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anner1-1.png
  • banner1-4.png
  • banner1-5.png
banner1-6.png
当前位置: 党建网首页 > 今天你读书了吗 > 今天您读书了吗(今日读书) > 作家访谈 > 图片
陆天明:选择写作需要强大的精神支撑
发表时间:2017-11-07    来源:中国作家网字体[大] [中] [小] [打印]  [关闭]

  超  侠

 

  主持人:百川汇海,万物生姿,返本开新,致敬经典,让文学的梦想扬帆启航,让文学的光辉照亮未来。欢迎来到第四期作家大讲堂。

  我是主持人杜东彦。文学是语言文字的艺术,是对美的体现。一个优秀的文学家,就是一个民族心灵世界的英雄。比如诗歌、散文、小说、寓言故事、神话故事,都是文学的一种表现形式,它也是伴随我们一生当中最增长智慧的玩具。我们难以想象,如果我们的生活当中缺少了这些优秀的文学作品,我们的生活该是如何的枯燥和乏味。

  陆天明老师,在他的作品当中,一个人扮演着所有的角色,他试图用静静的文字,来描摹出一个壮丽的历史图卷:一个时代的变迁,以及一个真善美的史诗般的品格》陆天明老师的作品《苍天在上》、《大雪无痕》、《省委书记》、《高纬度战栗》被人们称为“反腐四部曲”。

  下面我们一起来看大屏幕,了解一下陆天明老师。

  (陆天明 1943年生于昆明,长在上海,祖籍江苏南通。中共党员。曾在安徽农村插队当过农民、山村小学教师,又到新疆生产建设兵团支边当过农工、武装连代理指导员、师军务科参谋、农场机关干部。后奉调北京,长期供职于中央电视台中国电视剧制作中心。国家一级编剧。享受政府特殊津贴。1958年开始发表作品。1984年加入中国作家协会。历任中国作协第五届全委会委员、第六、七、八届主席团委员。中国电视剧编剧工作委员会名誉会长。著有长篇小说《桑那高地的太阳》《泥日》《木凸》《苍天在上》《大雪无痕》《省委书记》《黑雀群》《高纬度战栗》《命运》,中篇小说集《啊,野麻花》,电影剧本《走出地平线》,话剧剧本《扬帆万里》《第十七棵黑杨》,电视剧剧本《华罗庚》《上将许世友》《阎宝航》《冻土带》等。与小说同期创作的同名长篇电视连续剧《苍天在上》《大雪无痕》《省委书记》《高纬度战栗》《命运》播出后,均引起强烈反响,并多次荣获国家级“飞天”一等奖、金鹰一等奖和“五个一工程”奖。长篇小说《大雪无痕》获国家图书奖。曾获中国百佳电视艺术工作者、全国最佳编剧称号。2003年获中国电视艺术家协会颁发的金鹰突出成就奖。2009年获中国电视艺术委员会颁发的中国电视剧“飞天奖”突出贡献编剧称号。2013年获北京市颁发的“辉煌三十年优秀电视剧工作者”称号。)

  主持人:看过陆天明老师简短的小简介之后,大家是不是认为陆天明老师是我们中国非常优秀的作家啊。

  观众:是。

  主持人:的确是这样,他的作品如此之多,如此受到大家的欢迎和关注。下面就让我们以热烈的掌声和恭敬的心邀请今天的嘉宾陆天明老师。

  您好陆老师,在今天开讲之前,我想问您一个问题。刚才我看到您这么多作品,写了这么多小说,里面每一个人物的性格,还有他们所经历的人生都是不同的,但是都是出自您的一支笔。那么多的性格,这么多的人物都是您一个人来扮演,我觉得人格太分裂了,您是怎么做到的?

  陆天明:其实所有的作家都这么做,我也不例外,这就是作家的看家本领吧。

  主持人:这就是优秀的文学人。请陆天明老师就坐,来为我们今天上课。我们这堂课的名字叫《怎样做一个文学人》。有请陆老师!

  陆天明:刚才主持人说给大家上课,我经常去做讲座,今天一进大门,我就挺担心我这个课怎么上。因为我从来没有经历过这么一个课堂,从小学生到大学生到成年人都一起来上课。我曾经是一个老师,在山村当小学教师,我做过复式班老师,就是一个班级有四个年级,一年级、二年级、三年级、四年级同时在一个班上上课,我当过这样的老师。但是我觉得今天这个课比那个课还要难讲,因为讲的是如何做一个文学人。

  这么一个题目,可以给作家讲,可以和很成熟的作家来探讨这个问题。因为做好一个文学人是一辈子的事情,一直到闭上眼睛都不能说我已经做好了一个文学人。一个好的作家一生都在追求这么一个答案,我怎么做好一个文学人,怎么做一个好的作家,做一个被人民所称道的作家,被时代历史所称道的作家。和大学生也同样可以探讨这样的问题,尤其是立志要做作家、做文学事业,作为自己一生事业的大学生。他们已经开始进入青春年华,用自己的青春敲开文学之门。我们可以很到位地探讨这个问题。中学生充满着理想,充满着幻想,正向人生走去。当然,他们的幻想,他们的浪漫,他们的理想,在进入文学殿堂之前非常渴望知道,我怎么走上文学道路的。但是我今天一看很多小学生在这儿,我想也可以谈。因为我是从三年级开始就立志要当一个作家。

  那时候我在江苏省的一个县里面,有一次写作文。我想小学生们都写过《我的理想》。那天我回家要写作文,我就说我要当个作家。那时候我父亲站在我身后,他说你要当个作家,因为我父亲一直想搞文学,但是他一生没有做成文学,这是时代的悲剧,人生的悲剧。他非常高兴,说儿子,你要当个作家,为什么?我回答不出来,因为只有三年级。冥冥之中我就想当一个作家。我这么一想,也许今天来的小学生中间,是不是也有这样一个小的陆天明,今天愿意来听讲。也许也愿意用自己一生的时间奉献给文学。我想在这个基点上,也许我们有共同语言。当然我有一个小小的要求,也许我会讲一些成年人或者大学生,或者进入青春年华的朋友正在思考的问题,你们听疲倦了可以打瞌睡,但是不要说话。

  说到做文学人,做作家,其实是应该讲三天三夜的课题,或者说用一个学期来讲这个课题。今天来以前大讲堂的负责人告诉我说,给您半小时够吗?我说半小时讲这个题目时间太少了,因为我无数次讲座起码是两个小时。所以我希望,如果我讲的稍微长了一点,拖课了,希望你们原谅。我希望今天能够利用这个机会,把我一生做文学的体会浓缩浓缩再浓缩和你们交流。我愿意来讲也是因为特别兴奋,特别激动,我们有这样一批文学未来的接班人,中国太需要你们这样的年轻人了。

  怎么开始自己的文学生涯,怎么去走上这条道路,应该具备什么样的条件、素质、思想准备?我今天不讲理论,就从我自己这一生中间走过的道路,我想谈几点我认为最重要的东西。当然不是全部。你们从你们的老师,将来你们进入大学中文系的老师,或者其他社会上搞文学、艺术的老师那儿还会得到更多的教益。我今天只能从我这一生做文学坎坷的颠簸中给你们提供几点参考。

  文学是什么?刚才主持人说了,说的很精彩,我觉得文学之所以在社会被需要,它和我们的灵魂有关系。我们人之所以和所有的动物不同,是因为我们有灵魂。我们在一个精神支撑下就完成生命历程。要有一个灵魂,要有一个精神支撑,它来源于各种各样,而文学是对一个民族、对一个国家、对一个时代进行精神建设,树立一个高尚的灵魂所必不可少的。这和我们当前有一种社会中流行的,我认为是一个荒谬的说法,把文艺当作纯娱乐。今天肯定有90后。我在网上经常和一些年轻朋友交流,谈到批判一些特别糟糕的,我不想看那些电视剧的时候,他说我们看电视剧不就是玩儿吗?平常家长逼着我们,老师逼着我们,或者社会的老板来逼着我们,我们掏钱来买电影票,难道不应该轻松一下吗?消遣消遣吗?这个要求是合理的,但是仅仅是娱乐,仅仅是消遣,请各位小心。娱乐从来都不是纯粹的,消遣也从来没有纯消遣的东西,它总归是在一种形式、一种内容下进行的。所谓的纯消遣型娱乐,总是夹带一些思惑。中国有一句话,叫文娱载道,总归有一种显性的或隐性的功力在里面,就是如何塑造民族灵魂,如何支撑起每一个人的精神殿堂,如何把我们变成一个真正的大写的人,而不是猥琐的、卑劣的、地下的、庸俗的人,因为这关系到每个人的一生,将怎么走完一生,我们怎么活下去,怎么活的好。我们这个社会,我们这个国家,我们这个民族,将会是一个什么样的国家,什么样的民族,完成什么样的历史使命。从这个角度,从这个高度来看文学,就不仅仅是年轻的中学生一种对文学浪漫的向往。我是一个作家,我是一个文学家,我将成为一个被人尊敬的人,或者我可以写出美文来,写出很好的诗歌,仅仅如此。就像我三十年前要当作家,我知道作家是高尚的,是神圣的,这已经算比较早熟了。并不了解文学是什么。所以我刚刚讲的这一段话,应该是我这一生,做文学的结果。 它之所以崇高,之所以神圣,做一个作家,做一个文学人之所以能够在社会上被得到尊敬,就因为他担负了这样的使命,作了这样的作用,起到了这样的功效,否则人们为什么要做一个作家呢?仅仅是让我消遣,让我放松,当然这也很重要。开开心心过日子的人也是很值得被尊敬的,但是作家不能仅仅如此。这是我一生回过头来想的。

  你们今天来听讲,我想你们不仅仅是为了度过今天这一下午,消磨这一下午的时间,我相信今天来的年轻朋友,或者小朋友,你们是带有文学梦想的。怎么认识文学,怎么确定我们要做的从事的这个事业,或者将来你们要考中文系,或者你们不考中文系也罢,考什么也罢,成为什么样的职业工作者,你们对文学的向往,对文学的爱好,要把它看到那样去。如果要做文学家,做文学人,我觉得有这么几点,我没法儿太多的展开讲。

  首先一点,你们问我要做文学人,要做作家,这种冲动的根源是什么?这个很理性。因为我很长时间没有这样理性自问过了,我就是要当作家。刚才主持人介绍,我那时候到安徽去当农民,我正读高一。放弃了高一不念到安徽去,为什么?我在上海(延安)中学读高一,是上海的市重点中学。我当年去安徽当农民是全上海祖国第一代有文化的农民中最年轻的一个,我当年是14岁。报名是要16岁,我改了我家的户口本去当农民。为什么?当然,第一是我们这个时代号召知识青年到农村去和工农相结合,改造改变农村的穷困面貌,做祖国第一代有文化的农民,这是时代的要求。我另外有一个想法,就是要到生活中间去了解生活,了解中国,我才能写出东西来。得下很大的决心,要当农民,不是去一年支教,不是体验一下就回来,干个十天半个月就回来了,我是撤掉了上海户口到安徽农村落户,和农民的孩子睡到一起。我住在一个农民的家里面,睡在农村的床上,户口迁到了农村,一辈子就到农村去了,下了这么大的决心。那时候我写诗歌了,我当时在上海还发表了一首诗歌,就是希望知道中国是什么样的,农村是什么样的,中国人是什么样的,我才有话可讲。现在回过头去想,有话可讲是当一个作家最起码的条件。

  第一因素,比如现在有很多想当作家,或者有写作文学非常好的。你们写是因为老师让你们写作文,你们有没有这种愿望,我要写,我有话要说出来,我要大声的说出来,我把心里的东西要讲给别人听。没有人逼你,没有人催你,你有这种强烈的愿望吗?如果没有这种强烈的愿望,你们要培养这种强烈的愿望。因为作家是很艰辛的,这一辈子下来,今天没有办法给你们展开讲了。不要以为作家头上有光环,作家被人尊敬,你们就能当一辈子作家。仅仅靠这一点向往是一定走不完这条路的,因为作家是非常非常艰辛的一条路。支撑一个作家能够走完自己的一生,是一定有一个愿望的,总是觉得我要说话,我要把我知道的,我想到的,我觉得对国家、对民族、对时代有用的告诉别人,我要发声。就像唱歌的人一样,我过去有一个朋友,我总觉得他挺好笑的,我们去吃饭没有人让他唱,一进门就唱,很得意,按捺不住的要唱歌一样,作家就要有这种心情,这是本能的。我讲的这些中文系的老师都不会讲的。还有一种是他要替别人说话。用理论的话来说,为百姓说话,为人民说话,为他人说话,为大家说话,为民族说话,为国家说话。有这样一种强烈的愿望,一种文学的使命感,就能支撑。因为有很多坎坷,很多磨难,你要坚持下来。我们那个时候还是计划经济,现在是市场经济,干什么不好,搞文学现在看来是没什么钱的,尤其写小说、写诗歌。大学生都知道,大学生一开始写诗歌很热闹,一走到社会现在还有几个在写诗歌?一行诗能换几分钱?如果仅仅从利益来说,因为进入社会要生存,要活下去,有很多诱惑,有很多利的逼迫,这还是其中一大磨难,其他的磨难可能不会讲,但是会涉及到的。一定要坚持下去,你一定要有强烈的愿望。现在小学生还想不到这一点,中学生、大学生应该有这样一种自觉,我为什么要搞文学?仅仅为自己,你肯定坚持不了。要有一种强烈的发声、发言,向这个世界呼吁,向人类呼吁,向国家呼吁,向时代呼吁,说出我想说的,说出这个社会想说的,说出人民想说的这种愿望,这个基点比较高,但是我希望一下子就要把它放到这儿,而不仅仅是同学之间写点诗,互相抒怀抒情,这个都是好的,都是应该的,但是一辈子做文学是不够的。

  (制作:超侠 文字整理:周沫 李菁 刘家芳 李佳倩)

网站编辑:穆菁
>>
思想理论
>>
党建论坛
>>
党史故事
>>