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anner1-1.png
  • banner1-4.png
  • banner1-5.png
banner1-6.png
当前位置: 党建网首页 > 今天你读书了吗 > 今天您读书了吗(今日读书) > 作家访谈 > 图片
心声·心愿——长篇报告文学《乡村国是》创作谈
发表时间:2018-01-10    来源:党建网字体[大] [中] [小] [打印]  [关闭]
  纪红建
 
《乡村国是》  纪红建著  

   

  

  岳麓山下,湘江河畔,当我在陋室中整理思绪时,心情久久难以平静。

  此时的我,心中只有两个关键词——心声与心愿。

  采写老百姓的心声,反映中国农村扶贫,尤其是老少边穷地区精准扶贫现状,为我国的扶贫事业留下一份带着温度的扶贫报告,是我创作的初衷。

  这两年多来,在国务院扶贫办的大力支持和帮助下,我背着简单的换洗衣服、笔记本电脑和相机,或乘飞机或乘火车或乘大巴或乘三轮车,独自行走于六盘山区、滇桂黔石漠化片区、武陵山区、秦巴山区、乌蒙山区、罗霄山区、闽东山区,西藏山南、新疆喀什等脱贫攻坚主战场,走过湖南、云南、甘肃、宁夏、新疆、贵州、广西、福建、重庆、四川、湖北、江西、安徽、西藏等14 个省(自治区、直辖市)39 个县(区、县级市)的202 个村庄实地采访了脱贫的老乡和当地扶贫工作者,带回了200 多个小时的采访录音,整理了100 多万字的采访素材。

  在这个过程中,有无尽的感动与感叹,特别是贫困群众自然流露的感激之情,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在重庆黔江区濯水镇采访时,我遇到了72 岁的老人徐明德,他经历过灾难与贫困,曾当过村长,喜爱看书,并依然关注着时政。他跟我说得最多的就是山区的今非昔比。采访结束告别濯水时,他紧紧地拉着我的手,动情地说:“我们濯水人之所以能够脱贫,能够把经济发展起来,一是靠‘宁愿苦干、不愿苦熬’的实干精神。二是靠国家好的扶贫政策。我们再吃苦,如果没有国家好的政策,一样脱不了贫,致不了富。虽然我们感激党和政府,但不知道怎么表达,不知道如何让他们知道。你是作家,会写,能不能把我的这个想法写到书里,让领导们看到,知道我们的感激之情,感恩之心。”

  我深知,30 多年来党中央对贫困群众的关怀和温暖的传递,让贫困群众真真正正地成为受惠者;30 多年来脱贫之路的酸甜苦辣,贫困群众都是亲历者和感受者;30 多年来的脱贫之战,特别是现在最难啃的“精准脱贫”战的阶段性战绩,贫困群众才是真正的评判人……群众,只有群众最有发言权。我想,只要真实地把他们的心声呈现出来,这部作品就会充满感动和力量。

 

  

  我想把自己一路走来的所见所闻、所思所想,倾诉给亲爱的读者,这是我的心愿。然而,当我面对着一份份沉甸甸的资料,真正下笔开始创作时,我感受到了另一种艰难。

  脱贫攻坚主战场场面之大,涉及面之广,史无前例,令人震撼。六盘山区、秦巴山区、武陵山区、乌蒙山区、滇桂黔石漠化片区、滇西边境山区、大兴安岭南麓山区、燕山—太行山区、吕梁山区、大别山区、罗霄山区、西藏、四省藏区、新疆南疆三地州等14 个集中连片特殊贫困地区,涉及全国各地的680个县,几乎遍布神州大地。并且中国脱贫攻坚战场还只是世界脱贫攻坚战场的主阵地之一。到2015 年全世界仍有8 亿人生活在贫困之中,脱贫攻坚仍是地球人最为惊心动魄的激战、恶战、苦战。参与范围之广,同样令人惊叹。产业扶贫、教育扶贫、健康扶贫、金融扶贫、生态扶贫、电商扶贫、光伏扶贫……在精准扶贫、精准脱贫基本方略的统领下,社会各界、各行各业的力量都动员起来了,因地制宜、因人而异采用多种手段,一系列脱贫创新实践正在各地蓬勃开展,众人拾柴汇聚起澎湃的“巨能量”。参与人数之多,历史贡献之大,史无前例。农村贫困人口从1978 年的7.7 亿(按照人均纯收入2300 元的标准)减少到2016 年的4335 万,反贫困取得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这其中凝聚着数以亿计的扶贫干部和脱贫群众的血汗。目前,全国共选派77.5 万名干部驻村帮扶,选派19.5 万名优秀干部到贫困村和基层组织薄弱涣散村担任第一书记……脱贫攻坚的场景、队伍和历史,令人振奋。一路征程,一路凯歌,扶贫干部和脱贫群众历尽艰辛、艰苦卓绝,收获喜悦,收获欢笑,但也饱尝了无尽的辛酸。

  面对如此壮阔的场景,如此重大而沉重的命题,我该写什么?怎么写?我不想进行所谓“大题材”的报告文学创作,不想写大话、空话与套话,这样会使整部作品变得苍白无力。思来想去,我决定站在平民的视角,本着“详近略远”的原则,将本书聚焦在人性、精神和情怀上,既重点反映党的十八大以来精准扶贫攻坚场景,也注意历史的延伸,既叙写扶贫攻坚取得的成绩,也呈现中国扶贫历史的艰巨性和复杂性,既歌颂脱贫攻坚道路上人性的光辉,也心怀忧虑,注重反思。于是便有了一些不成熟的想法:

  其一,我想通过贫困乡村这个小窗口反映党和国家的扶贫战略。扶贫战略一直是关乎党和国家政治方向、根本制度和发展道路的大事,是经济社会发展规划的主要内容。特别是党的十八大以来,党中央对我国扶贫开发工作做出战略性创新部署,提出建立精准扶贫工作机制。因为“扶贫”一直是党和国家非常关注的大事之一,我希望质感、鲜活且有个性地体现国家的扶贫战略,用接地气的故事和叙述,把传统的“主流”叙事转化为作家个性化的叙事,尽量让作品有感染力。写到这儿,我必须说明的是,虽然现在脱贫攻坚主战场在农村,硬骨头也在农村,但我必须清楚认识到,贫困已不再是农村的专有名词,特别是20 世纪90 年代以来,由于城市居民收入差距迅速扩大,失业和下岗等突发性事件大量增加,加上社会保障制度改革的滞后,中国城市贫困问题日趋显现,贫困人数不断上升。截至2015 年3 月底,全国共有城市低保对象1013.6 万户、1842.9 万人。城市贫困已经不容忽视,也需要我们关注。

  其二,我想通过“精神”二字理顺全文脉络。精神二字的含义,很宽,也很广。最先要说的是贫困山区群众那种自强不息、坚毅与顽强的意志与精神。事实上,贫困并不是我们这个时期特有的产物,贫困一直伴随着人类的发展,人类也一直在同贫困进行着顽强的斗争。在麻怀村,在十八湾村,在陇雅村,在汉尧屯……我已经深刻感受到了贫困群众精神的力量。这应该也是各级政府提出,“要打赢脱贫攻坚战,必须发挥群众主体作用,发掘群众内生动力”的原因所在吧。当然,各级扶贫干部,各行业各领域的扶贫力量的无私奉献精神,更是需要弘扬和宣传。他们无私无畏,为了脱贫事业抛洒着汗水和青春,甚至许多人为此献出了生命。把精神提炼出来了,或者说找到了灵魂,我也就从千头万绪的采访资料中走出来了。

  其三,围绕“艰难”二字展开叙事。贫困是人类的顽疾,要完全摆脱贫困谈何容易。中国过去30 多年的脱贫之路,有巨大的收获,但是由于中国幅员辽阔且各地现实的差异,反贫困仍具有相当的复杂性。反贫困过程中存在着大量亟待解决的问题。这些问题有些是长期存在的,有些是最新出现的。第一,素质性贫困有了新的特点。由于大批青壮年外出打工甚至成为城市新居民,贫困地区多为留守老人和儿童,生产经营能力较低,自我发展能力更加脆弱;因病因教返贫的现象凸显。第二,扶贫缺乏长效机制。国家和社会的关注使得扶贫有了较大的发展,但由于中国的扶贫开发工作与贫困地区其他建设项目之间缺乏有效的衔接、不同部门之间缺乏合力,因此资金和技术等资源得不到有效整合,不利于社会帮扶体系的建立健全,影响了扶贫工作的效率。第三,由于工作不到位或者方法需要改进乃至腐败等问题的共同作用,扶持对象不准确就会导致一系列相应工作得不到很好的落实,项目不能准确安排,资金也得不到准确使用,同时使贫困地区内部收入的分配差距不断扩大。因此,精准扶贫应运而生。经过多年的努力,容易脱贫的地区和人口已经基本脱贫了,剩下的贫困人口大多贫困程度较深,自身发展能力较弱,越往后脱贫攻坚成本越高、难度越大。以前出台一项政策、采取一项措施就可以解决成百万甚至上千万人的脱贫,现在减贫政策效应递减,需要以更大的投入实现脱贫目标。采用常规思路和办法,按部就班推进,难以完成任务。我想,只有写出脱贫攻坚的“难点”“痛点”,才能触及心灵的深处,作品才会有温度和生命力。这样的作品可能会有些沉重,但我认为,脱贫攻坚的巨大贡献需要赞扬与歌颂,但必须是理性的赞扬与歌颂。

  其四,脱贫之路的艰巨性是长期的。即使到2020 年,我国农村人口全部脱贫,也全面建成小康社会了,贫困问题也不会彻底消失,攻难克坚的脱贫精神依然不能丢。十八届五中全会提出了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新的目标要求,其中扶贫的目标为:到2020 年,我国现行标准下农村贫困人口实现脱贫,贫困县全部摘帽,解决区域性整体贫困。请注意,这句话有两个关键词,一个是“现行标准下”,一个是“解决区域性整体贫困”。困有绝对贫困和相对贫困之分,目前中国的减贫仍是在消除绝对贫困,到2020 年我们的目标是解决绝对贫困人口。但2020 年以后不是说中国就没有贫困人口了,那时候的贫困人口和现在的贫困人口又不是完全一样的贫困,是相对贫困的人口,到时我们的工作重点就应当转移到相对贫困和城市贫困上来。中国是最大的发展中国家,贫困问题会长期存在,即使是世界上发达的国家,也不能说自己没有贫困人口。

  面对浩瀚的历史,广袤的大地,特别是无私奉献的扶贫队伍,勤劳、顽强的贫困群众,矮小的我必须仰视,也只有仰视,且泪湿衣襟。在这个过程中我得到了诸多良师益友的鼓励与支持。《中国作家》资深编辑汪雪涛先生鼓励我说:“报告文学是行走的文学,你把采访的故事,以及行走中酸甜苦辣都在作品中进行叙述,这就是报告文学的意义所在。你是在做一件极有意义的事情,你要把此当成你的创作自信与动力。”……最终,我把这个作品写了下来,紧紧围绕着贫困乡村,围绕着贫困乡村里的人和事,围绕着人心和人性,围绕着精神和灵魂。我也在内心不断安慰自己、告诫自己,虽然我很矮小,也无才华,更没有宽广的思维,但我的行走是真实而忠诚的。这点,我十分肯定。于是在创作过程中,我把自己一路走来的所见所闻、所思所想,都真实地记录了下来。真实、真诚,还有心灵的表达,以及些许反思,足矣!

网站编辑:穆菁
>>
思想理论
>>
党建论坛
>>
党史故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