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jpg
2.jpg
未标题-2.jpg
1111.jpg
1.png
只步为尺测乾坤 丹心一片绘社稷
发表时间:2015-07-07    来源:光明网字体[大] [中] [小] [打印]  [关闭]

  这是一篇采访手记,记述了我10天采访期间的感动与收获。

  "国测一大队?"。刚接到任务时,我对采访对象的认知完全是零。这是一支怎样的队伍,从事何种工作,到底有哪些地方值得去采访?为什么要去西安和西藏两地采访?带着好奇,我踏上了此次采访之路。

  随着采访的逐渐深入,原有的疑问一个个得到了回答。也让我心中充满了一个声音:我要让大家知道这支默默无闻,却又"功绩卓著,无私奉献的英雄测绘大队"。

  国家测绘局第一大地测量队(暨国家测绘局精密工程测量院、陕西省第一测绘工程院)自1954年建队,半个世纪的时间,几代人满怀理想和激情,投身祖国的测绘事业。他们前赴后继,测天量地,用青春和生命谱写出一部气壮山河的爱国诗篇。

  他们24次进驻内蒙荒原,28次深入西藏无人区,37次踏入新疆腹地,徒步行程总计5000多万公里,相当于绕地球1200多圈。

  他们28次大规模进入世界屋脊,在高山、沼泽、荒原中克服各种意想不到的困难,凭着坚忍不拔的意志,负重攀登,纵横千里。

  他们远涉重洋八万里,新春佳节仍在地球的两极奋战,工作精益求精,给祖国送回捷报。

  在地温高达摄氏70度的火焰山中,大地如蒸笼,他们焦渴难忍,头晕眼花,仍争分夺秒,不敢懈怠,用血汗换回测绘成果。

  北疆阿勒泰地区最冷时温度达零下45度,他们操作仪器,为了使其精度不受影响,不顾刺骨的严寒,脱掉手套。

  在繁华的都市、宁静的乡村,他们走南闯北、走街串巷,为了完成测量任务,他们要适应各种环境,排除各种困难。

  冰雪严寒、高温酷暑、沙漠干渴、雪崩雷击、洪水野兽、山高路险等种种威胁,对他们是家常便饭。为建设新中国,因为坠崖、坠江、车祸、断水、冻饿、疾病、落入雪窟、遭遇雷击、惨遭杀害等原因,这支队伍的几十名测绘队员默默地献出最宝贵的生命。目前全队患有肺气肿、肝炎、关节炎、胃病、心理疾病等与所从事的职业有关的疾病者,占有相当的比例,更有不少人因身体原因提前退休,一些职工英年早逝。

  就是在这样的条件下,他们常年奔波在外,离妻别子,一次次向自然界和生命的极限发起冲击,为了祖国甘于付出自己的一切。

  他们六闯"生命禁区"。1975年,第一次准确测定珠穆朗玛峰海拔高度为8848.13米;2005年,第一次精确测定珠峰的岩石面海拔高程为8844.43米。他们用青春和生命,在地球的第三极谱写出动人的英雄之歌。

  他们踏遍祖国的千山万水,累计完成国家各等级三角测量1万余点,建造测量觇标10万多座,提供各种测量数据5000多万组,得出近半个中国的大地测量控制成果,出色完成了2000国家重力基本网、国家高精度GPS A、B级网、中国地壳运动观测网络等国家重大测绘工程项目,用血汗乃至生命绘出祖国的壮美蓝图。

  他们走赤道下南极,参加科学考察,填补祖国南极测绘的空白,让祖国在南极占有一席之地,为祖国增光添彩。

  他们在时代大潮中乘风破浪,不论在往昔的计划经济时期,还是在今日的市场经济形势之下,他们英雄的优良传统一代代薪火相传,"热爱祖国,忠诚事业,艰苦奋斗,无私奉献"的铁军本色始终不改。在抗灾重建、城市规划、国土资源、水利、电力、交通、国防等领域,到处可见他们奔波忙碌的身影,时时都有他们作出的贡献。

  量天测地50余载,大队为祖国的测绘事业做出了贡献,争得了荣誉,1991年国务院通令嘉奖,授予大队"功绩卓著,无私奉献的英雄测绘大队"荣誉称号。大队先后26次受到国家、省、部级表彰,有25人获得国家、省和市级各种荣誉称号,2005珠峰复测有4人荣立一等功,12人荣立二等功,9人荣立三等功。

  为大雁塔把脉

  西安城南有条著名的测绘路,在全国以测绘命名的道路只此一条。国家测绘局第一大地测量队就驻扎在这里。

  矗立在西安南郊的唐代大雁塔,历经了1300多年的风雨,70多次地震,加之近代了西安市的建设大量抽地下水,逐渐产生了倾斜,为了保护这一民族瑰宝,国测一大队以新颖的微分法监测方案,经过多年的监测,自1985年开始为大雁塔建立了详细的"健康"档案,经过24年的监测和治理,千年古塔已基本停止在1.01米的倾斜量上,并且从1998年起以每年1毫米的速度开始回弹。大雁塔管理人员风趣地说:大雁塔成为比萨斜塔的梦想不会实现了。

  黑昌路上同行泪

  藏族司机多吉告诉我们,7月的藏北平原正是雨季,一年中气候最宜人的时候。即便这样,初到那曲的我们仍然赶上了突如其来的一场暴雨,当我们赶到外业人员嘴里的基地时,才发现,所谓的基地仅仅是在黑昌(那曲又名黑河,黑昌路指的是那曲到昌都的一条山路)旁一处废弃院子里搭起的两个帐篷。一个是厨房,另一个则是一大队三中队水准组队员们睡觉的地方。虽然下的是小雨,但风很大,帐篷在风雨中像个随时被掀翻的瘦弱孩子,看起来是那么的无所凭依。

  听闻昨夜帐篷被大风掀翻时,手中再摸着潮湿的被褥,想到这些测绘队员在这种环境下往往一干就是7、8个月。同行的中国人民广播电台的女记者汤一亮再也忍不住眼里含着的热泪。

  高原蔬菜本就很少,加上海拔高,气压低,外业队员们吃饭只能是个温饱,充作厨房的那顶帐篷里散落着几个装菜的箱子。无非是些土豆、花菜、胡萝卜之类的蔬菜,根本看不见鸡蛋和肉类。如此清苦的情景哪怕在低收入群体中也很少见到。在场所有的记者都深深的被震撼了,一时间在这片时空中仿佛没有了声音,空气也似乎被凝固了,不知其他同行们在想着什么,我只感觉自己的手中的相机格外沉重,甚至开始抱怨自己为啥没有大师级的摄影技术,不能完美复制出此情此景,让世界知道中国有这样一支伟大的测绘队伍。

  看到记者们这番表现,一大队的测绘队员们反而很不好意思,反过来安慰我们,说这其实没什么,只不过今儿你们赶巧碰上了这场雨。可正如前文所说,现在是藏北一年中气候最宜人的季节,其他时候呢?

  高原上的山上连续作业的96小时

  唐古拉山,在藏语里意为"高原上的山",又叫"当拉山"或"当拉岭",是长江和怒江的分水岭。山体宽150千米以上,海拔多在5000至6000米,比高多在1000至1500米。是青藏高原上高度和比高最大的山岭之一。主峰各拉丹东雪山是长江正源沱沱河的发源地。唐古拉山口海拔5231米,是青藏公路线上的最高点。

  一大队三中队GPS观测小组的高峰、周喜峰、白卫特三人就驻扎这里。在离山坡上观测水泥墩最近的青藏公路段边上,也有一个被叫做基地的简易帐篷。海拔上了5000多米,吃饭就会成为问题,水烧不开,温度最多70摄氏度。炒菜等一般就是奢望,只能吃吃泡面、压缩饼干、榨菜。记者有幸体验里一把如此的高原美食,吃着泡了许久仍然发硬的泡面,再啃上几口外业队员从新疆带过来的坚硬烤馕。匆匆吃完饭,三位观测队员又给记者详细讲述了自己平日的工作:来到这个观测点已经是第四天了,一个守住路边的帐篷,剩下两位则在山坡观测水泥墩下搭了简易帐篷住下,24小时不间断的观测记录数据。看似简单,缺一点马虎不得。一个指数错了,一切就都重来。两个帐篷间短短200米的路程,走几步我就要停下深呼吸几下,头也开始阵痛。就是在这种氧气稀薄的环境下。一大队的测绘队员们还要以认真严谨的工作态度,出色的完成国家下达的任务。

  队员高峰喜欢摄影,经常用自己的数码相机记录出外业时所看见的世界。从他笔记本电脑里的照片上,我看到了一名测绘队员对生活的热爱和独特的审美。当同行一位老前辈问起高峰这里工作苦不苦,累不累时。他爽朗的一笑,能不苦吗?"但工作交到我们手里就要认真的完成,测绘这个事业前途无量!"

  随着西安、西藏两地10天的采访,我对这支英雄大队有了深刻的印象。也和那些真正的男人成了至交好友。

  先说几个让我忘不掉形象。岳建利,一个高大帅气,透着股儒雅劲儿的男人。当下国测一大队的当家大队长。他还是一大队中唯一的一名博士。

  柏华岗,这个汉子今年34岁,黑、瘦,一只贼光四射的眼睛是他给人的第一印象。看似貌不惊人,甚至常被藏区的人看做是藏族兄弟。但言语幽默,深爱着自己的测绘事业。

  刘亮,这个后来被我亲切叫做亮子的80后小帅哥,以前竟然还是个调酒师。是测绘队员最臭美的一个,总是尽量让自己的外业工作服穿起来更摩登些。

  张伟,这个年仅27,看起来却像40的汉子,黑塔一般,让我想起了水浒里的黑旋风。质朴、爽朗,听其他队员说,他干起活来细心的像个姑娘。

  还有杜正平,这个业余时间喜好茶道的人,谈及在出外业时候最大的放松,就是看书,看什么?《东周列国传》、《聊斋》、《纪晓岚文集》。

  早在1987年,邓小平同志就提出了"知识分子是工人阶级的一部分"的著名论断。第一大地测量队的英雄集体里处处都能证明这个论断的无比正确性。在这群平均年龄不到35岁的汉子身上,我看到的是坚持和毅力,他们已经学会如何在恶劣的条件下认真、严谨、科学的完成工作,他们把自己的青春献给了祖国,默默无闻的为中国的测绘事业耕耘。当一座大厦竣工的时候,当一个工程剪彩开工的时候,当一座桥梁或是隧道对接成功时,在记录建设者功绩的纪念碑和功劳簿上,也该添测绘工作者得名字,因为他们是最可爱的丈量英雄,他们不应如此默默无闻!

网站编辑:秦昊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