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jpg
2.jpg
未标题-2.jpg
1111.jpg
1.png
法制日报:这支队伍好刚强
发表时间:2015-07-07    来源:法制日报字体[大] [中] [小] [打印]  [关闭]

——记国家测绘局第一大地测量队(上)

 

  5·12汶川地震后,一条耸人听闻的传言由境外传入中国大陆:地震将珠穆朗玛峰推高了7米。个别国外研究机构甚至言辞凿凿地表示:整个青藏板块被地震拱起了数米,拱起最高达到9米。

  一时间众说纷纭,诸如“青藏板块即将发生大地震”、“青藏板块严重变形缺震”等猜测搅得社会人心惶惶。

  “这时,作为中国最权威的地理信息发布者,国家测绘局有职责也有能力拿出一份科学的数据来,以平息谣言,稳定人心。”国家测绘局副局长宋智超7月12日对记者回忆说。

  于是,国家测绘局第一大地测量队(简称国测一大队)紧急受命,奔赴西藏进行监测工作。

  地震推高珠穆朗玛峰吗

  作为国测一大队四中队中队长,何志堂有过数次入藏进行重力测量的经历,但上述传言依然让他心里发毛,“青藏板块肯定不可能变形达到9米,但地震对其影响到底有多大呢?”

  2008年5月30日,何志堂集合中队人马、设备从西安驱车赶往西藏拉萨,经拉孜到珠峰北,马不停蹄地测量了5个重力点。

  与此同时,国测一大队7个GPS观测组正在西藏五道梁、安多、唐古拉、日喀则直至珠峰地区等地进行数据收集。“那几天是没日没夜地干,在海拔四五千米的地方,大家咬紧牙关把平日需要4天完成的任务压缩在两三天内完成,工作还必须极为细致,不允许返工。”三中队中队长高国平说。

  随后,收集的数据汇总到国测一大队,经过分析后上报国家测绘局。通过将这些监测数据与1995年、2000年、2005年开展的三期青藏板块地形变化监测数据比对:青藏板块及珠峰地区水平和垂直方向位移量均为2厘米至3厘米。接着,国家测绘局、国家地震局依据此数据和其他相关数据召开新闻发布会,扼杀了谣言。

  十里不同天一天有四季

  西藏,在这片占中国国土面积超过12%的土地上,其测绘从无到有,绝大部分的任务都由国测一大队完成。历史资料记载,从1954年建队至今,一大队先后28次深入西藏无人区,探求其不为人知的真相。

  7月8日至14日,本报记者深入西藏那曲、安多、唐古拉山等地采访,充分感受到国测一大队在了解西藏、求真西藏时,队员们付出的努力与辛劳。

  7月11日16点41分,记者正在那曲郊外采访一个GPS观测组,3分钟前还是艳阳高照,突然狂风大作,雨点顺势而下;第二天去唐古拉山观测点时,在山口处,冰雹毫无征兆地霎时来袭。

  对于瞬息万变的天气,当地人称为“十里不同天,一天有四季”,而国测一大队的队员们对此却早已习以为常。

  “高原的天气就是这样的。”队员柏华岗憨厚地一笑。此时,他正抡着榔头打桩,用力打一下,深喘一口气———这里的海拔有4700多米,对于长期生活在平原的人而言,即便躺着不动都等于在干体力活。

  柏华岗话音刚落,雨便来了。急忙上车,与队员们一起回到十里外的野外营地。那里,雨已小,风依旧。两顶帐篷在风雨中飘摇,四边的帆布都飞了起来。

  一顶六七平方米的帐篷是厨房,里面放着煤气罐、高压锅,5个白菜花放在一堆胡萝卜旁,砧板上是一个切开的西瓜;一顶20平方米左右的帐篷里摆着8张折叠床,床上铺着棉被和睡袋,记者的手伸进棉被里,湿冷湿冷的。

  这就是国测一大队队员们在西藏工作时的生活条件,其他组的情况同样如此。在安多的一个观测点,记者看到一顶帐篷外挖了圈排水沟,队员李标解释说因为昨天下了场暴雨。

  西藏印迹藏北萨嘎遇险

  35岁的周喜峰站在唐古拉山(海拔5200多米)观测点的帐篷入口,双手紧拽着两边帆布,不停地晃动着身体,喘着粗气。“刚上山走了个来回,缺氧。”他解释完,一屁股坐到了地上。

  这是周喜峰1998年加入国测一大队以来第7次到唐古拉山地区作业了,但高原反应仍不时来袭,毕竟,他还要不停地工作:长途跋涉,扛着仪器攀山头,一个点位4天4夜的GPS联测,不分昼夜每两小时检测一次设备并记录数据……头疼、呕吐、瘫倒在地,这是周喜峰和他的队友们必须不断经历和克服的。

  自去年5月20日到西藏作业,周喜峰直到今年1月5日才返回西安;可4月3日他又再次来到西藏,等观测完唐古拉山这个点位后再到那曲指挥点领新任务。

  记者看到,在他的上嘴唇左侧有了一个一分硬币大小、上火起泡留下的印迹,而他的下嘴唇右侧也有一个同样大小、刚结疤的疙瘩。“这个正常,在西藏各地作业时所遇的气候都差不多,日照强又干燥。”他笑着回答,“上嘴唇是上个月在尼玛作业时留下的,下嘴唇是来唐古拉山后新出的,一个地方一个‘留念’”。

  他说:“苦并不可怕,可怕的是野外作业时不可预测的危险。”

  去年在藏北萨嘎地区作业,一次从测点回营地的途中,突然下起了暴雨。一辆作业车开到一处浅滩时,水位瞬间升高,霎那间,汽车被水冲至40米开外,直到车尾撞上一块大岩石才停下,水立即淹到仅离车顶10公分处。周喜峰迅速组织施救,车里的队员用钢丝捆着腰被拉到了岸边,但车子拉不上来,回家的必经之路也被水阻断了。

  马上向指挥点请求救援。等400公里外的救援车辆赶到时,已是凌晨两点。然而水太大,先头的救援车也陷入水中差点被冲走。两队人马隔岸相望,两天两夜都无法施救,直到第3天水位降低后才解困。

  “虚惊一场。”周喜峰感叹道,“在如今技术、设备不断改进和提高的情况下,测绘人员还会遇到各种各样的困难和险情,可以想象,对于上世纪90年代以前的老测绘队员而言,他们要经历多大的磨难才能完成祖国交付的任务啊!”

  美丽的西藏就是我的家

  采访中,记者遇到了国测一大队中年龄最大的一线作业员———54岁、满脸黝黑的三中队中队长高国平。

  虽然很多专家表示,50岁以上的人在体力上已不适合高原作业,甚至不少人认为,在5000米以上的高海拔作业,45岁以上的人就已经体力不支。但高国平是例外,2005年他甚至参与了珠峰高程测量,于当年5月17日在珠峰大本营度过了他50岁的生日。

  “西藏就是我的家。”7月11日,正在野外作业的高国平告诉记者,到西藏工作是他主动要求的,西藏美丽的风光深深吸引着他。

  记者注意到,每一名队员在说起西藏时,都是一副神采飞扬的模样。

  车子里,放着快乐老家的歌曲:

  跟我走吧天亮就出发

  梦已经醒来心不会害怕

  有一个地方那是快乐老家

  它近在心灵却远在天涯

  我所有一切都只为找到它

  ……

网站编辑:秦昊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