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jpg
2.jpg
未标题-2.jpg
1111.jpg
1.png
如盐的事业 如火的人生
发表时间:2015-07-07    来源:人民网字体[大] [中] [小] [打印]  [关闭]

  如果有人问谁人勘称国家经济建设的排头兵?或许很少有人会想到他们——不管是修路架桥,还是建楼筑坝,都始终冲锋在前的测绘人。在过于注重结果的社会里,他们似乎总是吸引不到人们的目光。曾经有人形象地比喻说:测绘如盐,各种珍馐佳肴都离不开,但在其中却又都看不见。

  但有这样一支钢铁般的英雄队伍,半个世纪以来,他们曾六登珠峰、两下南极;40多次进藏,50多次步入新疆,足迹遍布全国30多个省、自治区、直辖市;行程5000多万公里足以绕地球1200多圈,用的无私奉献和卓越功勋在如盐事业中书写下他们无限的忠诚。她,就是国家测绘局第一大地测量队。

  2002年,博士岳建利接下了这支“老牌劲旅”的帅印。“读书郎”指挥“野战军”,能不能行?一时间成为了上上下下关注的焦点。

  “空降兵”担子重 挥舞红旗再冲锋

  采访岳建利是在海拔4600米的西藏自治区那曲县,当时记者手表上的时针已近指向深夜12点。

  “当时我并不想来,压力非常大,以前的队长基本上都是从一线往上锻炼上来的”,岳建利的第一句话就让记者大吃一惊。

  不过回头想想,对于当时仅仅三十出头的岳建利来讲,说自己感受巨大的压力并不夸张。这支英雄辈出,人才济济的队伍曾经44次获得国家省部级集体的表彰。1991年,国务院通令嘉奖,授予该队“功勋卓著、无私奉献的英雄一大队荣誉称号”。大队代表在中南海受到国家领导人的亲切接见。江泽民同志也为国测一大队题词:“爱祖国、爱事业,艰苦奋斗、无私奉献”。

  岳建利当时的想法很简单,自己之前并不是队里的“老人”,又长期从事技术工作,突然被派去搞管理,难度太大。何况作为我国测绘事业的一面旗帜,国测一大队标杆太高,外界用来衡量一大队的都是更加严格的尺子,一旦带不好队伍,个人名利受损是小,红旗名誉受污罪过就大了。

  他把自己的顾虑也同样坦率地向上级做了汇报,但却没有能够改变他们的决定。

  在外界看来,岳建利实现的一个从专业技术人员向领导管理者的华丽转身,但岳建利明白,如果做不到“给老虎插上翅膀”,那么自己就必将成为败军之将。

  初到队时,他选择先去了解这个单位的历史。他拿来很多过去一些大队的总结材料和以前职工所留下来的一些东西。流着眼泪通读了三遍后,内心燃烧起了火一样的激情与责任,他发下重誓:一定要让一大队再创辉煌,不仅要有一流的作风,更要有一流的技术!

  抓民主促和谐 尝到甜也吃到“苦”

  “我们首先就是要推进单位的民主进程,”岳建利的语气坚定而铿锵。

  测绘人虽然是“野战军”,但战斗在一线的多是知识分子。在这样的智力密集型行业中,人才无疑就是生命线。虽然国测一大队是一支以作风硬朗著称的劲旅。但改革开放的大潮也在冲击着队伍中的每一个人,享乐主义、拜金主义、极端个人主义,也在时时向他们挑战。作为国测一大队的 “新掌柜”,如何保持员工队伍,特别是外业团队的长期稳定就是岳建利要思考的第一要务。

  岳建利认为,对于像国测一大队这样一个长年工作在野外,高度流动分散的测量队,作业时常是一个小组几个人在外一干就是几个月的队伍来说,要保持稳定团结,关键是要建立和谐的干群关系。

  在岳建利的推动下,从2004年开始,国测一大队把所有中层干部的“乌纱帽”都交给了职工。“我们中层干部,常年在外带职工,一出去就是几个月,他们对职工的好与坏,我不知道,我需要职工来评价,职工在‘合格’和‘不合格’里打勾,如果不合格超过一半就要下来。所以,我们现在的干群关系非常好!”岳建利自豪的表示。

  国测一大队推进民主管理的第二个亮点是在发挥“职代会”的重要作用。不过,这也让岳建利自己吃了一些“民主的苦头”。

  “今年我自己提出的一项提案因为票数差0.2%,被职代会否决了,”岳建利无奈地笑笑说,“这项提案是为了激励先进、激励模范而在队里的分配方式上做一些调整,之前已经讨论了近一年时间,但是我们的职工常年在外,集中交流的时间非常有限。提案被否决也让我听到了很多更好的意见,我很感谢我们的职工,我会在接下来做进一步的完善。”

  干在先累在前 测绘精神聚人心

  “我们每年都要整风。一线职工在外这么艰辛,我们的干部应该怎么对待他们至关重要?为什么在这个特殊群体里,大家依然能乐观地工作下去,就是因为党员干部都是冲在前面的,老同志都是冲在前面的,这样,年轻人还有什么可说的?我们的测绘精神就是在这样的环境中自然而然地代代传承。”岳建利用略显激动的语气向记者分析党员干部的先锋模范作用在国测一大队的独特影响。

  其实,岳建利自己就是一个身先士卒的典范。2002年,在国测一大队承担的苏通长江大桥测量项目中,由于任务工期紧、难度大、要求高,为了在规定时间内,保质保量完成,他带领职工加班加点进行数据的分析和研究,连续七天七夜没有合眼。

  2005年重测珠峰,岳建利又冲在一线,担任珠峰高层复测总指挥兼临时党支部书记,从3月初就进藏工作。初春的高原依旧被冰雪包裹得严严实实,在极度缺氧、气候异常恶劣的环境中他与职工一起坚持工作,白天战斗在六七级以上的大风里、晚上则躺在零下二三十度的帐篷里。但职工们只要看到大队长和他们在一起,身体再痛苦、任务再艰巨,心都是踏实的。就在这样的条件下,岳建利和他的队员们,坚持奋战80余天,终于在2005年5月22日测得珠穆朗玛峰的准确海拔8844.43米,并将它刻在珠峰大本营的花岗岩纪念碑上,载入史册。

  “我们必须使干群之间、职工之间像朋友一样、像兄弟一样,与他们心连心、肩并肩,惟其如此才能使这支队伍在走向市场后,仍然保持着强大的凝聚力。我们队近三年没有一个人跳槽离开。”岳建利笑着向记者表示。

  拉科技做依靠 抢占市场桥头堡

  岳建利明白,在新的历史时期,要让国测一大队这面红旗飘的更高,就一定要按照市场经济的内在规律来设计发展道路;要在激烈的市场竞争最终胜出,就必须建立一支高素质的技术队伍,用高新技术和现代装备武装测绘队员。因此,他从跨进国测一大队大门起,就把“科技兴队”作为自己的责任。

  岳建利说:“我们吃的苦、面临的困难,永远无法超越第一代国测人员,但我们却能给他们所铸就的测绘精神注入新的内涵。第一条就应该是做技术,建立一流的技术队伍。”

  近些年来,国测一大队引进和培养了一批具有本科以上学历的专业人才梯队,技术人员已占到全队的职工的90%。岳建利认为,一大队要实现持续发展下去,光停留在测绘工作的操作层面是远远不够的,必须需要做一些深层次的技术研究。为此,他们选拔了11位各工种中的佼佼者作为学术带头人,并在住房、工资和职称评定等方面都给予照顾。

  2004年,岳建利实施了一项具有战略意义的举措。他们与国内测绘领域实力雄厚的同济大学联合成立了一个国家测绘工作的重点实验室。岳建利闪着睿智的目光告诉记者:“实验室的技术人员就是我们的技术人员,实验室的教学研究平台也是我们的平台,所有的技术研究成果都会无偿向我们转移。我们还和武汉大学建立了非常深厚的合作关系,很多世界一流的高技术都是我们在一起合作完成的。”

  实际上,国测一大队与国内顶尖科研机构的合作中的收获是多层次的,不仅使他们在测绘应用层面短时间内就达到国内领先水平,而且还在测绘领域积累了更加丰沛的社会资源,让国测一大队抢占到不少市场竞争的桥头堡。

  新时代大机遇 科学发展降甘霖

  建国初期,经济建设如火如荼,共和国测绘事业也经历了第一个发展高潮。“那时候刚毕业的大学生一个月拿工资、津贴加补助,大概是一百多块钱,几乎相当于厅级干部的待遇。他把一百块钱寄给自己的父母时,父母还以为他拿了公款。当时没有测绘人不敢进宾馆、酒店,”谈起老测绘的历史,岳建利十分自豪。

  近几年,党中央反复强调要贯彻和落实科学发展观,以科学的精神谋发展、以科学的眼光看发展、以科学的手段促发展。这无疑为测绘事业大展身手提供了广阔的平台。

  说到测绘的未来,岳建利信心满怀:“在国家强调科学发展的今天,测绘的重要性越来越得到彰显,我们国测一大队肯定会有更大作为。我现在最大的心愿,就是希望我们这个大队要在保持传统作风的基础上,能够在技术上再提高,能够在管理制度上再提高,能够在我们干部和职工之间关系的协调上能够再上一个大的水平,抓住当前难得的历史机遇,和广大职工一道顽强拼搏,以最大的力量和努力去改善他们的工作条件和生活水平,让英雄的国测一大队能够再立新功、再创辉煌!”

  采访结束已是凌晨一点多,为了不影响岳建利休息,记者很快告辞离去。七月的那曲,深夜寒意依旧,铺散着些许云朵的夜空里忽然刮过一阵轻风。我知道在我们驻地不远处那几顶一大队职工帐篷一定又在高原上轻轻地摇曳了。但愿云与风都能静悄悄的走过,让我们可爱的测绘职工睡梦中与妻儿多一些欢聚……

网站编辑:秦昊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