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jpg
2.jpg
未标题-2.jpg
1111.jpg
1.png
童力:认清本质和危害 坚决抵制历史虚无主义思潮
发表时间:2016-05-25    来源:紫光阁字体[大] [中] [小] [打印]  [关闭]

  提要:历史虚无主义本质上是一股反动的政治思潮,其核心指向是从根本上否定中国共产党的领导,否定中国走向社会主义的历史必然性,否定马克思主义基本理论。

 

  改革开放以来,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制度与理论体系不断发展,引领、主导着国家与社会的全面进步,成就举世瞩目。与之同时,社会上思潮激荡,始终不平静。在各类思潮中,历史虚无主义与民族虚无主义、文化虚无主义交相为用,严重损害着中华民族的精神命脉,成为破坏性极强、危害性极大、影响最为广泛的一股思潮。

  历史虚无主义本质上是一股反动的政治思潮,其核心指向是从根本上否定中国共产党的领导,否定中国走向社会主义的历史必然性,否定马克思主义基本理论。但是,在大多数情况下,历史虚无主义并不直接以针对现实政治的面目出场,而是与学术、理论、观念等相混杂,以研究、探讨、还原、揭秘之类似乎学术钻研的姿态登台表演,因此具有很强的迷惑性。不仅鉴别力薄弱的青少年容易上当受骗,甚至一些年长的党员领导干部也常常不能洞穿其实质。

 

  历史虚无主义产生的背景

  历史虚无主义的历史与现实背景比较复杂,这加重了其迷惑性,增添了对其进行清晰识别的难度。

  一般认为,历史虚无主义与哲学史上的极端怀疑主义具有思想渊源关系。极端的怀疑主义必然导致虚无主义。古希腊与我国先秦时期都曾产生怀疑论。怀疑论在18世纪末期的西方流传很广。持怀疑论者认为人们不可能认识真理。到19世纪,俄国产生了一种怀疑主义哲学思潮,即被称为虚无主义(Nihilism)。但是,正如普列汉诺夫所说:“一般说来,怀疑论在无产阶级的情绪和世界观上是没有存在的余地的。”显然,历史虚无主义者自觉或不自觉地从怀疑论那里吸收“养料”,与普列汉诺夫所点明的怀疑论的本性直接相关。

  我国当下存在的历史虚无主义,主要与苏东巨变后国际共产主义运动所处的低潮形势相关。在这种国际背景下,西方资本主义阵营欢呼声一片,乃至出现了所谓“历史的终结”的说法。意思是说,历史在当代西方资本主义国家发展到了极致,不会再改变了(不过,主张这一观点的福山后来改变了看法)。因此,在西方国家,出现了所谓清算社会主义的潮流,一些国家还发生了所谓“颜色革命”。在国内,一位历史虚无主义的主张者曾爆料说,那个时候,他对东欧剧变“欢欣鼓舞,亲手绘制了一幅东欧政治地图,每天在地图上标出风暴的进展。”可见,苏东巨变与国内历史虚无主义的关联性非常直接,是国内历史虚无主义泛滥的重要诱因与助推器。

  在苏东巨变的背景下,西方一些极端右翼思想家的著作,又为我国的历史虚无主义思潮发挥了“理论启蒙”的作用。其中有三位,堪称我国历史虚无主义思潮的理论教师爷,那就是:哈耶克、波普尔、阿伦特。这三位右翼思想家,在我国拥有一大批崇拜者。他们手中所握的理论武器,一个是新自由主义,一个便是针对社会主义国家与制度的历史虚无主义。

  由上可知,历史虚无主义确实有着多重面向的复杂背景。它们虽然并不具备统一的组织形式,但是在思潮驱动和共同的价值旗号下,却具有形成“合力”的趋势与作为。

 

  历史虚无主义的主要表现

  列宁说:“没有革命的理论,就不会有革命的运动”。自觉的历史虚无主义者也懂得这个道理,不过是反其道而行之。因此,他们也有自己的两手,即一方面搞运动,一方面抓理论,并试图以他们的理论与运动,来阻击正义的理论与运动。如果说哈耶克等人为国内的历史虚无主义思潮提供了“理论”的话,那么,可以这样说,国内的历史虚无主义者在哈耶克等人的理论指导下,既从具体方面否定中国共产党人“革命运动”,又试图从思想方面化解中国共产党人的“革命理论”,同时还要提出他们自己的“理论”,但万变不离其宗,归根到底,是盼望中国共产党垮台,在中国搞美国式的所谓民主宪政。

  所以,历史虚无主义最早、最突出的表现,是拿历史上的具体事件、人物、断片来说事。这一面向的表现,积累日久,大有肆无忌惮之势。例如抹黑人民英雄(狼牙山五壮士、刘胡兰、董存瑞等),诋毁中国共产党的领袖(特别是毛泽东),为民族叛徒与败类(例如慈禧、李鸿章、袁世凯、汪精卫、蒋介石)张目,美化侵略者(例如日本军国主义),等等。通过这样一个个具体的个案,将历史上中国人民“革命的运动”,竭力以量变导致质变的形式化解掉,消融掉。最终,解除掉“革命的理论”。

  与个案性的堆积相伴随,历史虚无主义适时提出了他们的总体主张。其中最著名的,是“告别革命”论。在这类总体主张引领下,凡是与“革命”二字沾边的历史上的一切,统统成了遭批判的对象;一切中国人民用生命与鲜血所换来的正面价值,从历史根基上遭到全面“重估”。

  例如,有人提出:“太平天国运动失败后,各种流氓运动前赴后继,风起云涌,直至彻底改写了近代中国的历史。”一部反帝反封建的雄伟历史画卷,转瞬便被置换成了“流氓”的演变史。结论之肆意、荒唐,可谓骇俗。

  可见,历史虚无主义不仅针对历史个案发声,而且有理论主张;不仅有理论主张,而且与个案发声实现了紧密结合。

  历史虚无主义以“历史”为舞台,已经渗透进历史的全部领域。举凡国史、党史、军史,革命、建设、改革,领袖、英雄、群众,制度、道路、理论,路线、方针、事件,过去、现在、将来,乃至古代与近代的中国史、现代世界史、国际共运史、各类专门史,他们统统发声放言,歪曲、解构、翻案、诬蔑。但是,有一个相对集中的范围,即集中在中国近现代史、党史、国史上面。这是因为,这三个领域与中国共产党的关系最直接。

  他们直接否定唯物史观,否定社会发展史的基本规律,否定中国马克思主义史学的几乎所有命题与成果,否定历史上的农民战争与农民起义,否定半殖民地半封建的近代中国社会性质,直接谩骂民族与国家,乃至反诬马克思主义是历史虚无主义,极力宣扬并推广资产阶级自由化。有的历史虚无主义者污蔑我国社会是“污浊之世”,“一只鸡和一个人真是没有什么区别”;有的提出不应把圆明园当做国耻纪念,认为“只是把圆明园当做耻辱来记忆的国家是没有前途的”;有的则说当年的侵华日军“并没有打扰老百姓,都露宿在大街上”,“还有一些鬼子士兵,竟然帮老百姓挑水、打扫院子”,“有时还掏出小饼干给孩子吃”,等等。

  如此这般的谰言,不仅大量现于网络,而且公开印在出版物中。这种情况,即使在一些西方资本主义国家,也决不会被正义的民众所容忍。

  历史虚无主义所采用的手法五花八门,不一而足,但基本手法是无视历史发展规律,悬置历史发展大势,蔑视历史发展大道,用精心挑选的历史碎片来代替历史的整体,用扭曲变样的历史局部来遮蔽历史的全貌,以偶然性与或然性的模糊影像来置换正义与真理,见缝插针,主观臆断,强聒不舍,颠倒黑白。但是,大量科学的研究成果表明,他们这样做完全是枉费心机。

 

  历史虚无主义的目的和手段

  “虚无”既是历史虚无主义的目的,也是历史虚无主义的手段。历史虚无主义的目的,是将中国共产党的领导“虚无”掉。历史虚无主义的手段,是通过“虚无”来达到“判断”的目的。因此,我们不仅要看到历史虚无主义“否定”的一面,还要看到它“肯定”的一面,它最终要“肯定”的,只是完全西式的所谓“三权分立”“民主宪政”。这完全是违背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所规定的国体与政体的违宪主张。

  历史虚无主义与民族虚无主义、文化虚无主义是血脉上的孪生兄弟。民族虚无主义与文化虚无主义在上世纪80年代曾经一度甚嚣尘上,他们从现实走入历史,即与历史虚无主义合流,成为一体。民族虚无主义从整体上否定中华民族的民族合理性与合法性,盼望中华民族全部变换为黄皮肤的“白种人”,亦即以所谓海洋“蓝色文明”替换掉内陆“黄色文明”,这在血脉上与历史虚无主义完全一致。

  在我国,历史虚无主义与历史复古主义之间存在矛盾,但在对立面的选择上,它们是一致的,即全都力图改变中国的现实政治。因此,即使历史虚无主义对复古主义所要“复”的“古”持嗤之以鼻的态度,也很少予以公开批判(并非完全不批判),更多的是持“悬置”态度,以免破坏其联盟性。而复古主义对历史虚无主义的“西方化”虽然也不满,但更少跳出来予以批判。多年来,所谓的“大陆新儒学”秉持“港台新儒学”的基本价值观,坚定地反对马克思主义,坚定地反对五四运动科学与民主的传统,坚定地反对中国共产党的领导,坚定地主张“政治儒学”与“儒化中国”,与历史虚无主义桴鼓相应,常常沆瀣一气。因此,要批判历史虚无主义,但不能因此而放跑历史复古主义。

  历史虚无主义的价值信仰,是资产阶级自由化。以所谓“民主宪政”为核心的资产阶级自由主义思想,是历史虚无主义者最基本的话语逻辑。历史表明,这套所谓的话语逻辑,至少在袁世凯复辟称帝的年代,就已经完全破产失效了。

  近些年,历史虚无主义的传播渠道,已经从报刊出版广播电视等传统媒体,向互联网等新兴媒体转移。他们很会运用新兴媒体,吸引了不少“粉丝”。但是,应该看到,由于其主张的荒唐,以及正面能量的不断增长,历史虚无主义即使在新兴媒体上,也日渐式微。

  历史虚无主义的最新表现,一是试图钻法制的空子,试图通过打官司的渠道来争取“法权”,二是试图以所谓“学术溯源”的假象,试图给自己洗白。他们或者说,“学者与众不同的结论与历史虚无主义绝不该画上等号”;或者说,“虚无主义首先是一个哲学命题,不是历史学命题”,“不能仅仅把同自己的论点迥异的历史见解统统指陈为历史虚无主义”,等等。然而,明眼人一看便知,这是在偷换概念。

 

  坚决抵制历史虚无主义思潮

  面对历史虚无主义猖狂作乱的局面,我国马克思主义理论与学术工作者进行了坚决斗争。这种斗争,从1988年批判民族虚无主义,到2000年批判文学领域的历史虚无主义,再到2005年一批著名的历史学家参与到批判历史虚无主义的队伍中来,一直发展到今天,取得了很大的成果与成效。他们指出,历史虚无主义思潮 “虚无”的是中国人民的革命运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马克思主义的指导、社会主义制度和人民民主专政;不“虚无”的则是为早已有历史定论的叛徒、汉奸、反动统治者歌功颂德。历史虚无主义者不是从历史发展的真实情形出发去诠释历史,而是想当然地解读历史,虚构历史,歪曲历史,否定历史,为中国近现代历史的发展寻找根本没有历史根据的另类“历史规律”和“发展道路”。这是对历史虚无主义本质的科学揭示。

  一位资深历史学家指出,一些宣扬历史虚无主义的人,本不熟悉中国历史和世界历史,却摆出一副执史坛牛耳的派头,用主观臆想的世界历史改写中国历史。这就指明了历史虚无主义者在学风上的不正派。还有历史学家通过具体而微的实证研究,在个案研究中揭露历史虚无主义叙事过程中的“硬伤”,作了科学的学术澄清工作。

  前人有云:“灭人之国,必先去其史”。历史虚无主义对国家、对民族、对人民,都危害极大。

  习近平总书记指出,中国共产党人“不是历史虚无主义者,也不是文化虚无主义者,不能数典忘祖、妄自菲薄。”“要警惕和抵制历史虚无主义的影响,坚决抵制、反对党史问题上存在的错误观点和错误倾向。”习近平总书记的指示,为人们洞悉历史虚无主义的本质,提供了基本遵循。目前,正有愈来愈多的学者与群众,自觉地对历史虚无主义进行口诛笔伐。

  历史虚无主义之所以站不住脚,说到底,在于他们完全歪曲了历史事实。正如习总书记所说:“历史就是历史,事实就是事实,任何人都不可能改变历史和事实。”中国共产党人不仅尊重历史,而且将历史看作是最好的教科书,也是最好的清醒剂。特别是中国共产党的历史,由于它是一部丰富生动的教科书,因而也是“最好的营养剂”。只有坚持用唯物史观来认识和记述历史,坚持马克思主义的历史观和方法论,把历史结论建立在翔实准确的史料支撑和深入细致的研究分析的基础之上,才能科学地认知历史。这是中国共产党人对待历史的基本立场与态度,也是认清历史虚无主义本质与危害的一面明镜。

  (转载自《紫光阁》杂志2016年第5期)

(责任编辑:贺绿原)

网站编辑:贺绿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