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jpg
2.jpg
未标题-2.jpg
1111.jpg
1.png
本刊特别策划:浓浓亲情 暖暖家风
发表时间:2016-02-02    来源:《党建》杂志2016年第2期字体[大] [中] [小] [打印]  [关闭]

本刊记者 刘文韬 郭慧 王碧薇组稿

 

  编者按:2016年1月1日开始,《党建》杂志、党建网、党建网微平台组织“良好家风 党员带头”有奖征文活动,并征集“最美全家福”照片,收到大量来稿。现刊登其中部分稿件,更多稿件见党建网、党建网微平台。

 

 

“不是我们家的,咱不拿”

 

浙江省舟山市应鲁恩一家(图中后排左一为作者应鲁恩)

婚礼时奶奶给的银元

 

  我的奶奶出生贫农家庭,虽生活艰辛,却勤恳忠厚,21岁时加入了中国共产党。我7岁那年,二爷爷家盖新房,把一张祖传的架子床放在了爷爷家。有一次,我和妹妹玩捉迷藏,偷偷藏在架子床后面,我突然发现左边围栏的一个榫头烂了。我轻轻拉扯了一下,有两个银元顺着围栏滚了出来。我急忙拿着银元跑去告诉奶奶。奶奶接过银元,摸着我的头说,“好孩子,不是我们家的,咱不拿。”那时是奶奶家最困难的时候,爷爷因为劳累过度刚过世了,小叔处了对象正准备成家。奶奶二话没说,带着我把两个银元还给了二爷爷。2012年,我结婚了。婚礼上,奶奶拿出一个红绸包,里面包着一块银元,说:“孩子,这是我们自己家的。希望你们俩好好过日子。”那亮白的银元上分明刻着“做人要实诚”五个大字。(文/应鲁恩)

 

 

党员之家的叮嘱

 

山东省莱芜市宋扬一家(图中左六为作者宋扬)

 

  我们家是四世同堂。姥爷姥姥曾经都是老师,自我记事起,姥姥就教我读《三字经》《弟子规》,给我讲做人的道理。姥爷常说:“做什么事情不要指望别人,要靠自己”、“不得贪公家的一分,不得沾公家的一毫”、“吃亏是福”……这些平淡的话语体现出长辈们为人处世的方式。

  姥爷姥姥爸爸妈妈都是党员,从小对我的教育格外严格,告诉我要积极加入中国共产党。一上大学我便递交了入党申请书,经过3年的考验、学习、培养,终于加入了党组织。爸爸叮嘱我说“成为一名党员,要始终懂得有损党的利益的事情不做,有损党员身份的话不说。”如今,我们全家16名成员,8名党员。

  “生活要朴实,为人要老实,工作要踏实,做事要务实”,这是我们家的家风,也是一名党员应有的作风。(文/宋扬)

 

 

写给儿子的一封信

 

安徽省合肥市陈孟湘一家(图中第三排右一为作者陈孟湘)

 

亲爱的儿子:

  你好!

  听说你考上了公务员,马上就要正式上班了,真为你高兴!在你即将走上工作岗位之时,妈妈思虑再三,决定给你写这封信,与你叙叙旧、聊聊天。

  记得在你3岁时,我带你去一个朋友家玩。回到家时,我发现你手上多了一个漂亮的玩具。我问你为什么要把别人的玩具带回家时,你回答:“我喜欢。”看着你稚气的小脸,我耐心地向你解释:别人的东西咱不能要,你喜欢别人也喜欢。于是,我带着你在漆黑的夜里将玩具送回朋友家,并让你道歉。从那以后,我就再没有发现你拿过不该拿的东西。

  在你即将成为公务员之际,说这些芝麻小事,你是否觉得妈妈太啰嗦了?要知道,公务员吃的是“百家饭”,穿的是“百家衣”,因为公务员的收入全部为纳税人所提供。因此,作为公务员没有理由不好好工作,没有理由不为老百姓办好事,更没有理由行贪污腐化之为。

  妈妈不指望你成名成家,做大官发大财,只希望你能健康快乐地生活,在工作中体验成功的喜悦,通过事业的成功获得正当的财富。

  爱你的妈妈 陈孟湘

 

 

我的名字叫“幸福像花儿一样”

 

新疆维吾尔自治区昌吉市买热古丽一家(图中左一为买热古丽)

 

  我的名字叫买热古丽,维吾尔语的意思是幸福得像花儿。我的父母是善良朴实的维吾尔族,他们热爱生活,热情大方,给予我最无私的爱。1997年的冬天,父亲买尼沙汗从菜市场买完菜,发现自己的三轮车上放着一个刚出生几天的汉族女婴,孩子裹着一个薄棉被,小脸冻得通红,水汪汪的大眼睛无助地张望着。父亲将孩子轻轻地抱入怀中:“这么可爱的孩子,总不能眼睁睁地看着她冻死。”父亲就带着孩子回家了,并给她取名——买热古丽。我就是这个汉族女孩,在这个温暖的维吾尔族家庭中长大。幸福对于我来说,就是妈妈做的抓饭,爸爸做的烤肉,哥哥给的糖果,就是一家人在一起快乐地生活。(文/马玲)

 

   

两代援藏人 一腔雪域情

 

西藏自治区山南地区何贵福一家(图中右二为作者何贵福)

 

  我父母是老西藏,他们1976年怀着对西藏的热爱和忠诚,携手来到西藏山南地区工作。而后生下我们兄妹二人,那时虽家境贫寒,但父母恩爱,家庭和睦,其乐融融。父亲毕业于甘肃农业大学,初到山南时,气候恶劣、高寒缺氧、语言不通等困难迎面而来,但他以西北汉子的坚强和一颗对藏族同胞的赤诚之心,不畏艰难,将自己所学的专业知识用于实际工作之中。在他和大家的不懈努力下,“青藏高原第一优质冬小麦”品种问世,并向全区推广。父亲将自己的大半生都奉献给了这个第二故乡,一呆就是25年,与当地群众结下了难解的情缘。在父母的身上,我们学到了很多优秀的品质。如今,我也跟随父母的足迹,扎根雪域高原。(文/何贵福)

网站编辑:贺绿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