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1-1.png
banner1-4.png
banner1-5.png
1111.jpg
1.png
夏远生:历史就是历史
发表时间:2016-08-04    来源:新湘评论字体[大] [中] [小] [打印]  [关闭]

  历史虚无主义,作为历史理论术语,代表一种对待历史的非历史态度。其否认历史的规律性,承认支流而否定主流,歪曲现实而否认本质,孤立分析历史中的阶段错误而否定整体过程。其代表,可以说是“全盘西化论”,通过对中国革命进程中阶段性错误的分析,而全面抹杀革命,抹杀民族独立和人民解放的斗争历史,抹黑革命领袖和英雄人物。

  毛泽东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中指出:“要破坏那些封建的、资产阶级的、小资产阶级的、自由主义的、个人主义的、虚无主义的、为艺术而艺术的、贵族式的、颓废的、悲观的以及其他种种非人民大众非无产阶级的创作”“在破坏的同时,就可以建设起新东西来”。强调“破坏虚无主义”的历史使命。

  习近平鲜明地揭露了历史虚无主义的要害是从根本上否定马克思主义指导地位和中国走向社会主义的历史必然性,否定中国共产党的领导。强调“要警惕和抵制历史虚无主义的影响,坚决抵制、反对党史问题上存在的错误观点和错误倾向。”

  第十八届党中央明确指出:要认真贯彻两个历史问题的决议,符合中央基本精神,防止历史虚无主义,坚决反对否定党的历史、否定老一辈革命家的错误倾向。

  历史虚无主义在党史问题上有多种具体表现或危害。

  一是“非毛化”。“非毛化”是历史虚无主义的最初形态和基本思潮,在我国改革开放之初就出现了。如北京“西单墙”,曾打出“坚决批判中国共产党”“彻底批判毛泽东”的标语。

  随着改革开放的深入和市场经济的确立,“非毛化”思潮泛滥,如影随形、不绝如缕。

  针对于此,邓小平早就提出反对“非毛化”的正确观点,指出:“如果真搞‘非毛化’,那就要犯历史性的错误。”

  习近平在纪念毛泽东诞辰120周年的讲话中指出:“革命领袖是人不是神。不能因为他们伟大就把他们像神那样顶礼膜拜,不容许提出并纠正他们的失误和错误;也不能因为他们有失误和错误就全盘否定,抹杀他们的历史功绩,陷入虚无主义的泥潭。”

  历史虚无主义,热衷于虚无马克思主义,虚无共产党领导的革命,从根本上动摇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和马克思主义唯物史观,“通过伪造、剪裁、曲解、滥用史料的方法,按照自己的预设彻底颠覆了毛泽东的正面形象”。

  党史学者杨奎松批评《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该书“确实挖掘到了相当多的史料,但只要预先将毛在内心中定性为恶,再多的史料在其眼中,也只会从恶的方面来理解和解读,而难以被客观地运用。这样的情况充斥于全书的绝大部分章节,这可以说是该书最为失败之处。”同样,《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千秋功罪毛泽东》,也是针对毛泽东的谣言与造假之作。尽管谬论能广为流传,仍然还是谬论。

  美国哈佛大学托尼·赛奇教授提醒说,目前中国对毛泽东的肆意丑化已经超越了一个民族应有的理智界限。众所周知,毛泽东作为中华民族历史中的一个重要焦点,已经深深嵌入了中国历史。如果不顾客观事实强行清除毛泽东在中国思想界的影响,只会给中国带来灾难性的后果,甚至可能造成分裂!把改革开放30多年的社会发展成果和思想成果与改革开放前30年割裂开来,对毛泽东思想进行淡化就是历史虚无主义的一种表现。

  中国毛泽东诗词研究会原会长李捷曾用“今日欢呼孙大圣,只缘妖雾又重来”,来说明毛泽东研究、党史研究工作者当前反对历史虚无主义思潮的历史使命和艰巨任务,号召大家团结起来,深化研讨,应对现实,弘扬中华精神正气,凝聚中国精神正能量,为实现毛泽东同志未竟的宏伟事业——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中国梦而“下定决心,不怕牺牲,排除万难,去争取胜利”!

  二是“非革命化”。“非革命化”的典型口号是“告别革命”。其认为革命只起破坏性作用,没有任何建设性意义,蛊惑了党员干部群众,造成了思想混乱。

  它否定人类社会发展是有规律可循的。以历史的偶然性来否定中国革命具有历史必然性,提出所谓“革命制造论”“革命破坏论”“误入歧途”等谬论,企图否定革命来否定党的历史,否定走社会主义道路。

  毛泽东早就指出:“没有独立、自由、民主和统一,不可能建设真正大规模的工业。没有工业,便没有巩固的国防,便没有人民的福利,便没有国家的富强。”共产党领导的新民主主义革命和社会主义革命的历史充分证明:革命是历史的火车头,是现代化的助推器。没有党领导的人民革命胜利,就不能有社会主义现代化。不能把革命与现代化对立。

  历史虚无主义所谓的“告别革命”“否定改革”“救亡压倒启蒙”的论调,以回归传统为名,用极端保守主义的态度评价历史、传统和文化,企图否认中国人民革命用生命与鲜血所换来的根本价值。这种倾向也是十分有害的。

  三是“非历史化”。“非历史化”的思潮主要以假设推断代替历史事实。提出“假设不搞五四运动”“假设不向苏联学习而向英美学习”“假设当年不出兵抗美援朝”“假设不搞三大改造”等非历史的观点,主观推论可能产生的效应和结果,来臆断和推理自己判断的正确,吹嘘“先见之明”。

  这种历史虚无主义思想,试图以“超历史”“非历史”的方式,把“革命史观”与“现代化史观”绝对对立,甚至以所谓“历史的终结”论调来消解或抵触共产党执政规律、社会主义建设规律、人类社会发展规律。

  1989年9月,江泽民就指出:“任何割断历史,采取虚无主义的态度,借口‘改革’而否定党的优良传统的做法,都是错误的。”

  历史虚无主义者,并不是虚无所有的历史,而是从自己的价值观出发,有所肯定、有所否定。其价值标准就是否定革命,重点是歪曲党的历史和新中国的历史。有学者发表“汪精卫曲线救国”“苏维埃根据地是别国在中国的殖民地”等言论,标新立异,制造噱头,对历史肆意歪曲。

  历史文化是一个国家社会的血脉,一个民族凝聚力向心力的精神纽带。世界各国人民无不对本国本民族的历史文化呵护备至,而不容亵渎和污蔑。

  “历史就是历史”——要科学总结党的历史经验教训。要正确对待、如实反映党在前进中的失误和曲折。习近平指出,从成功中吸取经验,从失误中吸取教训,不断开辟走向胜利的道路,这就是共产党人的历史进程。自己的经验,包括自己的失误,是最好的历史教科书。对党的历史上曾经出现过的失误和曲折,应着重分析当时所处的社会环境,深入剖析产生问题的社会根源、历史根源和思想根源,研究防止重犯的办法、措施和制度。

  “历史就是历史”——要抵制和反对历史虚无主义思潮。历史虚无主义者乐于偏听偏信,以偏概全,以点带面,攻其一点,不及其余。他们热衷于炒作共产党在探索革命、建设和改革过程中的党内路线斗争和政治分歧,把党史说成“阴谋史”“权术史”。他们以旧为新,猎奇,唱反调,热衷于做翻案文章,出现了为翻案而翻案、以重评为时髦的错误倾向。他们用学术研究做幌子,“挖掘新的材料”“还原历史真相”“用新的视角重新审视历史”,借着“学术反思”“还原历史”“重写历史”“专家解密”“技术解读”“还原真相”之名,打着“重评”“反思”“还原”“创新”的旗号,否定党史、歪曲国史、解构历史、曲解军史、胡编战史、传播野史。

  “历史就是历史”——做马克思主义者,不做历史虚无主义者。广大党员干部,广大人民群众,广大青少年,要学习做真正的马克思主义者,警惕历史虚无主义的潜移默化和无烟毒害。毛泽东说:“我们不应当割断历史。从孔夫子到孙中山,我们应当给以总结,承继这一份珍贵的遗产。”邓小平说:“每个党、每个国家都有自己的历史,只有采取客观的实事求是的态度来分析和总结,才有好处。”习近平说:“中国共产党人不是历史虚无主义者,也不是文化虚无主义者,不能数典忘祖、妄自菲薄。”

  “历史就是历史”——要警惕“灭人之国,必先去其史”。苏共亡党、苏联解体的原因固然很多,但意识形态领域大刮历史虚无主义之风,“去史灭国”,不能不说是一个重要原因。习近平指出:“苏联为什么解体?苏共为什么垮台?一个重要原因就是意识形态领域的斗争十分激烈,全面否定苏联历史、苏共历史,否定列宁,否定斯大林,搞历史虚无主义,思想搞乱了,各级党组织几乎没任何作用了,军队都不在党的领导之下了。最后,苏联共产党偌大一个党就作鸟兽散了,苏联偌大一个社会主义国家就分崩离析了。这是前车之鉴啊!”

  “历史就是历史”——要大力弘扬唯物史观。唯物史观是识别和应对历史虚无主义最锐利的思想武器。列宁强调,唯物史观是“唯一科学的历史观”。习近平要求,“要坚持用唯物史观来认识和记述历史”。我们要站在党和人民的立场,用辩证的、历史的、实践的观点来解读与运用历史,坚持党性原则与科学精神的统一,处理好政治与学术、历史与现实的关系,维护科学的正确的结论,反对错误的虚无的倾向。哲学社会科学工作者在这方面要敢于担当、发挥优势,不断为推进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历史进程提供有力的理论支撑与历史智慧。只有真正弄懂了马克思主义,才能更好识别各种唯心主义观点,更好抵御各种历史虚无主义谬论。

  (作者系中共湖南省委党史研究室巡视员、研究员)

  (《新湘评论》2016年第14期)

网站编辑:贺绿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