争鸣等面纱,但其实是为了一己私利、一腔私欲而发泄私愤的。

 

  从“金猴奋起”引发举措之问——怎样亮剑出招制胜

  “金猴奋起千钧棒, 玉宇澄清万里埃。”消灭白骨精,扫清西天取经障碍,有赖于火眼金睛,有赖于千钧之棒,有赖于神通广大、扫妖除魔的孙大圣。其实,用正确理论武装起来的人民群众都是孙大圣。反击历史虚无主义就如同消灭白骨精,既要铸魂,又要铸剑,还要有剑法高过对手的剑客。

  铸魂——铸造铁一般信仰。习近平总书记指出:“中国共产党人不是历史虚无主义者,也不是文化虚无主义者,不能数典忘祖、妄自菲薄。”我们要进一步掌握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坚持唯物史观的指导,进一步认清反对历史虚无主义斗争的艰巨性、长期性、复杂性,进一步认清自身的责任,用铁一般的信仰铸就反击“虚无”的利剑。

  强队——建强骨干队伍。要加强统筹,整合理论宣传、高校党校、新闻媒体、党史档案、社科文联、文博军博等各方面的力量,探索建立“大宣传”“大党史”工作体系。党史部门要站在反击历史虚无主义的前列,建强领军型的先锋组合、好声音的专家组合、阳光型的青春组合、正能量的网友组合等骨干队伍,在实战中练好剑法。

  守土——固守阵地。要固守和拓展研究阵地、高校阵地、传播阵地。目前,湖南主要媒体的阵地意识明显加强。《湖南日报》《新湘评论》《湘潮》和红网、百年湘潮网等媒体,多次推出反击历史虚无主义的精品力作。全省党史系统正做好“铸魂加亮剑”“正本加专本”“平台加讲台”和“减少负能量”等加减法,推出以史铸魂丛书、党史人开讲等,打造了一批反击历史虚无主义的坚强阵地。

  严法——严肃党纪国法。去年10月,新修订的《中国共产党纪律处分条例》正式发布,明确规定“违背四项基本原则”“妄议中央大政方针”“丑化党和国家形象”“歪曲党史、军史”等属于违反政治纪律的行为,违反者视情节给予相应纪律处分。要充分发挥《条例》的导向作用,积极投身于反击历史虚无主义的现实斗争。时机成熟时,党的意志因符合广大人民群众的要求而成为国家意志,国家层面也将对此立法。

  出剑——主动进击。主动亮剑出手,就要布好“天网”,当好侦察兵和战斗队。要牢牢掌握意识形态的管理权、领导权和话语权,落实意识形态工作责任制,织就一张对于历史虚无主义精准识别、精准出击、精准点穴的“天网”。人民群众都有火眼金睛。要相信人民、依靠人民、发动人民,善于预测形势,科学攻防,打好进攻战、保卫战。总之,要强化使命感,掌好主导权,把历史虚无主义的尘埃扫进历史的垃圾箱,让万里“玉宇”更加清朗起来。

  (作者系中共湖南省委党史研究室主任)

  (《新湘评论》2016年第14期)

网站编辑:贺绿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